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国王的大考

2016-09-29 13:00:28 环球财经 

  《环球财经》记者 刘洋

  1932年,泰国政变后,长期关注亚洲局势变动的《经济学人》对此的报道满是希望的轨迹。当时,拉美国家的军人集团轮番上台,法西斯主义者将日本推向极权,德国距离暴政也不再遥远,泰国因此如同炎炎夏日中的一缕清风为那个混乱的世界展示出了巨大的不同。

  《经济学人》的记者写到:“暹罗革命正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从绝对的君主专制走向自治。”一些西化的军官们和平取得政权,逮捕了王位继承人及警察长官。国王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即成现实:自此,权力从拥有绝对权力的君主手里移交给议会宪法,封建时代结束了。

  泰国从此度过了一段安静的岁月。在80多年的时间中,这个古老的王国和她的自然风光、宗教传统、动荡政局一起成了东方的一道风景,隐身在后面的国王普密蓬则不断获得国际社会的赞誉。但随着他的在位时间走过第70个年头,泰国政坛正面临着新的不确定性。

  政坛稳定器

  没有任何案例能比他信家族的政坛起伏更能说明国王在泰国政坛的重要性。在成为总理的最初几年,他信对泰国的传统政治秩序发起了冲击:首先,他将军费占GDP的比例从1.97%大幅压缩至1.1%,并且安插了大量亲信进入军方关键部门;依靠2005年议会选举中75.4%的得票率,他信极力压缩了行政、司法等官僚系统和小政党的生存空间,曼谷的精英阶层收到了严重的冲击,泰国王室对此一直无动于衷,但当他信开始冲击国王的权威后,一切就不一样了,“将泰国变成共和国”的传言成为压垮他新家族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信丢掉权力的脚步,丝毫不比其赢得权力的脚步缓慢。直到失去权力后,他才意识到谁才是泰国权力之山的巅峰:2006年,已经下台的他在国外接受了一次电话采访,情绪激动的他嗓音颤抖地请求“陛下”再次干涉政府,以结束不同派别之间旷日持久的争斗。

  这也印证了泰国军方对国内局势的形象比喻:军队是马儿,政府只是骑手,真正的主人仍旧是国王。将他信赶下台的军人集团认为,他信的政策主张涉嫌蔑视国王提出的“充足经济”概念,后者植根于同样由国王提出的传统的和谐乡村生活以及完美的等级制度。在将他信赶下台后,军方马上就将这写入了泰国宪法。后来的泰国总理、他信的妹妹英拉当然也没能改变这样的政治秩序。

  在泰国,国王享受着神一样的膜拜。在电影院,正式放映前观众要集体起立,跟着银幕吟唱歌颂国王的歌曲。广播电视节目要每天两遍播放颂圣曲,人们这时都要立正站好并驻足聆听。政府、学校和公司每年都会出版大量歌颂国王的书籍和音像制品。最严格的的规定来自议会:欺君仍是重罪,《欺君法》禁止公众对王室提出哪怕最温和的议论,即便是对王室的宠物狗也不行,冒犯君主者最高可被判处15年监禁。

  少有人知道的是,普密蓬登基之时远不具备如此影响力,那时的他不过只是一个美国出生且拥有一半华人血统的小伙。如果不是他的哥哥遇刺,他他可能只是一个热爱摄影的文艺青年,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但登基之后历经的多次政变,最终把国王推向了核心地位。

  从橡皮图章到政治领袖

  从某种意义上说,普密蓬国王的形象就是由随后的宫廷顾问及历届军政府塑造的,这是政治博弈和权力争夺的需要。在继位之初,普密蓬国王并无力对泰国的政局发挥实质性作用,他继位仅一年后就经历了第一次军事政变,自己被保留下来的仅有的两项权利——赦免权和法律修正提案权也被破坏,年轻人在所谓宪政体制下的无助随处可见:“当我试图张开嘴巴提出一些建议时,他们总是说我不知道任何有关国家的事情,于是我就只能闭嘴了。”

