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姜超:中美贸易冲突升级谁受伤?

2018-07-12 14:55:41 和讯名家 

冲突升级谁受伤?——对中美贸易冲突的再分析(海通宏观姜超、梁中华、李金柳、宋潇)
  冲突升级谁受伤?——对中美贸易冲突的再分析

  (海通宏观姜超、梁中华、李金柳、宋潇)

  摘 要

  美国时间7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对额外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关税的清单;中方表示将作出必要反制,坚决维护自身正当合法权益。中美贸易冲突有进一步升级的趋势,双方如果进一步扩大加征关税的规模,影响会有多大?国内哪些行业受冲击更严重?未来会如何发展?在连续发布几篇专题后,本报告再对中美贸易冲突进行分析。

  中美冲突背后:贸易逆差仅是表象!抑制中国经济发展:修昔底德陷阱。我们认为中美贸易冲突的深层次原因不仅仅在于贸易,而是在于中美关系,反映了中美可能处在“修昔底德陷阱”所描述的情形中。美国希望通过限制中国出口、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维护自身在全球的领导地位。美国转嫁矛盾:贫富差距、政治选举。美国自身存在的一些内部矛盾也是导致贸易问题激化的重要原因,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并且08年危机后分化进一步加深,民粹主义情绪蔓延。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持有保护主义的观点,迎合了一部分选民。11月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而在中期选举之年打出贸易牌,短期来看有助于特朗普将矛盾引向美国外部,进而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

  国内影响有多大,哪些行业买单?总量影响:极端情况下直接拖累GDP增长0.5%。关税征收最直接的影响是减少我国的出口规模,出口下降会直接影响GDP,针对500亿、追加2000亿、进一步追加2000亿和全面征税情况下,最终或导致我国GDP增速分别下滑0.10、0.26、0.42和0.46个百分点。出口行业:依赖度越高,受伤越严重。美国前期公布的加征25%关税的500亿美元商品中,我国对美出口依赖程度最高的产品类型是航空航天及零件、运输车辆及零件、机械设备、塑料及制品、钢铁制品、铝制品、电机电气、音像设备、玻璃制品、橡胶制品,受到冲击会更大。7月10日公布的加征10%关税的2000亿美元商品,范围则大幅拓宽,我们不妨直接考虑美国对中国出口全面征税情形下的影响。我国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零件,以及机械器具两类的出口占销售的比重最高,对美国出口的依赖度分别达18%和24%,此外主要出口产品中的家具、玩具、服饰、塑料制品、车辆及零件、皮革箱包都超过20%,受到的冲击或也将较大。进口行业:短期难寻替代,但通胀压力有限。考虑到目前我国从美国进口的货物规模在1552亿美元,如果美国2000亿美元的征收计划执行,我们认为,为了等值反击,我国或对美国产品全面征收关税。而我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或者是技术含量较高,或者是主产区在美国的农产品(000061,股吧),要寻求替代品较困难。考虑到限制进口对国内通胀有向上压力,但出口受限对通胀又有向下压力,中国整体上还是货物贸易顺差国,且规模较大,中美贸易冲突对国内整体通胀影响或有限。

  长期冲突或难避免,改革开放提升实力!经济角度不该冲突,政治角度或难避免。从经济利益来看,中美两国经贸关系密切,大规模贸易战对两国经济都是严重的互相伤害。但是考虑到美国国内的政治现状,遏制中国经济的举措或将长期存在,贸易摩擦会继续延续甚至发酵。边打边谈扩大开放,改革提升长期实力。长期来看,边打边谈、边谈边打或成为特朗普任期内中美经贸关系的常态。作为贸易摩擦的应对,中国对外应该继续坚持扩大开放,借此机会增加与其他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往来,改善外商投资环境,吸引海外优质企业来华。同时化外部压力为对内改革的动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推动技术进步,以提升经济增长的实力,不能再走靠货币放水刺激房地产的老路。

  美国时间7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对额外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关税的清单;中方表示将作出必要反制,坚决维护自身正当合法权益。中美贸易冲突有进一步升级的趋势,双方如果进一步扩大加征关税的规模,影响会有多大?国内哪些行业受冲击更严重?未来会如何发展?在连续发布几篇专题后,本报告再对中美贸易冲突进行分析。

  1.中美冲突背后:贸易逆差仅是表象!

