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湖南“营养包”七分钱隐忧

2017-03-24 22:20:00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侯军 实习记者 吕方锐 北京报道

  2012年开始,原卫生部和全国妇联合作,利用中央财政专项补助经费推行“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向婴幼儿家庭免费发放营养包。

  该项目近期在湖南省招标时却出现了中标公司报价低于理论成本价的情况,核算后营养包实际价格仅0.07元/包,低于其他企业和项目组专家核算的最低成本,更是远低于国家每包1元的预算标准。此外,湖南省营养包招标还出现了延迟问题,而低价中标和项目延期造成的直接影响之一是资金出现大量剩余。

  扣除成本中标价格仅0.07元

  据记者了解,“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的核心是营养包。项目营养包每包12克,30包一盒,营养包被作为辅食,免费发放给6-24月龄婴幼儿,每天一包。

  其采购流程是:国家财政资金下发到各省,省卫计委作为采购人,委托招标公司进行营养包招标,中标公司提供产品并负责配送、人员培训、项目宣传等配套服务工作。采购流程由省财政部门负责组织监管。

  2016年12月,湖南省营养包招标结果公布,根据《竞争性谈判成交公告》(下称《公告》),此次招标三个批次营养包,共6家公司参与,中标厂家分别为武汉华康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康臣”),福格森(武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赣州全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华康臣中标142.16万盒,合4264.8万包。

  本报记者根据《公告》计算,3家公司的中标价分别为0.35元/包,0.49元/包和0.529元/包,其中,华康臣的中标价明显低于其他两家。

  湖南省营养包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邀请公告中规定,中标厂商除了负责提供规定数量的营养包,还要提供配套宣传资料、人员培训、项目宣传、营养包配送等9项配套服务。上述谈判邀请公告中明确了各项费用标准,据此计算,华康臣需负担的费用为8566300元,分摊至每包营养包的成本为0.2元。

  有参加这期招标的营养包厂家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测算,除了上述费用,华康臣还需负担中标服务费441406.8元,分摊至每包为0.01元;配套资料费用、配送费用(工厂到乡镇)、增值税金等分摊至每包至少0.07元。

  因此,华康臣以0.35元/包的价格中标后,还要负担每包0.28元的成本,实际中标价格仅为0.07元/包。

  上述厂家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项目要求营养包内全部蛋白质要来源于I类速溶豆粉,生产12g/包营养包需要使用不低于11.2g的27%蛋白的I类速溶豆粉。目前其市场价格在15400元/吨左右,12g营养包所需速溶豆粉成本应不低于0.17元/包。如果按照规定执行项目合同,华康臣至少亏损1000万元。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霍军生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据他们粗略测算,在不考虑企业运营成本等的基础上,生产出满足标准的营养包产品的直接成本,也就是原辅料、包材和检验等成本大概在0.4元/包,如果再加上人员、运输、配套服务和企业运营等成本,实际发生的成本会远高于直接成本。但他也强调,不排除有企业可以做到更低成本的可能。

  中标企业称“赔钱做慈善”

  那么,华康臣如何盈利呢?

  湖南省卫计委一位招标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回忆称,针对华康臣报价过低的情况,招标时曾有评标专家提出疑问。华康臣给出的答复是,他们愿意把营养包项目当慈善项目来做,因为不为获利,所以给出的报价远低于其他厂家。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试图联系华康臣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志伟,但截至发稿,电话始终拒接,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短信。

  此次招标负责评标的主任评委是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主任医师杜其云,他也拒绝对此次评标可能存在的问题作出回应。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华康臣共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刘志伟和高延辉,其中刘志伟认缴额767.4万元,高延辉认缴额255.8万元;还有一位企业法人青鼎木(武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青鼎木”),其3位自然人股东之中,同样有刘志伟和高延辉。另外刘志伟还是青鼎木的首席科学家、研究院院长。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调查发现,刘志伟2003年到2008年期间在中国疾控中心营养所攻读博士后学位,该信息得到中国疾控中心一位工作人员的确认。而青鼎木官网对他的介绍中称“2005-2010年期间曾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组一起,致力于婴幼儿童的营养改善项目的研究与示范”。

