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小商户,你要如何挺过这段最阴暗的日子?

2018-07-29 16:07:34 和讯名家 
 
小商户,你要如何挺过这段最阴暗的日子?
岛 君 说

  美国有亚马逊eBay,中国有阿里巴巴京东,欧洲的电商行业有什么?

  对 话:维襄德·永恩 欧盟电商协会主席

  从更广义的互联网行业来说,谷歌、苹果、FaceBook、微信、Uber、Line这些平台型产品,基本上都与欧洲无缘。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司中,来自欧洲本土的大抵只有一家,音乐流媒体播放服务Spotify。

  但这个由外部巨头主导的市场依然发展蓬勃。欧盟电商协会在去年指出,2017年欧盟境内电商市场规模或超过7000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国的电商规模在4600亿美元左右(eMarketer),中国超过1万亿美元(商务部数据)。

  在欧洲,超过99%的企业属于中小企业。欧盟最高行政机构欧盟委员会在更早的一份报告中称,为了在欧洲范围内促进就业增长、商业竞争,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推进中小企业发展电子商务。

  数据显示,自2008年起,中小企业在全欧洲网上零售的份额每年增长1%。到2014年,已经有14.5%的中小企业在网上销售商品。

  欧盟电商协会主席维襄德·永恩(Wijnand Jongen)日前在接受正和岛专访时谈到,从现状看,头部企业主导互联网发展的格局短时间很难转变。怎样保证中小企业在平台时代的生存与发展,便成了欧盟监管机构要绞尽脑汁权衡的事宜。

此外,中小企业在面对大平台时,要如何利用自身的特点与优势扭转话语权缺失的窘境,也是他在新书《智能新零售》中不断追问与思考的一个问题。
  此外,中小企业在面对大平台时,要如何利用自身的特点与优势扭转话语权缺失的窘境,也是他在新书《智能新零售》中不断追问与思考的一个问题。

  反之,若是从大型平台的角度观察,欧盟这个市场或许缺少以模式或技术称道的竞争对手,但没有一家互联网巨头敢小看这里的监管措施。

  从微软多次高达数亿美元的反垄断判罚,到向苹果追缴高达130亿美元的税金,欧盟几乎没有放过一个科技巨头。各国监管机构亦紧盯布鲁塞尔的一举一动,将其行动看作是全球科技行业监管松紧的风向标。

  今年5月,号称史上最严互联网数据监管令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生效,各国大型互联网公司纷纷修改用户协议。永恩在谈及GDPR时表示,欧盟很快会对大型互联网公司开出巨额罚单。

  两个月后,布鲁塞尔方面正式向谷歌提出反垄断指控,开出了规模前所未见的50亿美元罚单。

  在欧洲人眼中,对巨头严加约束并非市场经济的桎梏,而是保护市场充分竞争的重要手段。

  永恩说,在如今的全球贸易形势下,人们很容易将GDPR联想为一种保护主义,但在欧盟这个由不同国家构成,历史语言文化既有千差万别,又存在千丝万缕联系的地方,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市场的繁荣有序发展,保证创业公司的存在。更重要的,只有这样,才有望保证消费者的利益,保护消费者的数据。

  在监管之外,与其他与“新零售”话题有关的书籍一样,永恩在书中也谈及了传统零售“货场人”模型的进化;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应用;以及共享经济、循环经济等商业模式等话题。

  但很少有人有意愿像他这样,严格按照场景、技术、物流、消费等角度,去梳理“新零售”这个大筐中诸多冗杂的概念。

  他在内容编排上更是体现了典型的欧洲式的严谨:但凡写到一个领域,他几乎都会用对比的方式,列出新模式与新技术的优势与挑战——这种对行文格式一致性的坚持,甚至到了古板的地步。

  其实,永恩本人不是典型意义上的官僚、学者或作家。在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大潮期间,他建立了荷兰首个电商网站,是给自己国家带去电子商务的第一人。

  亲历者本身的梳理,或许着对行业变迁的更多思考。

  小企业该有小企业的智慧

  正和岛:你这本书的英文名字是“The End of Online Shopping”。为什么选这个名字?

