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黑金之城”艰难蜕变

2017-03-03 14:34:12 法人  王磊磊 李硕秋

法人2017年3月刊
法人2017年3月刊

  雾霾、污染正苦苦纠缠着华北,煤炭市场剧跌的痛感仍在延续,而致力于成为京城后花园的山西大同在历经周折之后如何完成蜕变?这座被称为“黑金之城”的北方重镇,或许还不是中国城市转型的一个路标,但它蹒跚而坚定的步履,无疑能为身陷“资源诅咒”的“难兄难弟”们提供若干启示

  你印象中的大同是什么样子?最近两年的时间里,如果你没有来过这座城市,也没有刻意关注过它的起伏兴衰,很容易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

  曾几何时,这里是享誉中外的“煤都”,人们提起山西大同,脑海中浮现更多的,是深井下蕴藏的黑金,是矿区林立的烟囱和煤尘飞扬的街道和公路。的确,如果时光倒流十年,这完全符合人们对于“黑金之城”的所有想象画面。

  2017年的春节刚过,一场大雪悄然降临。当记者一行游遍这个银装素裹的城市,却很难将眼前的所见所闻再和“煤都”联系在一起——巍峨的古城墙、湛蓝的天空、宽阔整洁的街道、清冷舒爽的空气,以及每个受访大同人脸上的自豪,无不在给来访者传递这样的消息,旧貌换新颜的“煤都”大同,已经和过去作别。

  在刚刚过去的2月20日,2017大同古城灯会刚刚闭幕,作为大同市重点打造的文化旅游项目,在为期一个月的时间里,大同古城灯会吸引了逾300万游客,吸引了400多家媒体的热情关注。绚丽繁华的灯会,成为了大同转型路上的一个侧影,即打造品牌名片,从传统的产业城市向全域旅游文化城市全面过渡。

  打造旅游文化历史名城,这只是大同转型战略中的一部分,在从2008年至今的时间里,在大同转型课题表中,还包括——全面推进煤电一体化和光伏产业链发展,打造新能源示范和国家综合能源基地,打造绿色生态产业,大力发展民俗风情、休闲度假、养生养老康居工程等众多内容。

  如今,从焕然一新的城市面貌到市民幸福指数的显著攀升,无不证明大同转型已经迈出实质性的一步,这一步显然伴随着官场更迭、政策存续以及转型的阵痛和质疑等诸多问题。在这个“后煤炭时代”如何巩固来之不易的硕果,解决经济造血、振兴实业、延续城市发展战略?这一切仍在考验着大同人的决心和智慧。

  黑金之城绽放“大同蓝”

  “要说哪里变化最大,就是空气,新闻上说首都人民出行都要戴口罩,大同每天都是蓝天。”谈到大同这些年的变化,酒店停车场的保安老刘笑呵呵地告诉记者。

  2010年之前,老刘在大同当地的一家洗煤厂做保安,“挣得少不说,每天都得吸煤烟子,你就看那街边的树,哪棵不是黑不啦唧的,一般在家都不敢开窗,路上哪个人穿件浅色衣服那就是神经病”。

  就在这个刚刚过去的冬天,北京的市民仍在为弥漫的雾霾而苦恼,煤炭大省山西也未能幸免,除大同市外,山西其他10市多次启动重污染天气预警,包括太原、晋中多地区甚至开始采用机动车限行等措施应对。2017年1月10日,山西省环保厅公布数据显示,11市2016年环境空气达标天数平均为249天,较前一年减少四天。

  相比之下,大同成了唯一的净土,2016年,大同环境空气达标天数为314天,比全省平均天数多出65天,连续第四年在全省空气质量排名中位列第一。

  让时间回溯至2005年,那一年,大同市召开新闻发布会,时任市长的郭良孝代表市委市政府向大同市民专门进行了道歉,原因是那一年大同在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113个重点监控城市中,大气污染综合指数排名倒数第三。发布会现场,郭良孝坦承,造成这一局面固然有客观原因和历史欠账,但原因仍在于政府整治不力。

  此后,如何摘掉笼罩在大同头上的黑面纱,成为了历任政府最为关注也最为头疼的问题。

  直至2008年,在山西省年度蓝天碧水工程考核排名中,大同仍处于末位的合格。在2009年大同市蓝天碧水工程攻坚战暨环保工作会议上出现了这样谨慎的字眼:相对全省10个重点城市排名大幅前移的形势,大同还是在“小步走”,会议所提的目标也仅仅是退出全国113个重点考核城市的后35位。

