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进出口贸易、就业看复苏

2020-10-23 00:00:00 和讯名家 

  主持人:数字描绘出一个明显复苏,生机勃勃的中国社会经济状况,也让人对今年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充满期待。那么具体来说,这些数据对

  所在领域的发展状态的客观描述,又如何相互联系和印证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如何让复苏的基础更加扎实,脚步更加稳健。欢迎您收听今天的《新闻天天谈》。我是朱秦。首先为您介绍今天来到节目中的两位嘉宾,一位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陈凤英研究员,另外一位是我们的特约评论员,经济问题专家李犁先生。我们关注外贸对于中国经济的拉动和支撑作用不言而喻。

  (中国政府网)

  陈凤英:疫情的新情况导致产业链供应链中断仅仅是一方面,外资进入中国是另外一方面,最好的消息是中国市场依然是他们一个未来。所以我比较关心的就是结构性变化,欧洲、日本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进出口贸易都有所增加,这将会有助于贸易协调和平衡,减少外贸博弈,它会增强我们经济合作、中国转型的基础。一花开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才是春。我比较看好,这一次的统计数字。

  (中国政府网)

  李犁:,我来补充一下,确实如陈老师所说,进口指标确实是能够体现我们内需强劲反弹的一个指标。但是我更想说的那个国内的复苏的动力是增强了,而整体上看,海外的复苏的动力是有所减弱了。大家也知道,虽然这个半年以来吧,由于疫情和政治因素的影响,我们的建议进出口受到了一些压力,但是大家也看到,从这个进出口指标可以看出来,恰恰是外需现在得到了一些强化,外需动力增强了,所以我们中国的出口和进口,尤其是出口得到了比较强劲的增长,特别是九月份,我们进口同比增加11.6%。这只同比增加了,就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差不多1/10多一些。那么这种增长幅度,我们个人认为在疫情情况下确实是令人意外,又特别令人高兴的一点。这说明我们国内现在的这种整体的供求两端都得到了恢复,由于供求两端的这种动力得到了增强,于是,制造业的补库存周期已经到来了,那么足以导致的进口回暖;由于进口回暖,所以人民币就升值了,因此就导致了进口企业的成本也降低了,这样一个循环下来,我个人认为就导致了目前的这个我们进出口两旺的这种形式。

  (中国政府网)

  主持人:我们来看外贸具体的结构,海关总署根据他们的统计说,三季度外贸的主要支撑因素有三方面一是防疫物资,拉动了出口增长2.2个百分点,二是宅经济商品拉动出口增长1.1个百分点。三是国内复工复产有序,推进出口订单增加额,我不知道在两位看来就是这个结构,跟往年相比有哪些明显的不同?为什么时间来到三季度会逐渐形成这样的一种结构。

  (中国政府网)

  陈凤英:首先,一个乃是疫情下的经济拉动了我们的贸易的结构发生变化,一个现实情况就是防疫产品,刚才已经讲到了,因为我们2.2百分点增加来拉动出口,这就是说,能看到其他产业可能还没有完全恢复,那么另一个宅经济就是这样了,手机等等出口优势,所以我们的1.1个百分点增加的出口产品;因为中国是最早复工复产,那么中国在别人还不能恢复生产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在亚洲率先复产的,因为我们的防疫产品是最早最缺的,后来我们又是全部出口的关键满足世界的需要,我们做得非常不错,那么就这样的情况下呢?这个是高2.2个百分点,过去是没有,所以我认为疫情一种特殊情况拉动了我们的出口。世界上一系列企业关闭,我们补充了这个短板。随后宅经济,比方说互联网,比方说数字经济,比方说智能家居,对中国来说,乃是当时为了生存,后来变成了一种产业升级,变成一个生活方式的变化。我认为这会带动了全球产业甚至生活方式的变化,我最关心的还有一个呢,就是说我们能看到一个现象,就是主要贸易对象和伙伴,我非常关心,比方说东盟增长多少,一带一路增长多少,毕竟出口占的比例还比较小,但是这一次比较好的欧盟,美国,日本,韩国正增长,这是比较好的,适合我们的贸易互和国际关系也打下了基础,因为伤痕最终就是贸易摩擦,就是一个贸易博弈,那么如果综合平衡相对不错,中国从美国的进口的增长,诸如美国有很多猪肉和大豆,那你为什么不可以进口;我认为自己就弥补了贸易结构上的相对不平衡,五大贸易伙伴全部平衡,这个现象是过去两周非常好的平衡。

