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人士:新股发行 过程公平比结果公平更重要

2009年02月19日00:55  来源:

  对于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该如何进行?江南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魏凤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改革的过程比结果重要,而在制度方面的改革则比技术方面的改革重要。

  他说,改革的时机一般取决于几点:第一是大的宏观形势;第二是新股的发行是否是真的非改不可了;第三是改革的成本和收益;第四是领导者的决心。对此,魏凤春从市场参与者的角度就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指出应该从制度和技术上进行,但首先得解决制度问题,然后再从技术上完善。

  从制度上来看,既然是改革,就应该明确改革的目标是什么。魏凤春认为,虽然现在的新股发行制度也进行了一个改革,但还是难以得到大家认同的目标,而这个目标就是公平。

  “公平如何理解,这在改革之前是需要搞清楚的,否则改革之后你所理解的公平是大多数人都难以理解的公平。”魏凤春说,我们的改革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是大部分投资者认为通过新股的发行能够满足或者达到资本市场的功能能够发挥的地步,它的过程是公平的,至于它的结果是否公平,可能资本市场的变动是无法衡量的。“我觉得过程公平了,就可以认为改革的目标达到了。因为结果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测的,如果通过改革让所有的人都赚钱,那是不可能的。” 魏凤春说,不公平肯定是存在的,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结果是否公平,而是过程是否公平。他进一步解释,在博弈过程中,小机构、小散户和大机构,会因为资金问题肯定存在不公平,这是不可改变的规律。“我们现在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希望中小投资者之间的博弈向机构投资者之间的博弈转变,那么新股的发行倾向于向机构投资者的博弈,这是一种方向。”

  魏凤春提出,小散户可以通过购买基金等方式参与。“术业有专攻”,为什么一定要去参与这个事情呢?“我觉得要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保护的是一个过程,交易的公平。我们为了防止机构投资者的欺骗或者不当利益等,我们的信息要公平,要公开,而定价要公开就是一个改革的方向。”

  “制度改革的第二点就是到底是谁主导改革?政府还是市场?”魏凤春认为,发挥中介机构的作用,发挥二级市场股东的作用,通过市场来选择,可能比强行的“拉郎配”要强很多。

  魏凤春同时指出,我们的新股发行,假定新股发行是合理的,但新发行的这些股票到底是否该上市?他说,这种发行它的定价是否合理是其次的,前提是这样的公司是否该上市?而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没有解决。“要趁这个时机,把一些历史的问题解决一下,然后在这个前提下再考虑新股的改革会更有意思。”

  魏凤春还认为,在新的制度没有改革之前,可以考虑放缓IPO的速度。“所有的改革并不是一夜之间都能完成的,而是逐步的开展。所有的问题都是在前进中解决的,停止或许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新股发行有助于发挥证券市场的基本的功能,”魏凤春说,但现在有个问题,很多新股,不管定价高低,在第一年、第二年的时候的业绩相差非常大。很多公司在上市之前,通过各种方式获得很多利益,但在上市之后还是没有进行相应的改造,业绩也没有进行相应的提升,之后很快就会变得业绩极差,“像这种情况可能就是新股发行改革的根本。”

  2008年,我国的新股发行制度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并取得了积极的效果,如紫金矿业(601899,股吧)以每股面值0.1元发行,鱼跃医疗(002223,股吧)则是首次尝试采用网下发行电子化方式。对此,魏凤春表示,不管通过何种方式,其实都是让大家有一个公平的机会。“总之是坚持市场化的原则,节省交易的成本,加强信息的透明度,加强行业的监管。”

  至于改革时机是否成熟,魏凤春认为,现在改比不改要强的话,改肯定比不改要好。他解释,以新股发行为代表的证券市场的改革,之所以对一些问题没有进行改革,主要是在改革的时候政府难以权衡各方面的利益,特别是都在获利的时候。“现在宏观经济的下行,以及金融危机导致证券市场的低迷,既得利益在减少,这时候改革的话,我们的改革对每一方的利益损失都是最小的。”

【作者:朱宝琛 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王小超)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