  1.1抑制中国经济发展:修昔底德陷阱

  中美贸易摩擦的一个表面原因,在于美国与中国之间巨大的贸易逆差。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美国每年货物和服务贸易总的贸易差额自90年代末以来,从2000亿美元左右大幅增加到金融危机前最高的7000亿美元,并且到17年仍在5700亿美元以上,而其中货物贸易逆差高达8000亿美元。而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货物贸易逆差达3750亿美元,接近美国货物贸易逆差的50%。

  而美国发动本次贸易战的另一个“依据”,是其对中国进行的“特别301调查”。此次“301调查”最主要的关注点在于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问题,美国贸易代表认为中国政府有关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的政策措施是不合理或歧视性的,给美国商业造成伤害;认为中国的产业政策不公平,伤害了美国企业的竞争、威胁了美国的国家利益;此外,美国还提到了中国政府的补贴政策和国有企业导致的扭曲市场的行为。

但事实上,美国之前出台的500
但事实上,美国之前出台的500
亿规模加征关税牵涉的行业,并不是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非常严重的行业,而是直接针对“中国制造2025”。可见美国发起贸易战的背后实际并不主要是针对贸易逆差本身,并且从历史经验看,在全球产业链分工和美国低储蓄率的背景下,仅仅通过限制别国对美国出口的办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

  所以,我们认为中美贸易冲突的深层次原因不仅仅在于贸易,而是在于中美关系,反映了中美可能处在“修昔底德陷阱”所描述的情形中。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描述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如雅典)对一个原本存在的老牌帝国(如斯巴达)构成的挑战与压力。2012年,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总结出“修昔底德陷阱”一词用来描述中美关系,认为中国崛起可能造成中美之间的对抗乃至“战争”。

  回顾历史,美国也曾在上世纪60-80年代对当时世界上经济仅次于美国的日本发起贸易战。上世纪70-80年代,日本经济实力持续增长,90年代初,日本的GDP规模占美国GDP的比重已提升到接近70%。并且在80年代以前,日本平均每年出口增速达20%,日本出口占GDP的比重从60年代的10%提高到80年代中期的15%,净出口占比从1%左右提高到4%。这一背景下,美日贸易逆差也持续扩大,到80年代末,美国的贸易逆差中有40%以上来自日本。而从60年代起,美国就不断挑起与日本的贸易摩擦。一方面希望减少其日益扩大的贸易逆差,另一方面也是借此打击正在快速崛起的日本经济,巩固美国霸权地位。

不难发现,当前中美与当时的日美有着类似的处境。当前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GDP占美国的比重超过了60%,而贸易方面,当前来自中国的贸易逆差在美国的总逆差中占比接近50%,同样是最高的,引起美国的忧虑。
不难发现,当前中美与当时的日美有着类似的处境。当前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GDP占美国的比重超过了60%,而贸易方面,当前来自中国的贸易逆差在美国的总逆差中占比接近50%,同样是最高的,引起美国的忧虑。所以挑起贸易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全球经济、领导权的较量,美国希望通过限制中国出口、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维护自身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1.2 美国转嫁矛盾:贫富差距、政治选举
1.2 美国转嫁矛盾:贫富差距、政治选举

  除了中美关系这一外部因素,美国自身存在的一些内部矛盾也是导致贸易问题激化的重要原因。

  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并且08年危机后分化进一步加深。08年危机后,虽然经过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终于重新复苏,但是社会问题却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美国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而处在底层的民众无论是在货币宽松,还是在全球分工的产业升级(尤其是美国的部分制造业逐渐转移到其他国家地区),都没有享受到红利,反而是加深了收入的差距,增加了社会阶层的撕裂。贫富差距日益扩大、中下阶层对危机后的现状不满,民粹主义情绪蔓延。

