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一斤能卖10万块!6万多人小城为草疯狂,两个塑料袋能买几套房

2018-07-06 20:40:10 和讯名家 
有着“软黄金”美誉的冬虫夏草,主要生长在海拔3000米至5000米的青藏高原的高山草地,每年的5月下旬到6月底,青藏高原上就迎来虫草的采挖季。此时的虫草产地涌入大量的挖草人,他们争分夺秒地挖掘地下的虫草。而在几百公里外的西宁市,虫草生意老板们也在紧张地筹备资金安排人员去找货、买货、验货……短短两个月时间,青藏高原上最忙碌的虫草采挖季充满了惊心动魄的故事。
    有着“软黄金”美誉的冬虫夏草,主要生长在海拔3000米至5000米的青藏高原的高山草地,每年的5月下旬到6月底,青藏高原上就迎来虫草的采挖季。此时的虫草产地涌入大量的挖草人,他们争分夺秒地挖掘地下的虫草。而在几百公里外的西宁市,虫草生意老板们也在紧张地筹备资金安排人员去找货、买货、验货……短短两个月时间,青藏高原上最忙碌的虫草采挖季充满了惊心动魄的故事。

  虫草已成为当地农牧民收入的主要构成部分。而医学界和食药监部门对虫草的质疑却一直未停。

  冬虫夏草真的有药效吗?虫草保健品下架后对虫草市场有影响吗?目前的市场销售情况如何?虫草行业是否会变成下一个“藏獒”和“普洱茶”,迎来泡沫的破裂?近日,证券时报记者深入青藏高原实地采访。

  忙碌的采挖季:倾城而动 为草疯狂

  格桑花绽放草原,青藏高原又迎来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青藏高原的春天要比内陆来得晚上一些,在内地人们换上夏装许久后,青海玉树和果洛地区还下着雪。五六月里,这里的丁香花、油菜花次第开放,成为高原山区的奇异景致。

  西藏的那曲、山南,青海的玉树、果洛,是冬虫夏草的主要产区。在这里,虫草收入构成了当地农牧民、民工、批发零售从业者的主要收入,成为他们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因此,每到虫草采挖季,大约等于内地农业地区的农忙时节。此时,全城倾城而动,学校放假、工厂停工、政府机关几乎是全员出动去执勤,杜绝外地偷挖者进入。

一斤能卖10万块!6万多人小城为草疯狂,两个塑料袋能买几套房
  在青海玉树州杂多县,这个仅有6万多人的小城是青海虫草的优质产区,这里的虫草质量好,数量也多。扎西一家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上山了,这时候的空气清冽,脚下的山坡上雪还未化尽,踩上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他们拿着细长的 头,瞅准一根冒出芽尖的虫草,小心翼翼地从一侧挖下去,把 头抽出来,再从另外一侧挖下去,把虫草下面的土块整体挖空,用力一拉,带着虫草的土块就裸露出来。这个时候放下 头,再用手把虫草上的土轻轻拨掉。把虫草从土中取出的这个步骤要格外小心,一不小心把虫草弄断的话,这根虫草顿时就身价倍跌了。

  挖草人的生活单调,工作繁重。进入采挖季,他们往往就要带上帐篷吃住在山上,带够充足的水、粮食,带上煤气灶自己生火做饭。扎西说,有时候忙碌一天下来,累得躺到地上就睡着了。而且在这不下山的一两个月里,他们也没办法洗澡。辛苦劳碌的程度可想而知。

  在坐出租车时,当地司机老刘告诉记者,在上世纪70年代虫草不值钱,一根虫草也就三五毛钱,当时也没有把它当成保健品,民间也没有多少热度。更多的是当做外贸商品,农牧民把虫草当做农副产品交给供销社,换一些盐巴、茶叶之类的生活必需品。直到进入2000年以后,内地的经济水平发展起来了,人们对冬虫夏草的消费也提高了,价格也因此一年年的水涨船高。让冬虫夏草价格出现拐点的是2003年,当年闹非典时,有传闻说吃冬虫夏草可以提高免疫力、抗非典,于是价格一下子上了一大截,从此进入快速增长阶段。

  当地政府的官员也证实了这一点。一位官员说,虫草在90年代占牧民收入的20%~30%,从2000年开始成为家庭主要收入,甚至是大部分人的唯一收入来源。“现在牧民靠虫草发财的太多了,一年的收入只靠虫草、不再靠牛羊成为很多地方的普遍现象。”当地的一位虫草批发商告诉记者,家里有草山的牧民,一年靠草山的收入可以上百万,而没有草山只靠挖虫草出苦力的,一个采挖季挣个两三万块也是很容易的。他说,很多牧民靠虫草挣了钱到城里买下房子,把娃娃送到县城或者更大的城市去读书,这在一定程度上了促进了当地城镇化进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纷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纷争。

