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特朗普新总统令向H1B政策开刀,硅谷或受震动

2017-04-25 02:56:00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李兮言

  有关H1-B要改革的传言已存在许久。但当特朗普的H1-B改革建议,以行政令的方式出台之后,仍引起极大的争议。4月18日,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签署行政命令,要求联邦部门修改现有H1-B法规,预防H1-B签证欺诈和滥用,并严打外包公司利用H1-B计划钻空子、让低薪外国人抢美国人饭碗的行为。同时,特朗普表明希望取消电脑抽签方式颁发签证:“目前H1-B签证是以完全随机的抽签方式发放的,这是错误的。相反,它应该给予最有技术和最高薪水的申请人,永远不应该被用来替代美国人(的工作)。”

  这一改革方向被认为能够回到H1-B的初衷。但伴随着目前整个西方的反移民风潮,改革则让人有了更多的解读。2017年的H1-B申请数量,已较去年大幅下降了16%。以“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总统,自选举期间就明确释放出改革移民政策的信号,此举甚至让改革范围之外的群体也感到紧张。

  4天收到19.9万份申请

  美国自1990年开始采行H1-B非移民工作签证计划,最初发放此签证的目的是满足国内企业对高技术人才的需求。具有H1-B签证的人通过在美国境内签证延期,最长可以在美国工作6年。部分工作者之后可申请绿卡。

  H1-B签证必须由雇主提出申请。对很多科技企业而言,H1-B的确让他们找到了职位所需要的人才。但签证的申请过程却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官僚主义。

  最主要原因就是“僧多粥少”。H1-B项目每年向外国人发放6.5万个工作签证,另外2万个面向拥有高级学位的外国人。而大学、教学医院和其他非营利机构可申请额外的数量不限的签证。每年4月1日,政府开始接受将于10月1日开始的下一财年的申请。以2018财年为例,8.5万个H1-B非移民工作签证在本月3日开放申请后,4天即已收到19.9万份申请,之后便停止接受申请。

  根据联邦政府数据,2014财年到2017财年名额开放申请后,不到7天时间,申请数量即超过H1-B年度配额。自2014财年起,由于数量过于庞大,成千上万份材料涌入移民局后,移民局只能通过看似公平的电脑抽签方式,去决定谁有资格获得H1-B。

  改革的呼声在这几年越来越高。在特朗普的行政令中,有关H1-B签证改革最受关注的一项条款,就是建议改变现有的获取H1-B签证的方法,即采用择优选拔替代现行的随机抽签。也就是说,最具资格、薪水最高的工作人员能够优先获得签证。

  这将会减少雇主和雇员两方面的不确定性。企业和员工可以根据申请者的情况作出评估,从而作出更好的计划,而不是单纯依靠不可预测的概率去安排人事或规划人生。与此同时,这一方式被认为同时改善了美国高技术职位招不到人的现状。

  今年的H1-B申请原本已经完成,19.9万人抽取8.5万个名额,中签率达到42.71%,大大高于以往年份。很多申请在美工作的外国人为此欢欣鼓舞。但这项行政命令一旦实行,将让H1-B签证申请者再次面临不确定的前景。当然,这项行政令尚存在局限,其真正施行仍需得到国会的支持。而企业团体、特别是对H1-B员工有很大需求的科技公司,很可能会努力对抗这一收紧H-1B签证计划的行政令。早在今年1月初,一系列的H-1B改革措施已经被提出。改革方向与新行政令建议内容部分类似。一是优先颁发签证给在美国受过教育的大学生;二是需要证明年薪10万美元以下的雇员为什么不能够被本国劳工替代。但之后,这些提案却一直停留在国会下属的移民问题委员会,未获通过。

  15%的Facebook美国员工持H-1B签证

  H1-B项目针对的是高技术人才,大部分签证都发放给了科技公司。资料显示,占主导地位的美国科技公司,包括谷歌、微软和苹果,雇佣了数以千计的H1-B员工。据联邦备案文件显示,Facebook和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这两家公司严重依赖H1-B签证,它们在美国的员工中至少有15%的人持该签证。许多硅谷初创公司也会雇佣一些H1-B员工。

  但根据特朗普行政令有关H1-B的改革方向,受影响最大的群体被认为是来自印度的IT从业人员。以往的H1-B采用抽签制度,最有利于从事科技产业的印度族裔。因为印度员工和与印度有关的科技外包公司的数量众多,且在美国存在的时间较长。这些公司事实上已经建立起了为本族裔员工获取更多签证机会的公司关系网络。

