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日本后政治危机

2011-03-21 10:17:48 证券市场周刊  廖宗魁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廖宗魁】日本里氏9.0级地震,相当于1995年阪神大地震(7.3级)释放能量的2000倍。阪神大地震造成了近10万亿日元的损失,那么此次地震带来的经济损失会不会是一个天文数字呢?

  如果从GDP的角度看,阪神大地震后日本经济增长似乎并未受到影响,对历史上地震的研究也表明对经济的影响并非负面,这里面到底是何缘故?经济学理论并没有给出太多的解释,统计的经验支持严重灾害对经济和政治杀伤都很大。

  保守估计,此次日本地震死亡人数将超过1.2万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可能在15万亿日元左右。如果受灾仅限于地震的话,日本经济受到冲击的可能性小;但如果事态向悲观的方向发展的话,2011年日本经济将陷入收缩。

  日本灾后重建大量的财政支出将会使原就不堪重负的日本债务更加雪上加霜,日本首相菅直人是迎来了命运的转机,还是会加快下台的步伐?

  谜一般的损失

  截至北京时间3月16日19点,已经确认在受灾的日本12个县有4255人在大地震与海啸中死亡;同时6个县的8194人仍然下落不明。如今地震过去将近一周,失踪人士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与伤亡人数相比,要估计地震的直接损失是非常困难的。较为悲观的估计当数巴克莱、高盛,巴克莱估计此次地震将造成15万亿日元的经济损失,高盛估计的损失为16万亿日元。而渣打银行的估计稍乐观一些,预计的最低损失为日本GDP的1%,约为5万亿日元。

  此次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是岩手县、宫城县、福岛县和茨城县,这些地区的GDP约占日本GDP总量的6.2%,地区人口占日本总人口的6.8%。而阪神地震所波及的都是重要的经济地区,占日本GDP总量的13.1%。

  虽然此次受灾的日本地区经济发达程度不如阪神地震,但由于震级高了很多,并且伴随了巨大的海啸,这对同一地区的经济杀伤力显然要增大很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可能反而会超过阪神地震。

  地震冲击经济增长路径

  存量的财富损失固然触目惊心,但地震所带来的经济增长的变化将更为重要。地震的冲击在短期和长期内是如何影响受灾国的经济增长,它是否会改变其均衡经济增长路径?

  经济增长理论并没有对自然灾害是否会影响经济增长给出明确的解释。传统的新古典主义增长理论认为,资本存量的摧毁并不对技术进步造成影响,它在短期内可能会使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偏离均衡增长路径,但在长期内还会回到均衡增长路径上来。

  图1显示,在受到地震冲击后,由于生产能力短期内受到巨大破坏,可能造成供给跟不上,经济出现下滑。但随着重建的展开,产能得到充分的恢复,经济会回到原有的增长状态上。

  而内生增长理论认为,当一个国家经济处于规模效益递增的情形下时,灾害导致人力资本存量或者设备遭到破坏,会使得该国经济进入一个较之前低的增长路径,而且会长期偏离原有的增长路径。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处于资本回报不变的情形下,灾害带来的负面冲击对该国的经济不存在负面影响。

  发展中国家一般都具有规模效益递增的经济特性,灾害的负面冲击可能会按照内生增长理论描述的途径行走。

  Fromby(2009)在文章“The Growth Aftermath of Natural Disasters”中就得出结论,严重的自然灾害对发展中国家经济的负面影响要大于发达国家。

  日本经济可能负增长

  由于现在地震的事态还在发展中,还不容易准确评估此次日本地震的严重程度。根据既有信息和假设,可能的经济影响分为乐观和悲观两种。

  GDP乐观:下滑0.3%

  巨大的灾害往往具有毁灭性的打击,它可能会改变经济增长中的关键而长期的变量。Eduardo Cavallo(2010)在文章“Catastrophic Natural Disasters and Economic Growth”中,对不同程度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冲击做了比较分析,他认为严重灾害(死亡人数大于223人/百万人)将会使该国的人均GDP在未来十年内下降10%;如果是一般灾害,其对该国人均GDP不会有太大影响,但统计上并不很显著;如果是程度较低的灾害,其不仅对该国经济不会产生太大影响,统计上还很显著。

  Loayza(2009)区分了不同的灾害对农业、工业、服务业和整体GDP的中期影响。他表示,地震对GDP增长的影响要小于旱灾和风暴,严重地震对经济增长在中期内没有负面冲击。

  按照本文上面的估计,此次日本地震如果造成1.2万人死亡的话,这相当于每100万个日本人中有94个人死亡。属于Eduardo Cavallo描述的一般灾害类型,这意味着它对日本GDP增长的影响将非常有限。

  阪神大地震后,大约每100万日本人中死亡人数不到50人,其经济增长在震后确实没有受到太大冲击。1994年4季度,日本GDP增长仅为0.2%,地震后的1995年一季度GDP增长反而达到了2.5%,二季度也有2%的增长。这也符合Eduardo Cavallo对一般灾害影响的分析。

