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风电的进击

2020-10-17 10:42:44 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高歌 王成华(化名)每年都会参加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他所负责的领域是分散式风电融资租赁,所在的企业在业内知名度高,业主包括国家能源集团、华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国家电投等,整机商如金风科技(002202,股吧)、远景能源也是其合作伙伴。

10月15日,风展次日,王成华依旧很忙碌,在短短一个小时间,他先后接洽了三名潜在客户,他们来找他计算收购价或是寻求融资方案,电话接连接起,谈话总被新的通话打断。但从整体看,王成华感觉今年的风展人明显少很多,“不知道是受疫情的影响,还是大家都忙着去跑项目了。”

今年上半年王成华和他的同事们受制于疫情蔓延没有办法出差看项目,业主项目开工的进展同样不及预期。比如,开工前需要办妥的手续在相关部门无法正常上班的影响下被迫拖延,工程施工的进展方面,不管是设计院、施工单位还是设备供应方面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另一方面,今年以来风电行业的主机供应吃紧,这一情况在下半年赶工的需求下显得尤为紧张。“上半年都憋着,下半年就抢得比较厉害,不仅是主机供不上,吊车也很难找,现在一个月500万元的价格都找不着。昨天上午有一个小业主过来说,好不容易抢到了风机,设备到了现场,塔筒安装了三节,但没有主吊车,风机闲置了好几个月,这基本上就是今年以来业主遇到的主要情况。”

这轮风电“抢装潮”来自于此前行业发布的退补政策。2019年5月2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规定:2018年底之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2020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国家不再补贴;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底前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2021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国家不再补贴;自2021年1月1日开始,新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全面实现平价上网。

作为风电产业链其中一个环节的参与者,王成华感受到的变化是,在今年“抢装潮”的影响下,相关的制造业环节利润增厚,由此引发的供应链供货紧张的局面会持续到明年的上半年,下半年大概率会出现业绩回落。

行业需要更大的发展空间提振信心。这或许是此次风展上400余家风能企业倡议设定支撑碳中和目标的产业发展规划共识达成的原因之一。在“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下,风电行业正呼吁设定能够支撑这一目标的产业发展规划。

翻番的年新增装机目标

在这份名为《风能北京宣言》(下称,《宣言》)的倡议中,400余家风能企业提出,在“十四五”规划中,须为风电设定与碳中和国家战略相适应的发展空间:保证年均新增装机5000万千瓦以上。2025年后,中国风电年均新增装机容量应不低于6000万千瓦,到2030年至少达到8亿千瓦,到2060年至少达到30亿千瓦。

《宣言》提出,风电有能力成为实现绿色低碳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目标的关键支撑。全球风能资源技术开发潜力约为当前全球电力需求的40倍,绝大部分资源尚未开发利用,中国已开发风能资源不到蕴藏量的5%。在当前技术水平下,仅“三北”地区风能资源储量就超过40亿千瓦,通过本地消纳与跨区平衡,可提供最低成本的电力供应;而中东南部风能资源储量近10亿千瓦,因地制宜集约节约发展潜力巨大;并且在未来五年,海上风电有能力实现规模化、平价化发展。

一位风电从业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从长期来看,这肯定是好事,大家都要向这个目标去发展。在电力能源结构中,风电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而且在技术进步的前提下,风电的度电成本的确已经有跟火电比拼的能力了。”

远景CEO张雷即预测:“到2023年,远景可以在三北高风速地区实现度电成本1毛钱。”来自远景的观点认为,新能源和传统能源相比最根本差别在于:新能源的本质是技术,技术一路向前,度电成本一路下降。根据整个技术目标、技术成熟度以及产品规划,依托比较成熟的技术来推进下一代技术成本结构以及它的收益率,可以看到针对不同市场条件下度电成本持续呈下降趋势。过去一年中远景持续推低风电度电成本,三北地区一毛六分的度电成本目标已经实现。

