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辱母杀人与辉山乳业是同一件事 去杠杆凶险

2017-03-26 18:45:00 华夏时报 

  山东远大工贸公司小企业主苏银霞资金链断裂,被高利贷上门暴力逼债,看到母亲受辱,儿子走投无路奋而杀人,发生在山东聊城的这件事刷屏朋友圈。同时刷屏的还有辉山乳业港股崩盘暴跌,债务违约。

  很多人都在讨论辱母杀人的司法公正问题,正当防卫的法律尺度,道德与法律的抉择;要说敢放高利贷的也不是一般人,一定有人保护资金安全。警察无力,司法公正这些都不是一天就能改变的,需要一个过程。

  从经济的视角来看,辱母杀人和辉山乳业本质上都是同一件事,都是暴露出中国企业的负债率太高,急需去杠杆;小企业主欠的是民间高利贷和民间集资,辉山乳业是辽宁首富的企业,是银行争抢的优质客户,债务违约,上门催债的都是银行,看看债权人名单银行如过江之鲫就知道了。

  辉山乳业欠下70家债权人大约140亿元的债务,中国银行(601988,股吧)贷款最多,牵头组成债权人委员会和地方政府一起谈如何解决辉山乳业债务窟窿的问题。山东聊城小企业的民间借贷人是直接雇用流氓上门逼债,一个以文明的方式,一个用野蛮的方式。相比较而言,苏银霞信用还算不错的,高利贷的本金都归还了,利息也还了,只差17万元;如果不是采取流氓手段逼债,悲剧就不会发生。辉山乳业的债权人肯定收不回全部的本金和利息,未来可能是债务削减,破产重整。

  建行因为侥幸逃过了辉山乳业债务危机,还成为风控能力的典范;但是,中国企业负债率高,吞噬现金流,借旧还新,资金黑洞越来越大,早晚断裂,躲过了这一桩未必会躲过下一桩。这就像巴曙松说,厨房有蟑螂不会只有一个。

  杠杆是一个危险的高空平衡木游戏,搞得好可以走到安全地带,搞不好杠杆爆破,悲剧随时可能上演。企业负债率过高,经济下行压力,现金流断裂,去杠杆的重点是去企业杠杆,这些道理都没错。现实问题是去杠杆的损失谁来负责,如果是企业负责,死掉的企业是一大片,可能企业都有互相担保,信用违约再传染,最后死掉的是一大片。一旦企业倒了,什么都没有了,不仅影响就业和经济,借贷人的钱也收不回来。如果由借款人来承担,打破刚性兑付,最后是金融机构倒闭,金融机构集体抽贷,金融风险相互传染,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去杠杆需要拆弹专家,不能靠流氓暴力逼债。债权人一般都很强势,欠债还钱在中国是天经地义的事,连警察都不管。面对金融机构,企业是弱势群体,面对民间借贷,企业还是弱势群体;去杠杆的极端方式就是要么企业倒下,要么金融机构倒下,中间需要一些处理和协商的机制,对企业进行破产保护。既能保障借贷人的本金,企业也能削减债务重新轻装上阵,只有企业发展好了,借贷人的利益才能得到保证。企业资金链断裂,金融机构首先要停止收取利息和罚息,把企业信用列入黑名单等,不管是债转股,还是破产重整,都是化解企业债务风险,让企业走出困境,毕竟实业是金融之本。现在很多做法是把企业往死路上推。

  央行行长周小川博鳌论坛上发言已经明确表示货币宽松政策结束了,货币会越来越紧,资金成本不久就会上升,一旦钱荒再来,高负债的企业都做好准备了吗?你是在高空平衡木上,还是已经安全着陆?其实,每个企业对高利贷还是银行上门催债都有心理准备,辉山集团已经资不抵债,它是倒下去的第一个,但决不是最后一个。企业去杠杆需要以谈判协商的文明方式来解决债务问题,谁也不要想寻求自己利益最大化,需要的是实业和金融共渡难关,社会需要制度供给,创造一种借贷人与企业的协商机制。

  从这个角度来说,经济增长多么重要,如果经济持续下行,负债率高的企业陷入低增长的债务螺旋,现金流耗光,最后必然是走向债务杠杆爆破。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可以缓解债务危机的爆发,带来企业的良性资产负债表扩张。企业融资够就行,融资不是多多益善,过度举债融资,实体经济又没有好的回报,必然难以持续,金融机构也不能扎堆跟风贷款,需要考察企业融资的承受力。

  编辑 王兆寰 主编 金水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辱母杀人与辉山乳业是同一件事 去杠杆凶险》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