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亏损:美联储与财政部联袂上演的双簧戏

2022-09-27 02:06:42 证券时报 

【锐言锐语】

对于美联储来说,无论是亏损还是盈利,其实都是其与财政部之间联袂上演的双簧戏。美联储后来的亏损部分,实际早就以国债变现的方式进入了财政部的口袋之中,至于躺在美联储盈亏财务本上的最大赢家,显然就是美国政府。

张锐

美联储日前再次迈动了大幅加息75个基点的步伐,只是,不同于通过加息以抑制通胀的政策目标的实现需要足够长的时间去等待,美联储货币紧缩给自己制造的财务亏损结果已然铿锵落地。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美联储账面亏损达到10504亿美元,并有海外媒体近日指出,到2023财年(2022年10月至2023年9月)结束,美联储将首次发生自1915年以来的年度巨额亏损。

联邦基准利率等常规价格型工具以及量化宽松(QE)等非常规数量型工具,既是美联储调节市场流动性的重要手段,也是其提供信贷服务并藉此赚取一定财务收入的基本依赖,比如2021年美联储通过正回购协议、贴现窗口贷款等信贷工具就从商业银行手中赚到了近4亿美元贷款利息收入,而且经营这种生意对于美联储来说没有任何成本,只是此类收入并不是美联储财务进账的大头,真正对美联储财务收成做出最大贡献的还是美联储在公开市场上的证券买卖。

追踪发现,无论是金融危机期间还是新冠疫情暴发之后,美联储都通过QE操作也就是所谓“扩表”买进了大量的美国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MBS),前者的增量规模最高达到3.6万亿美元,后者的最大买入量更是叠加至4.5万亿美元。美联储以官方身份大口吃进国债与MBS,在市场上构成了十分显著的羊群效应,大量资金涌进债券市场并推高了几乎所有品种的债券价格,美联储也从中赚得盆满钵盈,其中新冠疫情全面暴发的2020年,美联储拿到了超过4000亿美元的浮盈。

实际上,除了通过二级市场上价格的上涨获得所购买债券市值的溢价收益外,美联储同时还能按照债券的收益率获取投资收益,而且由于美债收益率并没有出现如同日本国债以及欧洲国家国债收益率为负的状况,所以美联储所购买的国债都是稳赚不赔,债券溢价收益加上投资固化收益成就了美联储在世人眼中从不言败的高大形象。不过,今年却完全不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的亏损幅度不断放大,三个渠道汇聚而成的亏损镜像相当惨烈。

渠道之一是SOMA(公开市场操作)因联邦基准利率的不断走高引致债券价格的连续大幅跌落。今年以来美联储已经升息5次,利率目标区间升至3%-3.25%的水平。债券收益率与货币利率呈正相关关系,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今年最高已突破3.6%。按照常理,美联储所持有的国债以及MBS都会因债券收益率的上涨而增加收益,但问题是,联邦基准利率与债券价格是反向运动关系,即利率越高,债券价格的下蹲幅度就越大,并且债券收益率所产生的收益根本无法覆盖债券价格下跌所形成的损失,拿10年期国债来说,收益率处在1.5%的时候,期货价格高高盘踞在130美元以上,但如今却连续阴跌至只有115美元,跌幅超过了13%,这部分损失即使是用3.9%的收益率所产生的收益也是远远无法弥补的。自然,伴随着美联储的继续加息,由美元利率上涨所引起的美联储SOMA账户的亏损头寸接下来还会继续增升。

渠道之二是QT(量化缩减)导致的利息收入急剧收敛。数据显示,目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约8.5万亿美元,其中国债和MBS分别为5.77万亿美元和2.7万亿美元。根据QT计划,自今年6月起美联储每月以不超过475亿美元的节奏缩表,9月后将缩减上限提至每月950亿美元,最终总缩减量为2.2-2.8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用2-2.5年的时间将资产负债表规模压缩至6-6.5万亿美元。缩表必然减少美联储的利息收入,而且缩表之后美联储将停止再投资,也就是不再对到期的资产进行续作,这样即便是债券收益率再高也不会对美联储形成新的固化收益,总体利息收入的锐减也必然相应放大整体亏损赤字。

