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荣信教育冲创业板:与童书“劳斯莱斯”分手,塌了小半边天

2021-01-18 07:41:51 和讯名家 

又一家出版公司即将踢出A股上市的临门一脚。

读书的人越来越少,大众出版公司却迎来了一波资本化的小阳春。除了已经上市的中信出版(300788,股吧)、新经典(603096,股吧),通过审核即将上市的果麦文化、读客文化之外,还有刚刚被暂缓审核的华夏万卷,以及即将在本周首发上会的荣信教育。

荣信教育是中国最大的少儿图书公司,但盈利能力远低于行业整体水平,经营性现金流连年下滑,2019年以来一直为负值。

公司与华夏万卷的问题类似,作为中间商,业务核心竞争力较弱,近年都因为核心合作方撤退而业绩动荡,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且持续增长。

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下滑

1月20日,荣信教育文化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荣信教育”)创业板首发上会,将迎来上市之路的关键大考。

荣信教育主要从事少儿图书的策划与发行业务,公司2006年创立定位于中高端少儿图书市场的“乐乐趣”品牌,2019年推出面向大众少儿图书市场的“傲游猫”品牌。

公司主要着眼于互动性与参与性突出的少儿图书产品,形式包括立体书、翻翻书、洞洞书、发声书、气味书、触摸书等,主要产品包括《我们的身体》、《我的情绪小怪兽》、《我们的太空》等。

根据开卷信息《2014-2020年上半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专项研究报告》,荣信教育2020年上半年少儿图书码洋占有率达到3.70%,在少儿类图书公司中排名第一。

2017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26亿元、3.51亿元、4.0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22.93万元、4136.42万元、4517.27万元。多重因素影响,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2.57亿元、2696.45万元,分别同比增长-4.75%和0.80%。

不过,公司报告期内经营性现金流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5570.09万元、3582.01万元、-1100.08万元、-4579.09万元。

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下降至负数,在近年的大众图书(非教辅书)上市公司中几乎仅此一家,而且,公司的盈利能力远低于行业整体水平。

2019年,荣信教育净利率为11.22%,中信教育(13.31%)、新经典(25.97%)、果麦文化(15.41%)、读客文化(15.59%)的平均值为17.57%。

在此前提下,公司连年分红,2017年度-2019年度分别分配现金1012.50万元、991.52万元、1012.80万元。

公司现在就等着IPO来解决流动性危机了,计划募资3.10亿元,拿出其中2.50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另外6000万元用于图书开发及版权储备。

应收账款及存货高企

荣信教育不仅盈利能力远低于同行,运营能力也同样如此。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5938.13万元、7037.84万元、9192.22万元、1.40亿元,分别占期末流动资产的20.07%、18.50%、21.93%和33.26%。

2020年6月底,中信出版、新经典、果麦文化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92%、10.07%、13.82%,读客文化2019年底的占比为15.21%。

荣信教育的应收账款中,已有数千万逾期,每个会计年度,公司都要对逾期部分计提数百万元的坏账准备。其中就包含苏宁云商采购中心的一笔13.01万元的货款,已逾期1年以上。

经营性现金流连年下滑至负值、应收账款高企,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自然处于高位。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资产负债率28.52%,虽然绝对值并不高,但在资产负债率普遍极低的出版行业,几乎是同行业整体水平的2倍。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净额分别为9308.39万元、1.12亿元、1.18亿元和1.34亿元,占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1.46%、29.57%、28.11%和31.80%。

去年上半年末,中信出版、新经典、果麦文化的这一指标分别为30.89%、12.95%、25.32%,读客文化2019年底为21.40%。

图书行业的存货折价问题一向比较严重,折扣凶猛似白送,更有甚者,卖不掉的书还不够长期仓储费用,只能化为纸浆。

报告期内,公司的存货跌价损失分别为1185.35万元、438.10万元、980.55万元、569.29万元。而且,公司计提存货跌价的比例,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公司并未对此做出解释。

业务独立性存疑

民营出版公司的业务流程都差不多。出版公司完成图书稿件的业务流程后,提供给出版社;出版社申请书号及图书在版编目数据,委托有资质的企业进行印刷;印刷完成后,公司向出版社采购图书,对外销售。

再加上荣信教育亦涉足图书分销等业务,导致公司的供销体系比较混乱,存在大量的供应商与客户重叠、竞争对手向公司采购等不正常关系。

其中,公司与葫芦文化的相关交易规模最大、也最错综复杂。

启信宝显示,葫芦文化2010年创立于福州,实际控制人为林柄洋。公司招股书介绍,葫芦文化主要通过在天猫等网络平台设立店铺的形式销售图书产品,尤其擅长少儿图书的销售,2014-2019 连续五年天猫童书销量领先。

葫芦文化是公司第一大客户,近年采购金额普遍占公司营业收入的20%以上。同时,它也是公司供应商之一,年交易金额数百万元,荣信教育主要向其采购少儿图书。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向葫芦文化销售图书产品的折扣率,低于公司整体折扣率,以至于公司对葫芦文化的业务,毛利率不仅远低于图书行业整体,也低于公司的综合毛利率。

应收账款高企对公司影响较大,其中,来自葫芦文化的最多。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对葫芦文化的应收账款达到5560.55万元,占比为39.27%,其中有1310.16万元已逾期。

失去第一大版权方

荣信教育上游依赖版权授权方,因民营公司不具备出版资质,核心业务环节依赖于出版社,下游销售依赖葫芦文化等运营方以及电商平台,实际上就是一个童书产品中间商。

而且,相较于强势的版权方、出版社和电商平台,处于弱势地位的中间商,并不好当。

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下滑、净利增长聊胜于无,疫情影响只是一部分原因。毕竟,公司八成的销售通过电商完成,实体店短时间歇业对公司影响很有限。更重要的原因是,公司的主营业务出了问题。

公司与童书界的“劳斯莱斯”尤斯伯恩公司就174本图书签订了一系列授权协议,获准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和销售其中文简体字版本。

尤斯伯恩授权产品对于荣信教育至关重要,2018年这部分图书销售收入1.07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30.90%。

2019年6月,公司与尤斯伯恩终止版权合作,其中50本图书停止出版、印刷、发行和销售;剩余124种图书,要求公司在2019年12月16日前进行清货;同时,公司向尤斯伯恩支付3800万元的应付版税。

目前,尤斯伯恩旗下的图书系列,出版方已经变成了接力出版社。

荣信教育在失去这个第一大版权授权方之后,一方面继续拓展其他版权资源,另一方面试图通过自主研发获取童书版权。但是,公司的研发投入一直比较低,报告期内长期维持在0.5%以下,远低于同行业公司的整体水平。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