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滚动 金融资本 国内经济 产业经济 经济史话
时事 公司新闻 国际经济 生活消费 财经评论
 
专题 新闻周刊 一周深度 人物  访谈
话题  和讯预测  法律法规  封面  数据
 
公益 读书 商学院 部委 理财产品
天气 藏品 奢侈品 日历 理财培训

伯南克沟通 “场效应”

  • 字号
2016-02-04 01:22:0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鲍勇剑

  金融决策者如何与市场沟通?

  伯南克(BenBernanke)树立了一个有争议的样本。从2006年~2014年,他二次出任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主席。其间,美国经历了堪比大萧条的金融危机。刺激复苏的积极政策也可谓史无前例。在检讨伯南克的货币政策对错时,人们越来越重视他独到的沟通策略。怎样讲得少,但影响面广?如何表达清晰,却允许模棱两可的解释?游走于美联储的影响和局限之间,伯南克成功地沟通出货币政策的场效应。

  就像投入水塘的石子能激起水波层层荡漾一样,伯南克利用六个沟通特征传递政策的“场效应”,控制了危机。他的政策立场至今仍有争议,但立场不同不妨碍工具借用,伯南克式沟通对各国央行都有启发。

  自1913年成立始,由12家地区联邦银行组成的美联储就处于法律和权威的中间地带。它既有中央银行的公共功能,又是一个“私营股份公司”的结构。董事会成员需要总统提名,国会通过,但又不属于内阁,更得保持政治中立。国会赋予它的使命是维护金融制度的稳定和保障社会就业,而它的主要工具就是“联邦基金利率”,以此影响商业银行的利率和货币供给。

  因为美联储不能直接领导,只能间接影响市场,沟通工作就成为关键。做得好,它能扮演“上帝之手”;做得糟,它只能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影响有限。在2007年~2009年美国次贷引发的金融危机中,伯南克成功地推行了积极的货币政策。沟通策略是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

  两次沟通危机让伯南克认识到“场效应”。一次是他假设用直升机空投钞票来比喻货币政策,从此“直升机伯”就成为批评他政策的标签。第二次是对CNBC女主持私下的聊天被公开引用,造成市场大波动。负面案例亦可以带来积极认知,伯南克发现,他细微的言行举止都能发送强烈的秩序信号,并层层荡漾,形成协同共振的场效应。

  在制造场效应方面,伯南克善于利用政策信号级次传播(Cascade)的特征。他的前任格林斯潘以模糊和神秘著名。格林斯潘的名言是:“如果你对我讲的明白无疑,那一定是误会了我的本意。”与之相反,伯南克推动公开透明地沟通美联储政策,例如通膨率。他认为,清晰的预期有利于级次传递美联储的政策信号,让市场各个层级自我调整投资行为。他任上的重大政策也都遵循级次波导传递的原则。政策可以在两可之间(Ambivalent),但不应该模糊不堪(Ambiguous),因为它级次影响各方面的行为。

  伯南克充分体会到比喻(Analogy)的沟通效果。危机中,贝尔斯通(BearStearns)、雷曼兄弟(LehmanBrothers)和美国国际集团(AIG)三大金融公司都面临倒闭的压力,但美联储看到它们的危机都各有不可通约的特征。为了向缺乏专业判断能力的国会说明情况,伯南克选择了历史上类似的现象,用比喻的方法进行沟通。后来,每遇到一例新危机,他就思考如何用已知的历史现象来比喻说明新问题。以旧载新,比喻能架起认知的桥梁。

  刺激希望的行为反应(Response)才能激活场效应,这是他的另一招。2007年8月,为向市场注入现金,稳定流通性,伯南克希望更多地“贴现窗口借贷”(DiscountWindow)。但市场配合者寡,因为“贴现窗口借贷”往往是不得已之行为,有声誉风险。伯南克利用政策,合法运作,让四大商业银行主动借贷,把它变成银行有实力的表达方式。在他一系列行动策略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他树立榜样,激活追随行为的做法。

  真话只能表达一半,会意的(Tacitness)另一半更重要。危机期间,美联储建立与欧洲银行之间货币互换的临时结算方式。名义上为了方便交割,实际为减少美国市场美元流出,保障国内现金流通。为换取日、法、英、加等国中央银行行长的支持,伯南克的措辞中性委婉。他尽力做到当事人明白,局外人不会曲解。在高度敏感的对话中,会意与默契始终是伯南克的沟通原则。

  伯南克还擅长设计正面回响(Echo),以保障接力传播。危机中,最富有争议的做法就是伯南克与财长保尔森(H.Paulson)制定的“问题资产解救计划”(TARP)。它要求动用7000亿美元的政府基金去购买华尔街银行的问题资产,以便市场尽快恢复正常状态。为推动这个千夫所指的紧急计划,伯南克先选择了幕后政治沟通。有国会党魁认可,计划就有了正面回响的基础。由此,肯定的信号就能成为主导的旋律。

  所有的沟通对象都重要,不过能杠杆撬动(lever)关键资源的最有价值。伯南克有一个高水平财经记者的名单。遇到对重大政策做公开说明,伯南克选择先与这些记者互动,做专题报道。他知道,他们更能深度了解和正确解释新政策。而专业的报道必能广为转载,影响社会意见。无论对内还是对外沟通,伯南克都习惯寻找有杠杆效应的沟通对象。

  合纵连横而产生的权利效果也称为“卡特尔”(Cartel)。上述六个特征(C.A.R.T.E.L)让我们看到伯南克以微少言行制造深远影响效果的沟通艺术。

  要创新,不要震荡,那是“叶公好龙”。

  伯南克指出,金融危机后的改革不能定位在消灭震荡上,而应该注重于提高系统的抗震能力。同时,公共政策制定者永远面对心思各异的社会群体。即使在同一政策上,他们的态度还随情境而变化不安。因此,政策官员既要精准提炼秩序信号,又要细腻设计传播的场效应。这就是所谓“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借鉴伯南克的沟通策略,各国的金融决策者也许能减少许多误解和愤怒。

  (作者为加拿大莱桥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特聘教授,他最近致力于研究创新领导力)

(责任编辑:郝运 HN064)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精彩焦点图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