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张霄就涉疆问题接受哈媒书面采访

2021-02-27 14:17:41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努尔苏丹2月27日电(记者 文龙杰 张硕)近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就涉疆问题接受哈《实业报》、《斜体字报》、“今日哈萨克斯坦”通讯社等主流媒体书面采访。

一、问:大使先生,请问2020年新疆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如何?新疆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往来是否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不利影响?

答:2020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服新冠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3797.6亿元,同比增长3.4%,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1个百分点。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5%,互联网服务业增长近50%,其中“网购”增长27.6%。数字经济增长10%,占全疆GDP比重达26%。

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2020年,新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4838元(约224万坚戈),比上年增长0.5%;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056元(约90万坚戈),增长7.1%。新疆5G用户已达275万户。新疆308.9万贫困人口、3666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全疆先后有800多人确诊新冠肺炎,但都得到了有效救治,全部康复出院,无一死亡。

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新疆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边境贸易额出现下降。但经新疆到哈的“中欧班列”逆势上扬,数量达9679列,同比增长近40%。此外,去年4月,新疆医疗专家组来哈提供医疗援助,获得广泛好评。大量来自新疆的抗疫物资到哈,为哈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二、问:近来,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宣称,中国新疆正在发生“种族灭绝”,少数民族被强迫同化、伊斯兰教被禁止。BBC等许多媒体也作出了相关报道。他们所言是否属实?

答:纯属谎言。让我们看看事实:2010年至2018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从1017.15万人上升至1271.84万人,增长25.04%,明显高于汉族人口2.0%的增幅。新疆少数民族的绝对贫困现象被彻底消除。难道这是“种族灭绝”吗?

新疆各民族历史建筑、传统艺术、传统风俗得以保留和发展,“古尔邦节”、“肉孜节”是法定假期。新疆各民族的语言,包括哈萨克语,在学校内教授,在政府、媒体、互联网等领域广泛使用。难道这是“强迫同化”吗?

新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得到充分保障,疆内现有10所宗教院校,办学规模达到3000余人,用多种语言翻译出版宗教经典书籍。难道这是“禁止伊斯兰教”吗?

让我们看看散布谣言的人都是什么货色。蓬佩奥,美国史上最差的国务卿,曾公然宣称“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盗窃”;BBC,英国媒体,一贯以冷战思维看待中国、看待中国共产党,奉行“双重标准”,毫无新闻道德和媒体专业性。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干涉中国内政,破坏中哈关系,危害本地区和平稳定,为他们渗透中亚、搞“颜色革命”铺路。这些个人和机构已被中国政府依法制裁。希望广大哈萨克斯坦人民擦亮眼睛,看清某些西方人、西方媒体的险恶用心,不要落入他们的“舆论圈套”。

三、问:据称,新疆设立“再教育营”,拘押大批穆斯林,对他们施以酷刑,强迫他们劳动。这是真的吗?

答:所谓“再教育营”是西方炮制的主要涉疆谣言之一,我过去已多次澄清。新疆设立的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目的是从源头上铲除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滋生的土壤。

新疆曾经是暴力恐怖主义的“重灾区”。据不完全统计,自1990年至2016年年底,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等“三股势力”在新疆策划实施了数千起暴力恐怖案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被害。自2014年以来,新疆已打掉暴恐团伙1588个,抓获暴恐人员12995人,保障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连续4年多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

教培中心的学员曾受极端主义毒害。如果没有教培中心,他们必然会滑向暴力恐怖活动的深渊。是教培中心挽救了他们。在教培中心,学员们通过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和职业技能,实现去极端化目标。学员的宗教信仰自由、民族风俗习惯和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得到充分保障,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得以实现,根本不存在所谓“酷刑”、“强迫劳动”等现象。

2019年10月,新疆教培中心学员已全部结业。他们有的开起了饭店,迎接各民族顾客;有的到工厂工作,生产的商品行销全球;有的发挥个人专长,做起了房地产中介;有的回到农村,种植特色水果,深受全国人民欢迎。他们都脱离了极端主义的魔爪,回归社会,过上了幸福安宁的生活。

四、问:您提到这些新疆人找到了新的工作。他们的就业是不是“强迫劳动”?有没有被强制转移到外地工作的?