  中金公司最新报告参照阪神大地震估计,日本经济今年将比原来下滑0.3%,2011年全年日本经济预计增长1.4%。

  一个国家经济体的恢复还会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Noy(2009)就指出,如果受灾国的自由化程度越高、人均收入水平越高、贸易开放程度较大,受灾后的经济恢复就越好。而金融条件的好坏也起到很大的作用,比如受灾国的外汇储备规模等。日本在这些因素上都具有很大的优势,这会一定程度上缓冲地震带来的负面冲击。

  悲观:人均GDP十年下降10%

  需要注意的是,用死亡人数来衡量灾害程度虽然是相对较为可靠而准确的指标,但是死亡人数不仅受到灾害大小的影响,还会受到经济发达程度的影响。经济发达程度较高的地区,同样级别的地震造成的人员伤亡要比落后地区造成的伤亡小。

  比如海地地震只有7级,却死了近22万人,而阪神大地震震级为7.3级,死亡人数却仅有5000多人。如果上述估计的死亡人数偏差不大的话,此次日本地震将是近三十年来发达国家地震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

  另外,地震造成的核电泄漏问题恐怕不容易短时间内解决,而且目前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核恐慌。由于日本核电占日本电力的比重非常大,很难快速找到替代品,日本短期内的产能可能会严重萎缩。

  暂且按照Eduardo Cavallo关于严重灾害的经验分析框架,此次地震将可能使日本人均GDP未来十年内下降10%,平均每年下降1%。由于短期内的冲击会更大,保守估计震后第一年(2011年),日本人均GDP有可能下降幅度超过2%。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今年1月份预测,2011年日本经济将增长1.7%。那么,按照我们的估计,日本经济在地震影响后可能将收缩0.3%。

  高盛非常看重日本电力系统的恢复状况,如果电力系统上半年得不到有效复原的话,日本经济今年很可能出现收缩。

  菅直人危机未过

  重大灾难不仅会带来经济冲击,甚至还会影响一个国家政治格局和战略。大地震发生之时,日本首相菅直人正在国会议事堂里接受在野党的轮番轰炸。因为他与已辞职的外相前原诚司都接受了外国人的政治献金。

  大地震瞬间转移了日本民众的视线,这对菅直人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救火”成功,无疑将扭转民主党颓势。菅直人行动也极为迅速,在地震4分钟后马上建立了救灾对策本部,防卫省已经动员8000自卫队员及海上自卫队所有舰艇投入救灾。

  但在民主政治的发达国家,要想通过救灾力挽狂澜实属不易,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是前车之鉴。

  2010年4月20日,位于美国南部墨西哥湾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发生爆炸,奥巴马迅速成为墨西哥湾的“救火队长”。漏洞最终是堵住了,但还是避免不了美国遭受巨大损失,奥巴马的支持率反而下降到了上台以来的最低点。紧接着,美国民主党就在国会中期选举中把众议院拱手让给了共和党。

  “救火”,英勇是应该的,不当是失职。

  短期的救灾结束后,更为严峻的问题是如何重建,如何保证灾后经济的迅速恢复,考验的是菅直人的钱袋。日本已经高筑的政府债务使得菅直人的手头异常拮据。目前,日本的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超过了200%,政府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为10%。

  阪神大地震时,日本政府在震后的五年里大约支出了5.2万亿日元的相关费用。保守推算,如果此次地震政府支出是阪神地震的两倍,则为10.4万亿日元,约相当于日本GDP的2%,五年后日本政府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将攀升至12%。

  另一个恐怖的现象是银行坏账。地震后大量企业被夷为平地,他们的银行贷款也将覆水难收。政府为了灾后重建,可能会让银行为一些本不愿意的投资放贷,容易积压长期的系统风险。

  关东大地震后,就是由于日本银行不堪重建的重负,导致1927年由银行危机引发的金融与政治体系内部不可调和的矛盾。一战后,日本的政治体制逐渐向军国主义转变,不能说关东大地震没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1978年伊朗大地震后的1979年就爆发了伊斯兰革命,尼加拉瓜地震后没几年(1979年)就爆发了Sandinista革命。

  虽然这种极端的政治变迁并不是大概率事件,但至少说明重大灾难很容易激化政治矛盾。面对捉襟见肘的口袋,菅直人的“救火”和重建任务并不轻松,稍有闪失下台是不难想象的。

  中国对日出口堪忧

  2010年中日贸易数据表明,中国对日本出口占中国出口总额的8%左右,而中国13%的进口来自日本。2月份,中国贸易出现73亿美元的逆差,日本地震更增添了人们对中国出口的担忧。

  从阪神大地震时的经验看,1994年中国对日本出口增长为23.4%,但地震当年(1995年)则略微下降至20.2%,随后的1996年大幅上涨至30%。如果此次地震属于阪神的破坏范畴的话,对中国整体对日出口影响应该很小,地震当年会略有一些负面影响,地震第二年影响较为正面。

  但这是建立在历史重演、情况发展较为乐观的情况下。如果按照上面我们更为悲观的估计,日本经济收缩的话,中国对日出口增速将会大幅下降。

  更为严重的是,中国出口中一半以上属于加工贸易。中国所出口的加工贸易中需要大量进口零部件,而其中20%来自日本,日本产能的萎缩无疑会掐断中国电子产品生产链,间接影响中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 

(责任编辑:秦研科 HN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