  以2016年的数据为例,在申请H1-B最多的20家雇主中,除了IBM、微软、谷歌、亚马逊和几家会计师事务所以外,最多的就是信息咨询公司—也就是“外包”公司,其中包括排名前三的Infosys、Capgemini和Tata。总部设在印度的外包公司,如威普罗技术(Wipro Technologies)、Infosys、马恒达技术(Tech Mahindra)和Tata咨询服务公司。这些公司与银行、医疗保健公司和其他企业签订合同,负责执行各种各样的计算任务,引进了数以千计的移民来做这些工作。总部设在美国的外包公司,如Cognizant,也雇佣了大量H1-B员工。

  这些外包公司为美国企业提供廉价的IT合同工,并为他们申请H1-B。为了增加中签的概率,外包公司甚至为同一个人提交多份申请。

  白宫日前已明确表示,H1-B的改革目的是通过严格执行现有法律,来管制滥用签证及欺骗的现象。这主要针对的就是外包公司。

  目前,印度方面已经回应,“美国仍需要印度科技工作者”。一些在美印度人群体则认为,H1-B改革对他们并不是只有坏处。据美国游说团体“移民之声”预计,美国国内有150万的H1-B签证持有者正在等待绿卡,其中很多人来自印度。这些人申请绿卡已经超过十年。他们多数符合行政令中所提到的“高薪水”“高技能”,且大多支持此次的H1-B新政。因为他们希望绿卡的申请也能采取同样的“择优选拔”。

  H1-B签证改革涉及了不同人群的“小九九”。改革对这些准移民来说,影响是大不一样的。因此,行政令最终是否真的能变为政策,还视乎不同群体之间的博弈。

  H1-B签证的两面

  美国国内的一些观点认为,此次行政令是为了平息美国本土劳工对H1-B的批评。

  康奈尔法学院研究移民法的教授Stephen Yale-Loehr援引调查表示,高技能的外国劳工能够刺激美国的就业市场。根据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的调查,科技公司每增加一个H1-B的职位需求,就能增加五个就业岗位。

  但劳工权益倡导者却认为H1-B这样的项目削弱了本地工人的价值。对美国信息技术公司而言,H1-B是把双刃剑。聘请大量持H1-B签证外国劳工的公司,相对同类公司而言人力成本要更低—这有伤公平竞争。但同时,H1-B的收紧却可能导致有技能的“程序员”等职业人员出现短缺,从而削弱美国科技公司总体实力。这类工作平均工资并不高,不在“高薪水”“高技能”的范围内。

  针对H-1B项目的调查研究并不算多。目前,甚至没有一个精确的数字,告诉人们在美国持有过H1-B签证的总人数是多少。但根据调查,H1-B被滥用的实际情况并没有传言中那么严重。大部分的雇主仍在遵守规则—在本国人无法满足需求的职位上,聘请外国人。调查显示,在考虑职位及年龄的变量后,大部分的H-1B工作者拿着与美国公民相当的薪水,部分岗位的工资还要略微高于本土员工。

  科技公司之外,一些群体也因为H1-B的收紧而感到彷徨。即便是那些H1-B申请数量没有限制的NGO也愈来愈感到紧张。因为签证在收紧,签证的要求与费用都在增加。

  对很多移民而言,H1-B的收紧是一个信号。它的背后,是特朗普上台之后移民政策的变化,以及整个大环境的反移民倾向。

  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等几个机构针对250间美国高校的调查,近四成大学国际学生申请数量在下降,其中很多来自中东及南亚。而H1-B的收紧可能会令一些潜在留学生更加犹豫—因为H1-B允许留学生毕业后留美工作,而将来,这样的机会变小了。

  事实上,今年的H1-B申请数量已较去年减少。H1-B申请数在2016年达到申请高峰,共收到23.6万件申请。由于政治不确定性,今年收到19.9万件,下降约16%。

  总体而言,特朗普行政令有关H1-B的改革观点,被认为大体回到H1-B的设立初衷,即为本国人不足以从事的高技能职位寻找合适的外国员工—美国欢迎高技能的移民。但在如今的大环境加上特朗普的形象,却让很多人产生了额外的担忧—改革会不会“把婴儿连同洗澡水一起倒掉”?

(责任编辑:冯春辉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特朗普新总统令向H1B政策开刀,硅谷或受震动》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