答:新疆群众找工作,包括离开家乡去外地工作,完全是在自愿、自主择业,没人受到“强迫”。他们大多数是同企业签了劳动合同后依法上岗的,工资报酬、休息休假、劳动安全条件等均得到保障。也有一些人选择在农村务农或者自主创业当老板。

新疆的一些地区自然条件不佳,工业化、城镇化发展滞后,就业岗位有限。为此,新疆在充分尊重各族群众就业意愿和需求的基础上,积极帮助他们到外地就业。自2018年以来,新疆累计15.1万人转移就业,其中到其他省市就业约1.47万人。他们的收入比在老家高出数倍。劳动力从低收入地区向高收入地区流动符合经济规律,恰恰证明新疆人民享有择业、迁徙的自由。

例如,新疆阿克陶县农民玉苏普江·亚森江2017年前往江西省南昌市一家企业打工,从事手机组装,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上5天班,月工资5500元(约35万坚戈)。他下班后或周末会去附近的清真寺进行宗教活动。2019年他带着打工赚的9万多块钱回到家乡,做起了装修生意。再如,40岁的库车县农民白克力·苏吾尔,家里种棉花,年收入达20万元(约1300万坚戈),以前每到收获的季节都要花钱雇人采摘,现在购买了自动化设备,不到一天就能摘完。他们和所有新疆人一样,可以自由地选择在什么地方、从事何种工作,靠勤劳的双手致富。

五、问:在西方国家,一些维吾尔、哈萨克族人称自己在新疆的亲人、朋友“失踪”。哈萨克族人沙伊拉古丽自称“目睹再教育营惨状”,“逃难”到美国。这属实吗?

答:不属实。新疆依法保障包括哈萨克族在内的各族群众的出行自由、通信自由,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失踪”。分裂分子提到的所谓“失联”人员,有的在社会正常活动,有的纯属凭空编造。

例如,“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曾报道在澳居住的中国公民艾孜买提·吾买尔与在新疆的20多个亲人“失联”,但其实他们均正常生活。再如2020年2月,分裂分子在瑞士日内瓦展示的一系列所谓“受中国政府迫害的维吾尔族人”的照片,其实他们都是正常生活的维吾尔人,分裂分子盗取了他们的个人照片,搞出这一幕闹剧。

至于中国哈萨克族公民沙依拉古丽,完全是一个无耻的骗子。沙依拉古丽自称是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工作人员,但事实上她在新疆只当过幼儿园和小学老师,从来没有在教培中心工作过。她在新疆涉嫌信贷诈骗,至今还欠款约40万元人民币(约合2570万坚戈),非法越境潜逃至哈,后来又到西方国家去“避难”。这个罪犯成天造谣,竟然获得了蓬佩奥颁发的什么奖,这是多么荒谬!她的亲戚、朋友早就拆穿了她的拙劣表演。不幸的是,某些西方媒体选择性无视中国官方和沙本人亲友所做的澄清,持续不断地利用她进行反华“信息污染”。希望广大哈萨克斯坦朋友擦亮眼睛,看清沙依拉古丽的真面目,不要再被这个诈骗犯欺骗。

六、问:我们这些外国记者能否去新疆采访?

答:当然可以。外国记者在遵守中国法律、履行相应手续前提下,完全可以赴疆采访。2018年底以来,共有100多个国家团组1200多人,包括国际组织官员、外交官、媒体记者、宗教领袖访问新疆。2019年1月,哈通社记者访问了新疆。

两年多以来,新疆又发生了许多变化,经济社会面貌越变越好。我们热烈欢迎哈萨克斯坦记者在疫情结束后再次到新疆采访,实地看一看、走一走,报道新疆的真相,为破除谣言、实现两国人民民心相通作出新的贡献。(完)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