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哈焊华通IPO:信披数据“打架”,大客户突然注销似有隐情

2021-04-08 11:09:16 和讯名家 

文/周  苏

3月26日,专注于熔焊材料领域的哈焊所华通(常州)焊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焊华通)更新了创业板招股书。而随着材料的更新,《商务财经》研究后发现哈焊华通还存在不少问题,应值得关注。

招股书与环评报告数据“打架”

此次IPO,哈焊华通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545.34万股新股,计划募资56,284.00万元,其中高品质焊丝智能生产线建设项目(下称:生产线项目)拟使用募资41,284.00万元。

招股书显示,生产线项目将通过新建生产车间,购进先进生产设备,增加低合金钢实心焊丝、高合金钢实心焊丝、高品质药芯焊丝和铝合金焊丝产能,扩大公司现有产能,并使得公司产品线进一步延伸到高端铝焊丝领域,实现关键焊接材料国产化。招股书中对该项目的建设内容也只提及到了新建生产车间。

而与招股书信息披露不同的是,2020年9月18日江苏常州经济开发区官网公示的该项目环境评价影响报告表(下称:环评报告)中,对于项目建设规模除了提及新建3座生产车间外,还需新建综合用房及辅助设施消防泵房、污水处理设施各1座。

除此之外,招股书与环评报告的建设周期也存出入。招股书显示项目建设周期为3年,其中项目进程安排中工程建设需要12个月,设备安装、试生产时间为21个月,在工程建设后两个季度,设备安装、试生产也同时进行。

据环评报告,2020年7月30日取得了江苏常州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常经审备[2020]380号),该环境影响报告表编制时间则为2020年9月。以环境影响报告表的编制时间为节点,到项目预计投产时间,该项目的建设周期约为1年,这比招股书披露的少了2年,建设周期大大缩水。

(数据:来自环评报告)

应收账款回收难度大

除了招股书与环评报告的募投项目数据打架之外,哈焊华通应收账款回收难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2018年至2020年,哈焊华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7,823.36万元、119,100.99万元和136,273.77万元,营业收入呈稳定增长趋势。

哈焊华通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分别为19,681.61万元、16,921.83万元和22,051.27万元,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账面价值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25%、14.21%和16.35%。而2020年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同比增长率为30.31%,高于当年营业收入14.42%的同比增长率。

据哈焊华通解释称,2018年、2019年应收账款减少,主要原因为公司加大应收账款催收力度,应收账款回款增加所致;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增加,主要原因系受疫情影响,下游客户回款延缓所致。

同期,哈焊华通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金额分别为2,029.00万元、1,962.92万元、2,266.33万元,计提比例分别为9.35%、10.39%、9.32%。

截至2021年2月28日,哈焊华通报告期各期末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未回款前五大客户内容披露中,排列2018年、2019年未回款第一名为张家港保税区润硕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逾期金额为243.46万元,该应收款逾期未收回的原因则是对方失联,预计无法收回。

2018年、2019未回款第四名客户RSP—M,LTD.逾期金额分别为79.68万元、81.09万元,其原因则是该客户经营困难。

此外,大连万阳重工有限公司(下称:万阳重工)为2018年、2019年哈焊华通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未回款的第二名、第三名客户,逾期金额为118.71万元。

对于该笔应收款,哈焊华通全资子公司哈尔滨威尔焊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威尔公司)于2019年7月向大连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大连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9月29日作出[2019]大仲字第452号《裁决书》,裁决“万阳重工向威尔公司支付货款1,18,7117.85元。因万阳重工已申请破产,威尔公司已进行了债权申报,参与债权分配,截至2021年3月20日招股书出具日,债权审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万阳重工2018年12月至2020年4月存在12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另外,2020年5月27日(2020)辽02执166号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对上述仲裁执行中,仅轮候查封了万阳重工一台车辆,此外再没有查询到万阳重工的其他财产。虽然查封的车辆具体信息裁定书中并未披露,其价值几何也尚未可知,但据招股书所披露的万阳重工该笔118.71万元的逾期款截至2021年2月28日未收回,且预计企业无执行能力,可见该笔应收款已打水漂。

2021年1月10日(2020)宁01执52号裁定书显示,威尔公司通过诉讼及申请冻结、扣划客户宁夏宝塔化工装备制造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才“追回”了其拖欠的231,635元货款。

大客户突然注销或有隐情

继续研究发现,在哈焊华通应收款前五名大客户中,2020年1-6月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的突然注销值得注意。

哈焊华通是国家发改委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第四批试点单位,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实控人机械科学研究总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机械总院集团)直接持股21.17%,通过哈尔滨焊接研究院有限公司(机械总院集团持股100%)间接持股29.34%,合计持有哈焊华通50.50%的股权,而国资委100%持股机械总院集团。

在哈焊华通招股书中,以刘玲、田超群母子实际控制的景频(上海)船舶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景频船舶)、崭海(上海)船舶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梦寻(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上海含源贸易商行四家企业合并称之为景频上海。

值得注意的是,景频上海的实际控制人之一刘玲原为哈焊华通的关联方常州九通焊材有限公司(下称:九通焊材)上海分公司的负责人。

九通焊材成立于2005年4月,经营范围为电气机械设备销售。2015年8月27日之前常州华通焊业股份有限公司(哈焊华通2015年重组前曾用名)曾全资持股,哈焊华通董事、副总经理陈春鑫接手企业,之后多次新进股东,目前九通焊材共有10名股东,其中陈春鑫控股,持有其50.96%的股份,哈焊华通监事王岚持股10.27%。此外,哈焊华通全资子公司常州全通特种焊材有限公司的监事周其伟名字也位列股东行列并担任负责人,持股9%。

(数据:来自企信网)

2009年7月九通焊材成立九通焊材上海分公司,刘玲为其负责人,2020年9月17日注销。综上,景频上海的实际控制人之一刘玲或应该是哈焊华通管理层的“老熟人”。

(数据:来自企信网)

据2021年3月版招股书,合并口径下景频上海为哈焊华通2020年第二大客户,向其销售金额为4,360.20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3.22%。截至2021年2月28日,企业向景频上海未收回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279.02万元,占期末未收回应收账款比例为8.45%。

据2020年12月版招股书,景频上海为哈焊华通2020年1-6月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为1,814.1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3.11%。其中,景频船舶为哈焊华通当期应收账款余额第一名,应收账款金额为1,508.03万元,占当期应收账款余额比例为5.75%。

据企信网,景频船舶成立于2005年10月10日,注册资本为500.00万元,田超群100%持股,经营范围为船舶设备及配件、焊接材料、建筑装饰材料等产品销售。据工商变更记录显示,2019年1月16日,刘玲退出该企业股东行列,不过仍然担任企业监事。2021年1月18日企业因决议解散而注销。

(数据:来自企信网)

在成为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之后,就迅速于2021年1月注销,而作为拟IPO企业哈焊华通的大客户突然注销,似乎并不符合基本的商业逻辑,而对于景频船舶对应的应收账款,是合并入刘玲、田超群同一实控人控制下的其他企业,还是已收回,哈焊华通在两版招股书中皆未做出具体说明,背后是否存在隐情或需要保荐机构进行核查。

除上述问题外,《商务财经》发现了哈焊华通还存在一些其他问题,将继续带来相关研究报道。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商务财经IPO。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