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禹作敏:中国第一庄崩颓背后

2008年09月11日17:11  来源:



  致命的导火索

  及至禹作敏不明就里地成为全国炙手可热的新闻人物时,大邱庄的致富范式引致各方关注,而中央级媒体连篇累牍的非理性追捧,令这位一直不事声张、默默耕耘于静海土地之上的农民,颇为无所适从。

  作为政治任务的全国巡讲、报告以及外来参观团接待,甚至令仅仅读过四年私塾、严重缺乏公关教育的禹作敏陷入焦虑与茫然。关于如何去讲解大邱庄,如何摆正他自己的位置而又能避开政治风险,没有人告诉他到底该怎么做。而禹作敏于农村改革上的大胆与无畏,亦不断体现在其与各色人物交往中的豪放洒脱与不拘一格之上。记者调查采访发现,确有多种证据显示,禹作敏在言行上的狂妄不羁,已开罪到政治人物若干。

  随着1993年禹作敏的倒掉,大量针对禹作敏在大邱庄管理模式上的批评甚至谩骂铺天盖地而来,其情状之复杂,模式之花哨,如同之前的赞誉。但细细想来,几乎所有的批判都非常值得怀疑。不论是“庄主说”、“土围子说”、“独立王国说”、“土匪头子说”,还是“封建君主说”、“地方割据说”,其核心内容仅在一点上,即“禹作敏不该这样控制大邱庄”。

  《财经文摘》记者查阅大量资料,寻访到众多直接相关者,惊讶地发现,很多目标直指禹作敏与大邱庄的评论者根本就不清楚当年的改革状态,也完全不明了禹作敏其人,或者连到都没有到过大邱庄。发言、炮轰的猛烈性与随意性令人感喟,一切盖因禹作敏已经倒掉,而官方口径已经如是。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秦晖在与本刊记者交流时认为,如果仅仅谴责禹作敏,是不太公正的,而且,“政府不喜欢他,并不是因为他打死了人,而是因为政府管不了大邱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大邱庄成了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了。”

  “如果说禹作敏那种领主式的行为引起了大邱庄村民的不满,村民的民主意识、村民的个人权力迅速成长起来,把禹作敏给推翻了,那当然是最好的,是代表现代化倾向的一种现象。但仔细分析起来,这又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因为大邱庄村民并不恨禹作敏,他实际上没有得罪大邱庄人,到现在也没有揭露出他把大邱庄集体的东西装进了他个人的口袋。把他抓起来完全是一种政府行为,和民众没有任何关系。如此说来,如果说抓禹作敏仅仅是体现一个集权国家控制社区的一种行为,我觉得这就比较滑稽。”

  针对禹作敏,秦晖慨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权力把他扶起来,权力又把他整倒,从整个过程来说,这显然是一个悲剧了。”

  回溯整个过程,禹作敏被扳倒的直接契机来自两桩人命案,一为1990年之“刘玉田案”,一为1993年之“危福合案”。两案前后相继,禹作敏深陷其中,难脱干系,最终不能自拔。

  依据禹作敏生前朋友——天津市宝坻区林亭口乡小靳庄村原党支部书记王作山于2007年8月28日接受本刊记者独家专访时的回忆,禹作敏为人仗义,性格豪爽,但“这既是优点,又是缺点”。

  王作山认为,禹作敏“护村”护得实在太重了。“有人犯法,谁犯法就该谁受法律制裁,有你啥事啊?而且,直到今天我都认为,对他来说,他不是主要责任人,即使有责任也不至于负刑事责任,儿子犯罪不能把父亲也逮起来吧?是不是这个理儿?下边杀人,怎么会是他的主要责任?我只能说一句,他忒‘抗上’了。”

  “刘玉田案”确为导火索。

  据本刊记者了解,刘玉田系直接涉案人刘金会之父,为禹作敏近亲。刘玉田之妻禹氏为禹作敏二姑,其家族关系相当紧密,而刘金会兄弟计四人,依照农村长幼排序,分别为刘金刚、刘金会、刘金峰、刘金功,而刘金会尚有两个妹妹却并不在此列。换言之,禹作敏兄弟四人禹作哲、禹作新、禹作敏、禹作瑞,实为刘金会之姑表兄,而同为涉案人的禹作相,则为禹作敏堂弟。

  关于该事件的起因,按照禹作敏胞弟禹作瑞对本刊记者的话说:“刘金会作为表叔,强奸了禹作相的闺女,导致女方精神失常,禹作相不干了。”刘金会三弟刘金峰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则认为,其二哥刘金会与禹作相“闺女”发生的关系“没有强迫成分,只是一个人和一个人的事”。

  但刘金峰同时认为,不论怎么说,刘金会做得确实不对。“即使他说喝酒了,酒乱,我也不能原谅他,因为事情是他做的,就应该由他承担责任。你禹作敏打死他刘金会,我也不说别的,但我们老爷子到底惹谁了?你这不是株连九族是什么?”

