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德明:平准基金在中国肯定行不通

2009年02月18日09:31  来源:

  中国会和美国一样强大

  记者:刚才您谈了过去的市场和现在我们做的一些改革,我们再展望一下未来吧,说改革开放30年,我们也展望一下,您觉得在未来30年中,中国经济会是什么样的走势?

  霍德明:未来30年,我想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是,不用30年,中国就会跟美国一样吧。

  记者:几年?

  霍德明:我的看法大概是在15年到20年,以PPT来计算的话,15年应该跟美国一样大,如果用关定汇率来计算的话,20年是一个标准的说法。对于中国,中国人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是我在思考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在传统经济学领域没有告诉我们。我会比较倾向于在文化面、在社会面、政治面和金融面、经济面的问题,我比较想去回答那样的问题。

  记者:霍老师,您的观点非常新颖,您的意思是,也许我们应该站在西方社会的角度来看一看,也许中国真的强大起来带给他们的威胁感?

  霍德明:不只是西方社会吧,光是从我们隔壁邻居日本、韩国的角度来看中国,或者从越南的角度来看中国,从东南亚的角度来看中国,甚至从印度的角度来看中国,所以并不只是西方社会。我觉得中国的文化在将来能够克服这一点,因为我们是蛮实际的,我们不是宗教式的想法,你看过去这五六年,中国在非洲地区能比西方文化更融入当地的社会架构,其实是我们的文化是有优点的。

  记者:我知道霍老师担心的是什么,霍老师担心中国一旦强大起来之后会不会给其他国家造成美国强大后带来的不安全感?

  霍德明:我相信中国不会像美国强大,我在美国生活太久了,美国人其实非常单纯的,他们的思考方式没有中国那么复杂,可就是因为他太单纯了,他对于很多事情往往用他自己的方式来解释。当然,凭借他的经济力量,他的确可以做到一些事情,凭借他的国防军事力量,他也可以做到其他事情,但世界上其他地方对他也不服气,我觉得中国人不要说复杂,我们是比较老练一点,我们知道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有很多很多障碍要去克服的,所以做生意之前要先交朋友嘛。

  未来的中国股市应该配合世界级的中国企业

  记者:我们再来展望一下股市吧,股市未来30年,您说了,18年是一个很短的时间,未来30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走势呢?

  霍德明:世界500强,现在中国公司占了多少?大概有十几二十家吧,台湾有六家,香港大概两家。在未来30年世界500强里,中国可能会占到一两百家,这对于我们的股市是什么含义呢?我们的资本市场应该有机会有能力让真正好的公司而不是现在名义上的中石油工商银行(601398,股吧)这些看起来很大,实际骨子里很虚的东西。如果这些大公司真的能落实公司治理,股票反映公司的价值,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世界五百强里有100家甚至150家中国公司时,中国股市肯定会配合那个世界级的企业,是那样的股市才对,而不是局限于国家该怎么样来管股市的问题。

  记者:但很多股民会说,霍老师说了这么多,我就想知道是涨还是跌。

  霍德明:(笑),我也很想知道涨跟跌。

  记者经:经济学家预测实体经济没问题,可能预测股市更没问题。

  霍德明:谢谢,预测实体经济不行,预测股市更不行。我个人没有在股市做过投资,在中国没有做过,在台湾也没有做过。我很愿意去观察,也许是因为受了太多的教训使得我不敢去碰股市,我没有碰过,但我太太碰过,家里有一点点闲钱,拿着去股市投资。

  我一直跟她讲这种心态,没有必要去看别人是不是发财了,他们的风险也是非常大的,而我们今天很幸运,你老公不是在金融业里,而是在教育行业里,只是跟金融挂一点边。所以我们就很本分、很老实的做一个菜篮族就好了。在台湾有一个笑话,台湾股市里都是家庭妇女,去菜场买完菜之后再去股市买股票。抱着这种心态,不做太多投机的欲望,那才是在股市里的长治久安之道。对中国股民来说,如果已经是这个市场中的老手,有十年、十五年以上的经验,那更应该体会到我讲的话,股市风险太大,而这种风险往往不是公司经营层面能够回答的问题,而是政策面,甚至是人为干预的。如果你在股市里十年十五年还认识不清楚,再继续推波助澜,我觉得那就是那句话,认赌服输吧,我不愿意在股市里牵涉太多,我是一个很保守的人。

  记者:霍老师可以预测市场的走势,但不能预测一个被干扰的市场走势?

  霍德明:那当然,我绝对不希望我们的股民参与这么一个被干扰的市场,因为我们所增加的只是一个赌博的气氛,我也很了解。其实我们中国股市里还是有一些公司相当不错,基本上你怎么认定它不错呢?自己也要做研究、花力气,这样才能使得你的报酬被肯定。

  推平准基金是“饮鸩止渴”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很多股民现在反倒希望政府救一把,希望平准基金能够进来,对于平准基金,您的观点一直是否认的,特别想问您,为什么要否认平准基金?

  霍德明:平准基金有它的正面价值,如果股市真的会拖累到其他金融机构的话,平准基金肯定是有帮助的。对于一个小型、开放的经济体,有些平准基金真的很有帮助,比如香港或台湾。但对于一个大国,尤其是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要放多少平准基金进去?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中国将来的经济体涨到和美国一样大,那平准基金不是要更大吗?这都是不可想象的问题,经济学理论告诉我们,这条路应该是走不通的,短期之内可能会有一些效果,但也许就因为一些短期的好处,让我们“饮鸩止渴”,平准基金这件事情对中国这个大国来讲肯定是行不通的。

  记者:您认为是容量太大了?

  霍德明:没错。

  记者:但我们看香港的经验,平准基金不仅救市,而且还抵御了投机资本的袭击,社保基金也获得了一定收益,为什么我们不行呢?就因为规模太大吗?

  霍德明:中国跟香港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们还处在资本管制的阶段,当初有人攻击香港港币联系汇率,就因为它的资本是完全自由运动的对。中国来讲,资本管制还在,你根本不用担心别人来攻击人民币,谁敢来攻击人民币?他们没有客观的能力来攻击人民币,在股市里也不能融资融券,到哪里找人民币?所以最多可以靠一些热钱的流入在短期内炒作股市、炒作楼市,但从长期来看,我觉得和香港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将来中国的资本管制完全取消了,那时真的是我们要好好想一想怎么样做资本市场和外汇市场,但我相信到资本管制取消时,其他配套措施一定也出来了,包括金融市场里利率的自由化、汇率的自由化,那些都应该已经水到渠成了。

  记者:当它真正成为自由的波动时,我们才应该去熨平它?

  霍德明:对,没错。

  记者:好的,谢谢霍老师。

  

【来源:和讯网】 (责任编辑:孔晋)
推广
热点
推荐
相关新闻 进入 霍德明平准基金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