  同年,也正是大同“明星市长”耿彦波到任的第二年,全区域环境综合整治专项行动开始打响,在加大产业调整、落实节能减排的同时,包括推广使用清洁燃料,整治扬尘污染和机动车尾气、全面叫停所有厂区的燃煤锅炉实现统一供热、规划89平方公里的禁燃区等措施也一一开始实施。

  再度回首,2017年1月中旬的山西省人代会上,大同市市长马彦平亦如此总结:坚定理念、从上到下高度共识捍卫“大同蓝”,这是多年来连续不断治理的结果,是下苦功、豁出巨大成本、采取刚性措施换来的结果。

  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彼时落实叫停企业自有燃煤锅炉政策时,便曾遇到极大的阻力,最后靠的还是铁腕手段,挨家挨户落实、检查。另一方面,为了推广环保型煤,每年政府补贴给居民的资金便接近1000万。”大同市环保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直到今日,“大同蓝”已然成为了大同的金字招牌,在2016年5月山西省旅游发展大会主题演讲大赛上,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身着“天下大同”蓝色T恤衫,以激情昂扬的演讲夺魁的故事,更是被大同人传为佳话。

  打造旅游历史文化名城一波三折

  因煤而起,又因煤而落。

  因煤炭储量大、质量高,大同一度被冠以“中国煤都”之称,无论是生产量、出口量还是外销量都曾居全国煤炭城市之首,“大约前十年,大同市煤炭的GDP加上和煤炭的相关产业,包括电力和煤炭运输,大约占到全市经济总量的百分之六十,产业结构严重畸形。”大同统计局的一位部门负责人向记者介绍。

  单一的产业结构在为日后的发展埋下隐患的同时,也严重影响了大同当地的生态环境,黑色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世人对大同的印象颜色。

  事实上,黑色面纱之下,大同又有着浓重的历史底蕴。大同古称云中、平城,是1982年国务院公布的全国首批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拓疆扩边,设置雁门郡始,大同城邑已经矗立了2300多个春秋。作为两汉要塞、北魏都城、辽金陪都、明清重镇,历史长河的激荡,给留下了世界文化遗产云冈石窟、悬空寺、华严寺、九龙壁等一大批堪称古韵之美的遗址。

  如何抹去笼罩在云冈石窟和大同古城墙上的煤灰,让大同独有的历史蕴色重见天日,不仅有助于改变世人的看法,更是利用自身优势,实现城市转型的重中之重。

  在这里,必须要提到的是2008年上任的大同市长耿彦波。

  “2008年之前,虽然嘴上喊着转型,但如何改变现有产业格局,培植新的生产力,市委市政府始终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进展。”曾任大同外贸局、统计局局长的曹春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直到耿彦波上任,大同的转型才走出了实质性的一大步。”

  2008年,50岁的耿彦波从省城太原调任大同,开启了大同波澜壮阔的五年。这位从山西和顺走出来的官员,曾担任灵石县长,晋中市委常委、榆次区委书记,太原市副市长等职。那时的他,已经因为开发王家大院、榆次老城、常家庄园等旅游景点获得关注。

  据大同当地媒体报道,在上任表态发言时,耿彦波就提出对大同发展的设想,“一以贯之地坚持名城保护、新区开发、老城改造,紧紧做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御东新区建设两篇大文章”。不久后,该设想被明确为“一轴双城、分开发展”——以御河为轴,对河西的古城进行整体恢复性保护,对河东的新区进行现代化建设,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相得益彰。

  此后,轰轰烈烈的古城修复和城市改造工作拉开了帷幕,大同也进入一个备受瞩目又充满争议的时代。旧城改造要拆迁、新区保障性住房要新建、老城区大面积改造、新城又要拔地而起、古城要修复、景点亟待重建,在大同城市面目渐渐改变的同时,随之而来的,是政府欠债百亿、市长太过强权的种种争议。

  在当时一项名为“你觉得耿市长用什么外号最适合”的网络调查中,把耿彦波称为“耿菩萨”和“耿疯子”的,居然都占30%。这也是耿彦波主政大同五年的一个缩影,质疑和与鲜花始终相伴左右,“耿拆拆”“耿一指”“耿指倒”“造城市长”这是人们送给耿彦波一连串的名号。

  彼时,耿彦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不在乎一时的得失和骂声,骂我我沉得住气。我们有很多能干的人,一看挨骂就说,算了,我不干了,跟他们相比,我像‘二百五’。作为一个官员,你不干事,你走了以后呢?老百姓(603883,股吧)骂你懒官、庸官,甚至贪官,那就得挨千秋骂。逃得了一时骂,逃不了千秋骂。”

