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的买房故事:从青岛到北京

2021-01-08 22:33:17 和讯名家 

从14年到现在,关注房子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2014年,刚毕业两年的我我入住了一家地产公司的影视部门,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地产。

2014年母公司的运营出了问题,听老板说,拿的地都不敢开工,没人买房子,那时候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觉得买房子合适,低买高卖,能赚钱。

我哥哥那时候愿意给我十万块钱去买房(当初我哥哥12年买房,我把赚的稿费也全部都给了他,算是互相帮助吧!)。

而我女友,也就是我现在的媳妇,她爸妈也愿意支持,我自己有零星的积蓄,于是我就这样凑足了第一笔房款。

我当时人在北京,考虑到将来会回来青岛工作,2013年10月万达东方影都在青岛黄岛区成立,我是做影视的,而我又对大海痴迷,就回老家买房了。

因为是远程操作,我只能百度地图,挨个楼盘打电话询问,就这样在青岛市黄岛区的边缘买了一套小房子。

14年4月买的房子,到了六七月份还跌了一部分,16年1月交房,10月装修,我俩是16年5月领的结婚证。

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喜欢的城市,喜欢的环境,那边还有我要做的行业,16年农历新年之后我和女友举办了婚礼。

16年初我入职了新公司,互联网行业大爆发,相关资金满溢到了影视行业,我的收入水涨船高,职位也升为部门主管。

不到两年的时间,我和我媳妇积攒了几十万的积蓄,外加一辆沃尔沃的汽车。

有了钱,我和我媳妇就想回青岛买一个商铺,然后搬回青岛,一辈子就这样过着简单的日子。

17年底我儿子在北京出生了。

18年崔永元爆出了阴阳合同,影视行业开始下滑。

18年12月份我把那几十万在我青岛房子不远处买了一个商铺。

19年4月,我和我媳妇,抱着一岁半的孩子,开着那辆沃尔沃的汽车回青岛市黄岛区的近郊,过上了我俩梦寐以求的生活。

如果说这是一段旅程的结束,也挺好,可是旅程远远没有结束。

一切都变了,万达招惹了麻烦,东方影视整体打包卖给了融创,五千多套给剧组提供的公寓成为了硕大的民宿,摄影棚也就那么几个剧组在拍,更没有影视公司在那里落脚,虽然注册在那里,但是并不在那里营业。

我没有择业的渠道了,我开始下沉行业,找了一个艺术培训机构做老师。

19年,之前在北京认识的制片人还给我活干,后来也接了几个,但是都因为没法去北京而黄了。

工作的不顺,外加在北京读书工作了十年,已经形成了地域生活习惯,在青岛过得并不是很舒服。

生活不顺利了,往日迷恋的大海也觉得荒芜,内心里也开始盘算着回北京的事。

回北京是有代价的,我知道,这一去就不会回。

也许是命中注定,18年12月份买的商铺迟迟不签合同,只把那几十万的购房款退了回来,没有利息补偿。

在这里,我曝光一下这个公司,就是开发红树林度假世界的今典集团。

拿到了几十万,我开始筹划把现在这套住的房子出售,经过了16-18年的房价飞涨,我这套房子升值70万,刨除装修以及持有成本,净利润也五十几万。

19年6月份,这套房子有买家接手,他看中了我的装修和楼层,我和我媳妇都是艺术生,所以装修上很简约,但是比较赏心悦目,谈的价格是118万,我想卖,后来让我媳妇制止了。

19年底,媳妇的大姐和三姐想在青岛买房,我给看房,后来三姐临时有变,不再买了。

谈好的房子就让我接过来了,我把商铺退出来的那几十万买了黄岛区的第二套房子,这套房子经过了19年的跌幅,从曾经的两万二三跌倒了一万六。

买了第二套房子并没有让我心安,这些年一直关注楼市,主要是关注北京和青岛。

发现北京楼市跌了太多,而青岛市区楼市也在疯狂跌,相反我这个有点像日照的青岛地级市并没有多少跌幅,卖掉的心思越来越重,感觉这套房子一定会跌成狗。

因为有新买的房子进行过渡,我说服了媳妇卖掉住的这套房子,但是疫情之下,房价已经开始滑落,我这套房子最终只是谈到了113万,比之前滑了5万。

但是不安的情绪让我决定立刻出手,20年3月份我签了这套房子的出售合同。

我做事基本上不会断掉后路,我觉得我做了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那就是离开北京后没有把媳妇的社保断掉,社保我一直在淘宝上交着,一个月接近两千,虽然是一笔支出,但是北京五年社保买房的资格没掉。

我在准备卖掉青岛房子的时候就在看北京的房子,我发现我的钱太少了。

之前那几十万砸了黄岛开发区的一套房子里面,这套房子113万卖掉,到手不到112,中介拿掉一万(地方是买家卖家各出一个点的中介费),当初34万贷款经过几年的偿还现在还有27万,我借了我哥哥14万,我老丈人支援10万,还了贷款才卖掉这套房子。

