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新青年”战疫

2020-04-18 09:36:50 山东商报 

济南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队员们在学校进行消杀作业山东商报·速豹新闻记者张舒摄

疫情暴发以来,济南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队员们逆行而上,一直坚守奋战在一线

大年初四疾驰200多公里进村购买防疫设备,每日肩负40多斤消杀仪器洗“酒精澡”,连续七十多天住在队部至今没有回家,三个月免费消杀60多家学校、社区、养老院……济南90后小伙儿冯磊的朋友圈里,记录了济南一支民间义务救援队的战“疫”坚守。 文/图山东商报·速豹新闻记者张舒

不停的消杀

因为长期暴露在消毒药喷雾中,冯磊的脸部、手部皮肤被腐蚀脱皮,眼睛过敏浮肿,嗓子沙哑。作为济南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队长,从正月初五至今,他和队员们坚持为省城60多家学校、社区、养老院等单位进行义务防疫消杀。

今年春节期间,山东启动重大突发公共事件I级响应,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的冯磊集结救援队的队员们组建了一支消杀队伍。几经周折,正月初三,冯磊终于辗转联系到潍坊青州一家村办工厂买到了消杀设备。为了尽快拿到机器,隔天他连夜开车前往工厂所在地,凌晨2点抵达村口,在车里瑟缩着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从厂长手里接过库存仅剩的两台设备后,冯磊火速赶回济南,救援队当天就投入到社区防疫工作中。

从正月初五开始,救援队深入省城各辖区单位进行防疫消杀。与此前从事的车辆、人员、自然灾害等紧急救援相比,防疫消毒连续作业的时间相对更长。队员们每天背着四十多斤的设备,穿着防护服持续工作6小时以上,一天最多消杀了8个小区,作业面积近200万平方米。“一天下来,大家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肩膀被机器背带勒出血印,鼻梁让防护面罩压得一片青紫。”冯磊说,随着申请消杀的单位越来越多,为了节省时间,很多队员一整天不喝水、不上厕所,有时午饭都顾不上吃。

市民的认可

因为长期置身消毒喷雾之中,救援队中的不少人都经历过氯气中毒。冯磊回忆,“第一次连续消毒5个小时后,我就出现恶心眩晕的症状,眼睛刺痛肿胀,能明显感觉到嘴里有氯水的味道。”他强忍着头痛去药店买了牛黄解毒片,又熬了绿豆汤一起灌下去,才渐渐缓解不适。

消杀过程中,很多市民会向救援队表示感谢,“学校老师特意手写奖状送给我们;养老院的老人们双手合十向我们表示感谢;社区里的居民买水买面包,怕我们不收扔下袋子就走……”冯磊说,“每当收到来自市民的认可和感谢时,队员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疲劳顿消,觉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家人的支持

90后小伙儿王洋是一名退伍军人,2018年,担任公益志愿者的他与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相识,随后加入并与救援队共同成长。

作为家中独子,婚后的他和妻子为方便照顾双目失明的母亲,一直与老人一起生活。1月29日,得知救援队购回消杀设备之后,他第一时间联系到队长冯磊,自愿加入防疫队伍。报名之后,王洋一时不知怎么向母亲开口,考虑再三,为了不让老人担心,他决定暂时隐瞒家人。“我说单位提前复工需要回去上班,见母亲和媳妇面露担忧之色,又保证每天‘点对点’ 通勤很安全。”自此之后,他每天穿着单位工装佯装上班,回家前再换下防护服穿回工装。

随着救援队消杀作业的单位越来越多,不少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会拍摄照片和视频,发微信为队员们点赞。2月初的一天,王洋的妻子突然在朋友圈中看到丈夫的身影,照片中的他穿着防护服置身于消毒烟雾中,穿梭在数十公里外的陌生街道。

默默的坚守

“媳妇儿知道我瞒着她,最初很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王洋说,之后他开车带着母亲和妻子前往救援队队部参观。“办公室的一面墙上挂着近百幅锦旗,每个后面都有个动人的故事。听着王洋的讲述,母亲流着泪小心又仔细地抚摸着每一面锦旗。临走时,老人从包里摸索着掏出一千元现金,坚持要捐给救援队,作为对儿子热爱的公益事业的支持。“妻子说那天之后对我有了更深的了解,此后执行消杀任务,家人鼎力支持再没二话。”王洋动容地说。

从正月初五至今,冯磊一直没回过家,在队部一住就是七十多天,这三个月中的每一次防疫任务,都被他记录在自己的朋友圈里。

今年是新青年义务应急救援队成立的第3个年头,已经累计完成400多次救援任务。他们之中,有快递小哥、挖掘机司机、退伍军人、公司职员、医生、老师……队员们平时从事着自己的工作,遇到救援任务时就会集结出动。冯磊说,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会继续坚守,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