在这样的背景下,商人背景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在特朗普“使美国重新伟大”、“美国优先”的理念下,他的很多执政计划,包括贸易保护主义、制造业回流美国、修建隔离墙等等,有着强烈的逆全球化和孤立主义的色彩,但却得到了“锈带州”地区失落的中年白人的广泛支持。
  在这样的背景下,商人背景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在特朗普“使美国重新伟大”、“美国优先”的理念下,他的很多执政计划,包括贸易保护主义、制造业回流美国、修建隔离墙等等,有着强烈的逆全球化和孤立主义的色彩,但却得到了“锈带州”地区失落的中年白人的广泛支持。

  而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也使得贸易问题更加成为焦点。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持有保护主义的观点,他多次在讲话中提到,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巨大,意味着中国抢走了美国大量的就业岗位,这极大地迎合了一部分选民。11月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而在中期选举之年打出贸易牌,短期来看有助于特朗普将矛盾引向美国外部,进而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

冲突升级谁受伤?——对中美贸易冲突的再分析(海通宏观姜超、梁中华、李金柳、宋潇)
2. 国内影响有多大,哪些行业买单?

  2.1 总量影响:极端情况下拖累GDP增长0.5%

  关税征收最直接的影响是减少我国的出口规模。这里我们对其影响做一个测算,我们假设提高的税率全部反映到价格上(中国出口美国商品的利润率较低),同时Willem Thorbecke (2006)测算得到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实际汇率弹性为0.4~1.28,这里我们假设出口价格弹性为1。

  结合目前的局势演变,我们将测算未来可能出现的四种情况,前两种情况参考美国目前已经执行和已经公布的计划。第一种,美国仅针对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征税,将会导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规模下降125亿美元,考虑到2017年中国总出口规模在2.26万亿美元,关税征收将导致我国出口整体规模下降0.55%。第二种情况,美国追加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惩罚性关税,叠加500亿征税影响,我国出口规模将下降325亿美元,占出口总规模的比重在1.44%左右。

  而后两种情况则将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的可能考虑进去。第三种情况,前期特朗普的威胁全部兑现,美国在2500亿美元的基础上再追加2000亿美元,将导致我国出口规模累计下降525亿美元,占比2.32%。第四种情况,如果贸易战全面升级,惩罚性征税扩大到全部中国商品,并且征收税率在10%,那么或将导致我国出口规模累计下降581亿美元,占出口总规模的比重在2.57%

根据王俊杰(2012)的测算,中国出口增长和GDP增长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18。简单考虑出口下降对GDP的直接影响,针对500亿、追加2000亿、进一步追加2000亿和全面征税情况下,最终会导致我国GDP增速分别下滑0.10个百分点、0.26个百分点、0.42个百分点和0.46个百分点。
  根据王俊杰(2012)的测算,中国出口增长和GDP增长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18。简单考虑出口下降对GDP的直接影响,针对500亿、追加2000亿、进一步追加2000亿和全面征税情况下,最终会导致我国GDP增速分别下滑0.10个百分点、0.26个百分点、0.42个百分点和0.46个百分点。

2.2 出口行业:依赖度越高,受伤越严重
2.2 出口行业:依赖度越高,受伤越严重

  我们进一步比较我国不同产品或行业,对美国出口的依赖程度,以此比较不同行业受到美国关税政策的影响程度。

  一是美国前期公布的加征25%关税的500亿美元商品,主要集中在机电、机械、车辆、航空航天、运输设备等,且工业用品或者中间品居多。这其中包括7月6日已开始实施加征25%关税的340亿美元商品,以及已进入公众听证等流程但关税尚未开征的“中国制造2025”相关的160亿美元商品。

  这500亿美元商品中,我国对美出口依赖程度最高的产品类型是航空航天及零件、运输车辆及零件、机械设备、塑料及制品,对美国的出口占中国总出口金额的20%以上,此外,我国钢铁制品、铝制品、电机电气、音像设备、玻璃制品、橡胶制品的对美出口占比也都超过15%。

二是7
二是7
月10日公布的加征10%关税的2000亿美元商品,范围则大幅拓宽,以具体到HS分类2位代码看,基本涉及包括农产品、食品、日常消费品、工业用品等在内的大多数的出口产品(具体涉及不同类型出口产品中的特定细项,而不代表该大类中所有细项产品均在列),仅药品、书籍及印刷品、服装、鞋靴、雨伞及零件、乐器、玩具等少部分产品类别完全未被涉及。