  有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华康臣是去年12月在湖南省的这次招标中才首度亮相,并以0.35元/包的低价中标。同时,与其他营养包厂家积极参与各地各批次营养包招标不同,华康臣只参与过去年12月湖南省包1的招标,并顺利中标,没有参加包2、包3的招标,也没参与过其他地区的营养包招标。

  招标延迟近两年,资金剩余严重

  除了低价中标,湖南省营养包招标还出现了延迟问题。

  根据湖南省政府采购网查询到的信息,湖南省卫计委2015年12月10日发布了2014年度的营养包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邀请公告,又于2016年11月30日发布了2015年度营养包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邀请公告。而按照国家卫计委和全国妇联联合下发的项目方案,招标采购应于经费下达后2-3个月内完成。

  据多位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透露,各地每年的项目招标一般在当年上半年完成,完成后不久厂家就应该开始发货,满足当年项目计划内的婴幼儿需求。

  2014年和2015年度项目的招标本该于当年上半年完成,湖南省却延迟了近2年,且湖南省2014年和2015年进行的两次招标,时间间隔长达20个月,在各项目省中是最长的。

  由于项目内婴幼儿领取营养包的时间最长为6月龄到24个月龄之间的一年半时间,延迟招标造成的后果可能是,本应在项目内的适龄婴幼儿,到营养包开始发放时,已经超过规定月龄。按照规定,超过月龄,营养包不再发放。

  有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低价中标后存在一种操作方法,即中标企业与采购人签订合同,但不送货,拖到下一年新的项目开始。这样企业没有执行合同,不会因为低价中标产生实际的亏损;也不会被没收保证金,避免了损失。

  而低价中标和项目延期造成的直接影响之一是资金剩余问题。国内某专业机构此前曾对该项目进行调研,根据其调研后形成的项目第三方评估报告,2015年度21个项目省份中有10个省份存在资金剩余现象,其中湖南剩余资金最多,达到2541万元。当年中央拨付湖南省的项目资金共计5694万元,剩余资金比例达到了44.6%。

  与资金剩余形成对比的是,21个省份中有19个省份的项目覆盖率(项目县个数占贫困县个数的比例)不足三分之二,其中湖南省项目覆盖率为63%。

  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是项目县之一,当地明溪口镇黄秧坪居委会卫生室的村医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目前村里发放的这批营养包是从去年5月开始领取,赣州全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该企业为2014年度项目的中标方,其合同履行日期为2016年3月。

  对于项目延迟,上述招标工作人员给出了两点理由。一是中央财政资金下发晚,当年的项目资金往往到9、10月甚至年底才到账,资金不到账没法招标;另一点是营养包项目的覆盖人群统计、申报和招标流程较长,需要一段时间。另外他指出,新的招标往往要等到上一周期的营养包发放基本完成后,才会开始。

  该说法得到了多位村医的证实。上述村医表示,当地很多家长带孩子外出务工,很多孩子已经不在村里;另外村里孩子大多不喜欢吃营养包,所以当地出现了营养包积压、发不出去的情况。

  沅陵镇老鸦溪居委会卫生室的村医则是在今年1月才开始领取这批营养包,此前一直在发放上一批中标厂家的产品。而去年年底中标的华康臣生产的营养包,各村均未开始发放。

  对于大量项目资金剩余,前述招标工作人员认为,这不是问题,而是湖南卫计委的工作成果。通过一系列招标,湖南省的营养包基本上可以保证(供应)到2018年底。在此基础上经费有结余,可以继续进行采购,保证(供应)到2019年。

  有业内专家则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根据规定,项目资金必须专款专用,即使是扩大招标采购也需要汇报,经审批通过才可以。

  对于剩余资金为什么不用于扩大项目覆盖县,该招标工作人员的解释是,湖南省卫计委曾向主管部门反映过,但没有得到回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责任编辑:冉一方 HN058)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湖南“营养包”七分钱隐忧》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