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红刊财经】“保壳”之路日渐艰险,谁会在2019年结束“A股旅程”

2019-01-21 20:02:49 和讯名家 

  新的一年中,两市87只“带帽”股中不仅有多家有望在正式年报业绩出台后成功“摘帽”,也有部分公司或暂停上市或黯然退市。对于持仓ST股的投资人来说,一旦对象选错,风险极大。

  从退市昆机、退市吉恩、烯碳退到中弘退,这4只A股相继在2018年迎来了属于它们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随着时间进入2019年,上市A股2018年报业绩尘埃落定,只等1月22日正式拉开披露帷幕。新的一年中,“绩差生”们或暂停上市或终将退市的“警报”已经拉响。退市新规下,“绩差生”长期趴在A股市场吸血的好日子已经不多了。

  *ST云网、*ST成诚存暂停上市风险

  “我本来等着并购重组,结果刚买没多久就遇见退市新政出台”成了不少投资者2018年最不堪回首的往事。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目前A股市场共有87只“带帽”股,其中包括29只风险警示ST股和58只退市风险警示*ST股,*ST华泽、*ST众和、*ST海润、*ST上普4家公司已被实施暂停上市。

  根据规定,A股公司连续3年亏损即会被暂停上市,如果之后6个月内仍继续亏损就要面临退市处理。由此规定来看,*ST云网、*ST成城2家公司在2016年、2017年连续亏损下,在公布2018年三季报时曾预期2018年年度业绩将继续亏损,这个结果意味着它们如果在2018年四季度不能获得大额补贴或进行重组成功,则今年难逃被暂停上市的命运。

  *ST云网戴帽前原名为中科云网,是一个典型的高科技公司名称。中科云网是由北京湘鄂情股份有限公司(上市时简称“湘鄂情”)转型后改名而来的,是一家集餐饮服务与管理、食品工业、环保科技、网络新媒体及大数据处理研究开发及应用推广等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原创始人为孟凯。说起孟凯,其曾是国内高端餐饮界的大佬。2009年,孟凯迎来他的荣耀时刻,一手创办的高端餐饮品牌湘鄂情在深交所成功挂牌上市,成为A股第一家民营餐饮上市企业,凭借着39.37亿元身价,问鼎了当时餐饮界首富。然而就在其春风得意之时,命运的齿轮突然掉转方向。2012年年底,中央出台了遏制“三公消费”的规定,餐饮业遭遇重创,中高端餐饮更是首当其冲。在业绩持续下行压力下,孟凯不得不掉头转向竞争更为激烈的大众餐饮市场,但先天基因不足,优势反而成了劣势,成本如何控制的困扰让其被中小同行扼住了喉咙,虽然有新增快餐、团膳等业务,但短期内的收益仍很难阻挡住主营业务的持续下滑。2013年,全年巨亏5.64亿元。

  或是为了避免进一步损失,孟凯选择转型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什么热门就并购什么,其通过收购相继进入了环保、影视领域和大数据领域,并将公司更改为具有科技特色的中科云网。但隔行如隔山,在孟凯的盲目出击下,中科云网2014亏损漏洞扩大至6.83亿元,首次被戴上了*ST的帽子。2015年,凭借2.84亿元的巨额非经常性收益(包括出售资产、转让商标),*ST云网获得了6557.4万元的归母净利润,成功“摘帽”。然而好景不长,自2016年一季度开始,中科云网再度陷入亏损困境,至2018年三季度,经营业绩已经2年多时间未能翻身,*ST的“帽子”也在2017年4月27日被重新戴上。2018年10月26日,中科云网提前预告的年度业绩显示,2018年全年净利润预计再度亏损,如此结果意味着若公司再没有外延式收入“画皮”般的粉饰,其暂停上市只在数月之后。

