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商务部专家通盘思考贸易战:中美全面对抗概率相当低

2018-07-12 12:00:40 新浪网  梅新育
【岛读】通盘思考贸易战
【岛读】通盘思考贸易战

  中午时分,推荐一篇文章,作者梅新育,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从美国挑起贸易战伊始,我就撰文提出,中国要与特朗普打一场史诗级贸易战,现在看来,这一判断和主张大致符合事态演变。原因不仅是美方这次主动寻衅,涉案贸易额就大幅超过此前全球贸易史上双边贸易争端涉案额的最高纪录(还有可能成倍加码),且有以下原因。

  首先,单纯从经济上看,这次美国主动挑起的大规模贸易战,可以说是完全不符合经济逻辑。通常,贸易保护措施最重要动机之一,就是保护就业与福利,特别是受进口冲击部门的就业。如果在经济萧条时期实施贸易保护措施,还有可能在一定时期、一定范围内改善本国就业状况。

  问题是美国现在并非处于萧条时期,而是处于经济景气时期,而且是经济景气的峰顶。美国现在已经实现了充分就业,一些地区和产业部门还出现了劳动力供不应求的缺口;此时发动如此大规模贸易战且不断升级、扩大,不可能有效地增加美国的总体就业和福利,只能给美国宏观经济运行增加额外的干扰冲击。所以,美国主动挑起这场贸易战,没有经济逻辑。

  因此,观察这场贸易战的根源,需要更多地从大国竞争的视角出发。

  视角

  这场贸易战爆发以来,特别是最近一个多月,有一种声音认为根源在于我方,是我方放弃韬光养晦策略,把美国从朋友逼成了敌人云云。我认为,这种说法对中美关系发展状况缺乏基本了解。

  我们不称霸,不追求当头,但且不说三四十年前中国的国力状况和国际环境下的韬光养晦策略在今天能否适用,单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至少十几年前就开始把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对手了,并不是到特朗普才开始的。

  而且,特朗普胜选以来,我方为稳定、发展中美关系付出了巨大努力。从习主席到访海湖庄园,到特朗普访华时签署的2500亿美元协议,再到刘鹤副总理在两会前夕访美,世人有目共睹。所以,尽管我们不想打贸易战,但这场贸易战爆发是不可避免的,是不以人的善良意愿为转移的。

  中美之间摩擦的本质,是守成霸权美国企图遏制新兴大国中国。

  数十年来,美国对华遏制战略的中心策略,已经随形势变化而几度转移;挑起这场贸易战,标志着美国此前几十年对华遏制策略的失败,从而被迫进入一个新阶段。经济竞争成为这个阶段的中心策略,贸易战是经济竞争的最突出、最激烈表现。所以,这次美国挑起的贸易战不是一起事件,而是一个阶段。而且,这场贸易战实际上代表着美国对中国一种比较全面的挑战。

  正因为如此,这场贸易战的结果、发展走向,可能决定未来十年、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国际格局的模样。
商务部专家通盘思考贸易战:中美全面对抗概率相当低

  判断

  应对这场贸易战,我们要打总体战,而且也是持久战,不指望这三五个月就能解决,起码要打算持续到当前美国经济周期这一景气阶段的结束,或是特朗普的这一个任期结束。只有做好这个起码的打算,才能争取较好的结果。

  我们的目的当然是以战止战,通过让美方感到实实在在的疼痛,遏制美方在经贸和其它领域寻衅牟利的道德风险,同时隐形震慑其它某些贸易伙伴动辄企图诉诸贸易保护的道德风险。但有一个严峻的问题,就是这场贸易战是否意味着中美全面激烈的对抗?是否意味着中美由此全面进入新冷战、甚至是热战之中?

  自从这场贸易战爆发以来,国内外金融市场已经发生多次剧烈震荡。市场参与者的担忧,正是造成国内外金融市场剧烈震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美国挑起贸易战的背景是美国战略扩张,还是战略收缩?对此问题的判断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应对的指导思想。毫无疑问,我们处理事情要朝最好的方向努力,做最坏的打算。

  根据2016年以来的持续观察,再三思考,我依然维持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对特朗普对外政策理念的判断:他奉行的是战略收缩而不是战略扩张。

  基于上述判断,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中美全面对抗的这种风险概率是比较低的,或者说是相当低的。当然,中国要做好防范各类极端状况、包括最极端状况的准备,虽然我认为出现最极端状况的概率非常低。

  不错,特朗普在国际事务方面行动表现得非常咄咄逼人,但仔细审视他的诉求,他追求的目标并不是战略扩张,而是战略收缩,他是在以咄咄逼人的姿势实施战略收缩。对此,中国需要准确把握。毕竟,行为的方式和目标,这是两回事。

  这样,从现在开始到未来的十几年内,可能是中美关系风云激荡、非常关键的一个窗口期。如果中国能够把握好、处理好这个窗口期的话,可能会开创和平崛起的历史新篇章。
商务部专家通盘思考贸易战:中美全面对抗概率相当低

  应对

  应对贸易战,中国需要讲策略。《孙子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在这场贸易战中,对中国而言,“伐谋”已经不可能了,对方的“谋”已经成了,现在能做的策略是“伐交”。事实上,这几个月中国也一直在做“伐交”的工作。

  在这个方面,特朗普替我们外交部门把“伐交”的工作做了一半。特朗普同时向全世界贸易开战,我真没有想到他能做到这样,这样就为我们下面“伐兵”创造了一个相对良好的外部环境。

  在这场贸易战的“伐兵”问题上,要注意到这样几点:

  第一,中国要充分考虑防范应对极端状况。假如特朗普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全部商品都额外加征关税,出现这样的极端状况会怎么样?中国能不能经受住冲击?我认为,这种冲击中国能够经受得住。

