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马蔚华:科技和金融正在热恋 曾提出消灭信用卡

2018-01-14 19:06:24 和讯网  贾昆

  和讯网消息 “第四次工业革命,特别是科技变革的盛大风景线中,有一个靓丽的风景线,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关注到,就是金融在热烈地追求科技,而科技也在申请地拥抱金融,科技和金融正在热恋之中。”1月14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原行长兼首席执行官马蔚华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如此表示。

  科技和金融的结合能给制造界带来什么?马蔚华认为金融和科技的融合可以更好的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

  “现在是忽如一夜春风来,遍地都是Fintech,像当年的互联网一样,有点野蛮成长的味道。”马蔚华称。

  他认为,如果说互联网金融本身是一种体验、替代的话,科技金融本质上是一种效能的提高,是一种商业模式的转换,它更有一种革命的意义,它不是翻盘就是的。包括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大量的把现在的高技术,包括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运用于金融业务之中,正在解决过去我们比较头疼的精准需求、风险管控、成本降低等等难题,这块还非常有限。

  以下为马蔚华发言实录:

  马蔚华:尊敬的朱市长、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又一次来到佛山,好久没来了。过去佛山给我的印象有三点,一是中小企业多,尤其是民营企业多;二是市场化的程度高;三是这些中小企业基本上都是制造业,所以它充满了活力,那时候我当行长的时候寻求转型,所以经常到佛山,我看到佛山现在的工业排位已经是全国第六位,可见在过去这些年的发展速度还是很快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由高速度转向高质量,在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佛山的制造业应该怎么发展,这是大家今天讨论的课题。

  我想从科技和金融的结合上,它们能给制造界带来什么,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现在有一个现象,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特别是科技变革的盛大风景线中,有一个靓丽的风景线,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关注到,就是金融在热烈地追求科技,而科技也在申请地拥抱金融,科技和金融正在热恋之中,情从何来呢?我想谈谈这个问题。

  这样一种热恋的现象在宏观上,表现在全球的金融中心,都在努力建成金融和科技的双中心,比如伦敦,它在打造伦敦东部的技术城,它要打造属于英国的硅谷。纽约,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现在也在努力的营造科技中心,它的重点是应用科学众创空间,融资鼓励和设施更新四大计划,而且它拿出400多亿来建小公寓吸引科技人才,所以这几年纽约和伦敦科技人员就业的增长超过30%,高于纽约全市的4倍,现在纽约已经成为仅次于硅谷的第二大科技中心,新加坡现在正在打造“智能2025”亚洲创新之都,用了很多手段鼓励科技创新人员。香港也是,前一天参加特首的一个论坛,他们还想用粤港澳湾区粤港来和香港的金融中心配套来打造科技和金融的结合,在宏观上表现是这样。

  微观上主要表现科技与金融的融合,体现在金融科技的大发展,现在叫忽如一夜春风来,遍地都是Fintech,像当年的互联网一样,有点野蛮成长的味道。如果说互联网金融本身是一种体验、替代的话,科技金融本质上是一种效能的提高,是一种商业模式的转换,它更有一种革命的意义,它不是翻盘就是的。包括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大量的把现在的高技术,包括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运用于金融业务之中,正在解决过去我们比较头疼的精准需求、风险管控、成本降低等等难题,这块还非常有限。

  我过去在招行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信用卡还是不错的,刷卡量现在是全国第一了。我在十年前,信用卡正热的时候,我当时提出消灭信用卡,很多人说你说狂话,实际上他不懂我的意思,不是消灭信用卡的支付方式,而是消灭信用卡卡片的形式,现在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不仅是第三方支付中国迅速发展,成为超过美国50倍,而且我发现银联把所有银行联合起来,只要绑定一个信用卡,你就可以扫码支付,因此扫码支付不仅仅是第三方支付,腾讯、阿里特殊的功能,所有的银行卡将来都这样做了,信用卡就没什么用了,还得听天揣着很紧张,以后没什么用了,这就是金融科技的巨大发展。

