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经济居中部六省会末位 “煤都”太原转型之困

2018-09-12 08:55:16 中国经营网  颜世龙

  本报记者 颜世龙 太原报道

  其兴也煤,其衰也煤。从“一煤独大”到转型升级,太原这座因煤而耀眼的城市正失去往日荣光。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近期走访调研了解到,伴随着煤炭市场近几年的不景气,作为中部六省会之一的太原市,其经济体量已屈居末尾。为扭转颓势,太原市近几年一方面下大力气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另一方面也在大力对外招商引资,希冀在新旧动能转换之际,尽快迎头赶上。

  但在调研中记者也发现,一方面是热情好客欢迎八方投资,而另一方面,太原市也面临营商环境之难和产业培育之艰的困局。国企改革后遗症难消,多部门轮番登门迫使企业掏钱,部分民企甚至被驱离和停产。

  此外,在产业培育短时间难以见效的情况下,城市基建及房地产行业成为拉动经济回暖的强力推手,但此举不仅在较低的居民收入和高房价、高库存的矛盾间埋下隐患,在房地产深度调控过程中,土地流拍频发也让太原越发无所适从。

  太原,或对整个“煤海”均具启示意义。

  国企改革后遗症

  1984年就已参加工作的王卫国(化名)即将退休,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待了30多年的企业如今却不再属于他和一帮“老家伙”们,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王卫国口中所说的企业名为太原市建筑工程总公司第三工程处(以下简称“三处”),成立于1963年的这家集体企业在上世纪80年代达到辉煌,当时仅工人就有800多人,那时的他们甚至连工程都不用自己承揽,别人会主动先付钱再干活,而现如今包含在册不在岗、退休等却仅40人左右,而在岗职工也仅20余人。

  彼时的王卫国刚参加工作,工资仅有30块钱左右,和他一样的大多数人也是从事装修工作。“和现在的草台班子装修队差不多性质。”王卫国说,“别小看这30块钱,那时做公交车才2分钱。”

  据他介绍,企业成立之初,都是老人们用自己家铁锹、锄头等所谓的资产出资,才有了后来挣下的产业,因为施工顶账和经营盈利,公司拿下不少土地资产,但随着一步步发展,企业经营思路跟不上市场步伐,原先挣下的土地等资产被一点点蚕食和卖掉,公司至今已经沦为空壳,靠仅剩的一点房产出租度日,勉强能维持员工工资。

  但变故随着一场太原国企改革不期而至,也让他们走上了维权道路。“我们是集体企业,上级单位太原市建工集团未经职工们同意,就私自变更企业的投资方,成了太原市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以下简称“太原建工集团”)的资产,我们坚决反对。”王卫国说。

  但据记者查询工商资料显示,太原建工集团实际为一家从事建筑行业的民营企业,何以控制了集体企业?

  据了解,太原建工集团原名为太原市建筑工程总公司,其原职能是管理旗下的多家国有企业,后因2004年前后太原市开展大规模国有企业改革,市政府通过挂牌出让国有资产将其改制为民营企业,而由其管理的旗下多家集体企业因历史遗留等问题至今尚未解决。

  据太原市委市政府此前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国有工交、商贸企业改革的实施意见》(并发【2004】1号文)显示,为实现工业强市、扭转国企改革滞后等问题,决定对全市70%的市属国企完成改制,国有资本将从中小企业基本退出,调整职工劳动关系。其中明确提出,要实施“四个一批”,即转属改制一批、破产重组一批、搬迁改造一批、做大做强一批,而太原市建筑工程总公司亦在其列。

  “改制之前的集体企业必须要有上级主管部门挂靠,但是太原市建筑工程总公司改制为太原建工集团后的历史遗留问题始终没有解决。”主管部分国企改制的太原市城市建设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以下简称“城建国资公司”)相关负责人说,“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无权管理非国有资产。问题主要是管理体制不顺,所以现在也不再主张讲国企改制为民营企业了。”

  “我们已经向太原市纪委举报,但至今没有结果。”王卫国说。记者也向太原市纪委、太原建工集团发出采访请求,但市纪委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回复,而太原建工集团纪委书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可奉告。”

