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学斌:掌握命运之舵

2008年08月02日15:08  来源:  

  山村娃

  1963年,张学斌出生在四川乐山市犍为县的一个小山村,家里兄弟姐妹5个,他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姐姐。

  上个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末期,是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和政治运动时期,那个时候,留给张学斌最深的影响是生活艰难,“能有饭吃,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再穷不能穷孩子上学,为了将来能有一个好的前程,他父母节衣缩食努力供几个小孩读书。1968年,张学斌5岁那年,开始跟着姐姐上学,“当时父母主要是为了让姐姐带我,减轻父母的负担”。

  那时候上学的学费还不是很贵,张学斌记得一个学期是一两元的样子,张学斌和姐姐两人学费加起来,一个学期大概8元钱左右,“家里小孩能够上学的都上了”。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那时整个环境很艰苦,但张学斌家里还有一定的经济收入。“我父亲当时是大队会计,每年有一定的工资收入,不过母亲由于常年生病,整个家庭经济情况属于中等左右,父母节衣缩食供几个小孩上学还负担得起。”

  父亲一个人的工资,不但要负担全家的生活开销,还有孩子的学费,负担显然过于沉重。到张学斌和姐姐面临上高中时,父母开始犯难。“后来父亲决定让我上高中,就没让姐姐上,她回家做了小学老师,对于这个安排她并没有怪我,对我们这些弟弟妹妹她一直都很关心。”

  1977年,张学斌高中毕业,“毕业之后,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学到。当时高中课程学的都是农业基础知识,像什么水稻杂交技术、玉米杂交、拖拉机维修等课程,都是与农业相关的。这些课程的安排与现在各类职业技校的课程设计目的类似,希望农村的这些高中生,学成之后,回到农村学以致用”。

  除了课堂里学的都是农业知识,那时还有农业社会实践。“每个学期我们还有一个农忙假期,放半个月以上,要回家帮家里干农活。每个星期都有一天是劳动课,要学习开荒,学习怎么才能把庄稼种的更好。”

  张学斌回忆起这段岁月时坦言:“高中稀里糊涂就过去了,除了农业知识和农业实践,对于数理化知识基本上没有任何学习,基础非常差。”

  毕业后,张学斌因为年纪小,加上在学校里也没有学到什么知识,“所以只有回家务农,后来又到工地修水库,人年龄小、个头又小,扛不动石头,只能在工地伙房做饭。”

  如果不是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的政策,可能张学斌一辈子就在农村务农,无所作为了。在知道了国家要恢复高考之后,张学斌开始从头学习知识,“白天在工地上干活,晚上就埋头看书,基本上每天都要看到凌晨二三点钟,因为早晨五六点还要起床给工地做饭,所以一天也就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觉。”

  由于文化课基础实在太薄弱,为了能够跟上课程,张学斌当时跑到区中学跟高一年级学生一起学习。在所有的课程中,张学斌对理科很感兴趣,但后来高考的时候还是选择了文科。做出这样的抉择是出于现实的考虑,“毕竟理科要靠基础,而我在这方面因为原有教育基础薄弱,没有积累,一时难以跟上,而文科只要死记硬背就可以,加上我的数学成绩很好,觉得选择文科考上的把握更大些”。

  选择文科之后,又面临一个问题,自己手头没有一本可以看的书,因为都是农业方面的书籍,所以只有去找老三届的书来看,张学斌记得很清楚,到高考的时候,历史课本自己还没有看完。

  1980年,张学斌参加高考,最终的结果与张学斌之前料想的差不多,数学几乎考了满分,不过语文不及格。“当年为了参加高考,过程也是很艰辛的,考点在县城,离我家有50里地,而且全县只有这么一个考点,我需要赶50里山路去参加考试。当时要先进行预先考试,淘汰掉2/3的人,剩下来的人参加考试,再淘汰掉1/3。”

  与现在小孩参加高考时父母紧张不同,当时父母对他没有抱太高期望,所以也没有很紧张。“父亲对我说考不上就回家务农。”

  不过张学斌自己还是很紧张的,他不想一辈子在农村务农,心里有强烈想改变自己命运的冲动,因此他深知高考是能够改变自己一生命运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谈起多年前这场改变命运的高考时,张学斌仍难以掩饰一股兴奋劲(不但是对于张学斌,对于其它同时代的幸运儿来说,这场关乎国家命运和个人命运的英明决策,改变了国家和整个时代一批人的命运,张学斌搭上政策的便利之车)。

  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张学斌感觉到自己的人生从此就会不一样了,不过唯一遗憾的是专业不是他喜欢的。“但不管怎么说,毕竟上了大学了,整个人沉浸在兴奋中。”即便如此,张学斌家里也没有为张学斌上大学的事大肆操办一下,张学斌自己喊了几个要好的朋友,“简单吃了一个顿饭,玩了玩就当庆祝了”。

【作者:尹峰 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王小超)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