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今天 多数人没读懂国务院机构改革背后的深意

2018-03-13 17:47:05 和讯名家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旺角黄局长

  治大国如烹小鲜。

  这一次机构改革的力度之大、惊喜之多,超乎预测者的想象。先上三个判断:

  中国按照“大国”标准配置新的政府系统

  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关系发生新一轮调整

  党的全面领导将实现全覆盖

  中央下的每一步棋,都关系到国运的日月旋转。

  01

  本轮大部制改革当中,有两个部门的设置非常新鲜,也最具划时代意义。

  一个是国家移民管理局。整合公安部的出入境管理、边防检查职责,建立健全签证管理协调机制。

  另一个是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整合商务部对外缓助工作有关职责、外交部对外援助协调等职责。

  国家移民管理局,以前是出入境管理,现在是移民管理,几个字之差,意味大不相同。出入境是边防管控的概念,潜台词就是看好国门。移民是服务管理,暗含海纳百川、喜迎四方来客的意味。

  目前,中国制造正处于向中国智造转型的风口上,人口红利消失,刘易斯拐点临近,福耀玻璃(600660,股吧)、富士康等标杆企业跑向美国建厂更是敲响了警钟。此外,中国自贸区已经形成了雁阵格局,未来还将全面开放。种种变化都要求中国改变以往以控制为主的管理机制,主动参与国际人才争夺。

  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组建这个部门,就是要在对外援助日益复杂和多元化的情况下,更好服务国家的外交布局和共建“一带一路”。

  目前西方世界正处于深刻的调整期,美国制造业空心化,日本陷入老龄化泥沼,老牌帝国闹分裂闹民粹主义,这是几百年来,中国崛起的极为难得的机遇,甚至可以说唯一的窗口。

  组建国际发展合作署,改革援外方式,虽然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却是有一笔经济账可以算:一是利于在构筑共同发展利益的同时,开启双边合作,打开目标国市场,并消解国内过剩产能。二是向世界展示大国担当和大国责任,帮助中国拥有更强的话语权。

  以往的大部制改革,更多地是在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的大转型下,为应对内部变化所作出的反应。如今更多是站在国际舞台中心的位置上,来应对外部的变化。两个部门,一个对内,一个对外,彼此遥相呼应,互为统筹,让我们看到中国开始全方位以“大国”标准审视自己。

  02

  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这个机构连国外也少有,其规格之高,令人深感意外。

  这是国务院的“组成部门”。不同于国务院的“其他机构”,其部门一把手由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来决定任命的,地位不同一般。

  这个部门的主要职责包括,褒扬彰显退役军人为党、国家和人民牺牲奉献的精神风范和价值导向,负责军队转业复员、退休退役士兵的移交安置工作,组织开展退役军人优待抚恤,负责烈士及退役军人荣誉奖励、军人公墓维护以及纪念活动等。

  军人与国家的联系在行政上得到了明显强化。

  一句话,放手干吧,你们的背后有国家。它体现了中国从军事大国向军事强国发展的决心。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军队将会更多地走出去,值得拭目以待。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甚至比国家移民管理局、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的成立更具有深远的影响。

  03

  在这次机构调整中,国地税的合并表明中央与地方将形成全新的格局。

  1994年分税制改革之前,中国的财税制度实行分灶吃饭,财政收益更多地留在了地方,导致中央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

  为了防止地方诸侯主义,中央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分税制,把耕地占用税、契税、烟叶税等几个小税种留给地方,而增值税、企业所得税这些大税种则实行中央与地方共享,将大部头的财政收入拿上来,最后再通过转移支付,把钱洒下去。用这种方式指挥大象跳舞,进行全国调控。

  这是中国改革的经典之作。没有当年那场改革,很可能就没有今日的中国。但它也留下几个病根子——

  地方事权多财权少。积极性受打击,有时候政令不出中南海。

  为了得到资源倾斜,地方跑部钱进,滋生腐败。

  地方患上土地财政依赖度,整个经济被房地产绑架。

  这一次将省级和省级以下国税地税机构合并,实行以国家税务总局为主与省(区、市)人民政府双重领导管理体制。无非就是要理顺国税地税之间的关联,使得财政收入的转移更为顺畅。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一次改革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是要往哪个方向发力,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是下放还是上收?

  联想起近来中央不断吹风要充分发挥地方积极性,最大的可能性只能是前者,就是下放更多的财权给地方,使得地方财权、事权相统一。请牢牢记住这一句话,这会是未来中国所有经济改革的逻辑原点。

  基于这个角度,房地产税的出台就显得更为紧迫了,整个立法、落地的过程将会提速。只有新开这个源头,才能去代替土地出让金,帮助地方走出土地财政怪圈。

  04

  实际上,要读懂这一次的大变革,就必须读懂权威人士刘鹤发表在今日《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其字字珠玑,每个字都包含着深意。

  比如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及,要在国家新闻出版光电总局基础上组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去掉了新闻、出版两个词。

  很多人看不懂说,难道这是在两大宣传领域中,权力机关的存在感将弱化?

  非也非也。其实刘鹤在文中就已经说了,在这场深刻变革中,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核心问题。要统筹设置党政机构,党的有关机构可以同职能相近、联系紧密的其他部门统筹设置,实行合并设立或合署办公。配合着看,你就明白了。

  此外,这篇文章还提及,加强和优化党对深化改革、依法治国、经济、农业农村、纪检监察、组织、宣传思想文化、国家安全、政法、统战、民族宗教、教育、科技、网信、外交、审计等工作的领导。

  在这些领域,目前中央和地方都有机构/小组可以对应,唯独科技和审计比较欠缺。未来全覆盖的可能性相当大。

  据刘鹤透露,与以往机构改革主要涉及政府机构和行政体制不同,这次机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党、政府、人大、政协、司法、群团、社会组织、事业单位、跨军地,中央和地方各层级机构。

  毫无疑问,国务院机构改革只是上半场,下半场是党的机构改革。

  前者关系到执行力的问题,后者关系到治理模式的问题。

  而下半场的改革无疑更为艰巨和宏大,它直接关系到未来中国的走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智谷趋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今天 多数人没读懂国务院机构改革背后的深意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