  目前,美国的征税清单中提到的商品合计已达2500亿美元,占美国统计口径下美国从中国进口商品总额的一半,而如果如特朗普所言,未来仍不排除进一步再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则几乎将覆盖全部的中国对美出口产品。

  因此,我们不妨直接比较全部的对美出口产品在我国的主要出口产品中的依赖度如何。

  整体来看,对美出口占中国总出口金额比重达19%,因此美国全面扩大对来自中国进口商品的征税范围,将对我国出口依赖度较高的行业带来明显影响。具体来看,计算机电子通讯设备行业的出口交货值占主营收入之比高达48%。其次,文教体育娱乐用品、皮毛制品和鞋类的出口交货值占比在25%以上。此外,家具、服装、铁路等其他运输设备、仪器仪表、电气机械、橡胶塑料等制品的出口交货值占比都在10%以上。不过仅就目前而言,在美国已公布的商品清单中,尚未将手机、鞋类、服装、体育用品、玩具等列入,因而征税对这些产品的出口暂无直接影响,但未来如果全面加征关税,则影响将最为突出。

而在我国主要的出口产品类型中,不少产品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度都超过了20%。其中,我国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零件,以及机械器具两类的出口占比最高,而对美国出口的依赖度分别达18%和24%,除此之外,主要出口产品中的家具、玩具、服饰、塑料制品、车辆及零件、皮革箱包都超过20%。
而在我国主要的出口产品类型中,不少产品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度都超过了20%。其中,我国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零件,以及机械器具两类的出口占比最高,而对美国出口的依赖度分别达18%和24%,除此之外,主要出口产品中的家具、玩具、服饰、塑料制品、车辆及零件、皮革箱包都超过20%。
2.3 进口行业:短期难寻替代,但通胀压力有限
2.3 进口行业:短期难寻替代,但通胀压力有限

  2017年我国从美国进口的货物规模在1552亿美元。近年来中美贸易往来日趋频繁,中国不仅是美国的第一大出口国,中国向美国的进口规模也持续增加。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规模达到1552亿美元,占中国进口总规模的8.2%。

  其中机电产品、锅炉设备、汽车及零部件、大豆、航天设备进口规模居前。中国从美国进口产品较为集中,按照HS二级分类,进口规模排名前15的产品占总规模的比重超过80%。具体来说,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机电设备、锅炉设备、汽车及零部件规模均超过150亿美元。而油籽饲料类植物、航天器、光学医疗设备的进口规模也均超过100亿美元。

现阶段我国主要针对美国进口的大豆和汽车及零部件征税。根据我国商务部公布的征税清单,目前我国已经执行的340亿美元商品征收范围主要集中在农产品、汽车和水产品,但是考虑到大部分农产品从美国进口的规模均不大,因此目前执行的征税方案实际主要影响大豆和汽车行业及上下游。
  现阶段我国主要针对美国进口的大豆和汽车及零部件征税。根据我国商务部公布的征税清单,目前我国已经执行的340亿美元商品征收范围主要集中在农产品、汽车和水产品,但是考虑到大部分农产品从美国进口的规模均不大,因此目前执行的征税方案实际主要影响大豆和汽车行业及上下游。

  未来我国还有可能针对化工品、医疗设备、能源产品等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根据商务部公布的清单,剩余的160亿美元商品主要涉及化工品、医疗设备、能源产品,如果美国160亿征税计划开始实施,我国也会在同一时间执行征税计划,那么化工行业、医疗设备行业和能源行业也会受到影响。

冲突升级谁受伤?——对中美贸易冲突的再分析(海通宏观姜超、梁中华、李金柳、宋潇)
考虑到目前我国从美国进口的货物规模在1552亿美元,如果美国2000亿美元的征收计划执行,我们认为,为了等值反击,我国有可能针对所有美国进口产品进行征税,并且征收税率高于10%

