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伊拉克历险记:中国公司在海外执行安保任务是怎样一种体验?

2016-01-12 19:20:37 无界新闻  郭小为
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家私人保安公司的成员持枪站在房屋顶上。(资料图片)
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一家私人保安公司的成员持枪站在房屋顶上。(资料图片)

  文|无界新闻记者 郭小为“嘣!嘣!嘣……”

  外面的枪声突然响了起来,子弹到处飞射,伴随惊慌失措的尖叫声,人群四处避之不及的时候,有一群人却出于好奇而不时探头观望。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并不是伊拉克这片土地上大大小小枪战的参与者。

  在这些好奇的人中就有远道而来的中国建筑(601668,股吧)工人。“这些人听到枪声了,总把脑袋往外探,有些人还非要出去,拦都拦不住。”负责这些建筑工人安保工作的张兵(化名)觉得无奈,他感叹一些来到海外高危地区开展业务的中企还是在跟国内一样,派出的建筑工人,甚至是保护这些工人与财产的安保人员也没怎么经过安全培训。

  除从业人员资质之外,背后是整个脆弱的安保体系。2015年11月20日,在西非国家马里首都巴马科市中心的丽笙酒店的人质劫持事件共造成27人死亡,其中中铁建3名高管不幸遇难。这一事件也将中企海外安保问题推到台前。

  目前,从事海外安保业务的中国企业达20多家,大多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

  安保意识缺乏

  阻拦建筑工人探头观望枪战未果的张兵,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海外安保的专业人士。其所在的公司也是中国为数不多能成体系开展海外安保业务的企业之一,主要为央企和中资公司办事处提供海外安保。

  2011年,中国海外安保市场开始起步。从事保安行业已经10年的张兵在当年6月正式从事海外安保。作为负责人,他的主要任务是海外项目的枪照申请、安保人员衣食住行的管理。2013年以来,他完成3个央企海外建设项目安保工作,均位于伊拉克,分别在东部、中部、中南部。

  海外建设项目的正常流程,通常是在通过审批后,当地把工地前期防弹围墙、隔离沟、铁丝网、缓冲区、应急出口等建设好,国内工人完成安全培训完进工地之后,大型设备才进场。但在现实中,情况远非如此。

  刚到伊拉克时看到的第一幕,就让他大吃一惊。

  “给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当地有多么危险,而是这家中国企业居然没有安保意识。”他很难想象,包括他所提供安保服务的那家大型央企在内,一些中企海外工地上甚至没有基本的安保设施,“很生气!很为难!很无助!”

  “有些中国建筑企业到伊拉克,就跟国内建设一样,调几个大集装箱住人,围墙什么的都没有就开始干。”张兵说,土建企业属于劳动密集企业,追求经济效益,一盘子菜里放几根黄瓜都要算一算,这直接导致后来的围墙高度、铁丝网密度都被“精打细算”了,结果安保做得相当吃力。

  在一些资深的中国海外安保人员眼里,劳动密集型的中企依然在海外普遍存在这样的心理:出了事再解决。比如,一位在非洲参与高铁项目的当地常驻人员告诉无界新闻记者,遇到恐怖分子,一句话,“甩开大腿跑路!”这处工地上仅仅只是请了一些非洲当地人当保安,其他安保措施为零。

  央企做得比民企好,央企中又以中石油为佳

  安保费用花费高昂。这些费用至少包含前期安全评估、人员安全培训、高风险地点营地建设和旅行安全规范,以及整个人员、设施、武器的配备等。以大型国企海外项目的安保预算为例,业内估计至少占到项目总费用的1%~2%。

  “专业化的安保服务并不是总是需要,一般是在高风险地区和某个时段才需要。”东方锐眼风险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郑刚对无界新闻记者说,这给一些中国公司带来了侥幸心理,一些企业没有安保预算,甚至没有关心去哪里可以找到专业的安保服务。

  多位业内资深人士的共同看法是:在海外安保上,央企做得比民企好,央企中又以中石油为佳,“它的安防体系建设得最早,情报系统也好,因为领导重视。”

  这还与中石油进行的海外石油勘探多在政局动荡、安保风险较高的国家和地区紧密相关。以其在非洲乍得湖的一次作业为例,当时作业区域分布着大量的武器弹药和未爆危险品,为此,中石油协调了2支扫雷排爆队伍,以此保证作业正常进行。