  1957年到1958年的两次政变改写了历史。当时的军政府意识到,塑造这样一位几近于神的领袖之后,就能在国王庇佑下让与拉美军政府如出一辙的政府合法化。政变发起者沙力也与国王妥协,废除宪法、解散国会、民众参与政治的权力被剥夺,盛极一时的家长制被恢复,因为实行君主立宪而加诸于泰王身上的诸多限制全部被取消,泰国又变成了君主制国家。

  泰王对家长制文化传统的向往、对上世纪以来在泰国政治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政党、对历史上曾经盛行的威权统治的偏好,终于在这之后全都获得了发展的空间。上世纪30年代就要被废弃的政治传统,一下子就重新变成了政治生活的主流,这在近代社会极为少见。

  到1981年泰国再次发生军事政变时,普密蓬国王已经彻底变成了裁判。他对赴皇宫请辞的总理普瑞姆好言挽留,还直接对叛军领袖说“现在不是发动政变的好时机”。发动政变的人随后表态:“我们的军事力量足够战胜政府军,但如果我们赢了,就意味着对君主制的破坏”;普瑞姆也表态将在接下来的岁月中“致力于对国王的效忠”。至此,泰王实现了完全掌控朝局。

  皇权的加强在随后的几十年中从未终止。1991年政变之后,普密蓬国王在表达了对叛军的支持后做出的表态更是耐人寻味,他告诉世人:当宪法废止和国会解散,人民的托付就自然而然地来到国王身上。1997年的泰国宪法又规定,国王是泰国的国家元首、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和宗教的最高守护者,法院的判决也是以国王的名义做出的,国王甚至有权在宪法不适用某些具体情况时做出最后裁决,几乎没有任何人有胆量对国王说不。2006年,看守内阁总理他信就是这样一个案例。在与泰王简单会面之后,此前还在坚持的他信宣布将不在新一届政府中担任总理一职:“没人能够让我下台,但只要国王说一句话,我马上就会辞去职务。”

  他信随后离开了总理府,之后又离开了泰国,在英国的曼城俱乐部短暂担任主席之后,现在的他在迪拜生活。为了让兄长能够回到泰国,英拉不但赌上了自己的政治生涯,还差一点身陷囹圄。从表面上看,他信和英拉的下台都是因为腐败,但在他信执政期间,泰国的清廉指数一直在上升,英拉的公众形象也非常健康。显然,问题并不在此。

  泰国的顽疾

  军方总是声称他们的行动得到了国王的支持,这当然是真实的。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军方建立的保守派政府的工作重心总是满足精英阶层的利益,下层民众的渴望很少受到照顾。据世界银行统计,泰国20%最富有的人控制着全国一半以上的财富,底层20%的穷人所掌握的财富仅占全国总财富的4%,接近5000美元的人均GDP因此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极度的两极分化在泰国随处可见:距离曼谷市中心仅仅八公里的孔提是泰国最大的贫民窟,居住在这里的很多年轻人在码头辛苦工作一整天,也只有100元人民币的收入。要想提升生活质量,他们通常只有一条路可走——贩毒;即便是在泰国最著名的景点四面佛,当地人通常也多于游客,所有人都希望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能帮助他们脱离贫困,走向赋予。

  不少留学国外的泰国人说,狭隘的世界观是阻碍人们脱贫的最大敌人。但很多人终日只能在温饱线上奔波,哪有能力见识外面的世界。一份经泰国政府授权的联合国报告也认为,贫富差距巨大主要是由于“庇护关系”“顺从文化”以及“不断被日常琐碎仪式加强的不平等”造成的。这一结论已经触及到核心。

  2015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即便保守估计,泰国王室的财富也超过了440亿美元。不仅王室名下的很多企业都是特权受益者,在财政补贴之外,泰国王室还控制着泰国最大的商业银行、最大的工业企业以及一个连锁酒店集团,在曼谷拥有超过1000万平方米的土地。

