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胞兄公司涉诉超600起 承接恒大全国多地装修工程

2022-04-25 08:29:26 新浪网 

  许家印不是一个人在欠债。2021年下半年至今,许家印胞兄许家钦实际控制的广州雅旭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雅旭),涉及超过600起数额不等的商票、欠款及施工纠纷,被全国各地的分包商告上法庭。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许家钦是广州雅旭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为80%,另外20%股份的持有者许火健是广州恒大实业集团的高管,该公司的法人是许家印的妻子丁玉梅。

  此前有媒体报道,由于许家条件贫寒,许家印青少年时期曾随着哥哥许家钦在周口市太康县高贤乡聚台岗村的巷子里卖醋维生。在一本1985年修订的《太康许氏家谱》世系表中,许家印父亲许贤高、胞兄许家钦、儿子许庭见、侄子许庭森的名字位列其中。当地村民表示,许家钦为许家印同母异父的哥哥。

  另有报道披露,许家钦曾于2019年1月现身聚台岗村,料理父亲许贤高的后事,据当地村民透露,每年清明节都是由其哥哥许家钦回来扫墓。许家的祖坟已成为聚台岗村的一处「景点」,如果想进去参观,必须经村委会与许家人许可后方能进入,否则只能在陵园外远观。许家还专门聘请两名保安负责陵园看护。

  与讲究排场的许家印相比,许家钦低调隐秘,罕有在公开场合露面的纪录。2017年5月,许家钦出席恒大足球学校太康分校签约仪式,被冠以太康籍在粤企业家的称号。其名下实控公司只有广州雅旭一家,此前承接了西安、包头、广州等全国多地恒大项目的装修装饰工程,如今成为压倒众多分包商「多米诺骨牌」的头牌。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雅旭成立于2002年,在恒大集团创立后的第6年开业,几位与雅旭合作过的分包商对36氪表示,广州雅旭是恒大集团地产业务的主要承包商之一,在装修装饰工程上,许家钦实际上是最大的总包。

  工商登记及公开的诉讼纪录显示,广州雅旭涉诉纪录高达670条,其中超过600条是作为被告,87%的诉讼案都是2021年8月即恒大集团暴雷之后发生,最新一则有关票据纠纷诉讼的开庭时间,已经排到了2022年7月22日。

  其中一位原告是深圳一家装饰工程公司,因票据追索权纠纷,将许家钦及广州雅旭告上法庭。该案于今年2月底在广州市海珠区开庭,该公司向广州海珠区法院提出被告方财产保全申请,法院于2月底已保全完毕。但因许家钦及雅旭公司下落不明,财产保全通知一直无法送达。

  36氪联系到了该装饰分包公司的实控人海山(化名),对方表示,已超过一年联系不上广州雅旭公司及许家钦。2020年,该公司负责恒大在包头一楼盘的室内装修工程,雅旭公司是该楼盘的总承包商之一,装修工程结束后,雅旭一直拖欠这家装饰工程公司的工程款,数额超1000万元。

  「现在的状态是两头夹击,雅旭欠我公司的商票兑付不出来,我还在欠着银行的钱,公司业务已经停摆一年多。」上述深圳分包商对36氪表示。

  上述分包商还透露,在与雅旭公司合作之初,对方要求装饰公司需要提前上缴一笔「管理费」,数额是工程款项的10%,也就是100万元,如今楼盘都已经交付了,但这笔钱仍然没有返还。

  海山对36氪表示,自己曾尝试到雅旭公司的广州总部索要欠款,在与其他分包商交流后得知,不完全统计,单就「管理费」部分,雅旭公司未归还给分包商的款项就超过1亿元。

  律师认为,所谓「管理费」是指承包人非法转包或者违法分包,向受转包人或者分包人收取提成、挂靠等费用,这属于非法所得。

  另一份案名为(2021)粤0105民初27099号的开庭公告显示,原告西安紫金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向广州海珠区法院申请:被告济宁雅旭装饰履行商业承兑汇票承兑义务,支付汇票款148.6万元及利息,被告广州市雅旭对上述商票及利息损失承担连带清责任。

  被告除了有广州市雅旭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还有济宁雅旭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该起诉讼的第三人为西安远声实业有限公司,由恒大地产集团持股达82.55%。经查,该公司是西安恒大国际城楼盘的开发商。

  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恒大各承包商遭遇债务危机,广州雅旭只是冰山一角。

  作为恒大众多楼盘的园林部分承包商,文科园林(002775)(4.060, 0.05, 1.25%)(002775.SZ)在2021年业绩预告中披露,预估去年股东净利润为负18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6亿元,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是收到恒大集团及其成员企业开出到期的商业承兑汇票自2021年6月份以来遭遇大面积违约。经计算,文科园林在前5年赚到的利润,都抵不上2021年的亏损额。

  另一家与恒大集团合作紧密的总包、承建迪拜第一高楼哈利法塔的南通六建在今年2月申请破产重整,原因是无力偿债。南通三建也在今年接连被下调评级,其发布的公开信显示,恒大拖欠到期的商票和未到期的工程款(垫付),共计360多亿元。

  年初,广州二手房市场有传闻称,许家印正在出售恒大金碧华府的豪宅。几名广州当地经纪人对36氪表示,「1月对外出售的广州金碧华府是许家钦的资产,住宅面积775平方米,市场价1.1亿元,豪装1000多万元,挂牌价8000万元,已于近期售出,最终成交价格是7000万元。」

  2018年12月,刚满60岁的许家印衣锦还乡,到访位于周口市太康县高贤乡的聚台岗村,同行的人包括其妻子丁玉梅、父亲许贤高以及胞兄许家钦。

  当时现场拍摄的视频显示,载着许家印一行人的商务车队,穿梭在乡村街道上。村民排队与许家印握手,人群里还有人喊「别挤」。聚台岗村当时一共1050户,许家印给每户发了3000元红包。一次返乡,豪撒超过300万元的现金。

  日前,多位聚台岗村的村民对36氪确认,2018年确实收到过3000元红包,其中一位村民表示,「许家印当上大老板,给村里发红包很正常,但自那之后就没见过他本人了」。

  许家印最近一次出席公开活动是在4月21日:广州恒大中心,恒驰5汽车亮相,他坐进主驾驶舱,体验AI播歌的功能,点了一首电视剧《汉武大帝》的主题曲《等待》:

  「明知辉煌,过后是暗淡,仍期待着把一切从头来过」。

许家印胞兄公司涉诉超600起 承接恒大全国多地装修工程

(责任编辑:刘海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