  前些年,有些外地人偷偷摸摸来到虫草产地偷挖,和当地人发生冲突,打死人的恶性事件都有。近年来,青海的玉树、果洛地区相继出台保护政策,禁止外地人进入挖虫草。每到采挖季,当地就会如临大敌,公务员、警察、教师等在编人员都要出动,站岗盘查,不允许外地人进来采挖。这样以来,也有效地杜绝了打架斗殴事件。

  虫草批发商:头年付订金第二年来挖草

  两个塑料袋里藏着几套房,今年的收成就靠它了!”在西宁勤奋巷的虫草批发市场里,笑嘻嘻的批发商小李左右手各提着一只大号塑料袋,让朋友给她拍照、发朋友圈。她说,这几十公斤虫草就是他们全家今年的收入来源,为了这两袋虫草,已经把几百万花出去了。

  小李家在勤奋巷批发市场开店有很多年了。西宁的勤奋巷虫草批发市场是国内最大的虫草集散地,每年国内绝大多数的虫草从此地流散到全国各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青海一年销售的虫草约占全国总销售量的七成,而大部分是经过勤奋巷批发市场卖出去的。这个市场对全国虫草市场的影响度由此可见一斑。

  今年是虫草的小年,产量少。”小李告诉记者,去年冬天下雪少、今年春天雪化得早,导致虫草的生长环境变暖、数量减少。“产量少呢价格就贵,最近一段时间的价格是一天一个价,今天定下的不付钱,明天就拿不到货。今天定下的付了钱明天来取,有可能买家一斤就多赚了几千块。”此种情况,像极了冬季用煤高峰期的煤炭价格。

  作为批发商,怎么保证自己收到的虫草是真的、质量是好的?面对记者的问题,小李说,她家三代都是做虫草生意的,因此摸索出一套稳定虫草质量的办法。她说,爷爷当年在外贸系统工作,了解到很多外国人对虫草感兴趣、有需求,就开始卖虫草。到了爸爸这一代,家里已经开始固定下合作的牧民,他们选择虫草主产地的几家牧民合作,把他们家的草山承包下来。比如说一座山是一百万,把钱付给牧民后开始雇人采挖,挖完后,还要预付第二年的订金,一般来说是承包费的一半。如果牧民接下了这个钱,就意味着接受这个价格,他也有义务不让别人来偷挖,有义务把这片山坡看护好。

  雇人挖虫草也是个技术活,新手一不小心就会把草挖断。小李说,信誉好的商家,会把断草表明为断草来卖,而有的商家则会拿较细的牙签、草条把断了虫草重新穿起来,冒充完整的虫草。另外,怎么预防挖草人把挖到的虫草偷偷据为己有呢?小李说,每到这个季节家里人都会邀请许多亲戚来帮忙,让他们帮忙带队,一个人带领一组民工干活,起到监督的作用。“民工挖一根虫草收入7块钱,一天下来挖几十根的比比皆是。这一季忙下来,他们能挣少则一两万,多则三五万。”小李说,他们家今年光是雇人挖虫草,劳务费就花了一百多万。

  还有一些当地居民选择集体的山地去开挖。给当地政府交过一笔钱之后,就可以去山坡上挖虫草。挖到一根可以卖四五十块钱,一天下来收入上千块很平常。挖草人的生活实属不易。除了风吹雨淋,坠崖、雷击、落石、坠河……意外每年都会发生。

  虫草从地下挖出后,经过清洗、晾晒等多个步骤,成为半干或者全干的虫草后,才会进入批发市场。

  现在,让批发商小李担忧的,还有虫草生长环境的变暖,由此导致的虫草数量减少。根据中国科学家研究考察发现,目前冬虫夏草主要产区的核心分布带位于海拔4400至4700米,较30年前上升200至500米,并且明显变狭窄。也就是说,全球性的气候变暖,正在威胁着虫草的生长。小李说,“如果你付了100万的订金,明年只挖到60万的虫草,那么这生意就赔了。”

  2018年5月,生态环境部和中国科学院联合印发了《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大型真菌卷》,冬虫夏草已被列入易危级别。

  虫草市场:经纪人靠“手语”交易

  西宁被称为中国的夏都,这里的夏天凉爽宜人。进入7月,这里也就进入一年之中的旅游旺季。西宁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满大街都是虫草店,走上三五步,你就看到一家卖青藏特产和虫草的商店。