  精英政治的弊端之一就是,很多政府决策不顾及到中下层。世界银行在2012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泰国超过四分之三的基础设施投资集中在曼谷及周边地区,但这里只生活着泰国全国16%的人口。同时,曼谷地区人均教育经费和医疗经费也分别达到了其他地区均值的4倍和12倍。

  亚洲金融危机后,泰国政府原本在王室的支持下推动了部分经济自由化改革以振兴经济,但最大的受益者最后还是王室。一位德国研究人员的研究证实,王室所有或者参与其中的企业,通常都比同类型的其他企业有着更好的经济表现。例如,王室名下的一家投资公司的CEO不需要为自己的薪资纳税,因为他的薪资来自王室,因此可以被视为国王的开支。

  那波自由化改革的旗手他信,已经无法对当今的泰国政局施加实质性影响。但从他信身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泰国底层社会的诉求:正是他为底层民众推出的免费健康维护和对水稻种植者的补贴,帮助他赢得了2005年的大选,这是泰国领导人第一次在大选中赢得连任。此后英拉的改革也受到欢迎。

  如何处理上层精英和底层民众之间的分歧,关系到政局的稳定甚至国家的统一。此前的几十年,因为普密蓬国王的存在,这些分歧可以被弥补、修饰或抑制,各派政治力量总会在国王的权威下适当妥协。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毕竟国王已近晚年。

  王朝之续

  普密蓬国王对现代泰国的意义不言而喻。过去70年,他经历过20多次政变、接近30任政府总理和超过50届内阁在他面前宣誓就职,在这期间颁布的新宪法接近20部。周期性的变动是泰国政治的现实,但流水的政客,铁打的国王。每当时局动荡,泰国各界就会将目光投向国王,因为“国王从不主动干政,是泰国政治的‘减压阀’,他一言九鼎且拥有绝对权威,可以凭借自身威望化解危机”。

  普密蓬国王还是几代泰国人心中的图腾,他伴随很多泰国人走完了一生的时光。只要身体健康,他就会在泰国几乎所有重要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激励学生造福国家;也正是因为他对政局的牢牢掌控,泰国经济在动荡的政局中也保持了迅猛的发展。现在,泰国是东南亚最富裕的大型经济体之一,是亚洲最著名的旅游目的地,还是新兴的但已经获利很多的制造业中心,更是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在东南亚重要的战略盟友之一。所有这些,都进一步强化了国王的权威。

  然而,王位可以传承,威望却很难赠予。作为普密蓬国王惟一的继承人,生于1952年的哇集拉隆功王储与泰国的交集太少,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主要是德国度过。他总是曝出丑闻:2007年的艳照门令王室颜面扫地;今年7月,他穿着露脐背心和运动凉鞋,抱着白色卷毛狗出现在慕尼黑机场——按照泰国的规定,王室成员外型失礼可能会被监禁。

  最令精英阶层无法忍受的是,王储与他信过从甚密。2001年,他信在竞选成功后送给了哇集拉隆功王储一部豪华轿车。曼谷的精英阶层和军方领导人担心,一旦继位,哇集拉隆功王储可能会与他信结成联盟,从而用和父亲不同的方式和渠道建立威信。这或许意味着,哇集拉隆功王储很难像他父亲那样成为各派政治势力的最大公约数,其结果是,他要么背弃父亲的执政根基,要么继续加剧社会矛盾。

  当然,普密蓬国王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在走过了70年的漫长岁月之后,这将是他晚年必须经历且必须努力赢下的一次大考。就像历史上所有君主制国家的君主一样,尽管面临着空前复杂的局面和一个与自己的气质完全相悖的继承人,他也别无选择。

  对于皇位的传承和王朝的继续,国王的忧虑可以被理解——200多年前,普密蓬的祖先——后来被称为拉玛一世的通鉴,原本是吞武里王朝开创者郑信的元帅,他杀害郑信夺得了王位,由此开创了却克里王朝。临死之前的郑信发出毒咒:“夺我皇位者,皇朝不过九代。”这个故事在泰国人尽皆知,而普密蓬正是“拉玛九世”——毒咒承担者。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国王的大考》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