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工业互联网抛来国产化橄榄枝,阿里云怎么接?

2021-10-22 19:48:54 一千二百字 微信号 

10月底,由机械工业九院和阿里云联合打造的数字工厂解决方案1.0,即将迎来第一个落地项目正式交付——预计年产量达20万辆的一汽红旗新能源工厂正式投产。前者曾有“中国汽车工厂设计的摇篮”称号,正加速自身数字化及全力支撑汽车行业客户的转型升级;后者也积极由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拓展,做好全面服务政企客户的准备。

机械工业九院的转型只是国内制造业升级的缩影。

1956年,长春一汽生产出新中国第一辆国产解放牌卡车

为应对快速变化的产业环境,以汽车为代表的制造业开始引入新技术,重新梳理业务流程、组织协同方式,与消费者贴得更近;在软件工程层面,双循环的现状要求企业必须更强调生产系统与软件技术的国产化。

“我们和阿里云的战略合作,可以说是目标一致,优势互补。”在机械工业九院副总经理李允升看来,九院有63年的汽车工程建设历史,熟悉汽车工厂建设流程,懂生产工艺,又非常了解设备,知道数据在哪儿,客户的痛点在哪儿,了解数据价值点及业务机理,需要补全的是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及人工智能等方面的能力,而这是阿里云的强项。

如果工厂自己重新招募相关人才去应对数字化转型,成本和代价太高。在去年与阿里云合作之初,他们设立的目标就是中国自主的“车间管控系统”,代替国外的相应软件。

另一头,阿里云从技术到产品再到服务的能力升级背后,是云厂商从提供IT基础设施到提供数字化转型全链路服务的转变。

在互联网创业公司争相上云的红利过后,国内公有云市场的整体增速已经有所放缓。以政府及传统行业为代表的政企市场开始迎来爆发,有望创造出一个万亿规模的蓝海市场。云厂商中的领头羊必须具备前瞻意识,率先迈出引领未来行业趋势的脚步,才可能持续保持领先身位。

云计算确实已进入深水区。

数字化投入的价值拐点在哪?

根据阿里研究院副院长安筱鹏的分析(上图),在信息化时代,IT供应商交付给企业客户的多是碎片化的功能(比如针对办公流程开发一套OA系统,针对财务做一套财务软件,针对每个车间的需求开发对应软件),但企业在这些方面分散投入并没有换来收益的显著提升,因为还没有到达图中的红点,即价值拐点。

这也是现阶段许多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遭遇的困境。

特斯拉超级工厂

具体到汽车工业,外界对汽车工厂缺乏直观印象,特斯拉在上海浦东建设(600284,股吧)超级工厂后,曾在去年通过一个短视频公开了工厂内部作业场景,做了一些炫技与科普。人们惊呼于它的上百个机械臂在自动化流水线上快速完成冲压、焊接、涂装等工序,工厂里却看不见几个工人。其实不止是特斯拉,全球大型车企的工厂流水线现在基本都是由这种机器人在工作,机器人只是代替了工人的体力劳动部分,想要替代脑力劳动部分,让工厂有决策力,就需要数据分析与人工智能。

在机械工业九院与阿里云的方案中,双方合作之初就确定了联合打造汽车数智工厂整体解决方案的目标,并通过一汽红旗新能源汽车工厂项目,合作开发了汽车工厂车间智能管控系统。这套自主可控的系统基于对产线边缘侧的数据采集、实时分析及数据智能应用,形成与线体自动控制系统高效协同,最终实现提升产线效能、降低运行成本、提高产品质量的目标。

该系统包括数采平台、数据中台、AI平台、数字孪生平台及依托上述四大平台的业务应用系统、智能应用系统和数字孪生系统,将为汽车行业数智工厂建设提供强有力的技术和产品支持,促进汽车行业数智化转型升级。

这样就在传统的ERP等管理系统之外,诞生了一个PaaS层的中控平台。未来再和主机厂的供应链、销售、售后等环节连接起来,让研发、生产、供销都在同一个平台上交互数据。