  情从何来呢?我有两点看法,一是物理学上有一个理论叫相似相溶,分子结构相同的物质之间可以相溶。经济学上,有比较优势理论,只有互补比较优势理论才能1+1>2,这两个理论都可以体现在里面。首先我觉得金融是有IT属性的大数据公司,特别是银行,就是个数据公司,而且质量很高。我这个发现,我当时在招行要搞零售业务,我觉得银行就是一个IT企业,因为历史上每一次IT的变革、通讯的变革都会带来银行的变革,招行当时几百个网点我就想搞零售,就是受之于这个启发。当时银行的IT都是租用IT企业的,后来比尔盖茨说我干脆不租你的,我就自己做,当时把美国银行业吓坏了,他们联合游说,否定了比尔盖茨的计划,比尔盖茨留下一句话你们这些银行业不变革,就是21世纪的恐龙,后来我跟比尔盖茨说,这你句话给了我20年的压力,银行有压力,就要追求变革。现在大数据发达了,我觉得银行所有的数据都是质量高的,它本身就是大数据公司。我们最早要求财务数据统一,当时我们就通过数据大集中和统一的合格系统,这是我们当时最早搞数据仓库的原因,接着我们要求客户的数据统一,智能多渠道服务和信息的整合准确判断客户的需求。然后就是建立组数据的管理模式,综合的分析、产品、客户、资金、组织、人员,确立企业的数据模式来确定你对他的服务模式,这些数据是非常有意义的,尤其对银行。现在金融业数据应用的体量大、种类多,访问的速度快,准确要求高,所以它是最适应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的方式,我觉得只要放开了,传统的金融如果在这方面发力,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就非常快,这是一方面。

  从科技方面,为什么对金融业有非常深的感情,主要是缺钱。我们做过研究,从开发中试到投产对资金的需求是1:10:100,每个链断了,它就夭折了,付之东流,在这种情况下,科技特别的在乎金融的支持,一直想搞科技银行也没搞成,但是不是光搞科技银行就能解决的,我当时到佛山来就干一件事,就是投贷结合,去年克强总理讲投贷结合,我在七八年前就开始搞,在2010年就搞,当时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中国商业银行的制度没改,不能投资,我们在香港成立了一个招银国际,成立了一个基金,要不然银行贷款风险大,收益小,不能匹配,不能享受企业上市的溢价,这样投贷结合就是非常好的模式,当时冒了很大的风险。现在国内有效客户已经超过两万家,我们帮助了上百家企业实现了上市梦,目前有500多家IPO企业中其中有299家是招行开户的企业,所以中小企业成长性的,我们通过投贷结合给了它很大的支持,这是第二点,钱的问题。

  第三点金融和科技的结合是产业发展内在趋势,金融没有产业链,它是块,科技有产业链,科技创新和产业涉及到高校、研究机构、企业等原始研发,涉及到产品的设计和专项服务,在横向上几乎所有行业都关联,企业和科技本身能使产业链从横到竖来不断延伸,它和金融结合起来,金融覆盖它,这个地区就能够得到一个充分的发展,有实体经济支持它的发展,它就能够解决单一的金融中心存在的收入差距、产业空心化、青年就业、阶层流动等社会问题。

  为什么香港林特首特别重视这个问题,因为香港的年轻人现在有很多抱怨,香港的空间很少,又没有那么多产业依托,我觉得粤港澳湾区应该发挥这个作用,让香港的青年在这里实现创业的梦想,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这是金融和科技结合可以使产业链延长,可以解决单一的金融中心解决不了的问题。

  第四点金融和科技的融合也是行业博弈一种自然的均衡,金融对于产业来说,应该有天然的诱惑,所以我们现在不管国企、民企都愿意拿金融牌照,不仅是融资的便利性,还有特许经营牌照的价值,杠杆带来的溢价优势,科技行业对金融也也念念不忘,因为它太需要钱了,包括比尔盖茨、索尼等等IT企业都愿意搞科技金融,但是还是让阿里巴巴、腾讯成功了,比尔盖茨想这件事的时候还没有阿里巴巴这样的形式,但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等等众多的IT企业进入了金融行业,有他们的必然性,过去的银行追求的是长尾理论,不太在于长尾部分,他们在于头部,带来最大经济效益的部分,他们不愿意,他们也没办法给菱形的、碎片的小众们服务,而互联网,像阿里巴巴的淘宝、支付宝就迎刃而解,而监管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限制,所以他们得天独厚发展起来了,从支付发展到信贷,因为支付有资料了,有信用依据了,就可以发展信贷,信贷有黏度了,有客户了,就可以发展理财,所以它一连串不断地发展,成为现在的金融集团了。这就是博弈的均衡。

