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基建,正在改变世界!

2021-02-19 07:45:00 和讯名家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为华商韬略,首图来自壹图网。

  非洲的“三峡工程”、孟加拉国的“武汉长江大桥”、波士顿芝加哥的中国地铁工厂……“基建狂魔”正走出国门,在世界地图上,不断留下中国奇迹。

  

  圆梦亚非大陆

  “中国兄弟帮我们实现梦想!”

  2010年,当地时间4月8日,随着第十台机组正式并网发电,全长9285米的麦洛维大坝竣工,又一个世界纪录诞生了!

  苏丹,自此成为首个拥有先进电网的非洲国家。

  不到6年,中国人成功截断世界第一长河,修建全球最长大坝,完成了美、日专家眼中的不可能任务。

  麦洛维大坝不仅为苏丹带来了清洁能源,也让周围的沙漠变成了100多万亩耕地,苏丹人民叫它“生命之坝”,堪称“一个大坝改变一个国家”。

  时任苏丹总统巴希尔称:“在尼罗河上建造大坝,是我们苏丹世代人的梦想。今天,中国兄弟帮我们实现了这个梦想。”

  蒙内铁路,被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称作“世纪工程”,是中国在非洲大地上的另一项创举。

  这条完全采用中国标准和“中国制造”的铁路,不仅带动了肯尼亚的经济发展,还为当地培养了第一批标准轨铁路运营人才,其中就包括肯尼亚历史上首批女性列车驾驶员。

  “以前的铁路是没有信号的,火车经过车站时要事先打电话通知。”

  这是本格拉铁路旧线的情形。当年葡萄牙人修建这条铁路,主要是为了运输矿产,设计最高时速30公里,由于当地不产煤,就砍伐路边的桉树作燃料。

  后来,即使这样一条破旧的货运铁路,也在战火中被毁掉了。

  2002年,安哥拉政府决定重建本格拉铁路,和蒙内铁路、亚吉铁路一样,本格拉新铁路全部采用中国标准和中国设备。

  本格拉新铁路通车后,与安赞、坦赞铁路及周边国家铁路网接轨形成了横穿非洲、全程4300公里的国际铁路大通道,完成了连接大西洋(600558,股吧)与印度洋的伟大壮举,非洲版的“两洋铁路”成为现实。

  有了这条铁路,往返两大洋,再也不需要绕道好望角或苏伊士运河了。

  不仅在非洲大陆,在阿拉伯半岛的沙漠腹地,中国也为当地修建了最高时速达360公里的麦麦高铁,这是世界上沙漠地带最快的双线电气化高速铁路。

  “帕德玛河好比中国的长江,帕德玛大桥就相当于孟加拉国的武汉长江大桥。”

  “帕德玛”是印度恒河在孟加拉国的名字,上游是中国的雅鲁藏布江,既是孟加拉人的母亲河,也是阻挡孟加拉首都达卡与南部城市交通的一道天堑。

  仅靠摆渡船,远远满足不了出行需要。高峰时期,连摆渡船顶棚上也坐着人。两岸的货物运输也只能靠摆渡。每逢雨季,帕德玛河洪水频发,沉船事故时有发生。

  因此,修建帕德玛大桥成为孟加拉人心头的梦想。

  在中国独创的技术和设备加持下,孟加拉人心中的这座“梦想之桥”成功合龙,被英国《卫报》评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

  帕德玛大桥建成后,原本过河需要8小时,现在只需要10分钟。

  不仅如此,这座大桥还是连接中国和东南亚“泛亚铁路”的重要通道之一。初步估算,大桥将为孟加拉国带来每年1.5%左右的GDP增长。

  在马尔代夫,也有一座“梦想之桥”,中国援建马尔代夫的“中马友谊大桥”,是世界首座建在珊瑚礁上的跨海大桥。

  马尔代夫前建设部部长汉·乌马尔·扎希尔曾动情地说,“当其他国家表示不可能时,是中国建桥团队最终让我们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中国在泰国修建的曼谷拉马八桥,还印在了2003年新发行的20元泰铢上。