  *ST成诚也面临着同样的风险。2018年12月17日,公司公告更换实控人,此前被视为“救星”的赛伯乐投资甩手离场,这让*ST成诚的“保壳”之路愈发艰险。2016年、2017年,*ST成城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21447.7万元和7093.38万元。2018年前三个季度,虽然表面上整体保持了盈利,一季报、中报、三季报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725.91万元、2434.17万元、1479.62万元,但如果从各季度业绩环比表现看,二季度、三季度实际分别亏损了291.74万元和954.55万元。若进一步分析可知,其前三季度的盈利与其获得4759.73万元投资收益,包括收回已经计提坏账的应收账款、拍卖哈尔滨房产所得、折旧收益、政府补助等有关。

  “剧情”总是惊人的相似,2015年*ST成诚也曾施展过相同的办法为公司业绩“大洗澡”,当年完成了2941.37万元的归母净利润。然而此后连续2年亏损,到了2018年度,随着计提财务利息支出的不断增加,全年净利润再次预计亏损。暂停上市压力下,*ST成诚又该如何上“妆”呢?如若卸掉其非经常性收益的“妆”,该公司早从2012年就已踏上了年度扣非后净利润长期为负的道路了。

  另外,同样在2016年、2017年出现连续亏损还有*ST抚钢、*ST皇台、*ST椰岛、*ST蓝科、*ST夏华,尽管它们目前尚未公布2018年继续亏损的公告,但就它们2018年前三季度相继亏损收官的情况看,若不能在四季度获得新的利润来源,则上述6家公司也将会被暂停上市。

  *ST华泽、*ST众和、*ST上普或终止上市

  相比即将面临暂停上市风险的公司,*ST华泽、*ST众和、*ST上普的前景则更为昏暗。自2018年暂停上市以来,不排除在最新年报发布后存在终止上市的可能。让人揪心的是,这3家公司均已提前公布了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继续亏损。

  “如果你能吃得起一顿费用超过200元的饭,那你可能就比上市公司还要有钱了。”*ST华泽于2019年1月5日发布公告称,预计2018年亏损10亿~13亿元。比穷,*ST华泽绝对是认真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其母公司期末货币资金只有196.31元,而在2018年中期、2017年度,更是仅有73.67元、53.76元。翻看历史,*ST华泽曾预约在2018年4月27日公布2017年年报,但最终“过了预产期”,直到2018年6月29日才姗姗来迟。究其原因是大股东未按时支付审计费用,自此“史上最穷上市公司”的名号被赋予了*ST华泽。而正因囊中羞涩,该公司甚至连维护官方网站域名的费用都不足,致使网页关闭。对于*ST华泽而言,一旦2018年年报亏损成真,按规定将直接退市。届时,深陷其中的6.77万户投资者很可能遭遇“血本无归”的损失。

  当然,为了避免终止上市,戴帽公司们也会积极谋变。从众星拱月的莆田第一股到众人谴责的“流氓”公司,徘徊在退市边缘的*ST众和不断寻求着恢复上市的机会,但进展并不理想。*ST众和主营业务分为纺织印染和新能源锂电,其中纺织印染业务已经持续数年亏损,新能源锂电池业务最近也不太景气。2018年12月2日,公司在《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中表示,由于持续亏损、流动资金紧缺、市场环境等因素影响,纺织板块业务已全面停工,自2017年6月以来,一直在推进纺织板块资产出售事项,但至今未寻到承接方;新能源锂电板块,由于资金紧缺、锂盐及锂电池产品价格下降等因素影响,该业务也陷入了经营不佳的困境,主要资产马尔康金鑫矿业有限公司目前已经处于停工状态。其实,*ST众和早前也曾成功引入内蒙古兴业矿业(000426,股吧)股份有限公司最高不超过6亿元的财务资助,但因作为财务资助担保物的厦门新能源持有的阿坝新能源62.95%股权尚在法院冻结之中,使得相关资助事宜无法推进办理。

