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5月节后莫斯科市长拟解除隔离限制 俄战疫措施执行不到位华人就地防疫就是空谈

2020-05-03 05:03:33 和讯名家 

  截至5月2日18:48分,俄罗斯新冠肺炎累计确诊患者已达124054人,累计确诊人数居世界第七位。俄罗斯的疫情正在“爬坡”,那么疫情高峰期究竟在何时才会到来,疫情又将在何时结束?俄罗斯最终将有多少人被感染?疫情总体上仍是可防可控的吗?俄罗斯政府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俄罗斯经济研究中心的专家、经济学副博士阿卡西·塔瓦迪扬表示,借助数学模型,可以进行模拟实验从而预测出俄罗斯疫情的高峰期将在何时到来。塔瓦迪扬认为,对于莫斯科疫情的预测应是最有信心的,原因是莫斯科发布的数据很详细,而且新冠疫情在莫斯科开始流行的时间比其他城市都要早,因此数据更加丰富,动态变化更加明显。

  “在不久的将来,莫斯科的新冠疫情将达到高峰。莫斯科新冠的流行动态应该与欧洲和美国的大城市是相似的。”他预计莫斯科将在5月初迎来疫情高峰,莫斯科的疫情将在8月初结束,莫斯科预计总感染人数将达到17万;首都周边的郊区疫情结束时间会比莫斯科稍早一些,整个中央联邦区的总体态势与莫斯科类似;除此之外,预计在高峰时期,莫斯科每天就会有5000例新增病例;在高峰期结束后,中央联邦区的现存确诊病例将有6万人,但是这一数字并不包括莫斯科和莫斯科州。

  值得注意的是,专家对于疫情动态的预计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将随着人们之间的社交距离变化。也就是说,如果人们自觉隔离,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那么病毒的流行动态就将放缓,疫情的高峰就可能延缓至八月出现,与此相适应的是感染人数也将减少。

  俄罗斯3月31日确诊人数尚控制在1264例,可以说维持在了一个较低的水平。但是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俄罗斯尤其是莫斯科的新增确诊人数就呈现出了爆发式的增长态势,这究竟为何?首要原因是俄罗斯虽在东面严防死守使得其东线“固若金汤”,但是对于西线俄罗斯终究是大意了,从欧洲方面回来的俄罗斯公民并没有引起俄罗斯太多的注意。其次,增长了近8倍的核酸检测量也是后期确诊人数激增的重要原因。最后,俄罗斯早期的防疫措施着眼点主要在限制境外输入上,对于本地居民的防疫措施并算不上严格,甚至一些居民在疫情已经成为全球性流行病时也没有戴口罩。还记得前两日报道的在罗斯托夫因新冠肺炎去世的张大夫吗?张大夫在当地的俄罗斯好友奥克桑娜便直言:“在张大夫去世后我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俄罗斯虽然累计确诊人数众多,但是官方报道的死亡率却非常低--不足百分之一。俄罗斯当局表示如此低的死亡率和俄罗斯尤其是莫斯科不断升级的抗疫措施有很大的关系。基于今天防疫工作的“大好成绩”和专家对疫情的乐观估计,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日前竟然表示,如果莫斯科的疫情态势积极向好的话,五一假期过后可能会考虑解除首都的严格限制。

  索比亚宁对于放松严格的抗疫措施的愿望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量,如何平衡经济发展与居家隔离,如何应对企业复产遥遥无期,失业率居高不下,百姓生活水平骤降等一系列的疫情带来的民生问题是目前许多国家政府都在仔细思考、努力解决的问题。

  确实,俄罗斯政府在5月1日以前认为疫情的整体态势较为积极。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局长安娜·波波娃已经亲口证实,俄罗斯新冠病毒的日感染增速已经大幅下降,下降幅度超过20%。但这话说完就打了脸,5月2日,单日新增病例近万人。莫斯科市政府如果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解除居家隔离禁令,那相当于彻底放弃抗疫斗争。

