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希望G20杭州峰会为全球经济开出良方

2016-09-02 07:12:19 第一财经日报  王蕾

  [全球化要继续的话,必须要寻找到新的模式,因为西方人正在拒绝全球化进程。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在全球化中获得了很大利益,但这在西方发达国家看来,却被认为是缺乏发展和进步的根源。]

  英国学者马丁·雅克(MartinJacques)是为数不多的对中国有深刻了解的西方人之一。他的《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衰落》一书,成为西方社会了解中国的典范读本。

  在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前夕,《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马丁·雅克位于伦敦的充满东方风韵的家中对他进行了专访。

  马丁·雅克认为,在杭州举行的G20肯定会打上中国烙印,希望能够为全球经济开出良方。同时,他觉得要改变全球经济低迷的现状,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所谓“新自由主义”经济已经走到了头,政治上的极端倾向越来越强大,是由贫富差异拉大造成的。

  对于英国退欧后与中国的关系,马丁·雅克强调,与中国必须建立良好关系,这不是意愿,这是一个现实,相信建立不久的英国新政府会认清这个事实。

  第一财经日报:你对G20杭州峰会有些什么期待?

  马丁·雅克:这必定是一届非同寻常的G20峰会,因为中国作为主宾国一定会有中国特色,留下中国烙印。

  我们期待在当前西方经济非常低迷的情况下,中国能够开出什么良方。当然,这也将会是具有挑战性的事情。问题能不能有什么方案,比如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出台的政策,使全球经济受到刺激并逐渐进入增长模式。中国希望做出类似行动、提出相关方案,这需要西方国家政府也做些什么,但目前情况下它们(西方国家)非常谨慎,它们所做的就是推出货币政策,特别是量化宽松。

  现在可以完全清楚地看到,这个是不适合的,仅仅依赖货币政策,全球经济不会真正得到复苏。欧洲几乎失去了10年的经济增长机遇,美国经济状况尚可,但也比较勉强。只有两盏明灯照耀全球,就是中国和印度

  日报:最近你在《卫报》上的文章,从历史角度谈了当今政坛、经济及政策等方面存在的问题。那么,你对全球经济治理有什么思考和建议呢?

  马丁·雅克:我不会变魔术,对如何解决当前西方,特别是欧洲经济增长几乎为零的现状,没有直接的解决方案。

  我们确实生活在经济非常动荡的时代,我们必须认识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不会永远停留在某一个时期。

  我们现在所在的时期与之前大不相同了,经济增长几乎停滞,不同的历史阶段必须以不同的政策策略来引领,但是西方社会对此认识并不充分,因为我们,特别是美国和英国,一直与所谓的新自由主义、自由贸易为基础的全球化等理念结合得紧密,但这已经过时了,我们需要新的解决方案。

  确实,1945年以后,西方统领了世界经济,出现了社会福利机制,采纳凯恩斯主义政策,高就业公共部门规模很大等现象,但这些在1970年代走到尽头;取而代之的是新自由主义和自由贸易等撒切尔、里根所主张的思想理念。在我看来,这也走到了尽头。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政治上的左右两派对此有不同的政见,比如美国这一边有特朗普,另一边则有伯尼·桑德斯(和希拉里)。有一点可以说的是,目前的情况无以为继。因为一些政治性的变化已经出现,一定会有改变。为什么西方民众如此不满足于目前的生活现状?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他们的生活水平这些年来几乎停滞不前,第二个原因是贫富不均越发严重,人们对贫富差异尤其不满,这是导致很多人支持特朗普和英国脱欧的主要原因。

  日报: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你认为西方社会对待中国的态度有什么变化?

  马丁·雅克:我认为,西方社会对待中国的态度较之前更加强硬。

  一般来说,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才可以看到经济危机留下的深刻政治烙印,现在这种政治烙印正在显现。而且我们不知道这种烙印带给我们的最终结局是怎样的。

  在美国,特朗普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而英国的情况则是人们选择脱离身处其中41年的欧盟。你可以看到很多政治上的不稳定,人们对政治的不满。人们心中的怨气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这个时候,中国常常成为对象。

  全球化要继续的话,必须要寻找到新的模式,因为西方人正在拒绝全球化进程。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在全球化中获得了很大利益,但这在西方发达国家看来,却被认为是缺乏发展和进步的根源。

  日报:去年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一年不到时间,随着亲华派卡梅伦和奥斯本的离去,英国新政府上台后不久,就发生了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被延后审批的事件,引起中英各界普遍担忧。你对梅政府下的中英关系有怎样的预测?

  马丁·雅克:回想卡梅伦,特别是奥斯本当年那样的拥抱中国,这是之前没有想到的,以他们保守党的背景来看,也是出人意料的。

  特别要说的是,他们对中国异乎寻常的友善态度,在英国国内一直有很多反对声音。英国媒体以及很大一部分英国人对中国抱有偏见,所谓人权问题、民主问题、不同文化等等。

  事实上,这些偏见一直存在。而新首相梅给人的印象是,她或许会回到卡梅伦和奥斯本之前的中英关系年代。因为她似乎还是很有成见,对中国的现状不了解,可能仍然抱着冷战时期的那种老眼光来看待中国的问题。另外,她在中国问题上不一定具有奥斯本的前瞻眼光和行动魄力。

  然而,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对她来说,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目前梅政府很脆弱,她本人不是民选的,保守党内部分裂严重,脱欧至今没有一个正式的方案,接下来怎么办?情况都不明朗,完全乱作一团。

  他们号称欧洲是个已经衰弱的市场,应该抛弃,应该开拓新兴市场,如果按照他们的逻辑,那么他们的突破口就是中国,我不认为她能够绕开这一点,我也不认为她能够回到过去,因为现实摆在这里,如果希望脱欧之后英国仍然有发展前景和未来,她不得不选择中国,毕竟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有着巨大的市场。

  我们不得不不断地提醒自己,中国崛起,中国参与到全球经济版图并扮演重要角色,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可回避,因为那是未来。在西方,很多人并非真正了解中国,他们依然以西方的思维、逻辑和价值来判断中国的问题,他们还是不懂。中国永远不会让西方满意,也永远不会成为“西方”的道理。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