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认沽权证”访谈实录

2008年03月10日13:18  来源: 和讯网  


  主持人:跟各位网友是声抱歉。刚才李先生把他的情况介绍了一下,下面请文老师就李先生说的情况,进行技术环节的点评。

  李太原:买权证是博弈的情况下买的,买股票和基金也是这样。(03-10 12:01)

  主持人:跟各位网友是声抱歉。刚才李先生把他的情况介绍了一下,下面请文老师就李先生说的情况,进行技术环节的点评。

  文国庆:通过李先生刚才讲的,各位网友和观众也都比较清楚,权证投资者目标是想做什么。我们知道,中国的权证主要是由于从以股改对价形式赠送给投资者的,当时是无偿赠送的,反而赠送方认为他有投资价值。所以,有投资价值才给上市,如果管理也认为它没有上市价值,就应该认识大它是赌博工具,应该加以限制。应该是对价工具,就应该是有价格,就应该是有限量的,不可能是无限量的,无限量就没有价值。(03-10 12:02)

  主持人:跟各位网友是声抱歉。刚才李先生把他的情况介绍了一下,下面请文老师就李先生说的情况,进行技术环节的点评。

  文国庆: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在很多管理层,包括交易所人士经常提出他们创设权证的理由,香港市场在创设权证。但我跟大家说清楚一点,这是最核心的问题,权证有没有价值?怎样衡量它的价值?除了跟股票有关以外,很重要的跟制度有关系,它是一个博弈价值。刚才李先生提到的现象非常典型,普通散户投资者投资权证谋取的是什么?

  实际上谋取的是博弈价值。权证投资者彼此之间默认的,愿赌服输的对赌游戏,互相赚对方的钱,其实这个事无可厚非。但香港市场不然,香港市场权证投资恰恰具有投资价值,股票多少是对价格的预期,而不像中国股市这样个对赌优势。香港结算方式是股票价格结算,给付方式是简单的价格对赌,不需要用股份行权,也就是不需要用股票行权,这一点是区别于香港市场和A股市场最大的区别。 有点实践操作经验的人应该知道,在中国实行认沽权证,股本给付的方式是买入者必输的游戏。我先不是创设不创设,即使创设,买入者也是必输的。到行权的时候,投资者必须把股票买进来以后,然后再按权证行权条件约定,以那个价格卖出,他在卖出之前必须买入。

  即使认沽权证有投资价值,假设到那个时间有2分钱或者5分钱的投资价值,由于投资者为了行权必须在二级市场大量集中买入,想想看,一个流通股只有14亿股的股票,权证的量也是14亿的时候,会造成什么状况?投资者委员行权,把14亿股票买干的时候,这个股票可以涨到无限高的程度,8块钱的股票可以涨到80、800个块,因为为了行权不限时。这个制度,我们设置权证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股本结算方式,其实对投资者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大多数投资者投资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其实根本不清楚这一点,这是技术上操作的原因。

  可以说,在中国股本给付结算方式之下,认股权证的投资者不可能赚钱,是必输无疑的。正是考虑到这一点,香港市场上谁字这种给付方式?认沽权证都是简单的价格对赌而不是做股本给付,股本给付是使投资者必输无疑的办法。所以,香港市场现在全部采用价格对赌的方式,它的名称叫现金备兑权证,和我们的权证不是一个概念。

  第二点,在香港市场上,个进行所谓创设那些权证,每一个权证都以创设者的名义订立,即使针对中石油,中石油有几十、上百个权证,当每一个人都以创设者名义存在,不能是中信证券(600030行情,股吧)创设的,和光大证券创设的合并一块儿,不可能合并到一块儿,因为每一个券商的信誉,流通量提供者,所谓市场庄家是不一样的,在香港市场上,权证市场庄家是合理合法的,而且每一个权证的个创设者都雇佣一个流通量提供商叫庄家。

  中石油这个权证有几十、上百个这样的庄家,投资者对它进行对赌的时候,同样的价格,比如说麦格理创设的权证和瑞银创设的权证,即使价格都一样,我买瑞银不买麦格理的。为什么呢?它所针对的性质都是一样的,但对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游戏规则是不一样的。要清楚这一点,但中国这个权证大家混到一块儿,根本说不清道不白,投资者不知道哪些权证是股改权证,哪些是创新类券商重新演绎的权证,如果这个权证达到极限是不行的。

  用股票结算方式最基本的准则和道德底线就是,权证的数量无论多大,不能大于当时的流通股数量,极而限之,认为我们制度上可以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情况下,权证余额永远不能大于一个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数量。如果大于这个数量就是违法行为,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懂的话,你是法盲,如果懂的话叫欺骗。因为这种给付方式决定了投资者买不到股票,我就算行权也行不了权,客观上把投资者置于更不利的地步。在2006年时,我们找了很多杂志、媒体就讨论这个问题,其实相当于我们给上交所一个公开的意见,就是告诉他这种方式是不合适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继续做下去。

  我们可以看,同样有股改权证的,深交所为什么不创设,深交所的人什么都没说,但我想他们懂这个规则,他看明白了,但上交所的人也许没看明白,也许他看明白了,但有其它的想法就这么做。 中国有关金融立法非常落后,证券法只有原则规定没有正确操作或者很差,客观上形成了法律资源不足,法律依据不足,反过来使得各级管理人员的权力过大。当一个管理人员权力过大的时候,他就会由于个人的喜好做出一些很不适当的举动。

  当然,我不能严格地是他违反了法律,因为这个法律既没有规定他可以这么做,也没有规定他不可以这么做。现在认为它合法的人说,法律没禁止的,就是可以做,法律上叫“无罪推定”。反过来,你怎么看待投资者的呢?这个权证往上一涨,管理层马上就说这是恶意操纵,暴涨爆炒,从宝钢权证就说它爆炒,恶意炒作,到现在一直是投资者的责任。这一点上法律上规定不可以炒吗?没有规定,为什么总是对投资者做有罪推定,而对管理层做无罪推定呢?在这里,我跟大家探讨这个事应该怎么做?(03-10 12:19)


(责任编辑:谢晓茵)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
商讯
看过此页的网友也看过了
热点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