我已授权

注册

他很笨拙 蝴蝶扇倒了柏林墙

2015-11-09 15:36:44 证券市场周刊 

  王安/文

  是谁带头哄抢的?谁是蝴蝶?我不知道,这也不重要。但我们知道,这些哄抢者的心是脏的,集体都脏了,这种脏的状态已经延续了不止一代人了,他们不怕法律,也不怕治安管理规定,更没有道德约束。

  大家可能听说过这句话:“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其实在我看来,蝴蝶扇动一下翅膀之所以能引发龙卷风,重要的是当时当地有形成龙卷风的各种条件,而蝴蝶本身,倒是次要的,没有蝴蝶扇动翅膀,麻雀、蜜蜂、甚至蚊子也能闹革命。

  比如秦末的农民暴动,蝴蝶就是陈胜、吴广。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奉命去防守渔阳,却被阴雨阻隔在蕲县大泽乡,因为耽误了行期,他们将被处死,于是他们反了,于是秦朝灭了。但这并不是陈胜、吴广的能耐,而是秦二世胡亥昏庸而残暴,天下民众皆有反心。

  再比如1937年的“七七”卢沟桥事变,蝴蝶是一个失踪的日本士兵,由此打响了日本攻占北平的第一枪。但根子上,是日本天皇、军阀、商人、乃至庞大的民众,都想大啃大嚼中国这块肥肉,今天不开枪,明天也得打炮,不在卢沟桥开打也会在三里屯动手。

  我们还是讲讲今天的蝴蝶。柏林时间11月1日,一个名叫君特·沙博夫斯基的德国老头,在柏林一家养老院去世,享年86岁。这老头也是一只蝴蝶。

  1989年世界处在冷战状态,那时沙博夫斯基是德国统一社会党东柏林支部的第一书记和政治局成员,不比一个七品芝麻官大多少。11月9日下午6点,电视里正在直播一场记者招待会,意大利记者里卡尔多·埃尔曼问:“沙博夫斯基先生,你们前几天所起草的旅游法草案,也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吗?”这个问题让沙博夫斯基措手不及,这时一位助手递给他一份文件,他戴上眼镜念道:“公民可以自由申请私人出国旅游,而无须符合任何旅行或者探亲状况的先决条件,申请将会很快得到批准。”

  在场的记者都傻了,东柏林人也傻了,然后沸腾了,记者招待会结束20分钟后,东柏林人开始浩浩荡荡地向边境站集结,要求去西德。发傻的军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不敢开枪。终于,在当晚22点45分,军人放弃了阻拦,走吧,走吧。第二天,东德政府宣布取消旅游限制。

  事实上,东德政府已有取消出行限制的计划,但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宣布,也没想放开得这么彻底,真是被这个沙博夫斯基误打误撞把柏林墙捅倒了。

  但沙博夫斯基不过是一只蝴蝶。这背后真正的原因是:1991年12月25日,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将国家权力移交给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当晚,苏联国旗从克里姆林宫上空缓缓降下,苏联共产党和苏联最高苏维埃自我解散,至此苏联从现实和法律上都不复存在,红色帝国分裂成15个国家。

  眼下也有一些龙卷风正在狂飙,但似乎并没有找到具体的蝴蝶。

  比如叙利亚难民。是谁一声呐喊引发了叙利亚难民潮?这只蝴蝶是谁?我不知道。但我们知道背后的原因是,在叙利亚,政府军、反政府武装、伊斯兰国,三方互相杀戮,而三方背后都有老板,战争远不会停歇,逃离是最好的选择。

  再比如见怪不怪的翻车哄抢。2014年4月18日凌晨,在国道324线漳州九龙岭,一辆货车侧翻,酸奶箱撒了一地。早上8点10分,不知谁喊了一声“上啊”,便有四五十人冲将过来,哄抢开始了。车主和五六个交警想制止,但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不到1小时,2000多件来不及运走的酸奶就被抢空。是谁带头哄抢的?谁是蝴蝶?我不知道,这也不重要。但我们知道,这些哄抢者的心是脏的,集体都赃了,这种脏的状态已经延续了不止一代人了,他们不怕法律,也不怕治安管理规定,更没有道德约束。

  我们常说的还有一句话,细节决定一切。但在我看来,这些细节,包括这些蝴蝶,远没有事件背后的状态重要。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