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亮:农业资源资本化是现代农业发展核心

2010年03月06日21:11 来源:

罗祖亮

  李蕾

  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分别于2010年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3月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大湖水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级经济师罗祖亮在接受和讯网专访时表示,农业的革命是资本的革命,农业资源资本化是现代农业发展核心。

  主持人:"新结构、新契机",关注和讯,关注2010年全国两会。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和讯网两会系列访谈节目,今天我们很荣幸邀请到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大湖水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级经济师罗祖亮先生。

  应出台政策支持水产养殖业

  主持人:两会将分别于3月5日、3月3日在北京拉开序幕, 一个个事关国计民生的提案又将成为媒体焦点,百姓热议的话题,那么黄总本次上会带来了怎样的议案呢?

  罗祖亮:我这次有八个建议,两个议案。其中五个是关于农业方面的,具体来说是水产养殖方面的建议。这次提出的建议和议案去年也提过,得到了有关领导和中央部门的关注,今年还要进一步加深一下。中央每年的一号文件都是"三农"问题,农村、农民、农业,农民不富裕,我们国家历来对农业的投资很大,特别对粮食、棉花(资讯,行情)、油菜"菜篮子"等倾斜很多,惟独渔业这方面政策欠缺,有待于中央部门重视对渔业生产和安全以及渔民的生计问题的关心和关爱。我是本着这个想法提出的一些建议,总的目的是为了渔民的发展。

  对于渔业,我看了一些国家项目和政策支持力度,在鱼苗繁育、养殖、加工、流通等方面并没有特殊政策支持。粮食方面有补贴,但渔业的支持政策并不多。

  首先,对于整个大农业来说,养殖业占大农业20%的权重,渔业又占养殖业很大的比重,所以不能边缘化。

  其次,我国的渔业从事人口较多,特别是长江中下游平原,以湖南为例,从事养殖的渔民有80万-100万。

  另外,我国淡水渔业养殖量占世界的70%,国家农业出口方面,养殖业的水产品出口占整个农业出口的70%。这么庞大的出口数字却没有政策支持。我认为,市场经济发展到目前的水平,也应该到支持和关注水产养殖业的时刻了。有人说解决温饱以粮为纲,解决小康以鱼为纲。吃鱼对人体很有好处,吃鱼的民族最兴旺,吃鱼的女人最漂亮,吃鱼的男人最健壮,他有八种氨基酸符合人体吸收,也可以提供优质蛋白。以前要解决温饱问题,粮食很重要,现在要实现全面小康,提高生活质量,我认为渔业应该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您看好水产品的市场前景?

  罗祖亮:市场前景挺大。目前,人均水产品消费水平不足70斤,还远未达到国外人均120多斤的发展水平,因此消费潜力巨大。并且水产品相对安全一些。

  希望加大力度支持中小企业

  主持人:2010年,调结构成为了经济发展的主题,在您看来,结构的调整应该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罗祖亮:调结构对国家来讲就是原来的钢铁业、煤炭、重化工不再继续搞了,而是控制发展的节奏。去年4万亿投资加上将近10万亿的贷款规模,对GDP增长贡献很大。但中小企业并没有得到多少贷款,因此发展受到了影响。

  国有大型企业的一些项目占领了许多有利资金,贷款对中小企业贡献不足,2009年GDP达到8.7%,没有滑坡。如果2010年还这样搞就顾此失彼了,国家需要调整经济方式,提出保增长、扩内需、保就业、保民生,这是正确的。所以,企业应当抓住这个机会,把自己的产业做好。

  中小企业对就业的贡献很大,90%的就业率在在中小企业。因此,要建立一套符合中小企业发展创新的模式,即国家应该在生产资料要素的配置上给中小企业提供发展的机遇。这样中小企业就能够带来税收和就业。职工拥有稳定的收入之后,就能够拉动消费,消费中孕育着巨大的生产力。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应加强发展中小企业,从而带动就业和消费。

  主持人:目前,低碳经济是大家所关注的领域,具体到农业方面,有政协委员在提案中提出了农业的清洁化生产,对此,您有何思考?

  罗祖亮:农业污染中主要是打农药、施化肥等方面的污染。但是要吃饭,不搞不行,搞多了也不行,这里存在质和量的关系问题。产量越高,很可能农民增产不增收,相反,产量低一点,价位提上来,在供给方面又可能出现问题。中国的产品有问题,都号称是无公害,但这存在诚信度的问题。中国的农业要算清楚,什么样的农产品(000061,股吧)出口比较好,一旦有风险,国家可以进口,但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要慎重,要有储备。我认为通过生态、无公害的生产,产量少了不要紧,但要保证人民的生活需要,这关系到农产品的安全问题。

  农业资源资本化是现代农业发展核心

  主持人:贵公司是上市公司。我们知道,农村产业经济发展迟缓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资金上的难题,今年的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引导更多信贷资金投向农业发展领域,切实解决农村融资难问题。就农业融资难的问题您有何建议?

  罗祖亮:农业产业化融资方面的问题,主要是国家的融资平台都建立在房产和土地上,并且是商业房产、工业房产、商业土地、工业土地。农业的土地一般是划拨土地,所以农业要贷款必须抵押,而我们整个信贷模式的设计是按照原来的商业或者计划经济年代的模式设计的,所以,缺乏对农业经济的研究。中国农业经济学家很少,我国的经济学家是数量经济学家、工商业经济学家和证券经济专家。

  我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即农业的革命是资本的革命。打地痞打土豪就是把土地收了,所以,在我看来,农业革命就是资本的革命。我认为,农业资源的资本化是现代农业发展的核心。什么是农业资源?农业提供了很好的原材料给工业,工业并没有把农业提供的原材料作为成本。现在应当把农业资源作为资本来看待,比如,农民的三十年的土地经营权能不能作为资本,像我们买土地一样,农业承包经营权三十年也可以抵押、入股或转让。

  我们测算一下,如果18亿亩耕地不改变性质,把经营权30年乘以18亿亩耕地,一亩假设200元,这是多大的资本。

  主持人:这是很大的资本量,接近10万亿。

  罗祖亮:农民可以增加10万亿财产,这样的空间多大。所以研究农业要研究资本。如果农民掌握了这么多资产,他就可以把资产入股、承包,形成农业产业化,农民可以在产业化企业上班,又可以进入城市发挥其他专长,所以农业经营产业化,农产品定价市场化,就要考虑资本红利、成本、折旧等,缩小工业成本与农业价格的剪刀差,所以说农业的革命是资本的革命。农业资源的资本化是农业发展的核心,以达到农业产业集约化,农产品价格市场化。

【来源:和讯】 (责任编辑:徐立梅)
我有话说已有0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