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谁将带领WTO?三位女性候选人呼声高

2020-09-08 06:55:26 第一财经日报 

  世贸组织(WTO)新总干事遴选程序正式进入磋商和“淘汰赛”阶段。

  根据WTO相关规定,自9月7日起,世贸组织总理事会启动第一轮磋商,到9月16日为止,将淘汰8名候选人中的3人。

  谁将最先在“八进五”淘汰赛中晋级呢?根据多方预测,来自肯尼亚尼日利亚韩国的三位女性候选人此次的赢面最大。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教授朗万(Bruno Lanvin)曾长期在世界银行和联合国系统内任职,在此次WTO新总干事甄选过程中,作为日内瓦贸易圈中的“局内人”,他为几位候选人都提供了有关贸易方面的建议。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他表示,目前在如何“平衡”各方诉求方面,仍然没有定论,不过如果能有一位女性总干事,肯定是一个积极迹象,现在联合国体系里面女性高级管理人员的比例已经大幅上升了。

  在各方中“找相同”和“找不同”

  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主席戴维·沃克(David Walker)、争端解决机构主席达西奥·卡斯蒂略(Dacio Castillo)和贸易政策审议机构主席哈拉尔·阿斯佩隆德(Harald Aspelund)三人,将从7日开始同WTO所有成员进行三轮磋商。

  具体而言,9月7日至16日,WTO方面即将开始首轮“八进五”淘汰,随后在第二轮进行“五进二”淘汰,第三轮磋商则将直接决定谁当选。按照当下的预期,各方最晚将在11月上旬选出第七任新总干事。

  一位曾参与过以往甄选过程的WTO资深学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类磋商通常由WTO总理事会成员同成员方单独会面,其磋商内容就是在各方中同时“找相同”和“找不同”,在目前的初选阶段,与其说是甄选新总干事,不如说是先淘汰各方最无共识的候选人。

  目前,得到提名的八名候选人分别来自墨西哥、尼日利亚、埃及摩尔多瓦、韩国、肯尼亚、英国沙特阿拉伯,此次的各位候选人多为经济、贸易或外交领域的部级官员。

  其中两位来自非洲的候选人,肯尼亚贸易部前部长阿明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ed),以及尼日利亚经济学家、尼日利亚财政部前部长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Ngozi Okonjo-Iweala)目前的呼声最高。

  阿明娜·穆罕默德曾在WTO中担任大使,这也是她第二次参选总干事。除了曾任肯尼亚常驻WTO代表外,她在贸易领域也担任过不少关键职位,还主持了2015年在内罗毕举行的WTO第十届部长级会议,是一位典型的国际贸易“局内人”,熟练掌握WTO程序和法律文本。

  奥孔乔-伊韦阿拉曾两度担任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其中一任兼任经济统筹部长)和外交部长,以及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目前她担任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理事会主席,在日内瓦内部人士看来,支持她的人看中了她在国际机构和政府中的深厚履历,同时各国政府中曾经同奥孔乔-伊韦阿拉共事的人都对她评价甚高。不过随着竞选深入,目前有媒体发现,她同时持有尼日利亚和美国的双重国籍。

  同时,不少日内瓦观察人士也认为,不能排除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以“黑马”姿态杀入第三轮磋商的可能性。

  俞明希是韩国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中韩自贸协定、新版韩美自贸协定等谈判中的重要谈判代表。

  9月4日是英国前驻华大使吴百纳任上的最后一天。在离任之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她表示同英国籍总干事参选人、英国国际贸易前大臣利亚姆·福克斯(Liam Fox)刚刚通过话,讨论WTO竞选事宜。福克斯在任上曾多次访华。

  而奥孔乔-伊韦阿拉上个月通过视频方式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她指出,WTO需要一个不同的总干事,一个会使用软实力的领导人。

  “你得找一个能够积极行动、去解决问题的总干事,否则WTO会变得失去作用。”她告诉第一财经。

  专家:需要恢复全球贸易谈判

  前述WTO资深学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选举方面,不需要过多在“局内人”和“局外人”这一资质问题上纠结,因为最终当选的人选可能不是一个专业人士,但却是最适合目前的WTO的。

  值得指出的是,墨西哥外交部副外长塞亚德此次也参加了WTO新总干事的竞选。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美国更青睐他。

  塞亚德曾担任WTO副总干事,是近期“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的墨方首席谈判代表。不过,塞亚德来自美洲,而WTO前总干事阿泽维多已经是南美洲出身。这样的选择恐怕会出现多方冲突。

  到目前为止,朗万已经为几位相互有竞争关系的候选者分别提出了建议。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相信,一位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的候选人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个国家需要被视作一个公平的参与者,可能不会是一个(贸易)大国——例如,刚卸任的WTO总干事是来自巴西的阿泽维多,而巴西就是一个国际贸易大国。” 朗万说,在阿泽维多之前,总干事是来自法国拉米(Pascal Lamy),但欧盟更是一个太大的玩家,无法被视为是中立的。“这源于当今世界 (与拉米和阿泽维多当选时所不同的)最大问题是,在过去两年间,各国在贸易问题上出现了信任问题,比如日韩之间的贸易冲突等等。不仅仅是在WTO,多边主义在许多方面都出现了溃败迹象。”

  “像美国这样的国家觉得自己处在多边体系中的不利地位,并想回到双边贸易之中。”他说,这对美国无疑是一种损失。对非洲和拉丁美洲来说,相对而言损失就更严重了。

  在多边信任消减的当下,要如何在WTO选举出一位总干事呢?朗万对记者说,无论怎样,人必须保持乐观。

  “现在既是候选人召集支持者的好时机,也是一个新想法迸发的时候,各方应当借此机会重新思考多边主义的好处是什么,以及如果没有多边主义,又要付出什么代价。”朗万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能感觉到各方还是在为恢复信任进行努力。

  “回顾过去,WTO有过好日子,也有过坏日子,比如现在WTO过的就是坏日子。”朗万说,实际上每当区域协议蓬勃发展时,全球性的贸易协议都会受到影响。

  “而在多哈回合谈判后,我们基本上停止了全球性的谈判。这是需要恢复的。”朗万表示,“也许这必须建立在成功的区域协议基础上,然后在多边层面上得到巩固,不过这真的很难说。”

  WTO具有谈判、仲裁和贸易政策审议三大功能,实际上前文中组成新总干事候选人磋商三人小组的沃克、卡斯蒂略和阿斯佩隆德就分别是这三大领域的负责人,目前WTO谈判功能和仲裁功能瘫痪。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