  永恩:未来人们不会再讨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零售,这两者会融合到一起,呈现新的业态。购物者不会再刻意选择线上的渠道。

  这也就像马云本人说的“新零售”,只不过我在书里管这叫做“Onlife”零售,这两个概念其实说的都是同一件事情。线上、线下、物流、数据、价值链等等和当今零售有关的东西都会全面整合到一起。

  说实话,这个概念算是来自中国。过去6年里,我来过中国多次。每次到中国来,我都发现中国对新的消费行为的研究走在世界前列。放眼全世界的生意,如果你真心希望了解人们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消费行为,那就必须来中国。

  这些话不是客套,而是我的确这样认为。无论是澳大利亚、美国还是欧洲,都可以看到出现了和中国几乎一样的消费行为。虽然存在文化差异,经济发展差异等等因素,但还是可以看到中国消费者的行为真是和快速发展的科技非常贴近。

  正和岛:那么哪些中国零售公司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永恩:这样问的话,人们常说的阿里、腾讯、京东“三巨头”自然在其中,不过还有三家公司(业务)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一是农村淘宝,针对中国乡村一级的用户,让当地的人们能够把当地的产品售卖到大城市,增加当地人的收入水平,让乡村更繁荣;二是盒马鲜生。这两家都和阿里巴巴有关,和京东有关的则是7 Fresh——我刚刚去过一家。

  “三巨头”自然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大家都想从他们那了解到传统食品杂货店可以怎样创新。这三个小样本也值得关注,就连亚马逊也很重视。

  说到腾讯,它围绕微信打造了一系列的生态。我觉得它的做法代表了世界的一个趋势,就是让智能手机更便捷,人们只用打开一款应用而不用到处去下载应用。喜欢用简单的东西,这是人的天性。

  正和岛:但如果说很多人都涌进一个大平台的时候,你不觉得这会导致一些问题吗?

  永恩: 这种事有好的一面,也有令人担忧的一面。大平台往往表现得很强势。单纯从消费者角度来说,这也许是好事,一站式的服务毕竟有很高的便捷性。既然很方便,为什么还要去选择小的零售商呢?为什么还要去实体店、购物中心呢?

  但对中小企业来说,他们就好像身处某种“囚徒困境”一样。由于没有庞大的顾客群,想要增长它们就只能加入大平台,不然就没法触达更大的市场。他们也没有足够的预算,没有足够的技术去追逐科技趋势,很多夫妻老婆店就是这样。

  如果选择大平台,也许大数据可以对生意起到帮助,但平台费用很高,而且平台会知道你在做什么。

  中小零售商一般很难避开这种选择。它们的机会或许存在于本地市场,在那里他们有希望做一些大平台做不到的事情。

  正和岛:你在书里还给出了另一种建议,让传统小型零售商建立联盟,以联合体的方式出现在市场上。具体是怎么做的呢?

  永恩:小的零售商就应当自行合作起来,甚至是和竞争对手合作。我坚信一点,那就是如果零售商固步自封,非想自力更生,今后是很难生存下去的。

  以购物中心打比方,里面有的零售店可能擅长采购,有的擅长配送。如果你的特长能得到很多人的欢迎,为很多人服务,而不是自己藏着掖着,就可以创建一个有价值的链条。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关于合作的例子。不管是在街道、社区、商业区,还是购物中心,任何生态下的个体零售商都该尝试合作,把自己的技术和技能分享起来,结合起来。

  合作还能让大家分享对事情的看法,自己的经验,甚至是财务资源。这样才有可能为传统零售业带来更多可能。

  正和岛:关于这种合作,你能举一些欧洲当地的例子吗?

  永恩:我老家荷兰就有个例子。在旅游城市阿姆斯特丹,有条蛮出名的小购物街,叫“De 9 Straatjes”(九街),大概有五十多个小企业主在那里做生意。

  这些企业主发现,自己其实错过了一些商业机会。平时世界各地来阿姆斯特丹的游客,几乎都会到这条街上来买东西。但是顾客到店里享受了购物体验后就走了,就再没机会联系上了。

  于是这些企业主就想,为什么不能和这些顾客建立比较长期的联系呢?于是他们就自己建了一个小购物平台,一个叫de9straatjes.nl的网站。他们做的事情就是我们前面谈过的,分享自己的技术,把自己的店铺放到自己参与创建的平台上。

  他们意识到,如果只是自己做,可能做不好这件事情,需要投入太多资金和人力。最好是联合行动起来打造自己的平台,同时也是尝试走向国际。

  正和岛:他们是怎么分配网上收入的呢?

  永恩:这个平台上的店铺还是彼此独立,而且大家约定好,上面不可以出售雷同的商品。这些商人原本也是做一些很细分的产品,只要出售的商品能保证特色,这个问题就比较好解决。

  正和岛:收入或许好分配,那么建设和运维成本要怎么分担?