  身为“保壳老司机”,*ST上普近几年的日子也不太好过,自2018年5月2日停牌至今始终未能复牌交易。回顾其2004~2017年14年的经营情况,可以发现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影响,扣非后净利润始终亏损,14年来若不是依靠变卖资产苟且活着,就其经营业绩表现来看,估计早就可以退市好几次了。2018年前三个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再度亏损11102.86万元,在2018年第四季度,若没有资产变现成功或意料之外的重组惊喜,则连续5年归母净利润为负值的*ST上普铁定会被强制退市。

  远离绩差股,谨防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同于上述公司,从提前公布的2018年年报业绩预告看,目前也有14家退市风险警示股基本“保壳”成功,3家风险警示股或有望在2018年度归母净利润实现增长后成功“摘帽”。

  在年度业绩预告中,*ST新能2018年度的净利润额预计实现9.5亿~12亿元。*ST新能能够“保壳”成功同样依靠了非经常性收益的帮助。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实施重大资产出售,向泰山电力公司出售了截至评估基准日为2017年7月31日的母公司账面除应收股利、应交税费及所持有的曲阜电缆51%股权外的全部资产和负债,资产交割实现的转让收益高达5.67亿元。类似公司还有*ST凡谷,其拟同意由武汉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以补偿方式收回所持有的2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地面上的建筑物、附着物等资产。初步测算,预计将增加收益约2.29亿元。

  此外,有望保壳成功的*ST海投、*ST船舶也因报告期内出售股权、*ST圣莱得益于出售资产。但不管如何,从整体来看,绩差公司年底的“保壳”成功,大多是依靠一次性收益增厚所致。

  “带帽”股业绩虽然不景气,但不可否认的是其自2018年10月下旬展开了一波强势上涨行情。2018年10月19日~2019年1月17日,在上证综指仅上扬2.94%的情况下,剔除期间未正常交易的公司,68只“带帽”股股价上涨67只跑赢了市场均值;14家公司涨幅超过了50%;*ST慧球更是凭借连续11个涨停股价大幅上涨了121.05%。对于ST股在2018年年底的强势行为,除了每年年末“摘帽”行情惯例影响外,2018年年底鼓励兼并重组的政策出台对“壳”概念股也形成了直接利好。

  回首历史,几乎每一次的“壳”炒作最终都由被监管而结束,而目前针对最近这次ST股的炒作还尚未有针对性的政策出台,当然,关注函还是不少的。2018年年底,上海证券交易所曾连续对十家沪市公司进行了密集谴责,其中有5家为*ST公司。从监管层主要关注点来看,其关注的是ST股的业绩业务情况、债权债务重组及控股权转让的合规性以及信息披露的及时性等问题。

  对于ST股,观察发现,除了众多散户喜欢扎堆其中,机构同样喜欢。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ST华泽股东中就有17家公募基金身影,*ST众和股东中也有1家。而不同于多数机构投资者的专业老道,亦不同于中小散户的“盲打误撞”,牛散群体却是ST股的常客。身为ST股“投资代言人”的陈庆桃,从上市公司2018年三季报来看,其重点持有(入围十大流通股东榜)的标的仍是“清一色”的“带帽”股,这其中包括了*ST华泽、*ST众和等。按照早年逻辑,信奉“富贵险中求”的陈庆桃其之所以押注绩差股,无非是赌公司重组自救,待个股基本面发生重大变化估值提升后随之获得可观收益。但今时不同往日,随着退市政策不断完善,加之监管部门的重拳治理,上市公司退市已非新鲜事,相关退市案例不断涌现。其重点持有的*ST华泽因上市公司相关人员此前涉嫌证券犯罪案件被移送公安机关并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结合最新退市政策,其退市已是“大概率事件”。届时,不排除持有119.82万股*ST华泽股份的陈庆桃很有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本文已刊发于2019年1月19日出版的《红周刊(博客,微博)》)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