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互联网医院“纯线上”存监管空白

2017-04-05 11:02:39 法治周末 

  原题:互联网医院“纯线上”存监管空白

  银川首个地方规章“破冰”

  互联网医院“开疆拓土”的同时,行业缺乏标准、纯线上模式存监管空白等问题也被放大。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医院要想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落地,需要完善顶层设计,出台相关法律法规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孩子4个月,室间隔缺损8.9mm,伴随肺动脉高压,建议尽快手术。”

  “您不要太担心,从您目前提供的检查报告看,手术通过腋下侧切就行,不用开胸。”

  隔着手机屏幕看到北京安贞医院小儿心外科副主任医师李磊一字一句的回复,身处甘肃的张萌(化名)感觉又有了希望。

  张萌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孩子3个月的复检中,当地医院医生建议立即手术,且只能开胸治疗。

  “我几乎跑遍了甘肃的大医院,都说只能开胸,可开胸对女孩子来说,今后造成的心理阴影可想而知。我就试着在好大夫在线APP上问医生,没想到居然与远在北京的专家联系上了,李主任还给我预约好了检查时间,我过几天就带着孩子去北京治疗。”张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果不是在线问诊,她不知道要再带着年幼的孩子跑多少家医院,才能找到理想的手术方案。

  张萌的经历,是使用互联网医院看病的一个缩影。

  据腾讯研究院等单位联合发布的《2016中国互联网医院白皮书》统计,像好大夫在线这样的互联网医院,全国运营和在建的已超过40家。前不久,又有丁香园、七康乐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银川也成为国内首个互联网医院基地。

  然而,被认为是移动医疗下半场的互联网医院在“开疆拓土”的同时,行业缺乏标准、纯线上模式存监管空白等问题也被放大。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医院要想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落地,需要完善顶层设计,出台相关法律法规。

  身份“有实无名”

  “就现在来说,国家没有给线上医院开展远程诊疗的资格,且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我国医院共有12个类别,并没有互联网医院这一类别,可以说互联网医院的存在‘有实无名’。”互联网医疗观察人士张贺飞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月12日起施行的《银川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是对互联网医院身份界定,给出明确答案的唯一政策性文件。

  该《办法》指出,银川互联网医院,是指在银川市注册,与银川智慧城市实现数据对接、融合,以互联网为载体,借助互联网新技术,向患者提供健康咨询、问诊、导诊、远程医疗等服务的机构。

  “《办法》属于地方政府规章,法律位阶较低,适用范围也仅限于银川市,但在上位法没有规定的情况下,这个文件对互联网医院的概念界定也有参考意义。”中国人民大学法治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旭指出。

  按照《办法》实施细则,互联网医院被分为互联网+医疗服务模式的互联网医院和医疗机构+互联网技术模式的互联网医院。

  对此,张贺飞提到,前者是纯线上互联网医院,属于轻投入模式,典型代表是好大夫在线;而微医、阿里健康等以实体医院为依托建立的互联网医院则属于后者。

  阿里健康公关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阿里健康互联网医院的运营是基于与传统医疗机构达成深度合作的方式开展,即阿里健康打造线上互联网医院平台,全国各省市的医疗机构入驻,向全国各地的患者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目前已有武汉中心医院、奉节县人民医院等十余家实体医院入驻阿里健康互联网医院平台。

  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医院运作的理想状态是医生在线开出检查单,通过互联网医院的分单中心,将检查任务分配到离患者最近的医生那里,医生将电子处方转成线下处方,患者直接在当地医院做检查,随后将检查结果上传至网络。

  纯线上模式存监管空白

  相关资料显示,自去年12月好大夫在线银川互联网医院上线以来,已为98.5万患者提供了诊疗服务;而进驻银川互联网医院基地的互联网医院大都将采取好大夫在线这种纯线上模式。

  看似发展态势良好的运营模式,却被近日一则“好大夫在线虚拟互联网医院被国家卫计委叫停”的消息“拖了后腿”。

  该消息称,国家卫计委将叫停好大夫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模式。不过,随后好大夫官方回应称,未接到国家卫计委叫停虚拟互联网医院的文件,也没有听到叫停的说法。

  “虽然该消息已被辟谣,但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监管层的担心,如果互联网医院没有实体依托,可能会导致法律监管空白。”北京市律协医药卫生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道信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万欣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仅在网上你可能确定不了给你看病的是专家本人”。

  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任何单位和个人没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能开展诊疗活动。换言之,只有医疗机构才能开展远程诊疗服务。

  “在现有的法律法规体系下,纯线上互联网医院并没有医疗资质,而像好大夫在线这样的平台能够运营,是有银川地方政府规章的支持,是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适用。如果这种模式没有相应政策放行,就很难复制;同样,即使有政策允许,没有相关制度补充,也很难做到对这种运营模式监管的有法可依。”王旭指出。

  张贺飞则认为,纯线上的互联网医院可以整合很多线下医生碎片资源,服务范围不受限制,但医疗水平良莠不齐状况也会更突出,面临误诊、数据泄露等一系列风险。

  此前,全国首个公立三甲线上医院“浙一互联网医院”上线第二天,就被网友发现存在技术漏洞致患者信息泄露。

  “而在独立检查检验机构、手术治疗机构、康复保健机构配套等不健全,且没有形成标准的情况下,纯线上模式几乎没有可行性。”张贺飞补充道。

  不过,这些担忧在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看来是多余的,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银川要求互联网医院将其服务器存入银川大数据中心,并对监管部门开放端口,利用网上留痕的特征,监管部门可以对互联网医院的诊疗行为进行全过程、不间断监管。

  大面积推广需顶层设计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银川作为互联网医院的聚集地,针对互联网医院的管理,除了《办法》外,还相继出台了《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互联网医院职业医师准入及评级制度》《银川市互联网医院医疗保险个人账户及门诊统筹管理办法(试行)》等。

  万欣指出,这些政策的确给互联网医院在银川运行提供了法律保障,但由于在上位法中未提及互联网医院,其他省市也没有同一的规范性文件衔接,这些政策红利也将大打折扣。

  “在医生多点执业问题上,银川市的相关政策允许全国医生在银川互联网医院注册备案后多点执业,而依据4月1日生效的《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跨省多点执业仍未被放行,也就是说,虽然银川互联网医院可以接受全国医生备案执业,但宁夏以外的医生在银川互联网医院执业仍旧违规。”万欣进一步举例谈道,在电子处方问题上,银川规定电子处方可以流转到线上和线下的药房,但国家发改委制定的《互联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也已明确不得采用互联网交易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可见电子处方流转到线上买药也不合规。

  王旭则指出,互联网医院大规模推广,必须要完善顶层设计,在制度上予以支持,执业医师法、药品管理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都要修订,还应对隐私保护、技术规范、诊疗规范、纠纷处理规范建立健全。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从地域分布看,目前大部分互联网医院分布在宁夏、贵州四川等中西部地区。

  “优质的医疗资源集中在东部地区和一线城市,医疗资源的不平衡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中西部地区看病难、看病贵的现象更加突出,互联网医院则画了一张能解决这种不平衡的饼。但互联网医院的理想是建立完善的分级诊疗体系,中西部地区基础医疗水平较差,社区医院水平参差不齐,全科医生也存在很大缺口,现在的互联网医院探索也只是将优质医疗资源通过互联网向这些地区小规模倾斜。”张贺飞认为,除政策门槛外,互联网医院大规模推广还要突破资源壁垒。

  

(责任编辑:冯春辉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互联网医院“纯线上”存监管空白》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