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日印澳抱团打造“供应链联盟”? 专家称难言乐观

2020-09-16 06:37:30 第一财经  潘寅茹

  [ 最近,印度单日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逼近10万,不断刷新此前纪录。 ]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产业链重建成为很多经济体迫在眉睫的问题。

  近日,日本、印度与澳大利亚三国以视频会议形式召开经济部长会议,除了表态联手抗击疫情恢复经济发展外,还寻求制定一项“供应链弹性倡议”(SCRI)。

  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显示,鉴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带来的经济衰退,有必要强化供应链合作,在技术和人才方面互相取长补短,增强亚洲整体竞争力。同时,联合声明还表示,将把产业界和专家意见反映到合作措施中去。据悉,上述倡议“力争提高产业竞争力并实现良性循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所长姜跃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联盟仅处于初步考虑阶段,尚未付诸实施。在他看来,这是大国博弈的副产品,但是,经济上的联盟或者供应链的改变,不能仅从外交层面考虑,还是需要从经济、产业方面考虑。

  抱团取暖?

  据日媒报道,对于改革现有产业链,日印澳三国的构想是:首先在年内建立新的磋商机制,一边听取各国产业界和学者专家的意见,一边筛选产业结构和其他课题。同时,还计划推进报关手续电子化和培养技术开发人才等方面进行合作,比如致力于使用数字技术让贸易手续变得顺畅,通过改善商务环境促进投资,支援面向生产基地多元化的设备投资等。

  三国计划以现有双边供应链网络为基础,并逐步在工业领域内推广,待日印澳三国对供应链相关问题达成谅解后,还将向东盟国家敞开大门。

  日印澳三方认为,虽然三国是供应链联盟的倡导者,但如果真正想要推动这一联盟的发展,东盟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如果东盟国家愿意加入,那么三国也愿意为此作出进一步调整。

  此外,印度与日本之间已在多年前就建立了“印度—日本工业竞争力合作伙伴关系”。同时,日本还就此倡议提出了一个双重目标计划: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同时在伙伴国家之间建立供应链互补关系。

  三国合作难言乐观

  对于日印澳三国在改革供应链方面野心勃勃的计划,姜跃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并不看好”。

  首先,他认为,上述三国对于供应链方面的合作目前仅停留在构想阶段,但是产业链的真正形成需要一段相对较长的时间,至少得3~5年,届时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贸关系以及中国自身的发展都会有相当大的变化,因此未来的形势不好判断。

  其次,姜跃春表示,日本其实是不太愿意和不守规则的国家进行深度合作的,“虽然现在三国出于战略上的考虑有加强合作的意向,但能合作到什么程度,尚存变数。”

  他还表示,日本与印度的合作,并不像日本和东南亚国家间有比较好的基础,因此日本企业也会考虑经济效益。

  新加坡华侨银行大中华地区研究主管谢栋铭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日印澳三国供应链联盟一事值得关注,但是短期内的影响应该是非常有限的,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印度和东南亚其实也是竞争关系。

  谢栋铭认为,印度尽管有人口红利、工程师红利,在语言方面,英文的普及度更高,但此次疫情放大了印度在处理诸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方面的困境,“作为一个企业将来投资的话,未来一定会把公共卫生的因素考虑进去。但事实证明,印度在应对公共卫生事件方面是很棘手的。作为任何国家,多一个倡议,多一个供应链的环境,都是好事情,但不代表企业一定会把它视为信条。”

  最近,印度单日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逼近10万,不断刷新此前纪录。截至9月7日,印度的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巴西,紧随当前疫情最严重的美国之后。而随着秋冬季的到来,有分析担心,印度疫情超过美国,仅是时间问题。

  姜跃春强调:“产业链形成、转移都有自身的规律与相互需求。即便进行结构性调整,也要付出代价。”

  “目前东亚区域的三角贸易已形成多年,各方利益稳定,形成惯性。中国劳动力成本尽管上升,但在中国市场的获得感最强,所以外企不会轻易离开。”在姜跃春看来,资本市场追求超额利润,追求投入产出的性价比,“尽管政府会从政策上引导企业,企业更多则从利润角度决定去留”。

  (实习生肖夏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