  事实上,俄罗斯绝不可放松抗疫政策,尤其是莫斯科绝不可掉以轻心!首先,莫斯科的人口占整个俄罗斯人口的十分之一,所以莫斯科是俄罗斯抗疫能否早日取得最终胜利的最关键一环;其次,确诊人数还在不断攀升,虽然莫斯科的核酸检测普及程度已经十分广泛,但是即使集全国之力也仍然无法做到给每个莫斯科人都做一次核酸检测,目前莫斯科接受了核酸检测的居民尚不足十分之一。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弗拉基米尔·斯塔达杜波夫公开承认,莫斯科新冠病毒检测的检出率增加了两倍。

  索比亚宁在其个人博客中透露,莫斯科的实际感染人数大约为莫斯科总人口的2%。“这将是受疫情影响的世界性城市中的最低值,这一切都得益于莫斯科人对自我隔离政策的支持和对于纪律的遵守,我们才得以控制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莫斯科市长的言辞很明显在为自己开脱。莫斯科早在1月中旬就开始针对中国入境旅客进行严格检查了,可见防疫工作开始得非常早。那时,就要求从中国入境的人员都要在驻地隔离14天。后来,欧洲回来的俄罗斯公民把病毒带入莫斯科,莫斯科才决定从有疫情国家返回的旅客都需要隔离14天。莫斯科部分市民并没有严格执行隔离规定,违规事件频频发生。3月26日,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承认,当时全国有500多名入境者违反隔离规定。

  到了3月下旬,俄罗斯的感染人数约1000人。3月25日,普京宣布全俄从28日至4月5日放假,希望公民不要出门,在家隔离。3月28日和29日,也就是莫斯科为控制疫情放假开始的头两天,莫斯科市长多次呼吁市民在家呆着,以便于防止疫情继续扩大。但部分市民根本不听劝告,照样在市中心闲逛,在公园里带孩子散步。到郊外烤肉喝酒。为了严肃防疫措施,自3月30日起,莫斯科市政府禁止全体市民出门活动。

  在居家隔离执行了半个月后,本来已经小有成绩,但莫斯科市政府又搞出一个电子通行证制度。该制度核心是让想要出行的人在网上申请通过电子通行证。结果,4月15日,电子通行证实施的第一天,莫斯科逾百万人合法出门。因为进地铁前警察要检查每个人的电子通行证,结果造成莫斯科市每个地铁站口都人满为患。4月15日,莫斯科感染人数为14776人。也正是这两周前莫斯科地铁“群体聚集”事件的发生,造成了5月2日感染人数达到了62658人。根据莫斯科市政府近一个星期的记录,每天至少有1400人违反居家隔离规定。

  莫斯科市长在这么多官方数据面前仍然痴人说梦,说什么今天的防疫成绩“得益于莫斯科人对自我隔离政策的支持和对于纪律的遵守”。试问,每天有1400人违反隔离规定算是遵守纪律么?在疫情严重的今天,有一个人违反规定都会给社会带来极大的危害。而莫斯科每天有上千人违规,可见疫情防控有多么松懈。

  就在防疫工作漏洞百出的时候,莫斯科市长还想要在5月节后解除限令,这不是在做抗疫斗争,这是彻底向病毒投降了,步了欧洲某些国家的后尘,大有走群体免疫之路的嫌疑。疫情爆发后,每个华人都积极在居所隔离,严格执行莫斯科市政府的居家隔离规定,如今莫斯科华人抗疫斗争的所有努力都被每天1400多名违规者践踏着。

  还有一问!中国驻俄罗斯外交代表机构号召和鼓励所有的华人在俄罗斯就地防疫,让华人和俄罗斯人民一道赢得这场伟大的抗疫战争。现在看来,一将无能累死千军,跟着莫斯科市长一起抗疫,胜利遥遥无期。怎么办?回国容易被扣上“闯关”和“千里带毒”的帽子,就地防疫又没有当局正确的领导。在俄罗斯的华人和在欧美的华人一样,看着当地的疫情失控和蔓延毫无办法。中国作为控制疫情最有效的国家,应该挺身而出,只把疫情阻断在国门之外赢得不了全球抗疫斗争的胜利。作为新时期战略协作伙伴的俄罗斯更应该首先得到中国的帮助。

  抗疫援俄,拯救侨民!防疫输出,保家卫国!!!

  《俄罗斯经济评论》真诚感谢近日赞赏我们的热心读者!!!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俄罗斯经济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