  在阵阵质疑声中,古城修复和新城建设计划仍在跌撞前行。直至2013年2月,来自组织部门的一纸调令,让火热的大同陷入了沉寂,耿彦波调任太原市委副书记、市长。

  此时,大同人对于这位不辞辛劳、敢拼敢做的市长的认可和留恋开始爆发,数万大同市民拉起了耿彦波的照片和挽留的横幅,在和阳门广场聚会,向市委市政府请愿留下“好市长”。

  最终,民意并没有改变调令,而耿彦波转身离去之后,造城计划一度搁浅。125项在建工程被叫停,有消息称,大同市政府2013年累计负债超过130亿元,停工和巨额债务有关。

  靠个人能力推进,无法建立健康有序的机制,在继任者无力的情况下计划停摆,这并不是政治生态中的特例,其造成的现实便是,在耿彦波调任太原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精心打造的那座大同古城,依然是一副新与旧、气派与破落交织在一起的模样,古城修复尚未完工的残留工地和远处正在建设的高楼,成为了那两年时间里大同最具代表性的画面。

  官场地震后空降书记圆梦大同

  时间来到了2014年,让很多人记忆犹新的官场“强震”席卷三晋大地,山西先后有7名省部级领导落马,多位市、县“一把手”被查处,纪检、国土、煤炭、交通、政法等多个系统成为“重灾区”。

  大同同样未能幸免,2014年10月,山西省纪委发布消息,大同市委原书记丰立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一个月后,天津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丰立祥涉嫌行贿、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了强制措施。

  丰立祥落马后,大同市左云县委原书记徐尚红、大同市阳高县委原书记解先文、大同市广灵县原县长李立平以及曾任丰立祥秘书的阳泉市城区区委原书记康晓剑于2014年11月28日被调查。

  在这场“塌方式腐败”浮出水面之后,山西省管干部曾空缺300多人。此后数名官员异地调任,入晋担任地市县领导,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8月,张吉福从北京平谷区区委书记任上调任至大同市委书记时,大同市委书记岗位已经空缺10个多月。

  在完成了稳定大同局势、整顿吏治、净化官场生态的首要任务后,张吉福开始把目光投向大同转型——稳步推进煤都向绿都进化的发展战略。

  正是彼时,出现了上文所述,市委书记身着大同蓝T恤勇夺桂冠的一段美谈。这是一档名为《人说山西好风光》的旅游推介竞演节目,和其他节目不同的是,上镜的选手均为山西11个地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或副市长,参加节目的官员要面对镜头,为自己的城市做推介演讲,还要进行正面PK。

  在这场节目中,张吉福穿着印有大同宣传语“天下大同”的短袖T恤衫上场,靠着极佳的口才,声情并茂,激情又不失幽默诙谐的演讲,一路“过关斩将”,PK掉其他选手,最终为大同赢得了2016山西旅游发展大会的主办权。

  “从那时起,不管去到什么样的场合,宣传大同蓝,推广大同美,似乎都成为了张吉福书记的必要工作,这让所有大同人都看到了希望。”与张吉福多次出席活动的一位官员说。

  此后,在亲力亲为下基层为百姓解决了不少“老大难”问题后,市委书记的人气越来越高,多位受访的大同市民都向记者传达了这样的信心,“有这么一位亲切随和、务实肯干的书记,大同有希望了”。

  在经过对古城修复工作深入调查了解后,张吉福和大同市长马彦平在现场办公会上发出了铿锵的话语,古都情结扎根于每个大同人心灵深处,重振古都雄风,焕发名城活力,是大家共同的夙愿。

  “古城绝不能形成烂尾工程!”随着市委书记的坚决表态,时隔三年后,大同古城修复工作再启动。在现场办公会上,张吉福当场便提出,西城墙合龙工程、南城墙带状公园要按照规划加紧建设;护城河要抓紧时间修,最终实现护城河蓄水、河道贯通的目标;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加快安置房建设速度,确保群众尽快入住;尽早启动钟楼和太平楼的复建,完整还原古城风貌,重现古城盛景。

  上述大同官员告诉记者,张吉福为人豁达大气,从不介意别人提到关于前任领导,甚至还多次谦虚地表示“自己不如耿彦波”,“在他看来,不管谁栽的树,只要是对大同好的,对大同人民好的,就要接着干下去。古城修复、新区建设,这些遗留问题,正是从他来到大同后,重新得到破解”。

  于是,在几经周折之后,11月18日上午11时许,随着三块铜质纪念砖在西城墙砌筑到位,最后一罐混凝土浇筑完成,张吉福响亮宣布:大同古城墙全面合龙,护城河全线贯通!就此,历经8年的全长7.24公里的明代古城墙修复完成。

