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板都想歇息了

2016-06-13 09:54:35 证券市场周刊  王安

  王安/文

  和春秋航空前后脚立起来的数家民营航空公司,十年间或倒台,或被收编,如今没剩几家了。倒下的最惨烈的是武汉的东星航空,公司没了,老板兰世立也进去了;最痛惜的是吉祥航空(603885,股吧)的王均瑶,整日拧巴不得歇息,38岁就没了。

  如今干什么赚钱?曹永辉想得脑瓜子痛也没头绪。

  看那钢铁、水泥、彩电、汽车曾多么得意,如今却遍地心酸,连电脑都心颤了,联想都亏损呢,不定哪天就扔沙滩上了。如今老百姓(603883,股吧)还有点钱,但什么都看不上眼,愣去日本往回扛马桶盖。曹永辉会做鞋,但不会做马桶盖。

  曹永辉是河南临颍县曹庄村人,33岁,2000年离家到广州一家台资贴牌鞋厂打工。贴牌厂人工成本第一重要,随着工人工资越来越高,工厂越迁越远,从广州到了福州,又到了越南清化。在广州,一个员工月薪4000元,在河南要2000元,在越南只要1000元出头。

  贴牌厂的领头羊是富士康郭台铭,如今他最头痛的是招不到好员工,刚在劳工大省河南设厂没几天,就憋着要迁厂了。但最心酸的可能不是郭老板,却是以前给老郭发活儿的东家诺基亚,多少年后,如今诺基亚正要被先前的伙计老郭收购。遍地都是心酸人。

  曹永辉应该还算得意,他和妻子眼下都跟着东家到了越南,是当地人嫉妒的“中干”,两人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手下管着几百号越南工人。在越南干了一年后,曹永辉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140多平方米的房子。但乡下的商品房却不好卖,1200元一平方米都卖不动,2016年春节搞促销降到900元,还是没人买。小伙伴都在外面忙,如果不是春节回家,在村里打麻将都凑不齐四个人。小时候洗澡摸鱼的池塘已被垃圾填满,一到夏天就发出臭味。

  朴吉宰是空客A320的机长,他是飘在中国内地的“韩干”。10年前,当时朴45岁,他领着大家闹起来据说是韩国史上最大的一次飞行员罢工。但劳动人民如何闹得过资本家?朴吉宰丢了在韩国第二大航空公司亚洲航空公司的职位,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朴吉宰的新东家是上海的春秋航空公司。那时春秋航空刚成立一年,是中国首家低成本航空公司,只有3架飞机,却给朴吉宰加薪了20%,如今税后月收入可达2万美元。别以为中国老板都是土豪,他们也有一肚子心酸。和春秋航空前后脚立起来的数家民营航空公司,十年间或倒台,或被收编,如今没剩下几家了。倒下的最惨烈的是武汉的东星航空,公司没了,老板兰世立也进去了;最痛惜的是吉祥航空的王均瑶,整日拧巴不得歇息,38岁就没了。

  中国这地界活力四射,遍地英雄下夕烟。但最缺的是老板,偏偏老板们都想歇息了。曹永辉也想创业,自己当老板。4年前他错过一个机会,有个哥们儿邀他一起到成都做木材生意,他没去,现在人家赚了几百万元,自己却还是个打工的“中干”。其实,要是曹永辉真去做木材生意,也许会赔了本,还没了“中干”的职位,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被拍在沙滩上。

  着急的是政府。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消费和出口依然磨磨唧唧,还是得靠投资。中国45%的投资率是全球最高的,当年日韩也靠投资拉动,日本在1970年代,韩国在1990年代,投资率都达到各自史上最高点,但也没超过40%。如今大家都明白不能再加码投资了,要去产能,但忍受不了痛苦,关企业?失业怎么办?银行坏账怎么办?今日中国政府一定比当年的日韩政府更纠结,更头疼。人口红利的好日子过去了,老龄化来了,劳动力成本提高了,社会和家庭储蓄会降下来,资金供应不那么充裕了。一句话,人更贵了,钱更贵了,于是,干啥都难挣钱了。

  这时候,曹永辉还会把自己的血汗钱往出砸吗?

(责任编辑:张功成 HN09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