  除水坝、铁路、大桥之外,埃及新首都中央商务区(CBD)项目、沙特吉赞经济城、科伦坡人工岛港口城、吉隆坡双子塔,也是中国建设者们留下的闪亮名片。

  数年前还是一片汪洋,不到5年就成了269公顷土地,中国和斯里兰卡共建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见证了沧海变桑田的奇迹。欧盟代表团参观后,说在这里看到了斯里兰卡的未来。

  这些海外工程,既是工程奇迹,更是发展奇迹。中国建设者们一边修建工程,一边带动当地就业,培养当地工程人才,不仅帮助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跟上全球化的步伐,也凭借过硬的实力折服了欧美等发达国家。

  

  实力圈粉欧美

  施瓦辛格州长说,“我是振华桥梁建设工人的粉丝。”

  2013年9月,美国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东段新桥正式通车,新建的大桥与自由女神像隔海相望,成为美国的地标性建筑。

  这座桥创造了四项世界之最:重1.3万吨的单塔柱支撑全桥重量7万吨,是世界同类桥梁之最;8级抗震设计,为世界桥梁抗震之最;双向12车道,中间一条自行车专用车道,桥面宽70米,为世界单塔桥梁之最;每天汽车流量达30万辆,是世界桥梁通过能力之最。

  而这四个世界之最,都离不开一家中国公司——中国上海振华重工(600320,股吧)公司(ZPMC)。

  新海湾大桥是世界同类桥梁中难度最高的项目。

  美国的桥梁专家称,能建造新海湾大桥,就能建造世界任何难度的钢桥。

  面对这样的超高难度项目,上海振华重工提前5个月完工,不仅全部验收合格,而且还将桥塔加工的精度提高了一倍,美国人要求垂直度1/2500,中方做到了1/5000。

  当地交通厅还表示,选择振华重工,为新桥节省了4亿美元。

  同样是2013年,上海振华重工承建的世界最大跨双车道窄幅桥面悬索桥——挪威哈当厄尔大桥也成功开通。

  这意味着中国设计、修建的桥梁,已成功打入美国和北欧市场。

  5年后,四川路桥(600039,股吧)承建的挪威哈罗格兰德大桥也正式通车。由于桥址距离北极圈只有200公里,因此也被称为“极光之桥”。

  除了桥梁,中国的地铁、高铁、公路也不断走进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

  2019年8月14日,在波士顿运营了40年的老橙线列车,换上了“中国制造”的新橙线地铁列车。

  马萨诸塞州州长查理·贝克试乘后满意地说,“纳税人值得拥有、乘坐最安全、准时、舒适的现代化地铁。”

  2014年以来,中车先后与美国马萨诸塞州交通局签订了404辆地铁合同(合同金额8.17亿美元),首批合同还未交付,便又接到了120辆加车合同。

  2016年,中车与芝加哥交通管理局签订了846辆地铁合同(合同金额13亿美元),占到了芝加哥全部运营地铁车辆的一半,创下了我国向发达国家出口地铁车辆的纪录。

  拿下订单后,中车相继在马萨诸塞州、芝加哥设厂,通过“购买美国”的方式,实现地铁车辆生产60%以上的本地化。

  2020年,中国铁建(601186,股吧)承建的莫斯科地铁项目首条隧道双线贯通。

  欧美基建,为中国基建转型升级提供了目标市场。此外,中国企业还通过并购当地知名企业,进入西欧、北美、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市场。

  2010年8月9日,中国交建(601800,股吧)在美国收购了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钻井平台设计公司F&G公司,打破了发达国家对大型海工装备核心技术的垄断。

  2012年4月,中工国际(002051,股吧)收购了加拿大普康公司60%的股权,开始进入北美采矿领域和工程承包市场。而此前,这几乎是中国企业的禁区。

  中国企业进入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意味着我们已从早期的劳务输出,不断向产业链和价值链高端迈进。

  

  “基建狂魔”的硬核力量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一个个超级工程和“世界之最”背后,是中国装备、中国方案、中国标准等硬核力量。