  不过,据王卫国等人提供的视频资料显示,太原建工集团工会主席此前表示,该工会并未为三处出资,对此事也并不知情。而太原建工集团党委书记潘峰祖在回应员工质疑时却表示,三处的工商资料为虚假注册,并称:“你们爱去哪里告哪里告,即便告到天上,也要掉到地上。”

  事实上,不仅是太原建工集团一家国企改革并不顺畅,太原市的整个国企管理体制也较为混乱。上述城建国资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太原市光国有资产管理的职能部门就有三四个,且均为市政府直属平级单位,性质基本类似,职能交叉现象较为严重。

  “我们管理的企业多是民生性质的企业,比如市政、公交、自来水等,原来有10多家单位,其中有4家已经改制为民营企业,现在还剩6家国企,而这些剩下的基本上是改不动的,听说现在要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但太原市还没有文件下来。”上述负责人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方面由于国企管理体制机制不顺,另一方面企业经营思路老化,难以跟上市场步伐,这也导致现有多数太原市市属国企基本处于“非正常状态”,而企业员工方面也多出现低薪、工资停发和缓发状况。

  据上述城建国资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太原现在遍地是国企,甚至很多菜市场也都是国企来经营,但现在很多国企的职工一个月工资也就是1000多元,甚至不少企业连工资、取暖费等都发不出来,企业多数处于半死不活状态,主营业务基本停滞,只是因为还有国企的身份在,还能靠此前留下的土地房产等物业出租勉强度日。

  “但是现在不允许国企破产。”该负责人介绍说。其举例称,太原市国资委那边有一个大型煤矿连年亏损,员工工资都已经欠下好几个月,5月份的工资要到8月份才能发。而更有甚者,连一年3000块钱的取暖费也要分5个月发。“原来山西纺织厂有几万名职工,破产后政府兜底给交保险,员工发到手的工资一个月只有几百块钱,后来市政府出台政策推出一批公交安全员等公益性岗位,工资才1600元/月,但却好几千人来抢着应聘,只是因为后期不少人不符合条件没有被录取。”

  而记者从另一家国资监管单位太原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以下简称“经营公司”)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其旗下原有百余家国企,后经改革目前还剩下60多家单位,但目前还能正常经营的仅有四五家,且体量较小。“其他的企业都是不正常的企业,全靠当房东为生。”在记者试图进一步采访时,该负责人表示:“领导不方便。”

  国企老总怒踢局长大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就太原市国有企业而言,除了多数因自身能力不济和管理体制掣肘导致“僵而不死”外,如上述经营公司相关负责人所言仅剩下的四五家正常经营的企业也是负重前行。记者在当地老牌国企太原酒厂调研中了解到,在2013年之前该企业也是濒临破产,企业负债累累、人心涣散,员工社保欠缴也较为常见。

  “之前在厂里基本看不到领导,那时的企业内耗严重,拉帮结派现象突出,而这种现象并非只此一家,所以整体上大家没有拧成一股绳,也缺乏上进心,再加上管理思路有问题,外部企业一步步渗透,所以逐渐失去了市场。”见证太原经济几十年起落的太原酒厂相关负责人说,“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如果光是内耗,则没有精力去抓生产质量和市场,大家都觉得够活就行。”

  太原酒厂于2013年前后业绩好转。据其介绍,新任领导上台后主抓生产质量和产品升级换代,到2015年才正式把所有负债等历史问题全部还清,甚至开始盈利。据了解,太原酒厂在去年营业额达3亿元左右,仅利税就已达6000多万元。“现在领导们早上7点多就到厂,晚上8点多才走,就是个人企业也不见得这么拼命,随着领导开始下手干活了,员工们也都开始认真了起来。”

  但是企业效益好了,麻烦接踵而至。

  “现在太原乃至山西的营商环境不是一般的差,到各个部门办事要么是死搬教条,没有灵活性,要么根本不担当,哪怕有一点风险的事也不做,完全照本宣科,缺乏干事的氛围。”上述负责人说。

