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作家方方“喊话”广东高院:我的批评权在哪里?

2016-07-06 07:45:00 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7月5日,暴雨持续侵袭湖北的同时,湖北作协主席、作家方方也不甘寂寞。当天下午4点19分,其通过实名微博,以公开信的方式,向广东省高院龚稼立“喊话”:“我的批评权在哪里?”

  7月6日,方方向封面新闻证实:“是我通过我的实名微博向广东高院院长写的公开信。”

  从方方发出公开信看,引起方方隔空“喊话”直接原因是接到广州法院执行庭电话之后,即获知不删除微博、不公开道歉,方方将会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方方认为:“这种严厉的惩罚令我愕然,而我受到这样惩罚的起因,竟然是我对柳忠秧在鲁迅文学奖评选推荐前夕四处活动、笼络评委的不正之风进行了不点名的公开批评!”

  “方柳”之战
方方
方方
柳忠秧
柳忠秧

  方、柳之间纷争,被媒体称之为“文坛侵权案世纪大战”。起因于2014年鲁迅文学奖评审过程中,方方通过微博,不点名指称柳忠秧“到处活动”、“搞定所有评委”。柳忠秧个人及其诗作,迅速成为网络热点。柳忠秧认为,方方涉嫌造谣、诽谤,对其名誉造成了损毁,遂对方方提起了民事诉讼。

  此案于2014年9月中旬立案,2015年3月13日在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开庭审理。

  时隔八个月后,2015年11月4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方方败诉。

  法院认为,方方的博文客观上降低了柳忠秧的社会评价,判决方方立即停止侵权,删除其于2014年5月25日10点46分、2014年5月25日23点33分在其名为“方方”的新浪微博上所发表的两条博文,及其针对这两条文博发表的侵害柳忠秧名誉权的评论及转发文字。同时,方方在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为柳忠秧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一次性向柳忠秧支付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一审判决之后,方方曾通过微博回应:“有记者电话我,柳忠秧告我的官司法院判我败诉。目前我尚未见到判决书。柳忠秧作为"著名诗人",既是公众人物,又是湖北作协会员。当他在评奖前夕进行了那么多违规活动后,我对他作公开不点名批评,既无过错,亦不违法。法律是用来扬善抑恶伸张正义的,而非相反。我上诉毫无疑问,道歉绝无可能。”

  对此,柳忠秧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回应说:“方方的造谣和诽谤对我造成的伤害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作为公民,我呼吁方方女士遵守法律的判决,也希望她能够恪守干部四条底线:法律底线、纪律底线、政策底线、道德底线。”

  2016年4月15日,“方柳”名誉侵权案终审判决结果公布: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针对该终审结果以及后期判决执行,柳忠秧表示:“我和我的法律团队极具耐心地等了很久,给了败诉方、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足够的时间执行判决。但现在看来方方女士"坐牢都不道歉""道歉绝无可能"的嚣张态度依然没有改变。作为胜诉方,为维护法律庄严和自己的合法权益,我只好启动程序,推进法律判决的执行。”

  柳忠秧的申请执行,获得了广州市越秀区法院的受理。

  风波再起

  归于平静的“方柳”之战,于7月5日风波再起。这一次,方方将矛头指向了广州法院。

  在致广东省高院院长龚稼立的这封公开信里,方方透露了其隔空“喊话”的直接原因。

  方方在信中说,前几天,她接到来自广州法院执行庭一位女士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说,如果方方不删除微博,不公开道歉,就将方方列入“失信人名单”

  何为失信人?方方向律师了解所谓“列入失信人名单”的含义。“律师解释说,就是今后我不能坐飞机,不能坐高铁,连动车的一等座也不能坐,不能高消费。实际上,我的人身自由在某种程度上被限制了。”

  面对这样的告知,方方觉得“令我愕然”,“而我受到这样惩罚的起因,竟然是我对柳忠秧在鲁迅文学奖评选推荐前夕四处活动、笼络评委的不正之风进行了不点名的公开批评!”于是,其心中充满不平,为此不得不写这封公开信。

  方方的公开信

  这封公开信5700多字,分为6部分。其中,打头第一问:作为公民,我的批评权利在哪里?

  方方引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认为其对柳忠秧的批评,是基于他在评选前到处请评选相关工作人员吃饭,以及连续不断地开其作品研讨会,涉嫌笼络评委,严重违反了评选规则,破坏评选的公平性。“我的批评基于事实,相当克制,甚至都未点出违规者的姓名。如果连这样的批评都算侵害名誉权,都是违法行为,那么,我们的批评权利在哪里?我们的批评的界限又如何界定?”

  在信中,方方还对两级法院判决提出质疑,称判决“背离最高法院关于名誉权纠纷的解释”。同时,方方认为批评柳忠秧,“是我的职务行为”。并称“我提供了完整的证据,足以证明我对柳忠秧的批评有根有据”。

  通过公开信,方方发出“我的吁请”:鉴于广州市、区两级法院如此不公正不适当的判决,目前已经通过律师向广东高院申请再审。并希望广东高院院长龚稼立关注此案。

  方方在信中,特意向龚稼立提出“三点警惕”:柳忠秧放话“法院就在我家楼下”时,是否已与法院达成某种交易?我远离广州,人地两生;而柳忠秧久居广州并长年在广州摆饭局,两级法院作出如此不公正判决,其中是否有暗箱操作?在这场几乎是莫须有的名誉纠纷中,法院作出如此背离事实而偏袒柳忠秧的判决,我不得不怀疑背后的人为因素。对于不正之风,我们还有没有批评的权力?批评的界限在哪里?

  对话·作家方方

  “打到头上,我只能自卫反击……”
方方(资料图)
方方(资料图)

  方方缘何突然通过实名微博隔空“喊话”广东高院院长?7月6日凌晨1点30分,方方通过微博私信向封面新闻给予了的独家回应。

  封面新闻:公开信是您本人在向广东高院隔空“喊话”吗?

  方方:是我通过我的实名微博向广东高院院长写的公开信。

  封面新闻:用意何在?

  方方:媒体一直认为只有出人命才值得报道,而实际上,我们作为公民的批评权同样重要,可惜我们,以及媒体人都对此十分轻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话题。一个朋友说,我这是在向广东高院讨要批评权。我想他说得不错。

  封面新闻:在信中,你提醒龚稼立院长“三点警惕”,这是担心自己再审会因人生地不熟而打不赢官司?

  方方:不是你说的那个,是连这一步都到不了。因为律师告诉我,也有可能再审申请直接被驳回。所以我要争取我的再审机会。

  封面新闻:你此举是否勇气可嘉?

  方方:我也不是什么有勇气之人,只是打到头上,我只能自卫反击而已。你也看到,如果我被列入失信者名单,我会面临什么后果。

  方方发出的隔空“喊话”公开信,广东高院尚未给出回应。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作家方方“喊话”广东高院:我的批评权在哪里?》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