  在修建帕德玛河大桥时,为了在缺乏坚硬岩石支撑的冲积平原上建造一座永久桥梁,中国工程师和技术工人将240根直径3米、总长120米、超过550吨的钢桩倾斜打入河床。

  这还不算什么。

  帕德玛大桥主桥是由41孔跨度为150米的钢桁梁组成,现场组拼后,每孔重达3200吨。

  4年间,由中铁大桥局自主研发的“天一号”运架一体船,将这41孔、累计13万吨的钢梁稳稳架设到预定位置。

  在莫斯科地铁项目中,我国制造的盾构机取代了来自德国的海瑞克盾构机。

  除了10米级的“胜利号”大盾构机之外,俄罗斯还一口气从中国采购了5台6米级的盾构机,并以俄罗斯情景喜剧《爸爸的女儿们》中5个女儿的名字命名,分别为波丽娜、玛利亚、达利亚、耶甫盖宁和加利娜。

  昔日的工业老大哥,为什么会对我们的重型机械设备钟情有加?

  不仅因为我们是莫斯科地铁建设项目的承建商,更重要的是我们自主研发的盾构机,能够更好地适应莫斯科零下几十度的极寒天气,好用。

  除了俄罗斯,中国生产的盾构机还出口到北欧的丹麦、法国(盾构机的发源地)、意大利新加坡等国,占据全球三分之二的份额。

  在2020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榜单上,中国企业共有11家入榜,销售额总计达到362.29亿美元,占比18.37%,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除了中国装备之外,扎根泥土的“中国工夫”也是中国基建的硬实力。

  比如,在蒙内铁路的修建中,中国人因地制宜,采用了“开山架桥”的施工方式。

  98座铁路桥,最高的离地43米,长度215米,当地人被这么多架在半空的铁轨惊呆了。

  这种技术在地形复杂的中国其实再正常不过。有数据表明,我国的铁路桥梁总数已超过20万座,这种中国智慧不仅节省了土地成本,也保证了线路的平稳顺直。

  阿尔及利亚北方干线的甘塔斯隧道工程,施工中遇到了混凝土开裂、剥落等现象,原因是这里的岩层为沉积泥灰岩,遇水膨胀,失水收缩,欧洲标准在此完全失灵。

  法国塞斯达公司对此束手无策,称这是“工程师的灾难”。

  关键时刻,中国铁建召来国内专家团队,借鉴国内铁路建设经验,提出了新的设计方案,破解了在泥灰岩地质施工的世界性难题。

  在沙特吉赞经济城项目中,中国港湾针对沙特当地现状,利用国内早已成熟的砂袋充填和栅栏板安装等施工方式,完成了用疏浚土就近填造人工岛的方案。

  “中国人的能力太不可思议了!”工程方在验收时忍不住称赞道。

  “得标准者得天下。”

  我们不仅用扎实的“中国工夫”攻坚克难,也在向世界输出越来越多的“中国标准”。

  数据表明,在“一带一路”沿线对外项目中,中国标准占到了35%;蒙内铁路、本格拉新铁路、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水电站500千伏送出工程等,全部采用的是中国技术标准。

  中国独有的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既是中国标准,也是世界标准。

  在高铁、核能、5G等高端制造领域,中国标准正在成为世界标准。

  这些“中国装备”“中国工夫”“中国标准”,展示的是中国基建的硬实力,而这一切,说到底还是我们的工业强大了。

  世界第一工业制造大国,是“基建狂魔”的底气。

  

  从一无所有到“基建狂魔”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但中国已经不是那个中国”。

  1分钟新建改建596.66米的公路、2.5个小时完成一座跨线大桥的拆除、43小时完成北京三元桥的换梁施工、10天左右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

  一个个惊人的中国速度,一项项“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工程奇迹,让“基建狂魔”的名号越传越响。

  在2020年公布的ENR“全球承包商250强”榜单中,中国以74家入围企业名列榜首,入围企业的数量比美、日、韩加起来还多。

  1979年,我国对外承包合同才3400万美元,2020年,对外承包新签合同额达到了2555.4亿美元,40年间增加了接近8000倍!在“全球承包商250强”承包的国际基建项目中,中国企业的项目占25.4%,相当于每4个国际基建项目中就有1个有中国企业的身影。