  据其介绍,尤其最近几年随着企业效益转好,企业开始被各个部门盯上,甚至安监、环保、食药的执法人员一天来几拨,说是例行公事上门检查,并且要求企业掏钱做各种检测报告、评价报告,不堪其扰。“一年光掏这种钱就几十万元打不住,很多时候他们来检查,我们不仅要陪着,还要送点烟酒,但因为我们是国企,老板不可能向民企一样给他们塞红包,所以他们就天天拿着执法证件来检查。”

  “而且在做自费评价报告的时候,我们还不能找其他企业,必须是他们指定的几家企业。”该负责人说,“虽然这些事情都不是很大,但是加在一起就觉得恶心,政府的相关部门没有服务纳税人意识。他们很多人都觉得企业经营和他们部门没有关系,他们照拿工资。前两年因为企业经营持续亏损,我和政府有关部门沟通能否酌情减缓税收,结果对方说‘你太原酒厂死活和我没关系’。连我们国企都这样,更不用提民营企业了。有时候我着急了,直接踢他们局长的门。”

  事实上也正如上述酒厂相关负责人所言,民营企业在太原生存更加艰难。

  经营广告印刷行业三四年的赵明星(化名)连同设备等一起从太原万柏林区搬回了老家吕梁交城,由于离太原并不算太远,所以原来的老客户还能维持。“当时说是涉及到环保不过关,所以房东接到政府部门的通知要求我们搬走,但实际上我们规模不大,也没什么污染。”

  今年36岁的秦政委经营机械加工企业已经15年了,而他最近打算把企业关掉。

  “企业主要是给煤矿提供机械零部件,但现在煤矿行业不景气,所以连带我们制造业也不行了,企业也从原来的40多名员工锐减到个位数,但即便如此现在每年也平均亏损二三十万元。”秦政委说,“现在煤炭上下游企业基本都不景气,关门的不在少数。原来我们给一家机械制造国企做外包供货,现在连他们自己都发不出工资来了。”

  而谈起打算关门的原因,除了市场不景气外,环保部门步步相逼也让其越发难受。“我们企业原来在市区,后来因为环保问题被赶到郊区,现在都已经搬到山脚下了那也不行。我们一个加工制造行业基本不涉及污染,也就是有点噪音,而且也都通过了环评,但即便这样也没办法。尤其是太原市明年要举办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所以今年10月份后要求我们全部停工。”

  据秦政委介绍,现在企业都是偷偷地干,遇到检查就停工,而他自己现在已经很少去厂里。“现在是不赚钱不说,关键是心情也不好,不顺心。”

  “如果一家企业倒闭或关停可能是企业自身有问题,但现在太原市整行业整行业地消亡,这说明是政府的问题,比如轻工业、机械制造、冶金等。”上述太原酒厂负责人说,“之前煤炭行业形势好的时候还可以,但一煤独大的后果是一旦市场不行将拖累各行各业,所以现在只能是靠房地产来拉动。事实上,如果真的把煤炭行业做精细,吃干榨净也不至于现在这样,但之前没有人考虑,因为挖煤见效快,而要延伸产业链相比起来见效要慢一些。之前计算过,如果把煤炭每向深加工产业链延伸一次,就有2万元的利润,但是没人做。”

  企业的不景气也反映在统计数字中,其政府税收收入和增速明显降低,甚至出现负增长。记者梳理2013~2017年统计公报发现,在政府一般性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和增速分别为207.33亿元、增长20.3%,222.55亿元、增长7.3%,221.35亿元、下降0.5%,220.38亿元、下降0.4%,247.93亿元、增长12.5%。

  房地产成救命稻草

  上述城建国资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太原近几年房价涨势明显,而房地产业也可以说成为了主导产业,现在煤炭不景气,高科技等行业也不多,生产制造业也因为环保问题等影响生产越多赔钱越多。

