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他乡

2020-01-02 08:41:48 都市快报 

如果你在异国他乡生活、求学、旅游或工作,请把你的所见、所闻、所感写给我们。数百字,配张图,让快报读者通过你的视角、你的笔端,看看这个多彩的世界。

来稿请发送电子邮件至hangzhoufeel@126.com,附上寄送稿费地址和联系方式。谢谢。

梅怡雯(澳大利亚墨尔本)

不能拿手电筒直射萤火虫

提到萤火虫,很多人可能会不以为意地说:“不就是一些会发光的小虫子吗?夏天去乡下转一圈不就能看到了?”

但如果是蓝色的萤火虫呢?

蓝光萤火虫,是南半球独有的一种萤火虫品种。它们和我们熟知的黄色萤火虫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不会飞且发出蓝色或绿色荧光,体型更像是没了翅膀的蚊子。人们一般会去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或者新西兰参观这些独特的小虫子,因为我在墨尔本上学自然就近选择了前者。

参观的地点是一个位于山顶的国家公园(春溪国家公园),考虑到交通和安全问题,我和小伙伴们特地找了一个旅行团报名。进入国家公园前,导游小姐姐还给每人分发了一枚小巧的手电筒。出于对萤火虫的保护,整个国家公园内是没有一盏路灯的,里面可谓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这一枚枚小小的手电筒将成为我们参观路上唯一的指路灯。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萤火虫靠自身发出的微光吸引并捕食其他昆虫,一旦被手电筒的光直射它们就会一整夜失去发光的能力,继而活活饿死。所以行走的时候导游都会要求手电筒只照明脚下的路,且进入到萤火虫大量聚集的山洞后禁止使用一切设备拍照。

当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徒步穿越古老的森林,来到经流水冲刷自然形成的萤火虫洞内。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奇妙景象深深震撼。这是一种言语无法描绘的美,恍若漫天银河坠落人间。当我们走近观察,又会感觉萤火虫宛如串串珠帘垂挂在洞穴顶端,发出朦胧微光。

每一个游客都自觉遵守参观要求,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欣赏美,而不是手机或相机。

凯西(澳大利亚墨尔本)

喝咖啡要喝不在菜单上的咖啡

墨尔本是一个离不开咖啡的城市。在这里,人们花上5澳元(约合人民币24元),就能在街头小店喝到世界级的精品咖啡。

有“咖啡之都”之称的墨尔本,吸引了无数咖啡爱好者朝圣。在我还没有去澳大利亚留学之前,就有听闻过墨尔本深厚的咖啡文化。现在近距离观察,墨尔本人到底有多爱喝咖啡呢?

不夸张地说,大街小巷、火车站旁、商场内、校园里、菜市场内,甚至理发店里都有个小小的精致的咖啡店。这些包括在维多利亚女王市场里的开放式咖啡铺MarketLane,开在墨尔本大学校区内、全城数一数二的精品咖啡馆SevenSeeds,以及闹中取静的街角咖啡小店Patricia……相比于传统的商业化咖啡厅,这些风格鲜明但又不起眼的路边咖啡小店,才是墨尔本人的心头好。

澳大利亚人还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更符合他们口味的咖啡,即非常有名的澳白咖啡(FlatWhite)。相比于传统的拿铁,澳白的咖啡比例更高,且奶泡的厚度较薄。

而对于咖啡上瘾的墨尔本人,更是发明了属于他们隐藏菜单版本的“神奇咖啡”(“Magic”),并且每个咖啡爱好者都对此心照不宣。在街头小巷大大小小的咖啡店里,这款咖啡并不会被写在菜单上。比起普通的澳白咖啡,这杯“Magic”咖啡在口感上要更加浓郁。

来到墨尔本,不妨尝试一下街边不起眼的咖啡小店。跟咖啡师点一杯在菜单上没有的神秘的“Magic”咖啡吧。

虎脸(美国芝加哥)

医院里的礼物发放日

我工作的儿童医院有个特别的Adopt-a-Family活动(认领家庭),每当新年到来之前,就会举行礼物发放日,这个时候门诊侧厅就会变成礼物集中地。

几十个有各种困难的患儿家庭被医院各科室部门“认领”,每个家庭提供包括患儿在内家里所有孩子的新年心愿清单,然后由认领全体员工一起按着单子准备礼物。我所在科研部认领的家庭,患儿是唯一的孩子,今年大家给她准备的礼物已经堆成了小山。

医院这个活动几年前由两个护士发起,因为她们目睹各种患儿家庭的不幸,希望能用节日祝福给他们带来一些安慰。每年组织活动全靠几个志愿护士,从一个月前开始征集名单、联系受助家庭到最后收集礼物安排发放。