但是我有贷款记录,用我媳妇的购房资格在北京买房就算二套,首付六成。

六成首付,我才一百多万,买房子要给中介中介费,还有税费,扣除这些,也就预示着我只能买不到两百万的房子。

我发疯了一样的看贝壳,看了就绝望,绝望了再看,最终我发现我只能买大兴和房山,只有这两个地方我才有点机会,而且房子面积不能超过60平米。

几乎绝望了。

当初那几十万不买黄岛开发区的房子的话我可以在北京买一个好一点点的。

上天好像在眷顾我,那一天下午,我媳妇收到了一个中介的推送,是丰台的房子,房主着急卖了给儿子在望京买,限价商品房,房主包转商,182万还是183万。

我接过我媳妇的手机看了户型,很一般,我立刻打开地图看位置,西南五环的边上,距离14号线终点站张郭庄2公里,小区是13年建成的次新房,当时我就决定买这个了,立刻让中介约谈。

很不巧的是北京正处于疫情,我在青岛去不了,我决定网上谈。

中介小哥都懵逼了,觉得我找他就看了一个房子,还是手机看的,就要买,是不是疯了,再三询问我,我说不用管我,你去办就好。

中介小哥约房主,结果这个房子前面有两个约谈的,我是第三个。

完蛋了,我只能打时间差,我让中介现在就约,中介说,按照规则,如果他现在约谈,前面每个客户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如果四个小时之后,那两个客户还不谈,我就可以成为第一个面谈的。

中介小哥约了,第一个约谈的客户没时间,第二个有时间。

中介小哥给我打招呼了,那个客户全款买,我们几乎没机会。我让中介帮去给我盯着,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

中介小哥很听话,主要是他在疫情之下也没成交,面临业绩压力。于是他就去给我盯着了。

最后中介小哥告诉我,人家谈完了,174万全款购买,正在打印合同。

本来我很失落,但是晚上中介小哥突然来电,对方因个人原因决定放弃房子,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

当时我都高兴疯了,立马让中介联系房主,房主说上一个客户全款174万,你是贷款就176万。

我听到之后一分钱都没还,就这么签订了。

我打电话让我北京的同学去签合同,当晚转10万定金,因为资金不够,之前借我哥哥的那十四万暂时不还,老丈人又给支援了十万。

就这样下来了,房子不到六十平米,是原房主准备给儿子的婚房,儿子觉得远,不去住,所以保持的很新。

房子客厅很大,十米多的长,三米宽,改了一个卧室,小次卧做了一个榻榻米。

小区周围没啥配套,但是开车不远就可以买到日常的生活物资,每天小区门口有一辆卡车来卖菜,基本生活没啥问题。

至于学校,开发商在这地区开发了两个大楼盘,里面配套幼儿园,还不错,但是优先满足本小区北京户口业主,我和媳妇都是外地户口,也不知道会咋样。

小学和初中估计都是菜小,人大附中丰台校区在我房子的划片内,我小区每年都有十多个学生划进去,这个靠命,估计也都是北京户,我和爱人这种外地户,单纯靠房子,没戏。

我和媳妇把黄岛开发区的那套房子租了出去,7月中旬,我开着我那辆沃尔沃汽车再次回到了北京。

就这样,我们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小房子。

很庆幸,北京这套房子是买在低点。

如今,我还是像往常一样会关注房子,现在我这个户型的房子要卖到200万,如果现在买,还是当初那个条件,我买不起了。

当初加上税费共182.5万成交,现在需要207万左右,二十多万的差价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也就是这半年,我这套房子如果买卖,已经收益十多万了(刨除税费中介费)。

而青岛那套卖掉的郊区房子,现在最便宜的已经跌倒87万还卖不出去了(87万的是毛坯一楼),估计后面还会跌,毕竟三线的跌幅才刚刚开始。

而位于金沙滩对面的房子相对好点,明年跨海地铁开通后或许还有些涨幅。

但目前是也亏了几万,我常自我安慰,这不叫亏,叫浮动。

不过满五年后我还是会卖掉,再北上天津,给我儿子留一个天津读书的名额,毕竟山东的孩子太苦了,我曾经走过的坑,我不希望我儿子继续踏进去。

时至今日,买房换房的日子不会就这么结束,计划北京这套房子可以买卖之后套现换一套稍微好点的。

至于现在经济紧张,也许是暂时的。

我那辆沃尔沃的汽车是青岛牌照,也没法在北京长久开,想着卖掉,但是现在还没卖,也许不会卖,也许会卖,谁知道呢!

毕竟这辆车曾经代表着我和媳妇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

最后,感谢我哥哥和我老丈人在经济上曾经给予我的帮助。

最后,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让我等屌丝学习了知识之后可以到大城市安身立命,一辈子可以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

以上正文来自樱桃大房子读者:朱舒。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樱桃大房子。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