  在当时目睹现场的多位市民描述中,那一天整个城市上下变成了欢腾的海洋,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激动和喜悦挂在每个人的脸上,见证过古城兴衰的不少老市民甚至泣不成声。

  文瀛湖绿肺助大同再升级

  如果说修复完成的古城是大同的心脏,那么正在崛起的文瀛湖便是大同的绿肺。

  文瀛湖位于大同市御河的东侧,属古御河冲积平原的天然洼地,古称“文莺湖”,是大同市周边少见的天然湖泊。极佳的生态环境每年引得无数水鸟栖息翱翔,被誉为大同的“天然氧吧”“城市绿肺”。环湖区域坐落着大同市行政办公楼群,博物馆、大剧院、图书馆、美术馆和体育馆五大场馆。

  作为新城的绿肺,如何开发好文瀛湖这个资源宝地,决定着大同城市转型的再升级。

  2016年9月27日召开的中共大同市第十五次代表大会明确指出,未来五年,把御东新区打造成宜居宜业的现代化生态新城区,把文瀛湖周边建成景观优美、低碳绿色、宜养宜游的生态型景观区。稳步推进现代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打造融健康休闲、养老养生、医疗服务等为一体的康养基地。

  2016年11月16日上午,御东行政中心举行2016年“冬季行动”暨项目建设“双环行动”誓师大会上,市委书记张吉福提出,2016年继续启动实施以城市建设、脱贫攻坚、招商引资等为主要内容的“冬季行动”。“双环行动”是“冬季行动”项目建设的重要内容,围绕古城和文瀛湖为核心,总投资690亿元,实施27个重点项目,其中,环古城行动项目12个、总投资113亿元,环文瀛湖行动项目15个、总投资577亿元。

  记者从大同市委市政府了解到,今日2月伊始,大同南郊区水泊寺乡冬季行动征收工作已经开始,截至目前,已完成564户2752间8.8万平方米重点工程拆迁任务,预计重点征收项目于3月底前全部完成。

  据了解,按照大同市委、市政府的决策部署和要求,冬季行动和双环行动南郊区区委、区政府总共进行101个项目的征收,为项目建设征地11000余亩,涉及拆迁户6800余户,现在完成任务70%左右,预计在3月20日前全面完成项目的征收安置征地任务。

  在前不久大同市政府公布的《大同市文瀛湖环湖区域概念规划及总体城市设计(草案)》中,将文瀛湖环湖区域定位为“国家新能源技术研发、孵化基地”,首都经济圈“电子商务基地”,晋冀蒙“长城金三角”文化创意基地,晋北地区“生态休闲和生活服务功能区”,大同市“城市门厅与城市绿核”。

  2016年5月,大同市凭借独特的交通区位、生态资源、空气环境质量、历史文化等诸多优势,被纳入全国第一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城市”。对此,结合文瀛湖的绿色资源优势,大同市政府还提出,将御东新区打造成“国家智慧生态功能型养老产业基地”,完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全国养生养老示范城市的长远规划。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了实现这一规划,将由大同市政府主导,与本地优质房地产企业合作开发“全龄化康养社区”,即从幼年、少年、青年,到中年、老年各个年龄阶段人群和谐共居的活力社区,通过完善的配套、周全的服务,使之成为业主集生态、休闲、适老、养生、宜居的一生之城。

  对此,参与社区建设的大同翔龙集团董事长李海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该项目已经筹备五年时间,暂时命名为上水湾•龙园全龄化康养社区,在政府和民间资本的共同开发下,这片位于文瀛湖北岸的土地将建成大型“全龄化康养社区”——它占地面积近千亩,总建筑面积约73万平方米,可容纳居民6000户。整体上,保持了原生态风光,同时保证配套设施齐全。

  李海龙告诉记者,根据市政府的指导意见,正在筹建的全龄化康养社区将与以往传统意义的小区存在诸多不同。

  在住宅居室体系方面,社区将推出适合老年人居住的特殊户型,以及全龄化组团居住的组合户型;在配套设施体系方面,将建设包括食堂、洗浴、洗衣、银行、超市、公交车站、出租车站等“全龄化生活消费”配套;幼儿园、中小学生教育、课程辅导等教育体系配套;以及养生保健、医疗服务等方面的健康保障系统配套等全方位配套。