医院各科室接触到有困难的家庭,都可以提名“认领”,而且大都来自先天性心脏病、癌症新生儿重症急诊等科室。很多像我们这样的非临床部门也会申请参与,每年数量都在增加——从当年认领16个家庭开始,今年已经达到65个家庭的171个孩子。

关于这些家庭是如何被选中的,我听说了很多不幸的故事。比如有一个刚做过脑出血手术的患儿,他的高中生哥哥过马路时遇到违规车辆,他将同行另一个孩子奋力推开,自己却被撞身亡。比如有一个并不富裕的寄养家庭不舍得离开他们监护的重病患儿及其两个姊妹,决定正式收养他们,哪怕这样意味着他们必须付出大笔律师费,并且不可能再收到政府支付的监护费用。这样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

陈永耀(加拿大多伦多)

被臭鼬击中了臭弹

那天晚上,我从社区中心游泳后回家,走到半途,见大马路边停泊着的车下,有只野兔大小的动物。于是,好奇心顿起,捡起路边石块,朝它掷去。不料,它竟不往远处逃跑,反而朝我身边冲过来,钻进我后面的花坛树丛里。

顿时,一股臭中带苦涩的奇异味道,浓郁袭来。我立即明白了,它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臭鼬,在经过我时,朝我施放了“生化毒气弹”。初次见面,就有如此奇遇,让我既惊又嗨。

进到家门,我指手画脚描述奇遇,但我身上的浓郁异味已经熏到了大家,“啊!你被臭鼬袭击了!”“臭鼬在门外放个屁,会臭上半个月!”“赶快的!你赶快出门,衣服裤子鞋子运动包,全都脱在外面,全部扔掉,不能进门!”

全身行头全废了,只因扔块小石头!我有点不信邪,试着洗刷了鞋子,真没用,苦臭依旧。于是,那套行头一直存放在车库,闻了几次异味没有减弱,我也就没了耐心。

巧的是,第二天晚上回家穿过最后一条马路时,竟然又见到家对面绿化带有只臭鼬,然后横穿马路直接钻进了我家门口的石阶下(由于地面沉降,石阶下有个空洞)。有了前一天的教训,我既不敢靠近,又不敢远程攻击,无可奈何。

接连遭遇,心有不服,遂查阅“臭鼬百科”。果然,一旦臭鼬遇到危险,会迅速掀起尾巴,屁股对敌,高压喷射雾化的“油料”,“屁弹”黏着力极强,中人欲呕,且经久不散,难以清洗。

钱真多(杭州游客)

我在英国挣了两顿早饭

这趟去约克郡,住的据说是当地数得着的好酒店之一:Grand。万万没想到,看上去这么体面的五星级酒店,凌晨四点开始持续出现噪声,烦得我毅然投诉。不太灵光的英语让我的争辩功力百不存一,最后委屈地接受了一顿免费早饭当补偿。

导游赵先生来接我时还夸我能干,“这家酒店的早饭要27英镑(约合244元人民币)一餐呢。”可是我只想要个好的睡眠。

转战爱丁堡,入住时前台苏格兰妹子啾啾啾啾了一阵,大意是如果我愿意把大床房改成单人间,就可以免费送我一份早饭。我说行。赵导帮忙翻译完后,一拍脑门:“我懂了,合着就是你在英国,怎么住都能挣到免费早饭。”然后赵导满眼期待看着我,“我看你回到伦敦怎么挣出早饭来。”

让赵导失望了!伦敦住的酒店既没有噪声供投诉,前台也没有让我以空间换早饭的提议,我只能乖乖每天跑到酒店外面去买个5镑的三明治当饭吃。

万万没想到,退房时,前台妹子告诉我,我居然享用了一次价值16镑的客房送早餐服务!

什么!一万句中文控诉如弹幕般在我头顶炸开!根本没吃过的早餐怎么算到我头上了?既然是送餐服务,把服务生叫出来对质啊!什么人居然敢冒我的名义订餐!妹子你也不看看,凭我的英语能力,支持得了冒名吃饭这么复杂的社交活动么?

千言万语最后变成反复一句话:“notme!(不是我)”前台最后表示,那行吧您先走,咱们自己再核对一下。

这两天没事就刷信用卡,终于放心地看到自己的押金全部退回来了。松了一口气之余有一丝好奇,这是哪位大神借我的名义挣了顿早饭?

本版配图

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萤火虫glowworm

臭鼬skunk

奶泡milkfoam

先天性心脏病congenitalheartdisease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