  以从美国进口规模占我国产品总进口规模的比重来计算,目前我国在植物产品、运输设备、木浆及纸制品、武器弹药等大类产品上对美国的进口依赖度较高。其中植物产品以及运输产品中的汽车均已开始征收进口关税。其余依赖度较高的产品还涉及航空器、木浆及纸板和化学相关制品,并且2017年这些产品从美国进口的规模也分别达到141亿美元、43亿美元和32亿美元。

  总结来看,中国从美国进口商品或者是技术含量较高,或者是主产区在美国的农产品,要寻求替代品较困难。

  尽管从经济学角度分析,长期限制进口并不利于促进国内竞争、提升长期竞争力,但短期内对来自美国进口商品的限制,会增加对其它经济体或国内替代商品的需求。考虑到限制进口对国内通胀有向上压力,但出口受限对通胀又有向下压力,中国整体上还是货物贸易顺差国,且规模较大,中美贸易冲突对国内整体通胀影响或有限。

3. 长期冲突或难避免,改革开放提升实力!
3. 长期冲突或难避免,改革开放提升实力!

  3.1 经济角度不该冲突,政治角度或难避免

  从经济利益来看,中美两国经贸关系密切,大规模贸易战对两国经济都是严重的互相伤害。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加深,不仅中国很多行业进出口对美国很依赖,美国诸多行业的进出口对中国也很依赖。美国主要出口产品中,大豆出口对中国市场依赖程度高达49%,飞机29%,原油20%,汽车20%,半导体、测控设备、塑料材料、医疗设备出口对中国市场依赖程度也都在10%以上。如果中国对来自美国的这些产品加征关税的话,美国的对外出口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而美国主要进口产品中,玩具和运动用品的进口中有75%来自中国,电脑66%来自中国,家具56%、家用和厨房用品48%、电信设备45%、电视42%、服装28%的进口来自中国。对这些产品加征关税,即便美国可以从其它国家进口,成本抬升不可避免,会加剧美国的通胀压力,最终严重损害美国消费者的福利。

  整体来说,美国有技术,但技术需要市场才能获得商业利润;中国有市场,也需要美国的技术来提供高质量产品。所以讨论中美贸易冲突中谁“受伤”更大或更小并无意义,只要贸易战全面展开,对中美两国经济都是巨大的打击,甚至对全球经济都会有很大冲击。

冲突升级谁受伤?——对中美贸易冲突的再分析(海通宏观姜超、梁中华、李金柳、宋潇)
  但是考虑到美国国内的政治现状,遏制中国经济的举措或将长期存在,贸易摩擦会继续延续甚至发酵。特朗普政府上台后,顺应了美国国内部分思潮,将中国的崛起视为美国相对衰落的主要原因。此外,从美国政治选举和转嫁国内矛盾的角度来看,即使没有全面的贸易战,长时间的贸易摩擦或也难以避免。而无论是上世纪大萧条时期的贸易战,还是70-80年代的日美贸易战,以及2002年的钢铁贸易战,都没有解决美国自身的问题,还会将全球经济带入衰退。尽管各国都明白这个道理,但受到各国形势、以及非经济因素的影响,往往会出现“不到南墙不回头”的局面。

  3.2 边打边谈扩大开放,改革提升长期实力

  尽管美国提出再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看似大规模贸易冲突不可避免,但仍然不排除未来两国有谈判的可能。而且即使短期可能会局面紧张,最终双方经济都受损后,长期还是可能回到谈判上来,边打边谈、边谈边打或成为特朗普任期内中美经贸关系的常态。

  作为贸易摩擦的应对,中国对外应该继续坚持扩大开放。美国不仅仅对中国发起贸易挑战,还对欧盟、日本、韩国等经济体发出刁难,中国应该借此机会增加与其他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往来,进一步加大开放力度,提升我国在国际贸易价值链中的地位。同时可以改善外商投资环境,吸引海外优质企业来华。

  对内加快改革进度,促进创新和技术进步,提升长期经济实力。来自美国的贸易战刁难短期看是危机,但其实也是对我国过去粗放发展模式的警示。当前我国更应该化外部压力为改革动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创造更公平、更透明的营商环境,推动技术进步,以提升经济增长的实力,不能再走靠货币放水刺激房地产的老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姜超宏观债券研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姜超:中美贸易冲突升级谁受伤?》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