  即使不考虑内需,中国向美国全部出口都被额外加征关税,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对美出口商品会全部退出市场,因为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很多大宗商品在美国和全球市场占有率特别高;美国即使额外加征关税,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去寻找替代货源,只有提高销售价格。

  其二,对于额外加征关税行为,不要低估世界各国企业界应对的手法和调整的弹性。

  其三,如果这场贸易战止步于每一方500亿美元的规模,那么对双方经济、社会生活全局的实际影响较小,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可以做到基本无感;如果贸易战持续加码,如同特朗普威胁的那样打到2500亿美元、4500亿美元,甚至向中国5000多亿美元对美出口全部加征关税的话,美国经济社会生活遭受的冲击就会格外凸显出来。

  那时,我们还需要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按照美国经济周期运行规律,在没有大规模贸易战干扰的情况下,美国经济结束当前的景气、步入萧条应该是在2020年前后,大规模贸易战是否会推动萧条提前到来、并加深萧条程度?次贷危机时中国通过“四万亿”计划反危机,如果未来新一场美国经济萧条到来,届时我们该如何反危机?尽管还有时间,但现在就该开始前瞻思考了。

  在这场贸易战的具体“伐兵”策略方面,第一笔500亿美元贸易额的加增关税是对等的“同态复仇”,但鉴于中美经贸关系的不对称,后面就应当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了。
商务部专家通盘思考贸易战:中美全面对抗概率相当低

  机遇

  下面一个问题就是,中国要利用危机创造的机遇。毕竟,特朗普这回采取的一系列策略,给美国自身也带来了非常多的负面作用。

  第一,大大提升了美国在国际社会的不确定性。

  在2016年竞选的时候,特朗普就一再讲,美国对外政策的行动完全可预测,这样使得美国不能以最好条件达成交易。他如果上台,就要让美国的行动完全不可预测,这样才能让美国以最好条件达成交易。这个说法、思路,我不能说他完全错误。

  在谈判中,一方、特别是整体实力占优势一方若能让对方感到一定程度的不可预测,的确能给自己的谈判增添额外优势;但是他做到了极端,政策决策过度的不确定性,只能彻底消除他的信用,别的国家会考虑:费力与他谈判达成协议还有什么价值?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美国对中兴的那一刀,是这场贸易战到目前为止中国遭受的最大损失。这一刀从短期来看美国赚了,从长期来看,恐怕是使美国高技术产业严重损害了自己在市场中的信誉,会促使中国这样的受制裁国家加倍努力自主开发关键技术、关键元件,也会促使其它国家厂商努力寻求关键元件的非美国供应商,哪怕是能够直接从这次事件中渔利的中兴外国竞争对手也不例外。

  回顾一下1970年代初的石油危机,阿拉伯国家对美国、对西方的全面石油禁运产生了什么结果?最重要的结果就是推动了替代的新能源技术从无到有迅猛发展。
美国对全世界开打贸易战,战火已经蔓延到汽车业,可能不久就会有数千亿美元贸易额汽车产品被实际加征关税;中国则在此时大幅度放宽外资政策,包括取消了在华合资汽车企业股比上限。不同国家这样的政策组合起来,很有可能创造一个外资汽车企业,寻求在华出口导向型汽车生产项目投资大规模增长的机遇,这是值得中国产业界、中国全国招商引资部门密切关注和抓住的潜在机遇。

  美国对全世界开打贸易战,战火已经蔓延到汽车业,可能不久就会有数千亿美元贸易额汽车产品被实际加征关税;中国则在此时大幅度放宽外资政策,包括取消了在华合资汽车企业股比上限。不同国家这样的政策组合起来,很有可能创造一个外资汽车企业,寻求在华出口导向型汽车生产项目投资大规模增长的机遇,这是值得中国产业界、中国全国招商引资部门密切关注和抓住的潜在机遇。

  同时,我要提一句,我注意到这一点,在这场贸易战中,特朗普的一些政敌跳得比特朗普还要高,“越闹越革命”,我认为这是一种比较巧妙的陷特朗普于泥潭、请君入瓮的政治斗争手法。不知道特朗普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

  影响

  我们还需要关注这场贸易战的后续影响。

  第一个对我们经济发展战略的影响。这场贸易战它到现在的结果之一,是使得社会上产生很多舆论,主张我们的经济发展战略要更多地依靠内需,等等。但是,我认为对中国来说,过度强调内需的发展战略是不可持续的,对我们的制造业、实体经济部门也是自废武功的;对于整个世界经济体系来说,中国过度依赖内需,同样潜藏着颠覆性风险。

  第二,我们在海外发展方面要适度控制投入力度。2016年特朗普竞选期间,我在一系列专栏文章中,早早地公开看好特朗普胜选的前景,而且正面看待他的一些政策理念和主张。也正是基于对他理念和政策主张的了解,2016年9月,我的专栏文章提出了这样一个忧虑——

  特朗普主张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重建实体经济,固本培元;如果出现“中国向海外过度虚耗资源+美国固本培元”的政策组合,对于中美两国国力对比格局发展演变,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此前三四十年,一直是中国相对于美国国力上升,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可能导致中国国力相对美国转向削弱,同时会助推巴望“赶超”中国的国家,这是我们必须尽力避免和防范的。

  最后,这场贸易战怎样算输、怎样算赢?

  我认为,既然美国发起这场贸易战是其遏制中国策略步入新阶段,那么,不管具体周折如何,只要最终没有打断中国的持续发展,中国增长速度仍然超过美国等西方主要大国,中国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份额仍在继续上升,那么,中国就赢了。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根据2018年7月7日中新社国是论坛发言整理)

  编辑/百里云鹤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商务部专家通盘思考贸易战:中美全面对抗概率相当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