  现在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均衡,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对传统的银行、金融机构还是有巨大挑战的,这种挑战不是说份额的挑战,份额到现在还没有多少,更主要的是一种思维方式,还有金融模式的挑战,比如红包,大家每天都在玩红包,红包就是插在银行客户和银行之间的一个屏障,给你插断了,让传统的银行和客户失去了一种密切的天然联系,你就沦为一个支付的手段了,所以银行还是挺紧张的,银行要和客户断了关系,我还能知道客户的需求吗?马化腾马云还挺有点本事,这对银行的刺激很大,现在银行开始认识到必须搞金融科技,所有的银行都在努力的向金融科技进发,云闪付APP,可以看出银行业在支付领域对抗微信、支付宝的一个新的措施,你有支付宝,我也有了,之前一个老太太说你拿微信支付、手机支付,她都知道,我说只有信用卡,但现在可以了。

  从这四方面,这就是金融和科技感情密切的由来,情从这来,这种结合,我觉得在今天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经济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什么是高质量?几年前我去国外开会,一个副总理跟我说的,我受刺激很大,他说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速度是令全球瞩目,但是对我们没什么挑战,他说的很轻松,我说为什么?他说你们是靠人口红利的低端制造业,你们这些优势会转瞬即逝,去年我又见了这位副总理,我说不幸被你言中,我们已经到了低端制造业难以为继的时候,因为靠那个你赢得不了市场竞争优势,我觉得现在没有必要再追求这个速度,如果我们要达到社会主义现代化、高收入国家,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水平是多少,现在的水平是人均两万美元就可以了,按照两万美元,到那个时候是28万亿就行了,用不变的汇率,这可能有点抽象,但是大体上现在每年增长五点几就够了,再把科研经费部分,把200个新的业态再统计到里面,我们没有必要为几点几竟折腰了,我们主要是在乎它的质量。

  另外一个国家的GDP有没有竞争力,不光看它的速度、数量,更重要的是看它的内涵和科技含量,国际上把GDP的科技含量用三个指标来表述,一是科研经费占GDP的比例,十三五的目标是2.5,深圳已经4.1,接近以色列和韩国的水平,二是科技成果的转换率,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标;三是技术进步对GDP的推动率,以色列是90%,全球平均将近80%,而我们国家才50%多一点,这方面我们还是很有差距的。我们要想提高GDP的技术含量,就是在结构调整、动力转换这方面加大科技和金融的支持力度。

  金融和科技的融合可以更好的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我们分析一下,这两年有很多的金融脱实就虚,一是因为可能金融的杠杆率高,特别是带来高盈利,银行自己做也能赚钱;二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风险还是比较大,银行不是不愿意支持中小企业,银行有个秘密,中小企业的资本消耗比大企业节省25%,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在这个领域,我们如果通过金融科技,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可以让我们的需求更精准地测量、精准地判断需求,而且可以防范我们过程中的风险,中小企业的风险,邮储银行跟香港一家大数据公司合作,把客户的手机连起来判断信息,最后一年下来不良率不到1%,所以发现了人工智能、大数据是支持普惠金融、中小企业金融行之有效的一把利器。

  佛山过去的金融有三个偏向,一个是偏向于传统的银行,二是偏向于自己有金融机构,三是偏向于传统的信贷业务,造成金融压抑和金融支持不足,佛山将来干什么。我跟朱市长交流了,我很赞同他的想法金融支持成长性的企业,光靠传统的银行支持是没有大的劲头的,因为银行给一个成长性的高科技企业贷款风险很大,这个领域风险投资,VC、PE、产业基金是最有利的,撒切尔说过,英国的科技水平很高,银行很多,但是科技产业没有美国不发达,就是没有美国的华尔街风险资本,华尔街的风险资本和硅谷的技术结合才成就了美国高新技术的增长,深圳也是这个模式,我们在佛山要大力发展VC、PE各种产业基金,你要给它政策,吸引它,不仅是中国的,还是全球的,这是方向。

  二是小微金融,佛山大部分是中小微企业,我们有了人工智能和金融科技的手段,这个领域不再是别人不敢踏足的地方。

  三是产业链或者是供应链金融,这个传统的金融大有作为,佛山我一看,有那么多的产业基地,有那么多的产业集群示范区,还有像众陶联这样的平台,传统金融可以在这个领域发挥供应链金融的作用。他们都知道这块,我都不说了。

  四是不光依靠单一的银行投资,我觉得租赁在你这儿大有作为,租赁、信托各种各样的非银行金融机构都是大有作为的,我觉得佛山处在一个转型过程中,但是佛山的战略,我看了有八条,这里需要再加大一点对金融的描绘,我觉得你们就会可持续的发展,谢谢!

(责任编辑:姜奇琳 HF06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马蔚华:科技和金融正在热恋 曾提出消灭信用卡》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