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乌镇武林大会的“三角恋”

2017-12-07 21:34:25 和讯名家 
乌镇武林大会的“三角恋”
    前言:

  情感学家揭露了三角恋的秘密——所谓三角恋爱,就是两个同性跟一个异性之间的纠缠不清的爱情。按照东方民族的世俗观念,可能认为这是喜新厌旧,是对爱情的背叛。造成三角恋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不健康的恋爱心理是最主要的,比如竞争的心理。

  在焦虑的影响下,在乌镇这个美丽的小镇,互联网大佬与创业者、投资人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的三角恋。

  此话怎讲?

  话说近日,乌镇召开了一场著名的江湖武林大会,所有的互联网大佬、牛逼的投资人还有想出名的创业者都摩拳擦掌,准备在武林大会当中一展身手。

  这个时候,有一个其中的大佬一句话让玩兴正High的人都败下阵来,众人循着声音望过去一看,原来这个人就是Robin,他曾发明了某超度人的搜索引擎(写到此,GPLP君也不得不埋怨Robin的这张乌鸦嘴)。

  这句话犹如皇帝的新装,让大家再也开心不起来。

  到底他说了啥呢?

  移动互联网红利下的竞争焦虑症

  我们再接上文,到底Robin说了啥呢?

  只见他不仅不慢,在众人注视当中拿出了演讲稿,此文章的标题为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然后内容为互联网人口红利没有了云云。

  这说到了大家的痛处,当下就有大佬痛苦起来。

  “我最后悔创建了阿里这个公司”,“我现在比总统还忙”,人群当中,马首富立刻响应,他难言焦虑的哀伤,开始痛哭起来。

  他几个月赚了几十亿,羡慕都来不及,何来痛苦?众人疑惑不已。

  只见马首富一一给大家到来:

  看似家大业大,收入不菲,但是压力也大,除了长子淘宝宝还算争气之外,其他几个宝贝儿子可算是气死老夫。

  亏损不说,而且上来亏损几十亿,老夫痛心不已。

  而且,即便是淘宝宝份外努力,然而,在互联网人口红利下,也是难掩压力——盛名之下,我这个爱子淘宝宝虽然收入很高,人也帅气,作为高富帅粉丝众多,占据了粉丝市场的70%,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他也难以抗拒自然规律,80后、90后粉丝增速开始减少,00后人数越来越少,从2014年开始至今,他的粉丝增速由52%降到了14%。

  更让老夫担心的还有,隔壁刘公子也紧随其后,争夺我们的淘宝宝粉丝,你说老夫我心里的苦向谁说呢?

  马首富开了一个好头,于是,接下来,丁大户、刘公子也纷纷吐槽,竞争太激烈,人都要跨了,众人开始哭声一片。

  好端端一个武林比武大会变成了一个诉苦大会,哎,可怜了我们的大佬们。

  只能说,大佬们的笑容背后,没有人懂他们的哀伤与寂寞。

  有句话说的好,宝宝心里一样苦啊。

  互联网人口红利这个催情剂

  互联网红利的本质,大概是借助互联网及其不断演进的新呈现方式,高效且规模化地满足一个商业领域的有效需求。

  话说上回一片哭生当中,突然,场面开始骚动起来。

  原来,有人开始动手了。

  “不仁义啊!你还没说开始,就动手了”,马首富曾在剧本当中埋怨过其他人,现在,则趁着场面混乱,率先对互联网人口红利发起了进攻。

  当然,江湖圈里的人并不意外,商业本就如此,只是我们忘记了他的本来面目。

  只是,这个让马首富如此重视的互联网人口红利到底是个什么鬼?

  GPLP君也决定科普一下。

  关于互联网人口红利,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互联网普及率为54.3%,网民规模达到7.51亿,手机网民占比达96.3%。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显示,经历近10年的快速增长后,我国网民规模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增长率趋于稳定。当然农村互联网的普及率和农村网民在互联网消费领域的潜力还有待挖掘,只是这个挖掘的过程有点漫长。

  伴着互联网人口红利,过去十年,马首富、丁大户才会短短十年间迅速崛起。

  腾讯:社交和娱乐等方面的需求

  阿里:商家对批量供货渠道的需求,和人们购买低价商品的需求

  Google、百度:人们对各种个性化信息的准确搜索、获取需求

  亚马逊:出版社和其他企业过剩库存的整合需求,人们购买图书和类似商品对于品类丰富度和价格廉价性的需求

  滴滴、优步:整合闲置私家车资源满足人们对出行的便捷与个性需求

  Airbnb:整合闲置房屋满足旅者短期住宿需求…………

  这些新贵们还具有一个共同典型特征,那就是利用互联网的传播和便捷体验优势将过去的闲置或过剩资源进行包装整合再利用,来解决一个鲜明的社会需求,一旦形成规模优势就可以突破前期成本的瓶颈快速成长。

