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低油价路漫漫

2015-12-14 14:57:53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刘林/文

  虽然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12月4日发布的新闻稿中表达了对2016年原油供需的乐观,但是,市场显然并不认同它的预期,以原油期货价格大幅下跌对不减产做出回应。WTI油价在三个交易日跌去了9.7%,布伦特油价跌去8.2%,油价创下近7年新低,触及了2009年2月份时的低位。

  相对于2014年6月时的高点,油价已经下跌了65%左右,跌幅之深、调整持续时间之长都是十多年来所没有的。

  尽管如此,还不能说本轮油价的底部已经出现。原本就已供大于求的基本格局,还会陆续面临新的增加供给、减少需求的因素,在新因素冲击下,油价不排除跌破30美元的可能,甚至如高盛预期的那样降到20美元。

  无论油价的底部会下探到什么程度,低油价还将延续基本已成定局。除了主要产油国因地震、战争等小概率事件大幅减产外,供大于求的基本面短期内难以改变。

  供求格局难逆转

  全球经济继续弱增长,近期包括经合组织OECD在内的各大机构均在下调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值。特别是与原油消费的增长紧密相关的新兴市场国家,不仅经济前景走弱,金融市场更趋不利,还可能受到美联储加息的较大负面冲击。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经济增长的速度还在放缓中,瑞银证券预计,2016年的中国经济将从2015年的6.9%下降至6.2%。

  原本需求就弱的原油偏偏又遇到了暖冬。受厄尔尼诺的影响,从中国到欧美,这个冬天都不太冷。根据中国气象局的研究,本次厄尔尼诺事件至少持续到2016年春季,目前已经达到极强标准,强度逼近史上最强的1997/1998年的厄尔尼诺事件。

  本次厄尔尼诺在全球已经造成的灾害再次引发对气候变暖的关注,这无疑会推动各国为减缓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如加快新能源的发展速度、改变能源消费结构,清洁能源的替代会进一步削弱需求。

  剩余库存容量正在收窄。支撑2015年原油需求的一个重要部分便是库存的上升。OECD已公布数据显示,2015年前8个月的原油库存水平较2014年上升了5%左右。此外,中国、印度等国家抓住油价下跌的时机,补充石油战略储备。印度专门拨款用于战略储备,中国虽然没有公布相关数据,但是,在工业增速明显放缓的时候原油进口稳定增长,前者比后者高出2.6个百分点,间接表明中国在逢低吸纳补充战略储备。高盛认为,一旦库存能力被突破,也就是地球上储油罐都被灌满,油价可能会跌至20美元。

  在需求疲软的时候,原油供给仍在扩张。

  占全球原油供给三成的OPEC,在12月4日的会议上非但未达成减产协议,而且没有给出具体的产量目标,市场争夺之战愈演愈烈。这一自由生产的状态至少会延续到2016年6月下一次会议召开时,甚至更长,高盛认为,在高成本产量仍在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欧佩克没有兴趣独自让市场恢复供需均衡。印尼驻OPEC代表明确表示,“我们不支持高成本生产者”,OPEC不会单独减产来让非OPEC国家继续无节制地生产原油,2016年OPEC可能会增产。其实,产量目标早已失效,2015年6月5日维也纳会议虽维持了3000万桶的目标,实际产量多数时候却在3150万桶上下波动。

  伊朗因制裁被限制出口的原油可能在2016年迅速释放。2015年7月,伊朗核问题协议历时9年终于达成,按照这份协议,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核实伊朗核计划的和平性质后,联合国、美国以及欧盟将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和金融制裁。目前,对伊朗核项目的调查已经结束,国际原子能机构将在12月15日的董事会上讨论调查报告。这份报告基本确认了伊朗核计划的和平属性。摩根士丹利预计,到2016年3月,伊朗原油产量将增加40万桶/日原油,到6月份再增加20万桶/日。

  对于非OPEC产油国,OPEC与美国能源署都预计其产量会有微幅下降。前者预计2016年非OPEC日均产量较2015年平均值减少13万桶,后者预计的减少量更低,只有5万桶。相对于日均9000万桶的全球日产量,这一减少值微不足道。更何况,非OPEC产油国的坚韧程度很可能被低估,为了争夺市场及稳定收入,非OPEC产油国会继续扩张原油供应。比如俄罗斯,2015年前10个月原油出口量较2014年同期增长7.6%,多出口逾1426万吨。

