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鳄张海的看守所生活

2008年09月22日08:51  来源:

  “绝对没有参与操纵过球队”

  信息时报:说说当年有关你收购辽足和上海国际的事情,当时的真实情况是怎么一回事?似乎种种迹象表明,当时的确是存在张海系,但你却一直不承认是自己实施了收购行为?

  张海:关于足球和资本运作的关系太复杂了,我当年认为中国的职业足球应该有一个像美国足球大联盟一类的组织存在。资本与股权是一种纽带而已。

  很多东西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我今天的角色无法畅谈当年的壮志豪情,只能说有时候“劣币驱逐良币”比“良币驱逐劣币”容易,我认为民营企业球迷老板的钱才是中国足球的良币。

  信息时报:当时在深足担任董事长期间,到底有没有参与操纵过球队?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当年从平安收购深足是出于一种什么考虑?当时是花了多少钱从平安手中买得了深足?是否没用现金,而是用购买股票的形式收购了球队?

  张海:绝对没有,你们可以问广沪。我赛前从不参与任何球队工作,再说我不可能花两个多亿去过一下冠军瘾吧?况且球在队员脚下,并不是老板可以操纵的。

  当年从深圳平安收购深圳队花了五千万,其他一千万,买内援花了几千万,外援也不少。2003和2004年工资奖金加起来将近8000万,2004年初做了评估,深圳队球员资产至少1.5亿了,负债4000万左右,后来一元钱卖了之后,我说过一句话,“深圳队是只大象,一元钱买得起,怕他们养不起。”但我没想到球员卖得那么多。2004年5月之后,几个股东意见不一致,不对球队投资了,我个人借给球队和我的朋友借入的,现在都没要回来。

  儿子

  张海的母亲叫朱乐平,原开封二十五中的语文老师。在儿子张海因为特异功能而在当地家喻户晓后,朱乐平的生活也打破了原有的平静。当年,张海母亲的同事徐月娥知道张海能够用“特异功能”给人治病后, 曾经向张海的母亲提出请求,让张海给自己的朋友看病。由于朋友之间关系不错,当时张海的母亲朱乐平直言,这个东西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并坦言张海的外公生病,张海就没有能够治好。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以此不难看出,无论外人把儿子传得再神,在母亲朱乐平的眼中,张海始终只是一个普通人。同时,作为一名教师,朱乐平对待同事和朋友的坦诚与儿子张海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我最佩服母亲,她眼中没有一个坏人”

  信息时报: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吗?有没有自己佩服的人?

  张海:我一直以“无愧于心”来要求自己,我最佩服我母亲,她眼中没有一个坏人,永远为别人着想。

  (编者按:据张海律师徐玉发介绍,张海母亲朱乐平女士其实对张海与生意合作伙伴闹僵一事并非持赞成态度,老人甚至希望儿子能够以和为贵,真正做到相逢一笑泯恩仇。)

  信息时报:你进去之后,家人的生活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很多银行帐户也被封了,你是如何安慰她们的?你在外面的朋友有没帮助你的家人?

  张海:我们心灵相通,我知道他们都很健康,都很平静。我只告诉他们,我没浪费时间,我不会辜负他们。朋友?落井下石和雪中送炭的一半一半吧。

  (编者按:据张海律师徐玉发透露,在张海被羁押的两年多时间里,张海的不少朋友曾经来电或者亲临广州,希望给予张海母亲朱乐平经济上的帮助,但均遭到了朱乐平本人的拒绝。据悉,朱乐平拒绝帮助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背负沉重的人情债。)

  信息时报:如果一旦判刑,你的财产是否会拿出来做慈善事业?

  张海:有这个考虑,经历这件事之后,我想了很久,并且准备提出一个关于正天和健力宝的债务重组方案,在各股东鼓动“相逢一笑泯恩仇”之后,拿出属于自己应得的捐献出来。另外,如果我能无罪释放,我会在三水建一个寺庙。

【来源:信息时报】 (责任编辑:张锐)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