即便更低的度电成本预期存在,上述人士仍认为这一数值的确定有些偏高。

2019年,全国风电新增并网装机2574万千瓦。另据此前风能专委会的预判,2020年中国风电处于抢装期,新增并网装机量在3200万-3500万千瓦区间。而9月18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1-8月份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8月全国新增并网风电装机1004万千瓦,较去年同比减少105万千瓦。这意味着《宣言》中提及的“十四五”期间的产业发展目标将是2019年新增并网装机量的近两倍。

由此,上述风电从业者认为,未来年新增装机量有可能在3000万千瓦至5000万千瓦之间,至于是偏上还是偏下影响的因素非常多。而从实际操作角度来看,肯定需要“爬坡期”,不可能一下子释放这么多的产能,因为会涉及到施工、人员、设备等方面。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对比光伏发电的增长情况,100%乃至200%的增长率也是存在的。比如在今年的抢装影响下,并网量就会比去年同期大很多。不过需要看到的是,风电的施工难度以及安装周期较光伏而言更为复杂漫长,达到装机量翻番的目标需要产业链更好地协同。

新的变化

分散式风电以及风加储能的模式正在兴起。

2018年国家能源局发布《分散式风电项目开发建设暂行管理办法》,各省市随即开始陆续发布分散式风电项目的规划。2019年,我国分散式风电当年新增装机容量300MW,累计装机容量935MW,有9家制造企业和36家开发商持有分散式风电装机,行业发展比较缓慢。

但变化正在发生。据王成华观察,分散式风电还没有真正到达快速增长期,目前陆续有省份发布开发计划,但在此之前分散式风电的发展都未及预期。主要原因有分散式风电自身规模小成本难以分摊、受集中式风电抢装影响风机采购困难等。在集中式补贴退坡的情况下,大的投资商在未来两年会转过身来看分散式风电的发展,毕竟分散式风电的补贴还在,项目收益更高。而在消纳问题凸显的情况下,秉持着贴近消纳的原则的分散式风电的优势也会显现。而分散式项目较小,投资门槛低,预计会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入局。

远景能源高级副总裁田庆军同样看好分布式风电的发展:“随着对新能源开发的不断扩大,中东南部的分散式一定会点燃。很多地方政府让我们做开发园区综合能源管理试点都是分散式风电,因为单靠光伏解决不了,占地面积太大,同样的发电效率和发电量,光伏是风电的200-500倍占地面积,所以很难满足工业的需求,只能够用高能量密度的风电解决。”

田庆军认为,分散式风电、光伏、用户侧的储能,再加上综合能源管理,包括智慧能源(600869,股吧)、电力交易,未来充电桩、绿色用电智能设备,都是一体的,割裂不了、缺一不可。智慧能源须是分散式电源,这也是分布式风电得以发展的原因。

在田庆军看来,中国风电的“三架马车”:三北地区、中东南部分散式、海上风电,一架马车也不能少,少一个也完不成4000、5000万千瓦的目标,需要相辅相成、相互扶持往前走。

上述目标的设定离不开一个宏大的愿景。9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重要讲话时表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落基山研究所常务董事兼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婷在回复经济观察报书面采访时表示,绿色复苏对于实现中国的零碳宏图十分关键,关系到“十四五”期间能否通过对投资方向的引导,避免高碳锁定效应。

从实际操作的角度出发,李婷认为中国经济的绿色复苏应将零碳电气化为核心,增加零碳电气化投资,如增加风电和太阳能(000591,股吧)发电装机、特高压输电线路、储能和配电网领域的投资,以及加速建设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等,不仅可以实现短期经济快速恢复,也能推动更绿色、更可持续的未来经济发展。

未来以零碳为目标的中国投资市场将主要集中于六大领域,即循环经济、氢能、数字化、储能、零碳发电技术和终端消费电气化。

来自风电行业的观点认为,碳中和目标的提出标志着中国将步入一个碳约束的世界,逐步提高能源、交通、工业等领域的绿色电力消费比重是达成上述目标的途径之一,这离不开从政策层面进一步加快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