  17年后的今天,面对《财经文摘》记者,刘金峰依旧愤恨难平,刘姓家族与禹姓家族的仇恨至今未了。据记者数月于大邱庄的观察,大多数村民其实是怀念禹作敏以及禹作敏时代的,对禹作敏个人的评价也甚高,但单就刘金会家族一方而言,禹作敏的形象要大打折扣,甚至水火不容。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91)津高法刑事裁定第27号关于刘玉田案的详情记述如下:1990年4月9日,禹作相得知其女禹某某曾被本村村办家具厂厂长刘金会猥亵后,非常气愤。4月12日晚,禹绍龙、禹作民纠集禹作立、禹绍龙、禹作岭、禹绍祥、禹绍忠,商议殴打刘金会泄愤。禹作相、禹绍立又迁怒于刘金会之父刘玉田,提议殴打刘玉田,其他5人也都表示同意。当晚,7人先窜至大邱庄治安派出所内,殴打刘金会,然后约定次日上午在禹作民之父禹贺田家集合一同去殴打刘玉田。4月11日上午9时许,禹作相、禹作立带领其他5人闯进刘家,将64岁的刘玉田带到村供销社附近的大街上,先对刘啐唾沫,打耳光,然后大家一齐动手毒打。将刘玉田打倒在地后,禹作相、禹作立使用皮腰带,禹绍祥、禹绍忠用带铁皮头的胶管,禹作民、禹作岭用鞋底殴打刘玉田。虽然刘玉田在地上苦苦哀求,7人仍不罢手。直至刘玉田奄奄一息,他们才离开现场。刘玉田被送进村医院抢救,经医检,肋骨骨折8根,肾组织出血,肝肾破裂,腹腔积血达600亳升,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死亡。

  《财经文摘》记者多次试图联系采访当事人刘金会,但对方一直躲闪回避,拒绝与记者正面接触。依据知情人提供的线索,当记者于9月22日赶至大邱庄民祥里9号楼301室,也即刘金会曾经的住所时,发现房子早已租与他人,记者被告知,刘本人长年漂在静海,平时很少回到大邱庄。

  刘金会大哥刘金刚亦婉言谢绝了本刊记者的采访,其妻称:“我们实在不想再提了。”据刘金会三弟刘金峰的讲述,二哥刘金会在1990年事发后便逃出了大邱庄,直至禹作敏被抓后才偷偷回村,而与刘金会发生关系的禹作相之女目前仍在大邱庄,且早已出嫁。

  即便刘金峰基本认可禹作敏组织人等殴打刘玉田属于“寒碜寒碜他”的说法,且刘亦认为“禹作敏当时并没有真想打死老爷子”,但对于“禹作敏与刘玉田案并无牵扯”的说法,刘金会认为“那是完全错误的”。

  “都是禹作敏一手操纵的,在大邱庄,他是说一不二,要么怎么说他是土皇上呢?说好一点他是皇上,说重一点,他就是一个土匪头子!我说这话,我负责任,因为他的一行一动,已经体现了他是一个土匪头子了。坐车,只要他从办公室一出门,前边仨后边仨,左右一边一个,几个人?这就是八个了。前呼后拥嘛!开门进去,他在后排坐着,一左一右两个贴身保镖,前边还有一个保镖。你作为大邱庄的一个书记,搞这么紧张干嘛?!他要的不就是那个派儿吗。”

  据刘金峰讲述,在1990年事件出现前,刘一直对禹作敏心怀钦佩,而且如果不出这个事情,禹作敏“人还是个好人,书记也是个好书记”。“大邱庄四面八方多少个村庄,为什么惟独大邱庄发展了?不是禹作敏带领大家发展起来的吗?他有这个胆量,有这个气魄。如果他始终这么发展下去,我认为他还是个好书记,还是个好人。但最后几年他不发展企业了,他光发展他那个小集团了。”

  刘金峰认为,如果讲发展,没有禹作敏,大邱庄就到不了今天。“就是从大邱庄一起来,他可能以为自己的对立面大一些了,又是上保镖又是安摄像,你说有嘛用!盖别墅非要弄个地下室,刚开始还计划着从他的别墅到他上班的办公楼,要在地下挖一个地下通道,上下班都不敢在上边走,得在通道里走,你说他活着轻松吗?!”