  在西宁勤奋巷虫草批发市场,记者看到人们把虫草摆在地上,谈话、抽烟、砍价。据介绍,这里有四五百家虫草批发店,还有大量的人在广场上摆摊,买卖虫草、黑枸杞、黄蘑菇,摆摊的多数回族人,带着白帽子。

有一对夫妻,他们说是坐了汽车从外地赶过来的,卖自己挖的虫草。
  有一对夫妻,他们说是坐了汽车从外地赶过来的,卖自己挖的虫草。

  在经纪人的催促下,那个神色拘谨的女人,从包里拿出一个茶叶盒,打开后把一把虫草倒出来,里面有一小撮用卫生纸包着,她说这个是邻居的。经纪人问她:你这是几千条的?她回答1000条的。也就是1000条一斤。他们拿来了电子秤,称重是79克,买家出价9000块,卖家则说11000不能少。后来,他们又交谈了很久。在市场的另外一角,记者看见买卖虫草的双方,用一块毛巾把两个人的手盖起来,用手语讨价还价。

虫草市场现在很乱,前一段鲜草刚下来,市场里几乎天天有人打架。无非是说谁看货把草弄断了又不要了。”据知情人士称,目前虫草批发市场存在部分无证经营、无行业标准等一些不良现象。知情人说,一根虫草的品相怎么样,往往要从其色泽、粗细、长度、完整性等几个方面来衡量。现在有些批发商为了挣钱,会把成色不好的虫草染色,染成橙黄的颜色冒充好虫草。而染色,几乎是虫草行业里公开的秘密,很多家都在悄悄做。
  虫草市场现在很乱,前一段鲜草刚下来,市场里几乎天天有人打架。无非是说谁看货把草弄断了又不要了。”据知情人士称,目前虫草批发市场存在部分无证经营、无行业标准等一些不良现象。知情人说,一根虫草的品相怎么样,往往要从其色泽、粗细、长度、完整性等几个方面来衡量。现在有些批发商为了挣钱,会把成色不好的虫草染色,染成橙黄的颜色冒充好虫草。而染色,几乎是虫草行业里公开的秘密,很多家都在悄悄做。

  一般来说,一斤虫草如果条数越少,也就意味着它的品相越好、价格越高。”比如说800条一斤的就会比1000条一斤的好,而1000条一斤的又会比2000条一斤的好。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今年市场上虫草价格4-5万元一斤比较普遍,但产自西藏那曲的虫草,基本可以卖到10万元一斤。

  知情人称,前些年有些不良商家为了增加虫草的重量,竟然偷偷往虫草里注入铅粉。这样一斤虫草就有可能会变成两斤。但买家吃了就会铅中毒。现在打开搜索引擎,依然能搜到很多吃虫草铅中毒的消息。

  “虫草行业里,以次充好、加工染色、用外地的虫草冒充真虫草……种种手段层出不穷。”知情者说,把霉变的、品相差的虫草,通过熏染加工,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这已经算是最入门级的手段。

  在虫草批发市场,断草处在“鄙视链”的末端。一斤断草的价格往往在两三万块钱,和完整的虫草价格相去甚远。把断草用牙签、竹条穿起来冒充整草,也是行业里司空见惯的现象。因为作弊者观察到,大部分人会把虫草打成粉来吃,那么牙签之类的就不会被发现。在西宁的一家虫草商店,老板告诉记者,曾有一位南方顾客生吃虫草,结果被牙签刺破了口腔。

  “还有一些是拿其他地方的虫草来冒充青藏虫草。”青海大学畜牧科学研究院教授李育玲说,“山寨虫草”分为亚香棒虫草和凉山虫草,前者主要分布在湖南、安徽、广西等地;而后者主要分布在贵州、云南等地。“山寨虫草”往往几千元一斤,一克20、30元,比真的冬虫夏草便宜好多倍。这些假冬虫夏草,外观和冬虫夏草极其相似,但两者性质截然不同。李育玲说,“真的冬虫夏草,中间有明显的四对足,虫体与子座的比例大致为1:1。”她说,冬虫夏草作为进入药典的一种传统藏药,千百年来经过人们的口口相传,早已形成了口碑效应。但是,假冒伪劣和山寨虫草,严重地破坏了市场的正常秩序。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有一位长期亲临一线的业内专家最近发现,在市场上已经出现了3D打印虫草。专家透露,这种3D打印虫草含有冬虫夏草的一些基本物质,比如含有虫草的草子实体、菌丝,或者是用断草粉粹打印成完整的整草,这就让人工检验很难看出真假,甚至连机器设备也检测不出来它是假的。

