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华尔街最贵的交易学费:银行误操作多汇32亿,法院判收款人不用还 | 愉见财经

2021-02-19 22:37:01 和讯名家 

  整理 | 愉小编

  出品 | 愉见财经

  新年开工的第一天,“愉见财经”想带大家蹭蹭“课”,这节价值32亿元的“课”大概是华尔街史上最贵的交易课了,主角则是花旗银行同学。

  简单来说,就是花旗银行帮客户还债时,不小心将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8.2亿元)汇给放贷方。后来尽管讨要回了部分资金,但还是有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3亿元)未能追回。

  花旗银行肯定是不甘心的,于是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希望通过法律途径拿回这笔巨款。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法官裁定,花旗银行败诉,放贷方将无需归还这笔资金。事有蹊跷恐怕非失误?

  这下,花旗银行是有苦不堪言了,对于这件事,金融圈里的大家也纷纷表示吃惊(gua

  )。

  “事有蹊跷,并非失误?”

  Y

  这起案件发生于当地时间2020年8月11日,在这个案件中,除了花旗银行和其他放贷机构,还有一位非常重要的角色,即此案的贷款方:美国老牌化妆品公司——露华浓(Revlon)。嗯,就是去年11月宣布准备要破产的那一家。

  花旗银行此前代理露华浓的贷款业务,计划替露华浓债权人偿还近780万美元的利息,但却意外汇错高达9亿美元的金额。一天以后,花旗银行突然发现自己的失误操作,并立刻和放贷方联系,希望对方能归还这笔资金。尽管部分债权人事后向花旗银行归还了部分款项,但仍有近5亿美元资金无法追回,花旗银行因此发起诉讼,控告涉及收款的10家投资咨询公司。

  2月16日,美国地方法院法官杰西·福尔曼(Jesse Furman)对花旗银行去年8月错误多汇出的5.04亿美元一案做出裁决,包括Brigade Capital Management、HPS Investment Partners和Symphony Asset Management等在内的10家公司,不必返还花旗银行多汇出的相关资金。

  据CNN的报道称,法官表示,他们不该被认为这笔转账有错,在部分放款人返还溢付款项之前,花旗错汇超过9亿美元。在汇款错误被发现后,部分放贷人确实归还了部分资金给了汇款方花旗银行。

  这个裁决出来之后,花旗公司不愿意了。不过,花旗银行仍可以对此进行上诉。花旗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完全不同意上述决定,并打算提起上诉。我们相信有权获得这笔资金,并将继续追回全部资金。”

  该案法官福尔曼表示:“要去相信全球最经验老道的金融机构之一的花旗集团,犯下从未发生过的错误,总共将近10亿美元,几乎是没有道理的。”同时,法官承认花旗银行可能会上诉,因此保留了一项临时限制令,即阻止了10家公司使用这笔钱。

  露华浓的两家债权公司认为,这笔款项是他们在2016年客户贷款所欠的确切金额,付款的各个过程和内容都使两家公司认为这并非无意为之。有债权人表示,意外汇错的钱正是花旗欠他们贷款预付利息,只不过这笔款项要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到期。

  虽然,通常而言,银行对于错误汇款都有权要求收款者退还,并且,若收款者使用错误汇款的资金,在多数国家和美国大多数州都是涉及侵占或其他重罪。

  但是!资料显示,纽约州的法律不同于其他州,若收款者本来就该拿到相关资金,即使金额不符,只要对错误汇款不知情就能将资金留下。

  在报道中,此案法官福尔曼认为,尽管此案很可能是如众人皆知的“黑天鹅事件”,再次发生的风险很小,但银行业应该消除这种风险。

  对于法院的判决,作为放贷方的Brigade公司和HPS公司自然非常高兴,这两家公司代表芬斯通表示,法官福尔曼的判决是经过深思熟虑、缜密而详细的结果。而看到花旗银行犯下如此大错,一些放贷机构的员工嘲笑称:“亲爱的,今天工作怎么样?我还好,只是不小心把9亿美元汇给了那些不该拥有这笔款项的人......”

  “屋漏偏逢连夜雨”

  Y

  不过,花旗的风控也不是第一次出现问题了。这次乌龙交易事件是花旗集团内部控制的最新错误,由于长期存在的风控和内控缺陷,美国联邦监管机构于去年10月份对花旗集团处以罚款。

  美国当地时间2020年10月7日,因“风险管理缺失和内部控制的各个领域均未达标”,美联储(FED)和货币监理署(OCC)对花旗开出4亿美元的罚单,并点名批评花旗未能改善自身风险管理系统,在系统的基础架构上出现缺陷。该系统未能精确识别潜在风险,可能使银行犯下成本高昂的破坏性失误。

  美联储和美国货币监理署表示,花旗需要在风险管理、内部控制、合规管理、资本规划、流动性风险上进行全面风险排查,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

  该报告要求,花旗应在未来三个月内实施补救措施,包括对工作人员进行专业知识培训、对现有信息管理系统进行升级,以及提交一份加强其合规风险管理的计划等。

  受疫情影响,花旗2020年以来为违约贷款拨出大量准备金,因此,及时识别潜在贷款风险,对该行十分重要。

  对于2020年业绩本就不理想的花旗银行而言,巨额罚单和法院判决的杀伤力不言而喻。

  据其发布的2020年财报数据,2020年扣非净利润录得113.7亿美元,同比下降了41.39%。

  2020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花旗的市值较最高位已缩水约15%,落后于摩根大通(JPM.US)和美国银行等主要竞争对手。在去年10月,花旗市值一度跌出“千亿美元俱乐部”。

  新冠疫情导致银行资产质量下降,全球银行业的风险将逐步暴露,风险控制成为银行业一大挑战。风险控制成为银行业一大挑战。标普2020年7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银行坏账或将达到1.3万亿美元,到2021年底全球银行坏账预计将高达2.1万亿美元。

  不过,也有分析师指出,花旗斥重金加强风险识别和内控管理,将对该行眼下的盈利能力造成压力,毕竟2020年花旗的业绩已经受到了疫情的拖累。

  最后,我们只能说,花旗银行同学,长点心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愉见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