新能源车的出现不仅改变了汽车的动力来源本身,也重塑了整个行业的生产流通链路。汽车的终端销售不再受限于车展和4S店,而是直接驶入了商场,或者直接从网上下单,缩短了车企与终端消费者的距离。用户反馈反作用于工厂决策的时间更短了。在服装领域,阿里的犀牛制造以产定销,也是类似思路。

过去主机厂如要迭代优化生产工艺,需要找专门的中控厂商来配合,整个流程是被绑住的。而数智工厂的设计初衷就是让主机厂能够完成自主的迭代升级。

这恰好也描述了阿里云的转变,从卖技术、卖产品,到卖服务,需要把服务能力落地到产业中去,就不难理解今年5月份阿里云调整组织架构,将服务团队下放区域的用意。阿里云没有颠覆制造业的流程,而是尝试充当桥梁的角色,把云、大数据、AI算法模型的能力与传统行业的流程整合到一起,产生最大化的数字转型效果。

杭州云栖数字谷

软件自主化是一次长跑

与互联网客户相比,传统制造业有时候并不清楚自己的云计算需求,教育成本相对较高,具体需求又比互联网客户更多元复杂,不像前者可能我只需要你的弹性计算,这决定了云厂商服务这类客户的难度与周期。

但汽车、基建等大型政企客户规模庞大,潜在利润贡献率高,因此一众国内厂商的市场竞争激烈。同时,政企客户有一个愈发强烈的诉求,即争取实现工业软件的国产化,对深耕服务的阿里云而言,这个诉求蕴藏着大量的产业机会。

曾经,工业制造领域的软件市场由国外厂商把持,往往以全家桶的方式提供,你用了A的CAD(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就要用A的其他工业软件+硬件设备,才能保证成品的一致性。

工业软件国产化是一个长期工程。经过十年追赶,国内厂商在全球公有云市场已取得比较显耀的立足之地,但在应用软件层面的差距还很大。阿里云做飞天操作系统、做数据库、做芯片、做开源,都可被视为一个过程,最终还是要将云技术底座的优势落在产品与解决方案上,落在数字化的服务与运营上。

在云原生技术逐渐替代传统IT软件的过程中,云上的开发环境也开始变得更灵活,开发操作更贴近于企业使用者。

RISC-V架构是继英特尔X86架构和ARM架构后,被芯片业界普遍看好的下一代指令集标准,因其精简化、开源灵活、低功耗的特性而广泛用于汽车工业、智能家居、工业电子、智慧城市等AIoT场景。RISC-V目前吸引了谷歌、阿里巴巴、三星、华为、英伟达等全球500多家公司参与研发,也成为国产芯片的一次历史机会。

阿里平头哥公司在这次云栖大会上把自研的玄铁RISC-V系列处理器做了开源,供软件开发者下载使用,促进软件生态繁荣,此外还包括针对低功耗微控制芯片设计平台、基础接口IP、操作系统、软件驱动、开发工具等全套模块的开源。这次开源规模在全球RISC-V社区中前所未有。

根据Semico Research预测,到2025年全球市场将消费624亿个RISC-V架构的CPU核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46.2%,其中工业领域应用的增长规模最大,届时将占据其中的167亿个。提前布局RISC-V生态,就更利于在未来把握工业互联网的创新脉络,吸引ISV服务商参与。可见,阿里云发力芯片目的仍聚焦自身的云业务,短期内没有着急商业化的意图。

未来,当大型政企客户成规模地迎来上述的价值拐点时,或许也将带动云厂商迎接自己的利润率拐点。

现在,阿里云通过深耕行业,啃“硬骨头”项目,与企业共建数字化样板间的方式积累经验,既是短期过渡,也是长期主义的开始。随着软件国产化程度的逐步加深,未来政企数字化市场也有望成倍放大。

[一千二百字]用最简洁的文字做专业的公司研究

Mr.Key关注IPO、财报、海外市场、to B市场、电商零售、数字娱乐、云计算、数字支付、在线广告、物流等

文章同步雪球专栏、36氪、钛媒体、富途、老虎证券、头条号、百家号、腾讯新闻、搜狐新闻、网易新闻、新浪财经、知乎、虎嗅等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千二百字。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