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煤为何不够?产量7年增11%,用电量却大涨40%,发改委:煤企牟利将被罚

2021-10-22 19:44:18 时代财经 

2021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暨大湾区(黄埔)峰会

煤炭市场持续“降温”。

10月22日,发改委召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部分重点煤炭企业开会,研究制止煤炭企业牟取暴利、保障煤炭价格长期稳定在合理区间的具体措施。会议强调,煤炭企业要自觉依法规范经营,合理制定价格;对违反现行制止牟取暴利规定的价格违法行为,将依法予以严厉处罚。

今年以来,“煤超疯”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在商品市场上,煤炭价格从800元/吨涨至2200元/吨,业内人士惊诧“多少年都没遇到过”,与此同时,发电企业、小商品市场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10月21日,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与广州开发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开发区控股”)联合主办,粤开证券、广州凯得资本承办,广州金融业协会、黄埔区金融业协会协办的“2021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暨大湾区(黄埔)峰会”在广州举行。

会议期间,时代财经采访了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天风证券特邀经济学家刘煜辉,就当下市场关注的煤炭供需、全球能源危机与通胀压力等问题进行了交流。以下是对话详情。

煤电缺口已累积多年

时代财经:煤荒导致价格疯狂上涨,但其实现在除了中国煤炭紧缺,欧洲其他国家的能源也处于比较紧缺的状态,如何看待这一轮能源危机?

邵宇:主要的原因在于,大家认为迟早要向新能源转型,所以对于传统能源的投资是在下降的,这些公司突然意识到,传统的高碳资产未来的估值会越来越便宜,所以现在就把它抛售掉了,也就意味着对原来这些传统能源的投资量不够,大家都转向新能源了。

但是由于新能源的供应现在不够稳定,一旦出现扰动的时候,传统能源投资下降,在供给层面就形成一个比较大的缺口,这个缺口在制造业中占比比较高,而且在采暖季的冬天会表现得特别明显。总体来说,这一轮(缺煤)不是需求太高,而是供给的约束导致价格上升。

刘煜辉:中国是真的缺电吗?事实上,我们的煤电机组有5000多万台,但现在开工的,正常运转的煤炭机组只有3000多万台,有2000万台实际上是没开工的状态,为什么发电厂都不愿意开?核心问题是煤太贵。如果发一度电亏40%,即便有政府的财政补贴,但企业发电厂毕竟还是一个经济组织主体,这么亏下去也不是办法。

煤为什么不够?从需求的角度来讲,煤电之间的缺口事实上已经累积了多年。从数据上看,2013年到2020年,整个中国社会的用电量涨了40%多,但煤的产量只上升了11%(时代财经注: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2013年至2020年,煤炭产量由35.1亿吨升至39亿吨,增长率为11%;同期全社会用电量由5.32亿千瓦时升至7.5亿千瓦时,增长率为41%),而且煤炭近些年来一直是作为落后产能整治的重点,小煤矿关闭了不少,所以这中间本身就累积了一个缺口,一个剪刀仓。

未来几十年我们要向“双碳”目标靠拢,但是现在用电不是来自于清洁电,清洁电产能还在建设期,所以目前的产能用电只能来自于传统的煤电。

时代财经:能源可以说是今年股市跟期市的关键词,那么明年市场的关键词有可能是什么?

邵宇:能源实际上是新能源跟旧能源之间的一个博弈的过程,明年如果调控到位了,炒作价格降下来,能源可能就不是主题了,关键在于政策是不是随着市场状态去做优化。

政策有空间应对北向资金撤离对市场的冲击

时代财经:根据数据,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9月份环比上涨0.4%,同比上涨5.4%,连续16个月上涨,若通胀指数高居不下,中国经济可能会受到哪些影响?

邵宇:对中国的影响在于,如果美国的通胀是中长期通胀的话,可能就意味着美联储整个的货币政策的行动方式可能都会有比较大的调整,一旦这种调整在明年成为现实的话,可能比大家想象得要来得猛也来得快。

对中国来说的话,就意味着美国的利率会突然上升,那么很多资本就会被吸收,从新兴经济体、包括中国撤回到美国去,从而对中国的资产价格形成压力。如果中国的利率不相应上升的话,这种情况可能会比较明显。类似像2015年、2017年的情况,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就会比较明显。

刘煜辉:美国从CPI到PPI都挺惊人的,冲着7%、8%过去了。中国来看的话,去年我们民生通胀的压力挺大的,猪肉价格的保障,以及各方面民生物资综合CPI也能够真实地感受得到物价上涨的压力。

今年我们政府的行动采取得比较及时,其实过去的大半年应该说接近一年时间,我们整体的信用和财政都是一个收缩的态势,也就是看到通胀上升的苗头,但一直在反制通胀,比如房地产基建,应该说是有积极效果的。

今年我们面对的通胀压力主要来自于生产环境,供给冲击下的矛盾,比如很明显的大宗商品

中国原材料的价格,企业层面最能感知得到,最紧迫的就是成本快速上升,各种原料物资的成本上升非常快。最近大家都在聊煤电荒,煤炭从三个月前的800元每吨涨到2000多一吨,近期中央调控果断出手,对这个价格进行了一个最强的行政管理。从预期上讲的话,至少短期内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比如动力煤期货已经连续几个跌停板了。限制大宗商品价格,通胀压力就会相对下降。

时代财经:有数据显示,中国在过去4个月连续抛售美债达到400多亿美元,与此同时近日北向资金成交量明显下降,这两者结合释放了什么信号?

邵宇:北向资金其实大部分是套期资金,套的是中美之间的利差跟汇差。当美元在加息以及美元升值的时候,这些资金自然就会撤出中国,撤出高风险的新兴市场的资产,这样来看的话,可能会对资本市场会形成一定的冲击。

国内来看的话,我们货币政策比较灵活,如果(北向资金)真的退出去,我们自己可能会主动释放一些流动性,因为我们现在整个流动性是相对比较紧缩,能够对冲可能的一些风险。

刘煜辉:中国连续性抛售美债,从数据来讲的话,可能有些东西属于正常的业务范畴,业务管理的调整。放在整个大方向来看的话,抛售的部分应该说还是在范畴之内的。平时抛个两三百亿,或者下个季度增持两三万亿,这都属于日常交易管理的行为。目前来看中国不会大规模地抛售,只是在特殊的敏感时点,可能大家看到的就是连续减持。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