  (中国政府网)

  李犁:正如陈老师所说的,我也同意,就是说可能还没有全面恢复。但是真的能够看出来,那确实是中国医疗物资方面和这个消费电子方面的出口,在这次当中是一个比较突出的特色,那么医疗物资虽然现在增速下来了,但是它的绝对量还仍然是在高位上。那么,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原来我们以为订单会不会转移出中国,但是从实际上的现实情况来看,那么由于惯性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很多订单现在仍然留在国内。还有一个新的增量就是由于印度,东南亚一些国家的疫情发展的问题,结果他们的订单也转移到中国来了,这是一个新的特点。由于疫情发展的原因,其实中国的订单不光没有减少,还有所增加,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特点;另外一个特点的就是关于消费电子,大家也知道就是,咱们中国在全世界的产业链的分析上来看,我们的中间产品,也就换句话说,就是那些初加工和再加工的产品一直稳居的世界比较大的份额,那么消费电子由于各个国家疫情的原因,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订单原来增加比较多的,那么转移到中国以后,那么中国的消费电子的出口得到了一些增加。所以从这两大恶系列的产品,从医疗物资跟消费电子上来。中国出口的这个两大结构是比较突出的。当然如果要惠及到所有行业的产品,那就说是全面复苏的这么一个前景,中国离这一步还有一步之遥。虽然现在在恢复当中,但是我们的复苏动力是强劲的,未来的前景还是比较光明的。

  主持人:我看到有专家分析说分析这个三季度度外贸数据不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除了我们自己发展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海外的疫情趋缓,但是我们现在也知道,此时此刻。世界范围内除了中国之外,二轮疫情又来势非常凶猛,大家现在关注就是三季度,我们今天讨论的这个外贸结构,这个势头还能保持多久?那么随着疫情的波动啊,这个四季度中国的外贸数据能不能保持一个良好的趋势,包括我们刚才谈到的这个结构比例又会发生这样一个转变。

  陈凤英:我认为三季度已经给我们打下基础,因为我研究就是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我感觉全球在全面复苏。我从贸易,投资和消费这三驾马车可以有个持续的预期,因为我们首先看到的第一个就是中国经济的全面向好的,中国经济全面向好,国内需求已经上升了,所以我们能看到第三季度进口的东西是什么,首先根据机电产品进口,中国制造最明显的恢复,那么另一个你看电子元件,自动化处理器等等。最关键,你看大宗商品,原油,铁矿石原理等等都得进口。四季度可能又会出个低谷,当然不是会衰退,可能是这三季度高增长以后,四季度就回调了。中国的需求,因为亚洲的复苏,我们已经创新高。从情况来看,我们从最大的特点就是这次的内需的反弹和整个经济的复苏吧。

  (中国政府网)