  本刊记者调查获悉,在对刘玉田事件的处理上,静海县原公安局局长孙家芝亦有牵连。1990年9月,即案件处理末期,孙家芝因涉嫌参与“大邱庄打人致死案”事后造假,被天津市政法委强行从公安局局长位置上拉下并受到处分,之后再无其消息。

  知情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静海县公安局于1990年4月11日上午9点接到刘金峰二妹关于其父被群殴致死的报案后,孙家芝迅即携民警数人赶至大邱庄。在了解案情后,孙与禹作敏磋商并暗示称:“你不让我抓人也行,但你得给我把声势造出去,不造出去,人我必须要抓。” 不多时,禹作敏依照孙家芝的建议,为包庇打人者、造成舆论颠倒的现实,大面积组织相关人等张贴大字报、策动游行、倡议给禹作相家属捐款等一系列舆论造假动作,整个村子各条街道两侧全部贴满了标语。工厂停工,学校停课,数千人围着大邱庄高调游行,群众高呼“打倒刘玉田”、“砸烂刘家家族”等口号。

  据讲述,4月11日下午,禹作敏从幕后走到前台,亲自主持召开大邱庄全村职工大会。会前,刘金刚、刘金会、刘金功全部被押至台前,一律捆绑并低着头,“身后有人按着”(刘金峰因钝器致伤处于昏迷状态,依旧被扣押在万全集团保卫处,于是未得上台)。据当地村民向本刊记者讲述,在此次大会上,禹作敏曾有“刘玉田早就该死,他死有余辜”的言论,并称“有水平的可以上台揭发刘玉田,没水平的可以骂大街”。4月12日至4月13日,禹作敏分别两次组织策动大邱庄近两千人大游行,“声讨”刘玉田,大街上贴满了“打死人无罪”、“打死刘玉田活该”等多种大幅标语。

  2007年9月24日,静海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韩玉起在接受《财经文摘》记者采访时,亦谈及孙家芝与禹作敏的复杂关系,称“就在当年,孙家芝被一撸到底”。

  据刘金峰回忆,就在其父刘玉田被“活活打死”的当天,其二哥刘金会已被扣押在大邱庄派出所达数天之久,禹作相率同族7人气势汹汹前往派出所。当时大邱庄派出所所长周文全得知此消息后,借故离开,禹作相等人于是得以痛殴刘金会,但并未致死。而此时,刘氏其他三兄弟也已被禹作敏全部控制且均遭毒打:刘金功被关押在津海保卫处,刘金刚被关押在尧舜保卫处,而刘金峰则被关押在万全保卫处。

  次日,也即4月11日,刘玉田被当街打死,闻讯赶至的刘金会二妹独自一人拉着板车将其父送往大邱庄医院,最终不治身亡。依据刘金峰对本刊记者的讲述,当天上午,其父刘玉田正在院子里整理东西,禹作相、禹作民、禹作力、禹绍龙来到其父所在院落。在门口,禹作相说:二姑父,你出来一下,和你说点事儿。其时,刘玉田老伴禹氏正在里屋忙碌。

  “我娘当时就寻思着,不就一帮侄儿们吗,找他二姑父说点事就说呗。她在屋里就没出来。你说事在屋里说不完了吗,不行,得到外头说去。这几个人架着我爹,一出门口就连打带踢,一直踢打到现在的中国银行(601988,股吧)那一段。当时禹作章是村大队的大队长,禹作敏派去的,我有证据,他在那儿监督着。这样,十几个人一路踢打直至老爷子死去,围观的人很多,但没人敢管。”

  此后,刘金会兄妹多人乃至刘姓整个家族之核心成员从老到小,全部被禹作敏纳入被监视范围,如许人等甚或连上厕所都有人远远盯着。而禹作敏惟恐有人出村告状,万分警惕。刘金会四弟刘金功曾带着相关材料以及于村口戒严现场拍摄的照片,试图逃出大邱庄寻求司法帮助,无奈,刚出村不久即被禹作敏线人告密并被迅速抓捕回村,扣押在大邱庄派出所长达七天之久。直至刘金会二妹前往派出所处理相关事宜,刘金功跑出来叫喊:“老姐,快去叫人救我!”此时,刘家方知,刘金功并未失踪而是被禹作敏秘密扣押了。

  “他跟我说了,刘金峰啊,你就是个土匪,你还看着,我还真不让你好死。那意思就是说,我一点点折磨死你。我心想,我让你折磨死干嘛呢,我自己死了不就完了吗?”据称,刘金峰被扣押后,遭遇禹作敏所组织的数人轮番毒打。

  “四根电棒全部耗没电了,皮带打断了三根。大邱庄谁也不敢替俺老刘家说一句话,整个政府系统从上到下,全部被禹作敏收买了,我二哥刘金会跑到北京托人找到最高检察院,最后发现,谁都动不了禹作敏。我一下子感觉到,整个天都是黑的了,一点阳光都没有了。” 最终,刘金峰因对事件发展缺乏明确预期,于心情黯淡、孤立无援之际,“用铁榔头狠命砸自己脑袋,但没死成,昏迷了20来天,直至老爷子死去、火化,我都不知道。”

【作者:齐介仑 来源:红网】 (责任编辑:陈燕)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