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人口自然增长率不足1‰:江苏等省份率先逼近“人口零增长”

2021-11-26 07:17:10 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中国统计年鉴(2021年)发布,显示2020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大幅回落至1.45‰,创下数十年来的新低。

但是,在已经发布统计年鉴的各省份中,部分省份的情况更为严峻。受到疫情冲击的湖北,2020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从上一年的4.27‰下降到0.61‰。

而老龄化程度严重的江苏,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在低位徘徊,202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仅有0.17‰,“人口负增长”的拐点将至。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江苏来说,生育率的下降幅度在全国也是“走在前列”的。在20世纪90年代,全国其他地方的生育率并没有明显下降的时候,江苏等地由于老龄化水平相对较高,生育率已经快速下降。

“全国自然人口零增长或者负增长,只是一个数字上的转变,事实上整个人口年龄结构逐步向着老龄化的发展,已经是一个持续了相当长的过程。”杨舸表示。

部分省逼近“人口零增长”

从人口自然增长率来看,我国近年来的下降幅度很快。

中国统计年鉴(2021年)显示,在1997年以前,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生率减去死亡率)长期在10‰以上,1998年为9.14‰,2009年跌穿5‰。此后人口自然增长率有一定反弹,但长期下行的趋势未变,201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2‰,2020年只有1.45‰。

杨舸指出,2020年,出生人口明显下降,是导致自然增长率下降的最主要原因,因为相对来说死亡水平是比较稳定的。

“出生人口下降受到一些短期因素,比如说疫情的影响,但从疫情暴发的时间来看,更多影响的是2020年怀孕的人数,对2020年出生人口的影响并不大。因此,总体上看,导致出生人口下降主要是长期趋势,尤其是生育高峰年龄妇女的人数明显下降。”杨舸表示。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变化。此外,还有包括适龄婚育人群总量减少、人口受教育年限拉长、城镇化快速发展等原因。

“一方面,现在的适龄婚育人群总量减少,尤其是90后人口显著减少;另一方面,年轻人的思想更加多元开放,生活方式、生活理念也越来越显示出个性和特色。恋爱、结婚、生育,不再被理解为人生的必然,更多地被理解为只是个人的选择,而且只是众多选择中的一个。”董玉整表示。

不过,从各个省份来看,由于老龄化程度不一,人口自然增长率的差别较大。人口年龄结构相对年轻的广东,人口自然增长率长期保持在5‰以上。一些城市比如广州,根据最新的统计年鉴,2020年户籍人口自然增长率仍然达8.95‰。

但是,部分省份的人口增长局面相对严峻。根据湖北统计年鉴(2021),从2010年到2019年,湖北的人口自然增长率都在4‰以上,但2020年快速下滑到0.61%。

江苏更已经逼近“人口零增长”。根据江苏统计年鉴(2021年),从2000年到2019年,江苏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保持在2‰-3‰,但2020年仅为0.17‰。

董玉整指出,江苏等省份人口自然增长率接近0,既有以独生子女为主要特征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得较为严格,影响了适婚人群的数量的原因,也有教育程度较高,影响人们的婚育年龄的因素。

“此外,江苏等发达地区的社会发展程度较高,人们的婚育观念和婚育行为发生了变化。加之社会发展加速,工作压力增大,使得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成为一些人的选择。”董玉整表示。

积极应对老龄化

一个严峻的事实是,江苏部分城市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已经跌破0。比如,根据江苏省镇江市2021年统计年鉴,该市2020年户籍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98‰。不过,该市仍然保持了常住人口小幅增长,2020年为321.1万人,较2019年的320.35万增长不足1万人。

“谈到地方就不能不谈人口迁移的问题,由于中西部的人口持续流入长三角地区,因此对这些地区来说有明显补充劳动力的作用,尽管这不能改变当地老龄化水平高企的局面。”杨舸表示。

镇江市户籍人口自然“负增长”,与其老龄化水平分不开。

在江苏省内,镇江市的老龄化程度排名中上水平,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为23.56%,低于南通、泰州、盐城和扬州,在江苏省13个地级市中排名第五位。老龄化程度最为严重的南通市,早在2002年就已经出现自然人口负增长,2019年人口自然增长率-2.76‰。

而江苏省之所以在全国各个省份中,人口自然增长率先接近0,也与江苏2020年60岁以上人口占比高达21.84%有关。但是,江苏只是“先行一步”,从全国来看,各省份人口持续“变老”的趋势不可遏制。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我国65岁以上人口已经接近2亿人,老年抚养比达到19.7,即5个年轻人需要抚养1位老人。

杨舸指出,我国已经把应对人口老龄化放到一个重要位置,随之而来的一系列的调整,包括产业和经济结构调整,都在应对老龄化过程中劳动力供给减少等问题,中国希望利用人口素质的提升,来缓冲、对冲劳动力总量供给的下降。

“保证人口素质的提升,才能够推动产业结构的升级,推动新技术的发展,从而让我们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有足够的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应对人口老龄化。”杨舸说。

董玉整指出,老龄化的问题绝不仅仅只是老年人口增多的问题,要在对整体人口发展态势准确、全面、科学把握的基础上,顺应人口发展规律,对人口老龄化问题全盘谋划、科学布局。要用适老化的思维,对整个社会进行适老化转型和升级。

“目前我国自然人口增长正逐步走向零增长、负增长,要高度重视人口发展的重大转折性变化。要积极构建覆盖全生命周期的人口服务体系,建立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指标体系,建立健全监督考核体系。同时,要建立健全生育成本共担机制,调动全社会力量,积极释放生育潜能,努力减缓人口老龄化进程,促进代际和谐,增强社会整体活力。”董玉整表示。

(作者:陈洁 编辑:周上祺)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