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消费维权:只要于法有据,自当清晰明了

2018-03-14 17:21:19 封面新闻 

 

  李晓亮

  又到315,又是维权时。

  比如,买到假酒的,“重庆男子低价买30瓶高档酒 喝了4瓶才发现不对劲”(3月13日《重庆晨报》)。结果,只是“警方建议,市民在购买此类商品时,一定要到正规的商场或是直营店。”

  一节假酒鉴定课,一个生活小贴士,似只是“贪小便宜”事主,花钱受了教训——也不便宜,市价一千五,他花一千四。只是疯狂囤货,7箱假酒抢购5箱,确实有点“教训深刻”。

  这个还在调查中,再看前段儿一则同款维权“市民买到6瓶假酒 超市被判付10倍赔偿金共9万元”。这是安徽一哥们,买的同一高档白酒,且不是在小门市就购于“当地超市”。最终获赔十倍赔偿金。

  如说贪一百块钱便宜,又在不那么正轨渠道购买,是“活该”,那这个就在正规超市,正常市价所购,仍没躲过假酒,就值得深思了。超市还不服,认为已有进货审查,所以不担责。对此一审二审都未予支持。假如真委屈,说明应产供销全链条严查,才是杜绝“防不胜防”假货的根本。

  假酒风波之外,还有更致命的消费风险:“咋回事?男子网购4160元河豚干 却让店家10倍赔偿”(3月14日《北京晨报》)。这是网购渠道的事儿:网购河豚干,发现散装三无产品,后得知河豚含毒素,所以索赔,最终网店因贩卖三无禁售商品,被判赔偿十倍货款。

  这个买家够没有常识的了,买一百多斤河豚干,货到后才想起上午查,河豚有无毒。可能是因为发现三无散装,货不对板,才多个心眼细查一番。不过,这种明显不按套路出牌、反常识的买家,也可能就是“知假买假”,下单前就吃定你了。曾有媒体披露网络“职业差评师”,集团化作战。被盯上的商品,大多都有问题,他们以此作为要挟,进行讹诈。

  而在两年前,新消法也提到“金融消费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这个当时被解读为不保护“职业打假人”而引起不少讨论。

  有争议很正常,没有什么绝对真理,不过要让人信服就必须取得最广泛共识。职业打假,或者说知假买假,并不违法。正常消费使用中的打假,哪怕知假而买,仍然应该收到法律支持。比较,制假售价才是恶之根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当然,打假也有个尺度。这个就是针对“恶意打假”或者说以打假为名的网络讹诈而言的。最极端的,当然是卖家的无心之失,与买家的恶意满满之间的强烈反差。这种很好识别,而且如果是规模集团化长期作案,劣迹斑斑,前科累累,更是依法惩处就好。而且应尽早完善相关法规,让这种灰色地带的畸形牟利寄生虫,彻底丧失生存土壤。

  当然,网络平台的责任更大。电商是新事物,可也毕竟十几年了,不能总留一些监管真空。卖家资质、平台责任和执法跟进,三者必须同步。某知名电商平台曾公布年度数字,前年全年排查近五千达起刑点线索,执法受理一千出头,最终刑罚的只有三十多,百分之九十九几乎都能继续“逍遥”。四十人多判刑,还三十多缓刑。

  很沮丧,可这就是目前网络制售假的执法现实。如此大平台尚且无力,个体维权更是可想而知。“消费者从包子里吃出烟头要求赔偿2万 法院这么判”(3月14日《广州日报》)“烟头包子”,消费者获赔一千,商家被罚五万。不支持“精神损失赔偿”,好像没啥问题。不过,新闻中"职业打假人"诉讼占案件97%以上”却非常惊心。

  这个不是说职业打假贪得无厌,恰反证了普通维权长路漫漫。“烟头包子”苦主“维权占用至少6天”,“认为损失9000元”诉求被驳回,但这还是两年前的案例。上述假酒案,也是七八个月前的。不过赔十倍,还是赔一千,为个馒头为瓶酒,动辄耗上一两年,这个成本之高收益之低,非集团化职业化维权,怎么可能坚持下来?

  但是,职业打假绝非长久之计,甚至都被消法等支持。正常法律和市场秩序下,维权本不该如此艰难。不管是“退一赔三”还是“假一罚十”,还是如国外“惩罚性赔偿”,只要于法有据,就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哪怕法律小白,也当有一键式傻瓜操作,买到假货,就能诉求清晰,维权轻易。也只有如此,“职业打假”或者说以假牟利的“职业差评”等网络讹诈才会遁形吧。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消费维权:只要于法有据,自当清晰明了》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