  德国媒体报道称:中国基建正在为世界打造越来越多的“超级工程”。

  ▲“十三五”期间中国对外承包合同

  新签合同额和完成营业额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威廉·伊布斯就曾感叹道,数十年来,都是美国公司在世界各地建造标志性建筑,输出美国工程技术,而如今却是中国的工程技术正在向美国出口。

  在旧金山新海湾大桥项目中,曾修建香港国际机场、英吉利海峡海底隧道的美国建筑公司柏克德工程就在旧金山,美国人却舍近求远,选择了上海振华重工。

  中国的地铁、高铁技术,也开始走进英国、德国、美国这些老牌制造业强国。英国人为修建高铁2号线,还专门跑到北京与中国公司座谈。

  为什么这么多工程,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都拿不下来,唯独中国能做到?

  我们先来看一些数据:

  截至2018年底,中国高铁营业总里程已达到3万公里,超过全球高铁总里程的三分之二,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全国高速公路里程14.3万公里,也是世界第一。

  2017年,全球有144栋高层建筑完工,中国独占76栋;

  世界跨度超400米的斜拉桥114座,中国占了59座。

  全球十大港口,中国占7个。

  中国幅员辽阔、地貌多样、人口众多,城镇化率较低,这在客观上为中国基建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天地。

  数据表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基础建设投资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由此培养出大批的基建生力军。

  有人说,哪有什么“基建狂魔”?无非是吃苦耐劳,争分夺秒,加班加点;哪有什么大型神器、独门绝技?无非是因地制宜,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的确如此,“基建狂魔”并没有什么秘密,不过是搭的桥、修的路比别人多了一些;不过是比别人更勤劳,更拼命一些。尤其是当这些更有经验、更勤劳的人团结起来,更会形成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

  每一项超级工程背后,都是成千上万名工程师、技术人员、工人、设备共同合作的奏鸣曲,其中尤为值得骄傲的,是中国人艰苦奋斗的精神。

  阿尔及利亚当地人曾这样评价中国工人,“中国人太厉害,他们3个人只需要一张床就够了,因为一个人在睡觉时,另外两个一定在工作!”

  从阿拉伯半岛沙漠到寒冷的北极圈,从东非大草原到东南亚热带丛林,到处都有这样的中国建设者们奋斗的足迹。他们不仅要面临施工上的挑战,还要克服当地艰难的施工条件。

  例如,在本哥拉铁路的施工者,不仅要面临血吸虫、芒果蝇等寄生虫传染病的威胁,更加疯狂的是,内战时期留下的1000多万枚地雷,成了施工者的噩梦。

  据统计,在近十年的铁路建设过程中,有20余名中国工人因交通事故、疾病、地雷等原因丧生。

  除了这些身体上的艰辛之外,当我们和欧美等发达国家同台竞技时,还要面对冷遇和怀疑的目光。

  当初,上海振华重工承建美国新海湾大桥项目时,一开始美国方面怀疑中国企业的制造能力,有时一个中国焊工作业时,背后甚至会站着10个美方的焊接监理专家。

  更尴尬的是,以前中国企业参加国际标准会议,还会被人挖苦为“3S代表”:只会Smile(微笑)、Silence(沉默)、Sleep(打瞌睡)。

  如今,随着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的话语权和竞争力不断提高,这样的局面已经大大改观。

  在“基建狂魔”的光环下,是中国工业和国力的日益强大;而基建大发展,也在反哺“中国制造”的整体升级,拉动机械、冶金、精密仪器、计算机、人工智能、通信设备等相关产业的飞跃。

  从上世纪60年代的手摇车床、手摇计算机,到现在的北斗、量子计算机、“华龙一号”核电机组,中国的基建正在与工业的相互促进中快速发展。

  从最早的劳务输出,到中国装备、中国方案、中国咨询、中国标准的输出;从分包打零工,到现在的投建营一体化、跨国并购;从传统的亚非拉市场,再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在共建美好世界这条道路上,我们从未止步。

  参考资料:

  1.《美国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中国造》建筑设计管理

  2.《沙特麦麦高铁上的“中国队”》人民网(603000,股吧)

  3.《中国的基础设施,为啥能世界领先?》人民日报

  4.《海外大项目折射中国担当》国际先驱报

  编辑:陈霞 丁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苏宁金融研究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