  为了凸显养老养生概念,针对老年人身体健康问题,该社区将引进高科技智能管理系统,包括失智与半失智老人GPS定位系统,生活需求提醒服务系统,急救呼叫系统、电梯五方通话系统、无线巡更系统,以及老年人随身急救呼叫系统,针对身体状态不太稳定的老年人,为其配备贴身的警报器,通过警报器,医疗中心可以随时了解老年人的身体状况和各项指标,以方便及时呼救。

  此外,该社区还将配备中西医结合医院、体检中心、月子中心,老年病全科诊疗、失能老人特护中心、临终关怀特护中心、急救中心、转诊北京大医院的绿色通道等。

  在文化生活方面,社区含有老年大学、图书馆、书画室、古玩收藏中心、多媒体中心、电影院、种植采摘休闲农庄、花卉培育中心、宠物照养中心、佛教寺庙、基督教堂、旅游度假代办中心等全套设施。

  “届时,这里将助力大同成为国内领先的养老基地,成为首都更健康、更美丽的后花园。”对此,李海龙信心满满地表示。

  大同转型前路漫漫

  煤都终变绿城,如今再度回首大同转型的这10年,在欣喜的同时,不少深度关注大同局势变迁的人心里却都捏了把汗。

  谢通(化名)是位老媒体人,曾在大同当地和山西省一些机关报刊工作多年,关注山西和大同经济发展多年,颇有心得,谈及大同转型的经过,他不乏感慨:“没有耿市长和张书记,便没有今日的大同,感恩戴德的同时也要看到这样的问题,在环境和民意倒逼被动转型的路上,如果没有耿彦波,或者没有张吉福,情况会是怎么样?”

  他坦诚地告诉记者,在大同大拆大建的那些年,自己也曾发文质疑耿市长的做法,在他看来,并不是耿彦波的思路错误,而是一个城市的进步,如果仅靠主政一把手的强势,而没有建立完善的机制和制度,能走多远终归有限。

  和他所见略同的还有国内知名财经作家叶檀,她曾把大同归为前途难测的七个城市,理由是“大同这个城市的未来如同其原掌门人耿彦波一样难以捉摸,充满不确定性”。

  事实证明,他们的观点确有道理,在耿彦波离去的两年时间里,大同人心惶惶。“如果这时候来的不是张吉福,而是一个碌碌无为的书记,那大同又会如何?细思极恐。”谢通的这句担忧也许道出了不少大同人当时的心情。

  独特的山水资源,实干而又有魄力的官员,这是大同转型的两大关键,还有一点必须要提及的,是大同人独特的性格。山西独爱故土以及肯抱团的性格在大同人身上得到了极好的诠释,这是转型得以顺利进行的良好社会基础。

  当我们放眼全域,没有这些天时地利的城市比比皆是,它们又该何去何从?

  产业结构调整——这是所有城市都给出的一致答案,以大同为例,2016年大同非煤产业异军突起,取得了近年来的最快增速。其中,医药、冶金、食品、化学、建材和电力分别增长了16.2%、33.5%、82.7%、9.7%、12.1%和18.9%。但受到煤炭减产影响,大同GDP增速却出现了下滑。

  这是所有转型都将经历的阵痛,煤炭减产之后带来了一系列后遗症,譬如财政收入下降,2015年,大同的财政收入只有92亿元,按年下跌了12%;GDP增速减缓;煤矿大面积裁员带来就业难题;煤矿繁荣过后,带来其他产业甚至房地产业萧条,2014年至2015年大同房价逆市下跌,而这些问题仍有待振兴实体经济和第三产业的进一步发展来弥补。

  对此,谢通在与记者交流时谈道,“尽管在产业转型这一问题上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包括招商引资力度加大,光伏产业成为国内领跑者基地,但大同最大的问题在于,传统格局被打破后,在习惯了传统发展思维之后,企业发展观念的改变仍需时间酝酿,如何打造一批在当地极具竞争力的企业和企业家显得尤为重要。”

  这一切仍需时间,就好像叶檀评价的,幸运的是,大同未来的发展方向清晰,与北京接轨毫不含糊。提出“大开放”,强力建设东承首都、西接丝路、南贯三晋、北通蒙俄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大旅游”,激活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资源,重磅打造通向世界的旅游度假目的地;“大产业”,全力承接京津溢出产业,紧盯新兴产业,厚植发展优势,走永续发展的绿色之路。

  “一句话,只要有绿色制造业,对接北京成功了,成为北京的后花园,成为连接塞上的特色城市,大同也就有了未来。现在,在定位方面与大同竞争的不少,北京的后花园暂时轮不到大同,苦日子还得过几年。”老媒体人谢通表示。

(责任编辑:张功成 HN09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黑金之城”艰难蜕变》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