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5000万应收账款担保人公司业绩大缩水 英可瑞视而不见全无风控意识

2020-07-23 07:59:58 和讯网  青松

  2017年11月上市的英可瑞(300713,股吧),上市前后的业绩一直处于波动状态,上市当年实现营业收入38,050万元,同比下降2.13%,净利润8,423万元,同比下降13.78%;2019年,英可瑞实现营业收入28,942万元,较上市当年下滑23.92%,净利润-2,143万元,两年时间由盈转亏,盈利能力大幅下滑125.44%。

  盈利能力大幅下滑的背后,是英可瑞成本费用的高企、资产质量的下滑及资产周转效率的降低。

  2019年,英可瑞营业周期为516.57天,创历史新高。按照一般的经营逻辑,营业周期的增加势必对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但英可瑞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金额则逆势由-465万元转为5,713万元。

  上市前净利润最高9,769万元 上市成业绩滑铁卢分割点

  2013年—2019年,英可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变化情况如下图所示:

000万应收账款担保人公司业绩大缩水 英可瑞视而不见全无风控意识

  2013年—2019年,英可瑞营业收入由5,947万元增至28,942万元,年复合增长率29.84%,营业成本由2,814万元增至19,766万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8.39%,远高于收入的增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则由935万元降至-2,143万元,由盈转亏;扣非净利润由899万元降至-3,739万元。

  2019年是英可瑞首度亏损年份,业绩的下滑并非一蹴而就。

  2016年,英可瑞上市前一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769万元,创历史最高,之后业绩就逐渐萎缩,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滑13.78%,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高达85.74%,扣非净利润仅735万元,甚至低于2013年;2019年英可瑞净利润由盈转亏,扣非净利润亏损3,739万元。

  盈利能力的下滑,是成本与费用的高企,2013年—2019年,英可瑞营业成本与相关费用对比如下表:

000万应收账款担保人公司业绩大缩水 英可瑞视而不见全无风控意识

  2013年—2019年,伴随营业收入的增长,英可瑞营业成本也由2,814万元增至19,766万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8.39%,远高于同期收入29.84%的年复合增长率。

  成本控制不当,导致毛利率下降,由2013年52.69%一路下滑至2019年的31.70%。除了成本的增幅带来的盈利压力之外,费用的增长也为英可瑞的盈利能力再添负担。

  期间,销售费用年复合增长率为34.46%,管理费用+研发费用(2017年研发费用开始独立于管理费用,为方便横向对比,管理费用仍与研发费用合计计算)年复合增长率25.73%,资产减值损失(为方便横向比较,资产减值与信用减值合并计算)年复合增长率118.30%。

  近5000万元应收账款担保人公司业绩大幅下滑,英可瑞却视而不见

  规模扩张带来的收入增长,同时也带来了资产质量的下降,经过上市后几年的积累,资产下降带来的后遗症就是盈利能力下滑。

  2018年,英可瑞对漳州市安顺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高达4,934万元的应收账款计提50%坏账准备。

  2018年11月22日,英可瑞发布公告称,与漳州市安顺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顺新能源“)开展业务,主要向安顺新能源供应高压直流汽车充电源模块和模块输入输出端子产品。陈建顺先生同意为漳州安顺与英可瑞的交易进行担保并出具书面《承诺书》,承诺对漳州安顺与英可瑞所签订的《买卖合同》的应付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根据公告,2017 年 9 月,英可瑞与安顺新能源签订合同金额2,385万元,2018 年 5 月 16 日,英可瑞收到漳州安顺背书转让的金额为2,385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商业承兑汇票的付款人为漳州市铭恒科技有限公司,出票日期为 2018 年 05 月 12 日,汇票到期日为 2018年 11 月 11 日。

  11月21日,英可瑞开户行收到漳州铭恒的开户行开具的委托收款拒绝付款理由书。

  公告所提到的陈建顺,是富顺光电科技股份(以下简称“富顺光电”)有限公司法人,也是2015年雪莱特(002076,股吧)耗资4.95亿元收购的主体。

  2019年10月22日晚间,雪莱特发布公告称,拟将合计持有的富顺光电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以1元价格转让给好来电(厦门)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漳州市金鑫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鑫丰)。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及子公司不再持有富顺光电股权。富顺光电已处于停产状态,且净资产为负。

  根据公开资料,富顺光电2018年营业收入仅1.12亿元,大幅下滑74.45%,实现净利润-3.65亿元;雪莱特对2015年收购富顺光电所形成的1.68亿元商誉进行了全额减值计提。

  实际上,根据雪莱特2018年半年报,富顺光电当期实现营业收入12,643万元,同比下降25.06%,净利润1,502万元,同比下降27.58%。

  雪莱特历年业绩报告显示,富顺光电2015年—2019年上半年业绩情况如下:

000万应收账款担保人公司业绩大缩水 英可瑞视而不见全无风控意识

  实际上,富顺光电2018年中报业绩就出现下滑,实现营业收入12,643万元,净利润大幅下滑至1,502万元,2017年中报净利润2,074万元。

  蹊跷的是,富顺光电2018年全年收入较2018年上半年还低,这意味着富顺光电下半年不仅没有收入,而且还有退货。

  对于英可瑞而言,既然买卖合同由富顺光电法人陈建顺作为担保人,那么对于近5000万的应收账款担保人的动向应密切跟踪。

  实际情况却是,随着富顺光电业绩的一路下滑,尚需富顺光电法人做担保的业务往来,自然也要被波及。

  英可瑞2018年的中报对此应收账款的风险只字未提,也未从财务谨慎原则出发,对其计提坏账准备。而是在商业承兑汇票拒付之后才在2018年年报中计提了50%的坏账准备,2019年半年报同样未作任何处理,最终在2019年对剩余的50%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

  至于漳州市安顺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与陈建顺有何关系,暂时从股权架构上未找到关联。

  A股上市公司近4000家,上市前业绩即开始下滑,上市后业绩更是遭遇滑铁卢一般,历史最高盈利近1亿的英可瑞,现已处于收入、盈利双双下滑的局面,风控意识薄弱是否是加剧其业绩下滑的催化剂?

  

(责任编辑:孙谋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