  据了解,中国海外安保项目的一般操作模式是,中国安保人员提供最内围的贴身保护,外围则由当地安保公司和警察持枪负责。

  例如在伊拉克,通常情况下一个工地项目部安保分为三层:最内层是由8名中国安保人员组成的快速反应小组,位于中间层的是伊拉克当地的雇佣保安,站在最外围门口的则是3到4名伊拉克警察。这种看似严密的安保,在现实中存在不少问题。“本地保安在岗时常常睡觉或者玩手机,只能不断换人,雇佣的当地警察起的作用也很小。”面对这些,张兵只能苦笑。

  怎么办?当时张兵服务的那家央企的一个做法是——大量养狗。“狗一叫,保安们就起来看了。幸亏运气好,到最后没出什么事。”张兵说。

  “IS闹得最厉害时,一台奥迪A6的钱就这么打没了”

  在伊拉克这样的地方,除了狗,还有一套东西少不了——枪和子弹。

  据南方周末等媒体报道,伊拉克政府允许私人凭证持枪,取得枪支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合法申请,一个是上黑市购买。

  取得枪支的合法手续并不容易。由于伊拉克不允许外国人开安保公司,需通过与伊拉克人开的安保公司合作,再经过伊拉克内政部批准后,中国安保人员方可凭证持枪,其中1本是枪证,另1本为持有人证。

  中国安保人员透露称,伊拉克当地军方退役要员开的安保公司比较规范,但要价高。

  “一个快反组每个队员发2支AK47,1支枪3个弹夹120发子弹外加30发子弹备用。”

  “我们一般不压满弹夹,1个弹夹25发子弹,让谁打过去就立即打过去。”张兵说,紧张时期子弹变得贵,一发子弹高达3美元,“IS闹得最厉害时,一台奥迪A6的钱就这么打没了。”

  “平时小偷小盗不管,最后人家就会来抢劫杀人”

  原本天天叫的狗,突然有一天不叫了。

  张兵记得很清楚,那是在2014年6月IS攻势最猛烈的时候。当时,巴格达三面被围。“我们的项目位于底格里斯河支流河岸,处在IS从南部包抄巴格达的必经之路,打仗就沿着河打。”张兵说,门口的枪声白天晚上都很密集,从子弹的口径可以判断是IS的人,当时工地上只有一个快速反应小组,8个安保员,20多条枪,“大家都豁出去了。”

  狗突然不叫了之后,张兵组织安保队员出去找狗,后来在营地2公里外的小树林中找到了狗,以及约20具当地人的尸体。“当地人不养狗,在伊拉克沙漠平原养的狗,逮到什么就吃什么。”

  “我一看,知道IS的侦察兵来了。”经验丰富的张兵判断,一般交战双方攻打一个地方前,会有敌情侦查和火力侦查,侦查员会摸清地形,掌握车辆的通过性、承载性,这些侦查员为了避免被发现会杀掉发现他们的人,就是眼前这些人。

  从那一刻起,张兵开始计算危险的距离——晚上看远处大炮的火光,然后读秒,声音每秒约330米,最后计算发现,危险就在十几公里之外。

  当时,工地上共有400多名工人,保安公司已经在协调车辆、准备路线让土建方撤离,但企业却迟迟不肯,理由简单而直接:这么多值钱的机械设备还在这里,不能撤!

  后来,实在扛不住后,400多工人开始分几批撤离,每批五六十人,开往伊拉克南部巴士拉。按说在伊拉克旅行要坐防弹车,但劳动密集型的建筑企业这时也顾不上了——用中巴、皮卡、甚至翻斗车把工人撤出。

  最后,营地里剩下56人留守。

  最近,张兵和手下队员全部回国,重新进行体能、业务培训,他们准备参加一些国际安保公司。

  “像中铁建高管遇袭遇难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危险来临之前并不会跟你打招呼,安保是不积跬步不成千里,平时小偷小盗不管,最后人家就会来抢劫杀人。”在张兵心里,安保可以规避重大事故的发生,但许多人却没有真正意识到。

 
(责任编辑:郝运 HN06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