  换句话说,这些需求本来就存在啊,从远古时刻起,我们便开始学会了交易,只是这些新贵们利用过去十年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成功将这些需求进行了转移。

  接下来,当然高速发展慢了起来。

  于是,大佬们便开始了焦虑,犹如人跑八百米,刚开始的时候人的速度总是很快,然而,跑到了最后20米,哪一个人都深感困难。

  比如,互联网外卖、互联网医疗和在线教育在2016年用户规模增长最快,未来两年增速会逐步放缓,预计在20%左右,但相比传统行业,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简而言之,机会还在,只是大佬们需要告别过去——但享受惯了鲜花与掌声,且物质极大丰富,思维已经固定在了十年前,与一帮持枪的年轻小伙子们竞争,这个多少有点为难。

  于是,大佬与这些创业者当中,在互联网人口红利的刺激下,开始了似有似无的暧昧。

  牛逼创业者及牛逼投资人的恋爱

  只是,在大佬与创业者暧昧的当中,我们还不能忽视这样一个既有事实,那就是在大佬与创业者暧昧之前,创业者与投资人本就是公认的一对。

  原来,大佬只是第三者。

  但是,在牛逼的投资人眼里,他却欢迎这个第三者,而且绝对眼里揉得了沙子。

  为啥呢?

  还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的错。

  话说,相关统计数据的背后,使用互联网人数的增速越来越慢,且没有被互联网涉及的行业越来越少。

  但,已存在的怎么办?

  一句话,存在就是合理的。

  在行业存在且不断演变当中,无论是由于某些限制还未被涉足的行业、还是渗透率还不高的行业,又或是随着时代演化新生的行业,大家都还是享受人口红利的。

  而且,这波互联网人口红利过去了,但是,第三波人口红利迎面而来,而且这个机会更大。

  资料显示,所谓第三波人口红利,简单而言就是中产阶级的形成及商业化,根据大众消费行为分析后的结果显示,他们的特征是“小城主流”,是三四线城市家庭主流消费人群,也几乎是中国最后进入移动互联网的4-5亿人口。

  第一波人口红利在2011年左右爆发,是最早买苹果、小米手机的那波人,他们来自一线城市,熟悉使用互联网,从PC互联网平移过来。

  第二波红利发展于2013年左右,是使用OPPO、VIVO手机,主要来自二三线城市的年轻人,反映出移动互联网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下沉。

  第三波人群主要是三四线城市里30-40岁以上的用户,包括一二线城市中年纪更大的用户,他们主要因微信而从2015年开始崛起。

  第三波用户数量接近前两波用户数量的总和,而且基本是掌握了家庭开支的那一部分人。且相比于一二线城市人群的高房贷压力,他们的可支配资金一般会比一二线城市人群高,所以这部分人群的人口红利是相当可观的。现有的移动互联网平台和服务并不能很好覆盖这部分人群,这就意味着针对第三波用户的市场仍有极大地发挥空间。

  若能抓住这个机遇,中国很有机会再崛起一批可以和小米、OPPO、快手、美图、头条等相匹敌的公司,而且,除了人口红利,还有移动支付红利、线上线下融合红利、技术红利,在这些红利之下,下一个阿里巴巴或者腾讯等巨无霸还将会诞生

  这些都是新进创业者的机会,只是这些新进创业者需要牛逼投资人的慧眼发现以及大力支持,换句话说,牛逼并不是吹出来的,而是辛苦的工作干出来的,

  一年前,李开复还认为移动互联的红利已经消失,将关注重心转向人工智能等领域。但是过了半年,他提出了一个新名词:OMO,并表示从2018年开始,投资将聚焦于中国第三波人口红利。

  当互联网大佬都开始瞄准线下的时候,相信投资机构的跟风也将不远了,毕竟看乌镇饭局的位置我们就很清楚,再牛逼的大佬也需要靠着互联网巨头才能取暖。

  于是,互联网大佬,牛逼的投资人与人口红利又形成了一个新的三角恋。

这个三角恋游戏的结局如何,或许下一个十年将会证明谁将是出局者。
  这个三角恋游戏的结局如何,或许下一个十年将会证明谁将是出局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GPLP。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乌镇武林大会的“三角恋”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