  永恩:他们的方式是,加入这个“联盟”要缴纳一定的基础费用,有生意做成了平台也会抽一定的佣金。需要强调的是,这个平台收取的费用水平远低于亚马逊这些大公司。

  因为平台的主人就是零售商自己,所以他们可以真真正正地成为生态系统的一份子。应该说,今后的垂直平台或许多少都会具备这样的特点。

  正和岛:谈到佣金抽成这类费用,有人觉得如今在线上做生意的成本太高了,甚至比实体店还高。你认同这种观点吗?

  永恩:我也注意到这种趋势。当平台太强势的时候,它就有可能去提高这类费用。

  不过我也觉得,线上的费用并不会无止境的高下去。首先,并不是所有零售商都愿意接受这种结果,佣金太高的时候就会有人走掉。另外你也会看到,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新型的平台出现。它们多是一些垂直平台,专注某些产品或某些领域。

  所以说从长期来看,线上费用的整体水平是会有起伏的。一个平台收取的佣金过高,商铺就选择其他平台,市场上整体的佣金水平就会降下来。

小商户,你要如何挺过这段最阴暗的日子?
  监管会给互联网市场带来什么

  正和岛:你的一个身份是欧盟电商协会执行委员会的主席(EcommerceEurope)。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机构吗?

  永恩:在欧洲,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电商协会,欧盟电商协会则负责把它们集合起来。我们的总部在布鲁塞尔,代表的是20多个欧洲国家所有电商行业的利益,努力减少欧盟各国间的电商壁垒,让生意在网上更好做。

  正和岛:除了协调欧盟各成员国之间的法律法规,电商协会的工作和世界其他国家,或者说与中国有没有什么交集?

  永恩:看看当下欧洲的政治氛围大概就能想到,欧洲人现在正在思考如何与这些来自国际的大平台打交道。这些大平台里也有中国公司,例如阿里的全球速卖通。在俄罗斯葡萄牙等国家,速卖通可以说占据了大部分市场,它也是荷兰商户常用的服务之一。

  回到这个问题上,欧洲正在考虑如何与这些平台打交道。欧洲也有自己的平台,例如德国的时装品牌,订票平台bookinghotels.com,还有比较有名的音乐流媒体服务Spotify。但欧洲没有像阿里巴巴、亚马逊、Facebook、谷歌、百度等等这样的大平台。

  在全球零售大战中,欧洲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代表性平台。但它可以从其他角度,用别的方式,更积极地维护自己公民的利益。

  正和岛:例如GDPR?

  永恩:没错。

  就目前的形势来说,欧洲可能很幸运。你知道Facebook的隐私泄露丑闻,正好就发生在GDPR实施前几个月,给了欧洲很好的机会。

  欧盟表达得很清楚,GDPR不只是欧洲公司要遵守,阿里、Facebook、谷歌这些国际上的平台也要遵守。或许通过这种方法,欧洲可以保持和其他大陆的正常商业关系往来。这是很大的事情。

 
  正和岛:那么回到电商领域来谈,GDPR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永恩:应该说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很实际的层面。在GDPR生效后,电商公司有可能做些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的事情,隐私或许会成为电商公司的一个“卖点”。

  既然大众越来越关心隐私,那公司为什么不能给用户提供选择呢,让用户自己选择要出让多少隐私?为什么公司在获得数据后,不能向用户提供一些适当的交易代价呢?这些其实都是对公司本身有益的事情。

  另一个层面更大一些。也就是我们前面谈过的,各国或许都会重视起隐私问题、数据使用的合规问题。那么在今后几年里,全球电商环境就会发生重大的改变。

  正和岛:但是反过来,我也可以把这看作是一种商业上的保护主义。

  永恩:你当然可以这样说,我也不否认外国的大平台在进入欧洲时会比以前更麻烦——更不用说欧盟成员国各自的法律法规还有区别。

  话说回来,这里面也有一个心态问题。欧洲人去海外做生意是这样,他们会先搞清楚当地的法律法规,如果不允许那就干脆不做了;

  其他国家的生意人来欧洲,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干起来,如果出现了不合规的地方,就说“抱歉抱歉抱歉”。但GDPR生效后,大家就都“一视同仁”了。

  我个人认为GDPR是件好事,它肯定是帮助了普通消费者。那些想进入欧洲市场的公司或许会因此碰上一些麻烦,但在当今这个时代,它其实也是在帮助公司与消费者建立信任。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和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