  “这种‘高仿’正在流入市场。”专家说,造假手段日新月异,挑战着人们的经验,对监管也提出了更新的要求。

  光环不再但需求较大

  2016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发布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此后,冬虫夏草的“神草”光环不再,并屡受质疑。近期网络上就有传言说,“冬虫夏草被国家食药监总局踢出保健圈”,而证券时报记者登陆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检索并未发现此类公文。

  西南民族大学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土登彭措说,目前正值虫草产出的季节,出现“虫草被踢出保健圈”这样的谣言,目的就是为了唱衰虫草价格,以便某些人从中牟利。他说,关于冬虫夏草最早的文献记载是在1463年出版的《藏医千万舍利》一书中,文中记载:冬虫夏草,味甘微酽,性甜且油,温润柔和……这证明,冬虫夏草早已入药,并起到了良好的疗效。

  “为什么今年有人会唱衰虫草?恐怕跟今年的产量少有关系。”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有一些人在去年产量多的时候囤货,预判今年的产量少。而产量变少加上外界受谣言影响不敢买虫草,就会造成虫草价格的短期下降。知情人透露,有人做空虫草怕是为了低价收购高价卖出。

  “被妖魔化的虫草,变成了神草,或者变成了连保健品都不如的普通食材,这些都是对冬虫夏草的误读。”一位行业专家说,这些年来很多人对冬虫夏草妖魔化,问题之一就出在冬虫夏草的销售环节,有的销售人员不懂虫草的药效,为了促销夸大其词,把虫草说成是滋阴壮阳甚至包治百病的神药,这严重影响了虫草的声誉。

  “青海省去年的冬虫夏草产量144.5吨,销售额在260-300亿元。”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今年的销售刚刚开始,数据还没有出来。

  “有很多家里得了重病的人,每年到青海来旅游一次,买上一两斤虫草,打碎回去够服用一年。这些人是冬虫夏草的主要购买人群。”在西宁,一家虫草店老板告诉记者,他家里有个亲戚得了尿毒症晚期,医治无效后就一直吃便宜的断草,一年花两三万块钱,每天吃一勺。现在七八年过去了,身体都还好着。类似的故事,在西宁遍地可以听到。

  冬虫夏草会不会变成藏獒、普洱茶一样?爆炒之后出现泡沫破裂?”面对记者的提问,一位行业人士说,很难有这种情况。他说,“冬虫夏草主要是用于补肾,增强免疫力,防癌、抗癌,虫草其实没有什么副作用。”

  因为冬虫夏草的疗效是患者自己感受到之后再回来买的,客户的忠诚度很高,也因此形成了口碑效应。他指出,这个行业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屡禁不止的造假、以次充好、化学处理等问题,还有利用消费者的信息不对称来进行欺骗的问题,比如虫草的品相、干湿度、颜色,每一个环节感觉都是一个坑,专等这不懂的消费者往里跳。

  在西宁的虫草交易市场,证券时报记者看到有两家快递店。快递员告诉记者,现在是新鲜虫草上市的季节,“一天发出去上百个件,大部分邮寄的是虫草。”

  “该吃的人还在吃,虫草销量很好。”一位店主说,“政府应研究怎么样解决虫草里的假冒伪劣问题,解决掉价格虚高的问题,只有这样,虫草才能迎来更大的市场。”

  青海本地的一些企业也在做相关的努力。青海春天在“极草”产品被下架后,将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生产技术、专利对中国香港、澳门、泰国韩国等地合作方进行了市场有偿授权和提供技术支持。公司此前公告称,“报告期内澳门地区已开始了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的生产和面向国际市场的销售工作。”

  位于西宁的珠峰虫草,早已成功实现了冬虫夏草菌粉的人工培育。2005年,珠峰虫草建成50吨发酵冬虫夏草菌粉生产线并投入使用,2011年,国家食药监局将青海珠峰虫草的产品命名为“发酵冬虫夏草菌粉”。通俗地讲,虫草菌粉可以在透明的现代化车间里进行培育了,这大大降低了虫草系列衍生产品的价格。

  冬虫夏草的产品溯源工作我们正在做,从技术上来讲完全能够突破。”青海大学畜牧科学研究院教授李育玲说,现在市场上对虫草唱衰、唱多的声音都有,下一步还要拿出实验数据来说话。李育玲说,冬虫夏草行业集中度低、监管上力度不够,下一步寄希望于通过现代技术手段,从源头上杜绝造假,才能让冬虫夏草行业保持健康的发展。

戳这里,下载e公司APP锁定上市公司实时资讯!
一斤能卖10万块!6万多人小城为草疯狂,两个塑料袋能买几套房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e公司官微。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一斤能卖10万块!6万多人小城为草疯狂,两个塑料袋能买几套房...》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