  李犁:从进口的这个指标上来看,我们现在什么进口增加的比较多呢?进口的一个是塑料,一个是集成电路,一个叫汽车底盘,比较明显增加的三个产品系列。那么说明我们多年来好像看起来都是高科技在那儿发展,我们的传统制造业受到了抑制,但是恰恰是由于疫情的原因,我们的传统的制造业反而比过去有更亮丽的表现,这就加速了我们国家的这个产业升级跟消费升级,这次疫情对我们整个经济总的发展趋势来讲,并没有太大的干扰,这是我们特别高兴的一个事儿,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消费反弹也非常明显。我们在这个的同时呢,大家也注意到产业的集中度也得到了比较快的提升,因此从这几个方面上来看,那么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动力。我认为从外需和内需来看,虽然外需一直飘忽不定,但是从前一阶段来看,外需实际上是增加了;就动力来说,三驾马车来说还是一个比较利好的因素,那么再加上内需在增加,我个人看,中国经济的韧性是体现得比较充分。刚才陈老师所说的,一季度我们是下挫的,二季度是恢复的,三季度是反弹,再加上我们的一些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推动,如果疫情得到控制,两个政策就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呃,基本上比较适合适当、有效、合理,那我们的中国经济的发展,我认为还会持续,特别是恢复的动力还会持续增强。当然,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政策上来说,提出来我们宏观杠杆应该有所增加,而且是合理的,相对于资产来讲,我们宏观上负债多一点,其实对中国经济是有利的。那么,相对而言,我们的财政政策还有提升的空间,中国经济持续稳定,高速的这种复苏是指日可待的。

  (中国政府网)

  主持人:我们看到本周除了一系列的官方数据,有关外贸,金融,还有农业。除了这些数据之外,还有一些来自商业机构的统计数据也都直接关注,三季度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状况,比如说,我们都看到了来自一家大型的职业介绍网站和平台呢,他这个数据统计显示说,三季度招聘需求环比上升了29.17%。其中呢,东莞的招聘需求高,深圳的求职函投递量大,普工和技工岗位招聘及求职需求高?请教两位,以上这些有关用工和求职现象的这种描述,折射出当前中国经济怎样的一个状态?

  陈凤英:刚才你讲到东莞和深圳,我认为非常有意思,我们内循环与外循环,东莞和深圳,包括浙江这一带,都属于外向型经济,深圳救活了,包括浙江的杭州也免死了,这就是我们外贸形式拉动了我们的需求。需求的背后就是生产,生产背后就是就业。很明显,为什么普工技工呢?我认为中国的实体经济,我们一直说要夯实我们的实体经济,制造业这次比较重要的,大学生一定要关心一下这个就业的岗位,一个最现实的问题,就是中国的实体经济,所以我认为第四季度可能还会有一个高峰,需求依然会上,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基本上都在五以上的经济增长,即可预计一下就是说就业形势相对来说肯定要比第一季度好。

  李犁:对于这个招工用工形式的这个结构的分析可以看出来啊,确实是普工技工增长确实是代表着制造业的一个复苏的势头,那么其实刚才我从进口指标上已经提示这一点了,就是我们制造业复苏的比较强劲,比如说为什么会塑料,集成电路,汽车底盘会增加的进口比较多。那是因为我们传统的制造业的恢复,与所谓高技术拉动可以并驾齐驱了。下一个我们再看看普工,技工里面什么样类别的职位提升得比较多呢?两类,一类是生产管理的职位,在一个是研发类的这种职位,这两个职位数的增加代表什么代表着我们国家作为传统经济里面的一些关键部门,比如说生产管理职位,涉及到我们合理的流程;二是生产管理的诸多方面,再有一个因为我们现在的消费升级,以及产业升级都要求我们增加这种研发的投入,和研发用工的发展。而这次的这种用工招工的形式里面确实也体现出来了;两个岗位其实跟我们传统制造业息息相关的。因此,我个人是觉得从进口指标和用工指标上来看,确实我们这次最大的一个特点是传统制造业得到了比较好的恢复和发展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是重要的,是个压舱石,这对于我们这个下季度,乃至于明年经济发展的趋势来讲,是一个比较好的信号。从政策的角度而言,我觉得应该力保了两个转型一个是产业转型,一个是消费升级,其实应该更鼓励的市场力量,这样可能更有利于产业升级的发展。

  主持人:请两位不断地跟踪每个季度的数据,让我们对特殊的2020年中国和世界走过一段路心里有数,让大家对未来的方向和趋势心存期待。听众朋友,以上是今天新闻天天谈节目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收听,感谢两位嘉宾的精彩分析。再见。

  (有删节)

  

  以上录音版供校对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天下无贼。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