  “以高新区来说,虽然高楼大厦林立,但高科技的企业基本没有,大都是靠物业出租为主。”上述城建国资公司相关负责人说,现在太原市大拆大建,政府负债较多,政府最大的收入也就是卖地收入,通过修路带动周边配套发展,进而影响土地和房价走高。“现在太原城市建设发展快确实带来了外观的变化,老百姓(603883,股吧)也觉得挺好,但下一任领导恐怕很难接盘,即便接盘,太原以后恐怕也是以还债为主而不是发展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上述人士所言。在2013年太原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做到“宁受一时怨,不挨百年骂”的责任担当。

  而据记者梳理上述统计公报发现,2013年~2017年间,太原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247.33亿、258.85亿、274.24亿、282.69亿、311.85亿元;5年间预算支出分别为319.11亿、322.70亿、419.99亿、424.07亿、479.06亿元。其各年预算支出均超过预算收入。

  此外,在大拆大建方面,记者粗略统计2013年~2018年太原市政府工作报告数据显示,6年间,太原市仅道路方面就新建、改扩建主辅道路共计858条,平均一年改扩建143条道路。此外,在城中村改造中,据现有数据可查,太原市就有至少84个村被拆迁。

  据中国指数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太原市自2006年至今,累计推出住宅、商办、工业用地1757宗,其中2010年之前每年出让土地较少,多在五六十宗,而自2011年以后,则年推地均在100宗以上,其中在2013年达到顶峰为262宗。而在土地成交方面也类似,13年间,累计成交1214宗土地,其中2010年之前均在较低位置徘徊,而2011年至今则年均在100宗以上,其中2013年达到顶峰为195宗。

  上述数据显示,太原13年间通过土地出让,获得土地出让金累计约为1430亿元。记者注意到,土地出让金在2013年~2018年(截至目前)攀升明显,分别为165.27亿、137.32亿、147.90亿、235.33亿、287.27亿、110.26亿元。

  据记者统计发现,2013年~2017年的5年间,土地出让金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分别为0.67∶1、0.53∶1、0.54∶1、0.84∶1、0.92∶1。记者梳理数据发现,2016年~2017年,土地出让金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值一直维持在高位,其中2017年土地出让金更是接近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九成以上。

  据易居研究院数据显示,太原市自2013年1月至今年6月,房地产库存已经从675万平方米攀升至1017万平方米,其间虽偶有小幅回落,但整体态势却在不断上升,房价也从8149元/平方米上涨至10313元/平方米。而据2017年统计公报显示,太原市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8935元。

  据《中国建设报》此前报道,因太原市政府对房地产精准调控力度不足,成为住建部约谈的城市之一,随后太原市政府出台相关限购等调控措施。值得一提的是,住建部等七部委随后联合印发《关于在部分城市先行开展打击侵害群众利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房地产市场乱象专项行动的通知》中,决定在今年7月~12月,对包括太原在内的30个城市开展转型治理行动。

  但据《中国经营报》于今年7月底刊发的《严查下的太原楼市:无证销售、违规排号等乱象仍频现》的报道显示,捂盘惜售、变相囤积房源、违规预售等乱象难以遏制,而面对记者,有关部门也拒绝了相关内容采访。

  今年8月10日,太原国土局举行的土地拍卖会爆出冷门,相关8宗地块全部流拍,令业界震惊。业内人士表示,在当前限购、限贷等房地产深度调控过程中,太原楼市前景不明,土地价格过高,房企对市场信心不足。

  统计公报显示,2013年~2017年间,太原市GDP及增速分别为2412.87亿元、8.1%,2531.09亿元、3.3%,2735.34亿元、8.9%,2955.60亿元、7.5%,3382.18亿元、7.5%。而三大产业比重也分别从2013年的1.6%、43.6%、54.8%调整为1.2%、37.6%、61.2%,其中第二产业比重下降6%。另据相关数据显示,在中部六省省会中,2017年武汉、长沙、郑州、合肥、南昌、太原的GDP比较中,太原处于末位,而前三名武汉、长沙、郑州GDP分别高达13410.34亿、10535.51亿、9130.17亿元,分别是太原的3.96倍、3.11倍、2.70倍。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营商环境、房地产等问题向太原市住建委、太原市国资委、太原市环保局、太原市政府发出采访请求,但截至记者发稿均未获得回应。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