渠道之三是FRR(联邦基准利率)与IORB(准备金利率)产生的支付成本显著增升。相对于资产端的国债与MBS两大产品矩阵而言,美联储在负债端的结构要复杂一些,除了商业银行的准备金之外,还有现金、隔夜逆回购(ON RRP)和财政一般账户(TGA)。ON RRP是美联储将国债暂时出售给交易对手,并在第二天回购这笔债券;TGA是美国财政部在美联储的活期账户,用于美国政府的官方收支。数据显示,目前准备金、ON RRP与TGA的存量规模分别为3.3万亿美元、2.3万亿美元和0.67万亿美元,对于这些存放在自己手上的资金,美联储都要依规支付利息,而且伴随着货币政策的收紧,FRR的上升,美联储的支付成本也水涨船高。一方面支出额度蒸蒸日上,另一方面收益进账步步维艰,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呈现出来的亏损状况自然就不好看。

就一般企业而论,亏损尤其是巨额亏损轻则出现资产减记与伤筋动骨,重则导致破产重整甚至折戟沉沙,但作为独立法人机构的美联储则不然。如同所有中央银行承担着维护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充分就业以及国际收支平衡的基本职能一样,赚钱显然不是美联储的主要目的,而且只要美联储没有全部抛售手中的资产,亏损也只是账面亏损而并非实际亏损,与此同时,根据美联储的会计规则,其浮亏部分都会以“递延资产”的名义转移记录于资产负债表之上,这样,实际过程中的经营亏损既不会减少美联储报告的资产与资本量规模,也不会掣肘美联储的对外支付运营服务,更不会影响美联储履行基本的货币政策职责。

不过,美联储毕竟还是私人经营机构,一定程度的自负盈亏既合乎逻辑也十分必要,而且自身财务家底厚实也能够让美联储政策推广起来更有底气,信心也更充足,相反,如果发生亏损甚至出现资不抵债以及连自身的运营费用都捉襟见肘,并不得不求助于国会拨款资助,美联储的声誉多少就会受到影响,同时其政策独立性也可能遭遇各种政治力量的扰动且打出折扣。金融危机期间,部分议员质疑美联储在次贷危机期间的操作是在花纳税人的钱救助金融机构,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则强调量化宽松操作为美国财政每年多赚近1000亿美元,对国会的质疑形成了有力的回应,从而使得三轮QE与一轮扭转操作的货币政策依次顺利展开,如今美联储财务承压,其货币紧缩的操作节奏是否因此会受到羁绊自然就有待观察。

当然,相比于美联储因亏损而可能体尝到声誉受损以及独立身份式微等表皮之痒,美国财政部所感受到的则是失血断流的切肤之痛。一般而言,在扣除运营费用、利息支出等成本项之后往往就是美联储的资产经营纯收入,按照《联邦储备法》的要求,这部分盈余须汇入美国财政部,财政部过去几年接受到的美联储缴款因此少则数百亿,多则上千亿美元,该笔资金被计入联邦政府的预算范畴,对降低联邦预算赤字起到了不小作用。如今,美联储自身出现财务赤字,其向财政部的缴款行为也将暂定三年,期间政府收入减少,预算赤字也会相应上升,最终可能又要通过增发国债来寻找新的资金替代,由此决定了美国政府的杠杆率在目前已达123%的基础上还会变得更高。

最后要强调的是,对于美联储来说,无论是亏损还是盈利,其实都是其与财政部之间联袂上演的双簧戏。财政部印发国债,美联储增发美元,财政政策货币化,美联储凭借收益率从财政部那里获得利息,生成了自己的盈利,且宽松货币政策之下还能通过二级市场债券价格的上涨做大资产利润蛋糕,然后美联储转身将蛋糕的绝大部分切给了财政部;但如果美联储亏了,财政部尽管因此失去部分进账来源,可大手笔国债已经发行出去了,其中作为国债最大买主的美联储功不可没,因此,美联储后来的亏损部分,实际早就以国债变现的方式进入了财政部的口袋之中,至于躺在美联储盈亏财务本上的最大赢家,显然就是美国政府。

(作者系经济学教授)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冀文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