  “供给短期下不来,每个国家都希望他国减少产量,自己多生产,”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能够阻止供给扩张的只有投资,当价格低于生产成本,新投资不愿意投入,随着既有产能减少,供给才会有所收缩,这大概还需要1-2年的时间。” 美国能源署预计,2016年全球原油供给量继续上升,原油供给量仍然大于需求量。

  供大于求的基本格局必定会抑制原油价格,不仅如此,美元进入上升通道也预示着油价面临下降压力。1973年美元指数发布以来,便与原油价格表现出非常明显的负相关性,也就是美元指数下跌的时候,原油价格在上涨,美元指数上涨的时候油价则在下跌。本轮油价与美元的调整也表现出了这一特征。

  地缘政治冲突可能是原油市场面临的最大潜在风险。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认为,全球地缘政治风险已经进入高发期,中东地区各国政治风险此起彼伏,伊朗核危机虽暂时偃旗息鼓,但是叙利亚内战、也门内战、伊拉克内战仍处于高危时期,沙特和伊朗、美国和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博弈仍在继续,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政治冲突、埃及政局混乱和乌克兰危机等问题仍可能烽烟再起。

  原油高成本的伪命题

  原油生产成本显然对原油供给规模有很大影响,这也是OPEC不减产的依据,通过扩张供给压低油价进而挤出非OPEC的高成本原油供给。

  油价在什么水平能达到挤出效果?2014年底的时候,各种说法纷纭杂沓,大体来看,无论是美国页岩油还是俄罗斯、沙特等生产国,能接受的油价基本都在七八十美元。但是,在油价从114美元/桶降至40美元/桶的过程中,全球产量不仅没有收缩反而继续扩张,2015年日均产量较2014年多增200余万桶/天。

  OPEC显然高估了页岩油的生产成本。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能源研究中心的孙泽生撰文指出,理论上,只要油气价格不低于可变成本,已有页岩油气井便会维持生产,这是美国页岩油气产业面临市场价格波动时抗压临界点。而2009-2014年披露的成本数据显示,巴肯地区页岩油的开采成本不高于20美元/桶,生产税不高于10美元/桶,样本生产商的平均运营成本接近20美元/桶。

  页岩油的成本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林伯强指出,成本是动态变化的,价格下降收入减少时,油企会主动调整以降低成本。相对于传统油企,“页岩油行业更像硅谷的IT行业,不断涌现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新公司、新想法、新人才。”在页岩油生产第一线工作的壳牌石油美国分公司钻井工程师吴先平指出,“作为一个以中小规模石油公司为主的竞争激烈的行业,高效率低成本不是拿来忽悠投资者的,而是所有公司的最基本的生命线。”

  尽管部分产油国从财政支出对原油出口收入的依赖倒推出油价在七八十美元是可接受的水平,但在现实开采中,传统油企成本并不高。沙特的产油成本最多在4-5美元/桶,俄罗斯的传统石油开采成本每桶8美元,开采难度较大的每桶为20美元。

  中国油气改革的机遇

  低油价虽会带来通缩压力,但作为原油进口大国,因为进口价格的下跌带来的收益却是非常显著。2015年前11个月,原油进口数量仍达8.7%,但为此支付的金额同比下跌逾40%,同比减少逾871亿美元。

  低油价不仅为石油储备提供了低位补充库存的机会,也为油气制度改革提供了难得一见的空间。一者可以取消相关补贴并适时推出碳排放税;二者可以放开成品油价格;三者可以推进资源税与消费税改革。

  相对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其他领域,能源的市场化改革进展缓慢。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研究员景春梅指出,在能源领域推进市场化改革,主要在于油气和电力。

  目前电力改革方案已经发布,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方案还没有定稿。有消息称,新方案将在上游采矿环节实行矿权招投标制度,从申请在先改为竞争性出让,建立油气矿权流转和储量转让制度;对拥有海外油气区块及从事油品贸易的企业放开原油进口权;在管输环节则完全实现管道的独立和市场化。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